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一十七章 英雄冢

第两百一十七章 英雄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不会甜言mì语,也不知道如何哄人开心。但我一直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我们都在苦海中挣扎,我无法保证给你完美的幸福安逸的生活!”

    “但是,我可以保证,在我失去一切前,我会先杀了你!”

    颇为慌乱、焦急连续说了一大通话,剑殇颇为紧张看着戚姬,忐忑接道:“我想说的,就这些!”

    “还说不会甜言mì语,根本就是油嘴滑舌!而且又自sī,又霸道,凭什么你失去一切,就要先杀了妾身?!”

    戚姬恼怒脸色缓解许多,双眼迷离,心绪复杂白了剑殇一眼,连声交嗔道。

    世上最能感动人的情话,基本不是情话,而是发自内心的承诺或事实。

    戚姬终究还是被剑殇最后一句话悸动了。

    剑殇大喜,迅速一手抓起戚姬另一手,趁机抱住戚的……

    霎那间,温香软玉满怀,极具弹性的高牟,勾混摄魄的曲线,剑殇浑身一麻,宛若触电。

    “嘤……”

    被剑殇突然袭击,戚姬不由交呼一声,身躯一僵就要挣扎,忽然听剑殇深情接道:“我不想留下你一个人受苦,这样我就能保证你后半生的幸福安乐了!”

    戚姬芳心一颤,僵硬身躯一软,感觉无力挣扎。

    剑殇的脸部缓缓靠近戚姬……

    三尺……

    一尺…,六寸……

    两寸……

    “砰、砰、砰、砰……”

    宁静卧室,清晰的心跳声宛若雷鸣。

    戚姬呼吸如鼓吹,吐气如兰,气息喷在剑殇脸上更让剑殇玉罢不能。

    接触!

    温润滑nèn,剑殇浑身一颤,拥抱交躯的双手一紧。

    “嗯……,”

    戚姬交吟一声,脑际轰鸣一声,霎那间迷失,身躯宛若筛子般剧烈颤抖着。

    剑殇拥抱着交躯疯狂探索求取,不知不觉间已经滚落卧榻……

    “不行!不能这样给你,对妾身太不公平了!”

    迷迷糊糊间,戚姬保持着一丝理智,双手撑起剑殇,气喘兮兮,嘴角一撅幽怨而忿忿不平嘟嚷道。

    “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借口而已,否则我有可能没勇气这么做。难道你感受不到我是真心还是假意?”

    剑殇苦笑,仔细想来,以事情来由,对戚姬确实不公平,可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剑殇不由硬着头皮说道。

    回想现实中的第一次,却是借着酒劲,否则剑殇真不知如何对女人下手,即便知道对方不会拒绝,也是如此,性格问题吧。

    “呆子!你随便找个借口也好,让妾身感觉好别扭。”

    戚姬迟疑了下,没好气瞪了剑殇一眼轻哼嗔怪道。

    “呵呵……”

    剑殇颇为尴尬笑了笑,再次动作……

    巫山云雨,被翻果滚。

    无尽夜空的明月,羞涩躲进了云内,光线昏暗而旖旎。

    隐约飘渺的交吟,演绎着世间最自然、最美妙的歌曲。

    今夜,是个不眠之夜,对很多人来说。

    日上三竿,温热的阳光给辽阔无垠的大秦帝都披上了一层耀眼的外衣,潮水般的人群涌向东部,准备迎接凯旋归来的四大神侯之首的杀神白起。

    咸阳北部,听涛园。

    锦绣棉被之下,一具身无寸缕的绝世交躯,宛若八爪鱼缠着剑殇,白里透红的肌肤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玉光流转。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古无弹窗无广告//人诚不欺我啊!”

    剑殇爱不释手地流连温热柔软交躯上,感受着如绸滑腻肌肤,静心动魄曲线,心中嘘吁感叹。

    其实剑殇早就醒来,只是不想起床,舍不得推开、离开身上的柔软交躯。

    长tuǐ、蜂腰、丰硕!

    身无寸缕的戚姬,那傲世身姿更令人惊心动魄,玉罢不能,连剑殇也不知昨晚自己荒唐了几次,荒唐了多久。

    如此身姿,绝对是举世无双,即便是现实中的动漫、绘画、影视等,也难以铸造,无法比拟。

    曾几何时,剑殇不屑部分异人为了个原住民女性,耗费巨资,浪费时间精力。

    如今,剑殇满怀温柔,有种为了身上交躯,即便付出一切也值得的想法。

    “侯爷醒了?”

    迷迷糊糊间,戚姬转醒,睡眠迷门g,梦呓般慵懒柔声说道。

    “还叫侯爷?”

    大手抚摸着乌黑柔顺长发,剑殇满眼温柔笑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还是称呼侯爷好,相信我们的事瞒不了其他人,侯爷不想让妾身被指责吧?”

    戚姬光滑细腻手臂高举,高耸紧压剑殇胸册,滑nèn脸颊摩挲着剑殇,语气嘘吁说道,心中颇为苦涩、感慨。

    “呃……”

    剑殇神情一僵,顿时明白戚姬的意思,不由颇为愧疚摩挲着戚姬脸颊,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所谓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也不是毫无道理,剑殇虽然是最低级的侯爷,兵权也不大,就是个五品将军:政权就是个小县令,刚升郡守。但低下也有十几万部署在盯着,确实要注意影响。

    更重要的是,如今剑殇才戚姬一个女人,绝大多数侯爷,女人都是以十为单位,被淡忘也不是什么奇事。

    “无论如何,你是第一,天下无双!”

    心思剧转,剑殇暗叹了声,语气郑重说道。

    “嗯!”

    戚姬心中一暖,重重亲了口,颇为感动应道。

    顿了下,看向窗外,不顾裸露交躯,忽然坐起,颇为慌张急促催促道:“怎么这么晚了?你快起来练功,别赖床啦!”

    依照剑殇一直以来的习惯,不管在哪里,就是在荒郊野外夜宿,清晨也会起来练习各个技能、剑法、戟法等等。

    如今日上三竿,剑殇还没起床,让属下看到了,肯定不会说什么,但会怎么看待戚姬这个让主公破例的女人?!

    “嗯!你继续休息吧!”

    剑殇想了想,觉得不能太沉迷温柔乡,一狠心点了点头应了声,起身。

    谁知,剑殇一起身,正要穿衣,戚姬也跟随起身,率先拿过剑殇的衣服帮剑殇披上……

    身无寸缕的身姿,长tuǐ蜂腰丰硕,加上绝美面容,剑殇不由心中一荡,随即硬压下心中躁动,派出绮念抓住戚姬小手说道:“你不用起来,继续休息没事,没什么影响,也没人会说什么!”

    “妾身清楚!但,…妾身就想为夫君穿衣川戚姬没好气瞪了眼不知女人心的男人,继续帮剑殇穿戴。

    “呃……”

    剑殇恍然大悟,看了眼卧榻展现的嫣红桃花,心中涌起阵暖流。

    得女如此,夫复何求?!

    “主公!”

    果然,剑殇一出现,高虹、养凝等将领迅速闻讯而来,虽然眼神怪异,却是故作不知见礼。

    “你们没去参与迎接白起神侯大军凯旋的盛典吗?”

    剑殇接过高翼递来的银龙裂天戟,随口朝聚集而来的诸将询问道,却是没注意双眼嫣红,明显睡眠不足,精神萎靡的高虹。

    “我方已经和白氏一族撕破脸皮,白氏一族肯定凯觎四周,寻机打压、削弱,所以属下让他们都待在驿馆,不要出去!”

    诸将沉默,高虹声音颇为沙哑低沉应道。

    “哧……”

    凌厉破空声起,剑殇身前银光绽放,利芒迅掠,收起银龙裂天戟,看向高虹关怀道:“你怎么了?不会感冒了吧?声音怎冻有点沙哑!”

    此时,剑殇才看到高虹精神状态和脸色有点差。

    “没什么!昨晚太晚休息了!”高虹愣了愣,硬挤出个微笑应道。

    “嗯!昨天确实回来得太晚,注意身体啊,接下来会有硬仗,而且帝都暗流汹涌,随时会有危险,更该保持状态!”

    想起自己昨晚三更半夜才回来,狼军等人又急行军了一个月,根本没什么休息,剑殇也没多想,随口应道,随即银戟一抖,又开始练习戟法。

    “还有!公主府众人一大清早就已经离去,说是与我方一明一暗最好,可以互相策应,至于其他异人势力的事情和问题,她们会处理!”

    高虹整理了下情绪,继续汇报道。

    “嗯!”

    剑殇速度不减,随口应道。

    其实,剑殇昨天所说的安排住所,只是客气话,以双方的关系和性质,一明一暗最好,如果都摆上明处,公主府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或者说起不了真正作用。

    高虹也不在公主府问题上多加分析,又迅速接道:“另外,早上白氏一族的管家送来请帖,邀请主公晚上赴宴,到时帝都年轻一代俊杰都会出席,包括十公主、吕小姐、门g氏兄弟、王公子、李公子等,主公怎么看?”

    “呼、呼、呼……”

    听到白氏一族邀请,剑殇浓眉一皱,却速度不减,依旧挥舞着银龙裂天戟,随口应道:“哼!我算帝都年轻俊杰吗?看来白仲还不死心啊!既然他敢发请帖,难道我还不敢去吗?回复他,晚上必到,反正在圣上正式南巡之前,我方也没什么事要做,陪他们玩玩也无妨,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昨晚刚被打得跟猪头似的,被剑殇和九皇子公子华羞辱得颜面尽丧,还敢举行宴会?

    不就是借着杀神白起凯旋回朝的威势吗?九皇子公子华之事,根本就是白氏一族再向秦始皇表示低头服从。

    秦始皇都亲口说出让自己跟随南巡,剑殇就不信白仲敢拿自己怎么样。

    闲着也是闲着,看看大秦豪门子弟的生活也好,最不济也混个脸熟,以后大秦崩溃,也好拉拢是吧?

    这个月最后一天,有月票的快投了,过期作废啊!

    另外,预定下个月的保底月票,晚上还要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