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二十章 白府夜宴(三)第二更

第两百二十章 白府夜宴(三)第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哇……花仙!胜兰好崇拜你哦!”

    周围众人心思各异,气氛有些诡异之际,一个稚nèn活泼的小女孩忽然蹦出来,蹦到戚姬身边,撒交般抓起戚姬小手,交声嚷道。

    李胜兰,兵神李牧孙女,李左车之妹,年约十三四,此次是跟随哥哥李左车来凑热闹,纯粹的打酱油角色。但是,从李胜兰的名字,也能看出兵神李牧对于李胜兰的期待和重视。

    “呃……”

    众人齐齐一愣,纷纷微笑注目,崇拜花仙戚姬的女子在场不少,就是男人也很多。

    但是,在场众人都身份不凡,一举一动可能关系到家族态度,影响到家族命运。

    如今花仙戚姬已经贴着武桓侯的标签,却也只有李胜兰能这么蹦出来,还大胆抓住戚姬的小手表示崇拜。

    当然,李胜兰年纪尚小,天真纯朴,众人也没多想,反倒起到缓解气氛,引人一乐的效果。

    “头号军师高虹!”

    剑殇不想因为戚姬节外生枝,多起波澜,迅速转移话题,继续介绍。话落,迟疑了下,迅速补充道:“在下姐姐!”

    “妾身见过各位公子、小姐!”

    高虹神情一暗,转眼硬挤出个微笑,动作颇为僵硬大方施礼道。

    “见过高小姐!”

    门g恬、王贲、李左车、王怡曼等人纷纷回礼。

    门g恬朝剑殇苦笑且无奈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暗叹。

    李左车似笑非笑看着剑殇,大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王怡曼双瞳剪水,明显兴奋、好奇上下打量着剑殇。

    门g恬等人是什么人?都是家族年轻俊杰,心思如鬼,眼神毒辣。高虹的反应虽然极为细微、隐晦,却瞒不过众人观察。

    人不风流枉少年!

    剑殇好歹也是个侯爷,三妻四妾极为平常,多几个红颜知己也可以理解、接受。

    但是,剑殇还未正式成家因为华庭公主和雒姬的身份极为特殊,剑殇当着众人之面这么做,意义就不同了。

    当然,这也可以表现出剑殇重情重义,真诚相待的一面。

    不屑鄙夷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羡慕嫉妒者有之,佩服赞叹者有之,敬而远之者有之,决心一交者有起…”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崛起于草民,跟随在下南征北讨的好兄弟高翼、史冀、养凝?

    众人表现,剑殇尽收眼底,也不在意,继续介绍道。

    “最强大、最顶级的异人势力……公主府,府主魔后赢莹,七郡郡主之帝女花、霸王花、孽海花、紫藤萝,十二月花中的花王牡丹、凌波水仙、花后月季、杜鹃西施、荷花仙子……”

    介绍完诸将之后,剑殇身体一侧,介绍起公主府众人特意加重了两个“最”字顿了下微笑补充道:“她们在我们那个世界的身份地位,跟你们差不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相对来说,魔后的身份地位甚至更胜华庭公主!”“嗯?”

    门g恬等人齐齐一愣,武桓侯如此介绍方式,还真是稀奇。

    不过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也知道两个世界的差异倒也明白剑殇所说的意思。

    “最强大、最顶级的异人势力,不是太子府吗?”

    张仪之后张广,眼珠一转,满脸讶异、疑惑问道。

    “太子府算什么东西?一群纨绔子弟罢了,太子有且只会有一个,连这基本常识都不懂,还称什么太子府?何况,即便是势力等同,美女的影响,似乎不用本座多解释吧?不懂是自己愚蠢,两个势力根本不在同一档次!”

    之前门g恬介绍张广时,张广态度就不怎么友好。剑殇也不给面子,冷笑一声连消带打,直接把太子府贬得一文不值,间接提高公主府身价。

    如果张广不开口也就罢了,明显是偏向白仲,可能也间接代表了张氏一族的态度,早晚是对手,剑殇哪会留情面。

    至于太子府,从唐冠天的态度反应,加上太子府已经投靠白氏一族,已经打算教训剑殇,注定了双方不会友好相处。剑殇自然也不会留情面,给太子府制造点麻烦,顺便帮助下公主府,一举多得。

    “你……”

    剑殇语气中的不屑、疏远,张广自然听得出来,不由脸色一沉,怒视剑殇。

    “如此明显的问题,白痴才问得出来。如果不是看在贵祖的面子上,本座都懒得理你。无知不是你的错,愚蠢是一种病,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但是……既然你伸脸过来挨踩,不踩对不起你,也是看不起贵祖啊!”

    剑殇鄙夷看向张广,更为直接打击道,引得周围众人一阵色变,终于见识到异人的桀骜不驯,肆无忌惮了。

    “好!好!好!不愧为武桓侯,果然牙尖嘴利,希望能继续保持下去!”

    张广气得脸色发青,手指颤抖指着剑殇连声讽刺道。

    想他堂堂国司之后,何曾如此被侮辱过?

    “抱歉!对于蠢货,本座没留情面的习惯。”

    剑殇不屑撇了撇嘴,毫不在意继续打击,顿了下,不待张广出声,猛然双眼一瞪,杀意凛然鄙视喝道:“还不滚?!难道要本座赏你两只掌才舍得走?!”

    “呃……”

    众人再次呆滞,武桓侯不愧为武桓侯,果然彪悍得不讲道理。

    可是,看剑殇神情,还真不像作伪。大多数人都相信,如果张广再敢出声,武桓侯真敢下手!

    “没素质!”

    张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嘴c混颤抖数下,硬憋出句话,却终究不敢试探武桓侯的胆量,迅速朝门g恬等人拱手道:“告辞!”

    话落,脚步加快离去,显然颇为心虚、心乱。

    “你啊你!真不知说什么好!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张广会这么做,确实愚蠢了点,回去少不了被训斥、禁足!”

    门g恬再次无语地朝剑殇摇了摇头叹息道。

    “没办法个性如此,看到苍蝇不拍走实在恶心,忍不住啊!真想不通,张仪国司满腹韬略,英明一世,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后代!”

    剑殇无奈一笑,声音拔高应道。

    “……。”

    刚离开数十米的张广,身形一踉跄,差点摔倒,顿时掩面而去悔得肠子都青了!

    从剑殇决定上京面圣开始,直到帝都门口袭击,珍宝阁事件。

    精明的人,已经能隐约闻到其中蕴含的不同凡响的火药味;智慧超凡者,更能看到武桓侯背后的秦始皇的影子。

    这根本就是杀神白起势力和大秦朝廷的一次隔空博弈。

    连门g恬的门g氏一族、神侯王剪的王氏一族、神侯李牧的李氏一族,都不敢插手,及早表面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