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三十一章 年少情义

第两百三十一章 年少情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去!关照你们,还被你奚落了!

    门g恬捶了剑殇一拳,没好气骂道,他们几个人,怎么也跟“纨绔弟子”扯不上关系啊!

    “这样吧!那些宝物,拿出来让各位公子挑选,其余我们五五分账如何?”

    魔后赢莹笑了笑,接过清单,沉思了下询问道。

    “魔后姐!”

    公主府众人一惊,紫藤萝更是又惊又急喊道。

    此次公主府出了大力,聚集了一万两千多名精英成员,如今就剩八千出头,伤亡惨重。

    财神剑殇全部也就八百残狼骑,一个狼骑都没伤亡,凭什么跟他们五五分账?!

    “嗯?!”

    剑殇浓眉一皱,看向紫藤萝沉声缓缓问道:“你是不是认为都是你们的功劳?我承认,此次战斗,确实都是靠你们府内的成员,伤亡也都是你们的人!”

    “本来…”紫藤萝微松了口气,脱口说道。

    “闭嘴!”

    魔后赢莹俏脸寒霜,又气又急瞪着紫藤萝呵斥道,使得紫藤萝脸色一缩,说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满脸委屈。

    “她说得没错,确实有道理,我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选两件宝物就好,其余战利品我就不要了!”

    剑殇苦笑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缓缓说道,顿了下,不待众人出声,朝紫藤萝一撇嘴,语气郑重接道:“但是,以后我不想再看到她。麻烦以后你们讨论好再来跟我说,我不想因为战利品起争论,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明白?”

    “啊?”

    紫藤萝、霸王花、帝女花等人齐齐一愣,难以置信看向剑殇。

    “财神剑殇不是喜欢紫藤萝吗?这负心汉,花心大萝卜,一看到利益,就顾不上感情了!”她们心中第一时间想道。

    “剑殇……,”

    魔后颇为无奈苦笑说道。

    “就这样吧!再说就显得太过计较了。只是单纯不喜欢因为战利品起争论,我们就合作过两次,两次都有人插嘴反驳。不知道该说你这位府主有问题,或者是我这个合作者有问题了!”

    不待魔后说完,剑殇大手一摆,摇头叹道,其实剑殇压根就没跟公主府平分战利品的想法,毕竟公主府确实伤亡惨重,也出了大力。

    “……,哎……”

    魔后赢莹张嘴无言,终究叹息了声什么也没说,便朝后方核心成员招了招手。

    以魔后的精明,知道不管如何,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下去,否则越争论火气越大,双方隔膜越大。

    “可以选几件?”

    看着眼前一堆秘籍、道具,王贲微笑问道。

    “这里共有神兵级别道具十五件,紫级、蓝级秘籍十一本,你们看得上尽管拿!”

    魔后赢莹微微一笑,大方且诚恳说道。

    “你们先选!”

    王贲看了看左右兄弟,微笑说道。

    有资格选择者,就门g氏兄弟、王贲、司马元、李登、李信、李左车等八个人,那些随从自然没资格选这些宝物。

    至于华庭公主,堂堂大秦公主,想要什么没有?更不会拿死人的战利品,可以无视。

    “呃……”

    门g氏兄弟错愕了下,搞不懂王贲为什么要跟关系良好的异人抢这些,也就随便上去拿了把浮屠宝刀做纪念,看都没看其他。

    其他人对视一眼,分别上去各拿了一件当纪念品。

    “全要行吗?”

    等众人拿完,王贲直视魔后,语气认真问道。

    “啊……”

    魔后赢莹张嘴错愕,包括剑殇、华庭公主等在内的人也一阵错愕,没想到王贲这么狠,竟然全要?

    看样子,又不像作伪,而是真打算全要。

    “行!王贲公子看得上的话,尽管都拿去!”

    错愕只是瞬间,魔后赢莹迅速毫不在意地大方说道。

    王贲一示意,身边随从迅速上前,把所有宝物、秘籍全部拿走,看得公主府众人一阵神情僵硬,脸部抽搐。

    “太狠了吧?!做人不带这样的……,虽然其他战利品价值也不菲,不比这些宝物价值低!”

    就是剑殇也一阵无语,苦笑摇了摇头,没想到平时看似最沉稳的王贲,会这么做。

    不过,王贲的心思,剑殇隐约猜测得到,估计是帮自己出气,否则堂堂四大神侯之一战神王剪的儿子,还差这些?!

    “难得兄弟上京,没什么招待,有失地主之谊,就借花献佛了!”

    众人心思各异间,王贲微笑看向剑殇,语气轻快说道,话落,朝随从示意了下。

    “啊……”

    众人瞬间呆滞,包括王贲的随从,都一时没反应过来。

    “哈哈…,你啊!就是鬼心思多!”

    门g恬没好气瞪了王贲一眼,大笑骂道,随即抓起剑殇的手,直接把打算留作纪念的浮屠宝刀塞到剑殇手中。

    门g毅、李左车、李信等也是一阵无语,苦笑摇了摇头,纷纷把手中宝物递给剑殇,瞬间就让剑殇捧了满怀。

    公主府众人顿时齐齐脸色大变,特别是紫藤萝,脸色颇为难看,后悔。

    她们都出自现实官宦家族,自然看得出王贲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表示…”

    “不是因为武桓侯,她们什么都别想得到。

    这根本就是阳谋,当面教训。

    “命……”

    剑殇再次苦笑看向王贲,眼露询问,看王贲微微点了点头,便看向魔后歉意说道:“他们就爱开玩笑,别在意!这挑这几样吧!”

    剑殇倒也不打肿脸充胖子,既不大方也不贪婪,拿走定禅佛珠、飞天索,与及《梵吟招混曲》和《飘渺幻音谱》两本乐家宝典。

    飞天索自然是给史冀这个负责斥候、情报的大将。

    两本乐家宝典,《飘渺幻音谱》打算自己学,《梵音招混曲》则给戚姬增强功力。

    定禅佛珠特殊类宝物,以远古得道神僧的舍利子,经过长久诵经膜拜,所形成的佛珠,共有十八颗。具有静心明神、镇魔怯邪、辅助修练、疗伤恢复等特性,修炼速度提升180%,各种状态的恢复速度加成100%能形成防御光轮抵消伤害,特别是无形伤害具有极大抵御能力。

    至于华庭公主所赠送的华庭玉佩,在抵御太后赵姬的魅惑攻击时,已经化为齑粉。华庭公主还不知道,否则还不知会怎么想!

    “那我就不客气了!明白!”

    此时,魔后赢莹隐约抓到了剑殇和门g氏兄弟、王贲等人的性格,既然剑殇这么说,客气反而不妥还不如大方接受,体验下男人的心照不宣。

    “踏、踏、踏……”

    众人修整间,密集沉重的脚步声惊扰宁静月夜,潮水般的明盔明甲,持刀执枪的大秦悍卒涌入小半化为废墟的渭阳大道。

    幸得领队的统领不是愣头青,没有冲撞众人,被门g毅卫尉叫住,询问了番。

    却是圣上震怒加上杀神白起发令。如今南北大营、戍城军、御林军等几支劲军全部出动,满城收拢史书等各种书籍,只允许留下关于医药、卜垫、种植等书。同时满城封锁,缉拿诸子百家乱党拯救九皇子公子华。

    “看来!这天下真要乱了!”

    随着大秦悍卒远去,李左车颇为嘘吁叹道。

    此时,公主府众人已经收拾完毕众人开始启程继续护送华庭公主折返皇宫,公主鸾驾已经崩溃,华庭公主只能骑马,跟高虹、戚姬凑在一起行进。“希望大秦帝国能渡过此次难关吧!”

    都是兄弟好友,倒也没人指责李左车的不妥之言,门g恬也是颇为感慨祈祷道。

    收拢书籍各个商行、商铺等自然首当其冲,随后便是各个大家族、各个家庭。

    可以说几乎各家各户都会被骚扰到,就算大秦军队恪守礼法,之间难免会引发冲突,何况林子大了,肯定什么鸟都有。

    再则,朝廷举着“缉拿乱党,拯救皇子”的旗帜,实则抓捕除了法家外的诸子百家,这个范围大了,肯定也能引发不小风波。

    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整个天下必定是腥风血雨,人心惶惶,越繁华的地方越是如此,特别是大秦帝都。

    “玉要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啊!”

    想象着前因后果,剑殇忽然想起这么一句话。

    剑殇虽然不知道九皇子公子华和秦始皇到底有什么特殊关系,但是看秦始皇愤怒出手,就知道秦始皇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加上为秦始皇寻求长生不老药等仙丹妙药的徐福真人失踪,明显骗了秦始皇。

    还有天下人流传大秦文臣武将即将造反,心思各异,这事也必须处理,而且要尽快处理。

    易地而处,剑殇完全能理解秦始皇所为,根本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对了!剑殇,以我对白仲的了解,他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小心他借着此次动乱向你发难!”

    剑殇沉思嘘吁间,李左车忽然脸色郑重,语气认真向剑殇提醒道。

    “他敢?!”

    门g恬脸色一沉插言道。

    “早说了那小子狼子野心,虚伪得很,和神侯根本是两个极端!你们就是不信我,现在相信了吧?如今白氏一族和朝廷的关系已经开始缓和,他有何不敢?剑殇还凭什么让白氏一族忌惮?!”

    李左车瞥了眼门g恬说道,特别是最后一句,顿时使得气氛猛然一凝,颇为压抑。

    李左车没明说,但众人都听得出来。

    原本武桓侯隐约为秦始皇和白起博弈的棋子,如今博弈已经到了收宫阶段,胜负渐明,棋子的作用自然大减。

    第四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