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三十五章 义墨一脉

第两百三十五章 义墨一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墨家义墨第三十五代钜子孟非子(巨子通钜子),见过财神,拜谢财……咳!咳!咳!”

    剑殇因为系统提示而纳闷寻思间,孟非子身躯笔直柱,刚正沉稳拱手客气见礼。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剑殇的财神称号更为出名,更有震慑力,所以称呼剑殇“财神。”而非武桓侯。

    谁知道,一句话还未说完,孟非子笔直身躯一躬,猛然脸色一变,剧烈咳嗽起来。

    “噗……”

    一张嘴,鲜血如箭喷出,精壮身躯软倒,血箭却直射剑殇正面。

    幸得高龚一直警惕着,高大身躯一横,拦了下来,却也被喷得鲜血淋漓,颇为狼狈。

    “义父!”

    “师兄!”

    “巨子!”

    义墨众人大惊,迅速蜂拥而上,呼喊、忧虑、呜咽等声音响起,乱成一团。

    此时,剑殇等人才发现,这群人小半还带着不轻伤势,怪不得看似气息都很强大,竟然躲到听涛园了。

    剑殇无语,朝高虹点了点头,示意了下,心中则暗自嘀咕:“一个快死的人了,竟然值得系统这般郑重其事发放任务?还是说剩下的这些人不简单?虽然有小半是先天强者,却也没资格让系统特意发放任务才是啊!”

    “你想干什么?”

    高虹会意,便走向孟非子,谁知还未靠近。那高挑素雅的女子忽然身体一挺,视死如归挡在高虹身前,眼神警惕。

    “略懂点医术。看看什么情况!”

    对于这些义墨乱党,高虹真心没什么好感,因为可能牵连到己方,不由语气不悦应道。

    “青芙!不得无礼!”

    此时,一位身材丰盈,装扮清素,颇具风韵的中年美妇连忙呵斥孟青芙。满脸歉意看向高虹说道:“这位小姐,很抱歉!青芙也是着急义父伤势!”

    说话间,看似稳重,却也是满脸忧虑、彷徨、迷茫,显然孟非子威望甚重,是义墨的精神支柱。

    看众人真情流露,极重感情,高虹脸色稍微好转了些,点了点头走近。

    蹲下。俯身。手印一掐,漫天星光隐现,在昏暗半夜更为明显。宛若荧光绽放,引得义墨众人精神一振,激动、期待看着高虹。

    “归元定星术!”

    漫天星光汇聚。灌入陷入昏迷的孟非子体内,高虹又抓起孟非子沉默半响。

    片刻后,高虹郑重,无奈转头看向剑殇,微微摇了摇头。

    “呜、呜、呜……”

    一看寄予莫大希望的高虹摇头,一阵呜咽声起。孟青芙和另一位师妹赫连半云顿时哭起来了。

    “如果虞小姐在这,或许有办法。属下无能!”

    高虹返回剑殇身边,颇为惭愧、自责说道。

    “说什么傻话!如果那么容易救治,他身为巨子,身边又有这么多强者,早就治好了,不关你的事!”

    剑殇颇为无奈看着高虹,连声安慰道,真不知该说高虹什么好,想象力太丰富了,这也关她的事?

    “有办法的,只要有‘渡厄离殒丹”就能救巨子了!”

    就在此时,那位丰韵美妇忽然插嘴道。

    “渡厄离殒丹?!”

    剑殇眼皮一跳,颇为讶异而口干舌燥。

    渡厄离殒丹,剑殇曾经在商铺见过,是顶级丹药,又称夺命丹,意为命都可以抢回来。不管是人是兽,只要还有一口气,服用过后就能救命。

    问题是,渡厄离殒丹的价格高达十万钻石币,比百年朱果和普通神兵还贵。

    把剑殇卖了也没那么多钱啊!

    何况孟非子并非历史名士,就算剑殇拿得出十万钻石币也不会那么败家,剑殇心中已经把孟非子当成死人了!

    “大人!大人有财神之称,而且戍城军也称呼大人侯爷!大人救救巨子吧!”

    剑殇寻思间,那丰韵美妇忽然眼神一亮,宛若抓到救命草般忽然跪倒哀求道:“只要大人能救巨子,妾身为奴为婢,下辈子衔草结环相报!”

    “求大人救救义父(师兄、师弟、巨子),我等愿舍身相报!”

    丰韵美妇此举,顿时让众人眼神齐齐一亮,除了抱着昏厥的孟非子的师弟程威,全部跪倒拜求。

    “并非本座见死不救!实在是没办法啊,本座根本没渡厄离殒丹。就算现在去买,此种神丹高达十万钻石币,本座满打满算也才一万多钻石币,根本杯水车薪!”

    看众人如此,剑殇颇为无语,感慨摇头,坦诚应道。

    舍命相报有什么用?把他们全部卖了也不值十万钻石币,虽然这群人确实是强者,估计是诸子百家中的成名人物。

    以剑殇眼光,眼前共十三人,至少五六个是先天强者,其余也是后天巅峰之境,以武力值看待,便是九十点。

    话说回来,不是强者,他们也无法在巨子重创,众人受伤之余,逃到这里,躲进听涛园。

    “妾身有,我们有钱,只要大人愿意帮我们买渡厄离殒丹!”

    听剑殇这么说,丰韵美妇非但没有失望,反而精神大振,喜悦期待连声说道。

    “左师叔?!”

    一位面如冠玉,俊朗不凡的青年惊讶喊道,其余人有的没多大反应,有的玉言又止。

    “你义父的命重要,还是钱重要?!这位大人敢击杀戍城军,还会在乎这点小钱?!”

    丰韵美妇脸色一沉,颇为恼怒呵斥道。

    英俊青年嘴巴蠕动数下,终究不敢多说什么,显然是担忧、心疼得厉害。

    那可是义墨的财富啊。不是巨子个人所有,左秋寒也是管财务而已。

    “你们有十万钻石币?!”

    剑殇知道他们担忧什么,毕竟是十万钻石币。能放心交到陌生人手中才怪,这是人之常情,反倒是剑殇很好奇这些义墨竟然拿得出十万钻石币?!

    虽然这些肯定是义墨首领,连巨子都在,应该不差钱。但墨家向来是诸子百家中最穷的一家,可谓苦修士,怎么这么有钱?!

    看这些装扮。麻衣素容,衣饰简朴,虽然气质不凡,气息强大,却也真的很难跟十万钻石币挂上钩。

    “还差一点,只要大人愿意增添一万钻石币,我等日后必有厚报,双倍偿还!大人放心,妾身等以墨祖的名义发誓。绝对会还。绝对会报答大人恩情。”

    丰韵美妇左秋寒神情一僵,颇为尴尬硬着头皮说道,说到最后。誓言旦旦,深怕剑殇不相信。

    “呃……”

    剑殇错愕了下,瞬间明白过来了。

    无耻的系统。就算眼前这些人都不是历史名士,更不是文臣武将之才,只是实力强些,却也没那么好降服,不管怎么说,其他代价不算。剑殇至少得花去一万钻石币。

    “大人……”

    剑殇错愕沉思,左秋寒焦急喊道。

    “你们先别说。听本座说。能救下你们,不把你们交给朝廷,本座自觉已经仁至义尽!”

    剑殇大手一摆,阻止那美妇继续哀求,坦诚说道,顿了下,措辞接道:“第一,自我介绍下,本座蕴龙郡郡守,蕴龙城城主,忠南将军兼武桓侯。而你们,是大秦乱党,乃朝廷缉捕追杀的对象,其中利害关系你们也清楚;

    第二,以你们的实力,既然会落到如此田地,连巨子也身受如此重伤,对手肯定非同小可,谁知道本座去买渡厄离殒丹会不会被逮个正着?很可能牵连到自己;

    第三,一万钻石币用来买粮食的话,足够养活巨城级别城池,数千万人口三五个月,你们自认有这个价值吗?”

    “啊?!”

    听到剑殇如此说,左秋寒、孟青芙、赫连半云等人齐齐一愣,一时张嘴无言。

    “只要大人愿意出手,除却双倍偿还外,妾身愿意为奴为……”

    左秋寒脸色一正,回头深深看了巨子孟非子一眼,豁出去般直视剑殇承诺道。

    “你没那么值钱,也没那么有价值!”剑殇摆手阻止左秋寒的话,毫不留情打击道。

    “加上我!”

    孟青芙身躯一挺,玲珑曲线尽展,脆声说道,加上脸露决绝的如花五官,韵味十足,还真有令人痴迷的资本。

    “再上十个、百个也不够!本座下辖千万子民,还怕没人吗?又不是人贩子,要你们干嘛?!”

    剑殇没好气翻了个白眼,直接说道。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孟青芙停止上身一软,恼怒瞪着剑殇质问道。

    “……”

    剑殇张嘴无言,苦笑摇了摇头,貌似是自己救了他们,怎么反倒像是自己在逼迫良民?!

    “财神是要我们义墨一脉的全体效忠吧!”

    就在此时,那位发须皆白的老者,忽然语气平静缓缓说道,听似询问,语气却极为肯定。

    “明人不说暗话!确实如此,相信不是没脑子的人都清楚,与戍城军激战,救下你们,本座已经冒着极大风险,还伤亡不少兄弟,已经仁至义尽了。”

    剑殇心中一凛,也暗松了口气,坦诚应道,顿了下,不待义墨众人反应,语气认真接道:“如果你们义墨一脉愿意效忠,便是自己人,本座对自己人向来极为大方,全力相护,而且本座有自己的辖地,子民千万,你们义墨一脉可以继续生存,有能力的话还能发展壮大。

    如果你们义墨一脉不愿意效忠,就当本座与你们结个善缘,你等尽可离去,本座绝不留难。不过,要走就得尽快了,相信戍城军很快就会再来。而且,这是圣上亲自颁发的圣旨,也就是说,除非大秦帝国崩溃,否则你们永无出头之日了,以后你们的下半生,甚至后代,只能如老鼠虫蚁般东躲**,还随时有性命之忧!”

    第四更到……

    看影子这么拼命、勤劳,大家支持下吧。月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