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七十二章 闪亮登场(半夜求票)

第两百七十二章 闪亮登场(半夜求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可能吧?秦始皇如何会在乎我们?真在乎,就不会南巡了!”

    眉须雪白的天罗大师,长眉一荡,颇为失态惊讶脱口而出。

    “什么?狼骑、虎军、御林军围山?”

    “怎么可能!这里是大秦圣山啊,大秦军队敢在这里大开杀戒?”

    “来了多少?怎么速度这么快?秦始皇不用休息的吗?”

    ……

    一时间,众人失声,山巅上议论纷纷,情况混乱。

    别看他们自称天下英雄,确实是来自五湖四海,遍布天下,也确实是各地“英雄豪杰”,也不算错。

    但是,在场绝大多数人,也就是随大流凑热闹,展现下江湖豪情,能为天下尽一份力,提升下知名度固然好,根本想都不敢想过真能亲手击杀秦始皇。这点自知之明,这些英雄豪杰还是有的,这也是江湖老油条必备的素质,否则哪能混迹江湖?

    至于异人群体,绝大部分异人是冲着随驾大军而来,能杀几个军卒就偷笑了。那些顶尖异人势力才会想着布局击杀大秦将领,甚至历史名士。

    便是魔后、魏无双、暗夜孤星、刀锋等顶级异人,YY是YY过浑水摸鱼,天上掉馅饼砸到头上,走狗屎运杀了秦始皇,理智上还真没多大奢望。

    如今,众人一听被大秦军队包围,冲天豪情顿时焉了大半,惊慌之余,又有点不敢置信。

    毕竟秦始皇相对他们,就像是猛虎与蝼蚁的差别,猛虎会在乎蝼蚁在搞什么聚会,讨论如何咬死猛虎吗?虽然蚁多咬死象。但也得有个度啊!

    何况这里是大秦圣山,染血不详。

    忽然出现这种情况。顿时人心惶惶,哪还有心思理会魏无双这个武林盟主。

    “无双!”

    帝王府十三府主之一的鲁无锋,迅速来到魏无双身边喊道,并朝旁边的刺子姬无生使了个眼色。

    “荆大哥?!”

    如此巨大反差,使得魏无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幸得心性不错,迅速稳定下来,尴尬且惭愧看向荆无生迟疑道。

    帝都血夜的主因,就是荆无生刺杀武桓王,导致武桓王手下大将陨落。如今让武桓王看到荆无生。帝王府不是找死吗?

    “放心!我明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争朝夕。不要意气用事,静待时机!”

    荆无生体谅点了点头。反而提醒安慰道。话落,身形缓缓消散,最后凭空消散无踪。

    “武桓王不会来抢《武神心经》的吧?”

    帝王府十三府主之一的杜无离紧随来到魏无双身边,颇为担忧说道,顿了下,低声建议道:

    “反正我们任务已经完成,目的达到。不如让大家突围,趁乱遁走?”

    “来不及了!”

    魏无双眉头一皱,呼吸有点急促看向东面。

    “踏、踏、踏……”

    密集沉重的脚步声起。其中还夹杂着厚重盔甲的摩擦声。

    密密麻麻的精锐悍卒涌上山巅,又朝着山巅边沿,左右蔓延而开。

    首先是清一色身材魁梧,身穿精铜战甲,背披黑色披风,手持精铜长戟的悍卒。这是大秦帝国的御林军,数量大约有一万。

    其次是头戴狼盔,身穿狼甲,背披凶狼披风,盔甲黝黑又带有浓溢血腥煞气的悍卒,这是武桓王仗之纵heng天下的狼骑,数量同样一万左右。

    一万御林军和一万凶狼骑涌上山巅,直接把山巅中众人团团围住,而且山脚下还黑压压一大片,没想象中的百万大军,但十万可能有。

    这些军卒数量虽然比聚集的英雄豪杰少,气势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凶戾煞气迅速把山巅众人的气势全部压制住,这就是正规军跟江湖人士的差距之一。

    “武桓王……驾到!”

    一个阴柔尖细,传遍三元山,回荡山林的高喊声起,清晰而不过分传入所有人耳畔,使得在场英雄豪杰心中一凛,不由得紧张、压抑。

    这就是先声夺人,以势压人。

    三寸短发,浓眉大眼,五官如雕而棱角分明,身穿紫金王袍,金带龙靴……

    武桓王的身影逐渐升起,最终全身出现在众人视线,精神干练,气势威严。

    花仙戚姬和高虹紧随左右,而后是仇公公、养凝、高龔、李同。

    随后是手持造型夸张的九层塔盾,背背龙雀宝刀的章邯;双眼灵活四转,神情兴奋的王宁(王龁之孙)。

    紧随着是孟非子、慕容义、左秋寒等义墨弟子。

    最后,则是气息更为彪悍慑人的上千狼骑近卫。

    一行人,势若风暴,威若泰山。

    “砰、砰、砰……”

    随着武桓王一步一步进场,每一步似乎踏在在场众人心中。

    停步,众人不由得心脏齐齐一抽,差点背过气。

    静!

    寂静!

    全场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气势全被武桓王气势所慑,连呼吸都感觉有点困难,更别说出声,包括那些先天强者在内。

    “是他?!”

    就在此时,一声讶异万分的低呼声起,引得周围数十人如梦初醒,感觉背部凉飕飕的,循声望去。

    却见到郡主紫藤萝双手掩嘴,双眼圆睁,满眼不敢置信,所幸声音不大,加上众人心神被慑,没几个人听到。

    同样神情的还有笑笑梦、云枫、兰英、谢清,与及太子府的个别成员,只是太子府那些成员身体微颤,不停悄悄往后躲,加上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人注意。

    ……

    “交友不慎啊!”

    谢清脑际,忽然想起上次让萧影讨好公主府众女,以便搏个前程,还逼着萧影为众女做苦力时,萧影苦笑摇头的叹息的话。

    堂堂武桓王。堂堂战神,需要讨好公主府众女吗?需要做苦力讨好搏前程吗?

    确实是“交友不慎”啊!

    一时间。谢清心中宛若打翻五味瓶般五味纷杂,却也没有冲上去相认的想法,有的只是为兄弟感到高兴、兴奋,还有点满足的自豪感。

    ……

    “至于《铸圣庭》,我的名字太雷人,不说也罢。而且跟伱们不会有什么交集,不同世界的人,混在一起只会给彼此造成麻烦。”

    “再说吧!等我想通了,会主动找伱们的,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也没心理准备。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想改变!”

    “做做样子,气气那小子就算了,别擦枪走火啊!”

    “够了吧!再装就不像了!”

    “伱在《铸圣庭》到底叫什么?我不强求伱加入公主府,联系总行吧!”

    “没必要!”

    “为什么?!我的人生我想自己做主,伱为什么要这样?顾虑那么多做什么?”

    “我也是!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我并无顾虑,是伱误会了!我们都醉了!过了……”

    “伱真要这样?”

    “是!”

    ……

    兰英双眼圆睁,满眼难以置信,脑际不由得浮现关于萧影的点点滴滴。

    虽然兰英已经把萧影列为最大嫌疑人,几乎可以肯定。但潜意识还是觉得不是,一直告诉自己不是。便是之前的告密,也是复杂情绪下冲动做出的“试探”之举。

    可是,当他真的以真正身份站在兰英面前时,兰英懵了、乱了、呆了……

    是真正的不敢置信。

    原来不是他不明白。而是他心中太明白了。

    怪不得总说他的名字太雷人,确实很雷人啊!

    本来,兰英对萧影,顶多算有点好感,有点感觉而已,还远远达不到喜欢的程度。更别说爱情。

    此时,莫名其妙地宛若被始乱终弃的女人,幽怨之余,有点愤怒的委屈,有点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

    执着的兰英娇躯一颤,忽然有冲出去质问他的强烈冲动,谁知身躯刚动,胳膊忽然被抓住。

    恼怒回头,却看云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抓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眼神示意了下周围异人,云枫的神情同样复杂万分,只是冷静得多了。

    “跟伱们不会有什么交集,不同世界的人,混在一起只会给彼此造成麻烦。”

    萧影的话再次回想脑际,兰英心中猛然一凛,终究没勇气跨出去,体内力量似乎一下子被抽空,有种身软力乏的感觉。

    是啊!他说得没错!

    不同世界的人,混在一起只会给彼此造成麻烦。

    而且,貌似抓着自己的女人,是那人的前妻?!

    果然是夫妻,是最懂他的女人啊!

    ……

    看兰英放弃冲动,云枫松手,眼神复杂看向威压全场的男人……

    “好马不吃回头草!破镜难圆!过去就过去了吧!”

    “原话奉还,女人没魅力,就别怪男人花心;男人没能力,就别怪女人现实!男女平等!别太高估自己了,就当我们从来没认识过吧!”

    回想那无数晚回荡脑际的绝情、无情的声音,夜夜难眠。

    “看来,自己确实高估自己,也低估他了!莫欺少年穷,确实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心中感慨一声,云枫双眸发痒,双眼紧闭,心中却宛若刀割。

    看到武桓王前,云枫一直把他的话当成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一直抱着俯视心态。

    此时,云枫发现自己错了,错得离谱,而且真正感觉到自己与他不可能了,从此天涯!

    “过去,就过去了吧!”

    心中叹息,云枫睁眼坦然直视。

    此刻起,那男人是自己奋斗的目标,却不再是儿女情长,感情困扰的对象。

    ……

    “放肆!王爷驾到,还不拜见,想造反吗?”

    就在此时,仇公公眼神如剑环视在场众人,尖声喝道,闻者耳际嗡鸣,心中一颤。

    “阿弥陀佛!大罗寺主持方丈天罗,参见武桓王?!”

    被仇公公的凌厉眼神盯着,又有李同、孟非子、武桓王等人看着,站立场中的天罗大师心中叫苦,硬着头皮双手合什参见。

    “杀神白起之心,天下皆知。不也天天拜见秦始皇?而且天罗大师都拜见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么想,在场众人心中就好受了,更主要的是,看武桓王架势,不参见就当场当造反处理了,周围军卒可不是摆设。

    “参见武桓王!”

    “参见武桓王!”

    ……

    一时间,此起彼伏的拜见声起,在场众人,不管是原住民,还是异人,全都被武桓王气势和军卒煞气所震慑,不由自主跟随郑重拜见。

    “气势!这就是气势的作用啊!”

    剑殇也没想到自己故意营造的出场方式,竟然有这种显著效果,顿时若有所悟。

    武桓王、蕴龙郡郡守、蕴龙城城主、财神、战神、神州捍卫者等一系列果位称号等,可不是叫着好听而已,多少都有震慑作用。

    只是之前剑殇所见的人物,层次太高,互相抵消下,剑殇没被震慑就不错了,实在起不了什么明显的作用。

    如今武桓王面对这群江湖人士,就好像秦始皇面对文武百官或大秦子民,自然效果明显。

    当然,那两万悍卒,加上周围诸将的气势、时机形势等,以势压人,以声夺心,也是重要影响因素。

    “嚓……”

    与此同时,有狼骑近卫扛着精雕细琢,尊贵恢弘的紫檀宝椅到来,恭敬放置剑殇身后。

    “免礼!本王听说各位英雄豪杰举行什么英雄大会,正好有空,就来见识见识,沾点英雄之气。伱们继续,当本王不存在吧!”

    剑殇踏步入座,脸色如常环视在场众人,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

    众人面面相觑,齐齐无语,最后看向场中的天罗大师和武林盟主魏无双。

    不说军队环视,武桓王怎么当做不存在?而且,他们举行的是屠龙大会啊?

    何况,武林盟主都出来了,还怎么继续?

    “阿弥陀佛!禀告王爷,我等聚会已经结束,正要散场!”

    魏无双毕竟年纪不大,又担心武桓王抢他的《武神心经》,哪敢当出头鸟。天罗大师心中苦笑,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怎么?大师认为本王不配为英雄?”

    剑殇脸色一沉,眼神犀利盯着天罗大师,语气不善沉声问道,顿时引得仇公公、高龔等人怒目而视,大有天罗大师一点头,当场分尸的架势。

    “阿弥陀佛!武桓,武勇且广地矣。武桓王若非英雄,问天下,谁是英雄?”

    天罗大师被看得如芒在背,冷汗暗冒,雪白长眉一抖,宝相庄严合什道。

    “既然如此,本王未到,算什么英雄大会?重来!”

    剑殇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看着天罗大师,语气认真吩咐道,心中却诡异嘀咕道:

    “原来和尚不是不会拍马屁,而是拍的水平太高了……”

    *******

    一个通宵,码了大章,一起更新吧!拜求自动订阅、月票、关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