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五十五章 心思如鬼

第两百五十五章 心思如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大秦帝都,永寿大道,太子府驻地。

    五千大秦御林军围住万平面积府邸,南方两千,其余每方一千,把太子府成员堵在府内。

    “让开!”

    白仲带着太子府九天之轩辕天、汉王天、大罗天三位府主及众多核心成员直往外闯,怒视身高八尺二寸,皮肤黝黑,身材健硕如铁塔的御林军统领呵斥道。

    “白英侯,请别让末将为难,这是武桓王的命令!”

    御林军统领眉头一皱,身如铁柱站立不动,沉思应道。

    “武桓王又如何?你知道侯爷是谁吗?白英侯的路你也敢拦?”

    汉王天大急,眼珠子一转,怒视御林军统领连声呵斥道。

    此次秦始皇南巡,略微带有赌博的意味,也在为大秦帝国下一代铺后路,不但打乱了有威胁的几个势力的部署、底蕴,而且也让几个类似家臣的元老家臣进行制衡、牵制。

    当然,秦始皇毕竟是帝皇,并非一味打压、牵制,也有给出实际好处,比如白仲被册封为白英侯,蒙恬被册封为“通武侯”等等。

    “嗯?!”

    听汉王天这么说,御林军统领脸色一沉,气势膨胀宛若铁塔屹立不动,颇有宁死不退之势。

    他会受命前来,一方面是他此次会跟随秦始皇南巡,受武桓王管辖;一方面是他佩服武桓王的行事作风。否则就不会来了,哪会逆来顺受?

    “胡闹!这是御林军,你以为是戍城军啊!御林军只效忠于圣上和皇室宗亲,如今再加个异姓王……武桓王,你这不是故意刺激他吗?”

    白仲心中一喜,顿时脸色一沉。语气不悦低声朝汉王天呵斥道。

    “呃……”

    汉王天神情一僵,一时张嘴无言,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谁知道对方区区一个最低级的六品将军,竟然不给四大神侯之首的杀神白起的儿子面子?!

    轩辕天、大罗天等人听到白仲所说,顿时心中一凛,脸色颇为难看,不由齐齐怒视汉王天,本来形势就有点急迫。还要火上添油。

    要不是他们对汉王天知根知底。可能会以为汉王天是别的势力派来故意置他们于死地的“奸细”了。

    “仲少,现在怎么办?”

    轩辕天寻思片刻,硬着头皮低声询问道,根据情报,武桓王已经灭了公主府。正在赶来,他们再想不出办法应对就来不及了!

    “等!本座已经让人过来解围了!”

    白仲剑眉一挑,沉声应道,顿了下,颇为恼怒无奈低声骂道:

    “混帐!虎落平阳被犬欺,落毛凤凰不如鸡!如今我们白氏一族势弱。某些鼠目寸光的阿猫阿狗,也敢欺负到头上了……御林军统领双眼一眯,想说什么,暗叹了声,干脆继续沉默。

    其实御林军统领并无针对任何人的想法,只是想完成武桓王的命令,能只围不杀。已经很给面子了。

    “哎……”

    轩辕天、大罗天、汉王天三人对视一眼,齐齐长叹了声。脸色苦涩沉默。

    其实,三人心中却是颇为窃喜,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今他们太子府对白氏一族不离不弃,将来白氏一族崛起,自然不会亏待他们!

    “章统领!你不在禁宫,为何在此?不知老夫带走他们,是否会让你为难?”

    就在此时,一个头戴高冠,身穿黑色儒服,白须垂胸的老者缓缓走来,数步间跨越数百米距离,出现在白仲身边,章统领之前,语气平和问道。

    “末将参见张国司!”

    章统领愣了下,连忙恭敬见礼。

    张仪,大秦帝国八大国司之一,威震天下,如果不是英魂复活的身份,身份地位、实力境界堪比八大散仙,是半只脚踏入散仙之境的传奇人物。

    “嗯!”

    张仪点了点头,淡淡应了声,随即看向白仲、汉王天等人说道:“走吧!”

    话落,便举步前行,就要离开。

    汉王天、轩辕天等人大喜,白仲愣了下,硬着头皮跟随前行。

    “慢着!禀告国司,这是军事要务,并非政事!”

    章统领眉头大皱,心中一凛,硬着头皮右手一举,语气迟疑提醒道。

    太子府驻地,是章统领好不容易调查得到,匆匆率军赶到堵截,因此付出不少代价,如何会这么轻易罢手?

    如果章统领就此罢手,不但前功尽弃,反而会起反效果,如今章统领就是要赌一把。

    “嗯?你这是要拦本座去路?”

    张仪国司愣了下,有点意外,有点难以置信,语气不悦问道。

    章统领的意思很明显,国司主责国家政事,但眼前之事,是军事要务,并非政事,张仪没权利插手。

    “国司大人,请别让末将为难,这是武桓王的命令!”

    章统领心中一凛,呼吸有点混乱,再次硬着头皮说道,跟拦截白仲时如出一辙。

    “让开!”

    张仪脸色一寒喝道。

    如此小事,竟然要惊动他,已经让张仪颇为恼怒,没想到区区御林军统领,竟然还不卖账。虽然他不是秦人,好歹也是国司啊!

    “咔嚓……”

    章统领屹立不动,悄悄做了个手势,盔甲摩擦声起,周围御林军顿时齐齐聚集到章统领身边,宛若血肉围墙堵住张仪、白仲、太子府等人去路。

    “好!好!好!”

    张仪双眼一眯,垂胸白髯无风自动,连声叹道,恼怒之情溢于言表。

    只是,张仪表面恼怒,心中却是一惊,迅速冷静下来。

    “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区区御林军统领,如此固执尽职,连神侯之子和国司都敢拦下就有点意外了。为什么这点小事也要出动他?!

    一时间,气氛寂静下来,氛围凝重而压抑。

    “哈哈……国司好大的威风!怎么?本王奉旨捉拿叛党,难道张国司想越权?!或者说,张国司与这些乱党有所勾结?”

    就在章统领脸颊冒汗,心中焦躁之时。一个豪爽粗犷的大笑声起,手持银戟,骑乘暗金狼王的武桓王走在最前方。后方宛若潮水般密密麻麻跟随着无数盔甲华丽精巧的狼骑。

    “乱党?!武桓王言过其实了吧?如今乱党是诸子百家。太子府明显是异人势力,不知与诸子百家有何关系?王爷不会是公报私仇吧?”

    张仪眼皮一跳,言辞犀利直指重心反问道。

    “白英侯,参见武桓王!”

    就在此时,白仲出乎所有人意外地恭敬万分。礼仪周全。

    “呃……”

    不只太子府众人,便是张仪也是明显愣了下。

    随即,看到白仲苦笑悄悄朝众人使了个眼色,顿时纷纷恍然大悟。

    “草民轩辕天(汉王天、大罗天……)参见武桓王!”

    太子府众人心领神会,迅速跟随着恭敬见礼。

    武桓王是什么人?如今闲得蛋疼,没事找事发疯。

    只要有一点小把柄在武桓王手里。感冒也会当成癌症处理,众目睽睽之下,又有这么多御林军看着,自然不能授人于柄……张仪脸色微变,张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以张仪的身份地位,虽然知道白仲的意思。却是做不出这样的事。

    “白英侯!不知道你此次又因何在此呢?本王很好奇,为什么每次有人跟本王作对。总能看到你的身影?不知白英侯能否为本王解惑?”

    张仪不见礼,剑殇也懒得理他,直接看向白仲问道。

    “王爷误会了!此次下官只是路过,恰逢御林军办事,发现其中有点误会,正打算调解下而已!”

    白仲眼皮一跳,为武桓王的无耻和直接感到无语,心思剧转间煞有其事应道。

    “哦?!原来是路过啊,不知道者还以为每次有人跟本王作对,都是白英侯指使呢!正疑惑着,白英侯之前宴会,还当众敬酒赔礼,借着娘家关系要本王大人不记小人过,怎么会转眼又跟本王为难呢!”

    剑殇恍然大悟,看着白仲似笑非笑应道。

    “王爷言重了!绝对没有此事,下关也没跟王爷为难的意思,纯粹路过而已!下官正打算前往王府(王氏府邸)回礼呢,此事王贲兄弟可以作证!”

    白仲脸露忐忑,颇为慌张连声解释道。

    “嗯……”

    剑殇张嘴无言,这条路,还真是白府去王府的路线,这家伙……该说是好命呢,还是真能未卜先知?很久之前就料到今日之事!

    “仲少?!”

    轩辕天等人脸色微变低声喊道,白仲苦笑摇了摇头,露出无奈、愤怒、无力的神色,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说起白府宴会,本王忽然记起来,为什么每次本王离开宴会,肯定会受到袭击,难道世事真如此之巧?是巧合呢?还是阴谋?”

    心思剧转间,剑殇又得势不饶人,步步紧逼问道。

    “嗯?”

    任白仲心思如鬼,此次还真不知如何应答,貌似武桓王就去过白府两次吧?

    第一次完全不关武桓王的事,这是强词夺理,没事找事啊!

    “哼!堂堂王爷,如此行事不嫌下作吗?事实如何,大家心照不宣。何况,眼前是异人势力之事,王爷何必东拉西扯,这是打算明目张胆地公报私仇吗?”

    眼看白仲哑然,张仪闪电寻思,迅速帮白仲解围,转移话题。

    “哦!张国司不说,本王还真差点忘了!”

    剑殇蓦然清醒,拍了下额头应道,随即脸色一转,诡异微笑接道:

    “不过,有件事张国司说错了!此次本王并非以武桓王的身份前来,而是以南巡御使的身份,奉圣上御旨围剿乱党,张国司若是不信,大可弹劾本王……第一更……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