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一十五章 赵姬之魅

第两百一十五章 赵姬之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赵姬的魅惑,竟然能降低忠诚度?!这已经不能用迷惑、引诱来定义,而是该说策反、拉拢了吧?”

    查看到仇公公忠诚度大降时,剑殇内心一沉,讶异想道。

    会魅惑能力的人不少,大部分历史美女或多或少具有类似能力,这是美女的优势。但是,能直接降低忠诚度的魅惑,剑殇还是第一次见、第一次听说。

    这可是比“渡厄之眼”还直接、有效的逆天能力啊。用来挖人才,可谓神锄,一挖一个准!

    能得赵姬效忠,肯定胜得过数十名将,可比千军万马。

    “怎么?武桓侯很怕跟哀家独处吗?”

    看剑殇神情异样,赵姬月眉一凝,幽幽问道,让人有种立刻拥抱,用心呵护的冲动,更使得剑殇脑际一迷糊,有种拜倒石榴裙下的冲动。

    剑殇心中一凛,不敢多想,明亮双眸涟漪,乌黑双瞳出现七彩波纹,眼神平静冷淡……

    渡厄之眼,发动!

    “自古红颜多薄命,哀家什么时候才能碰到真心相待,能让哀家平平静静,无忧无虑地幸福生活的男人?谁能与哀家举案齐眉,相守到老?”

    剑殇脑际,出现了系统规定的降服赵姬的任务条件,使得剑修心中悸动。

    堂堂大秦太后,要求竟然如此简单,不要求富可敌国,不要求功名利禄,竟然只希望过上平静安逸的生活,能有个男人与她手牵着手。走到人生的尽头。

    不愧为命运悲惨忧郁的女人。

    其实,女人的要求很的很简单,很容易满足!

    仔细揣摩,这条件。说简单也简单,几乎无需什么代价就能完成;说难也太难,无论做什么,基本都没完成的可能。

    别说即将天下大乱的《铸圣庭》,就算在现实中,真有能安逸幸福,相携到老的夫妻吗?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就有江湖。人生在世,必有苦恼。

    普天之下,或许只有极为痴情的帝皇或隐士高人能勉强达到赵姬的要求,还无法真正达到。

    “不知太后深夜召见。有何要事吩咐微臣?”

    系统的降服要求,基本就是目标内心的最强玉望。剑殇心中嘘吁,原本赵姬妖媚风流的形象大变,眼神露出怜惜之色,拱手客气应道。

    剑殇自认无法完成赵姬的要求。根本没降服的可能。

    但是,她,只是个玉锁深宫的可怜人罢了。

    “咦?!”

    剑殇的心理转变,眼神犀利。擅长察言观色的赵姬自认察觉得到,不由心中惊呼一声。思绪颇为感动、嘘吁、混乱,原本想说的话。说到嘴边,顿时说不出话来。

    自从懂事以来,赵姬见过无数异性,或争权,或夺利,或好色,或卑微,从没任何异性能赤诚相待,不抱任何目的地与她直视,还是抱着怜惜之心。

    静!

    寂静!

    一时间,气氛宁静,唯有夜风吹拂,纱幔飘扬之声。

    “若无要事,微臣告退!”

    随着沉默持续,旖旎氛围逐渐弥漫,剑殇内心深处压下的燥热,又开始滋生、弥漫,使得剑殇心中一惊,连忙拱手告辞。

    与如此绝代妖娆相处,是人都难以自制,是种极大折磨和考验啊,特别是男人。

    “慢着!”

    看剑殇即将告退,赵姬心中一凛,脱口而出挽留,引得剑殇眉头一皱,看向赵姬。

    赵姬心中一慌,不假思索迅速问道:“若是此次圣上无法渡过命劫,大秦瓦解,天下大乱,武桓侯能否庇佑哀家?!”

    “嗯?”

    剑殇神情一僵,颇为意外,想象了太后赵姬召见自己的无数可能,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看赵姬忧虑神情,仓促语气,再加上自己并未被赵姬魅力引诱,说明赵姬是发自真心,剑殇心中不由得怪异万分。

    大秦帝国,实力、势力强于自己的势力,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太后赵姬为何会找上自己,为后路打算?

    这明显是在铺后路啊!

    难道……是因为自己压制住九皇子公子华的缘故?!

    “太后多虑了!圣上实力通神,苍天难撼。何来命劫之说?何况圣上命劫,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谬论,当不得真!”

    疑惑归疑惑,剑殇还是发自真心应道,只有真正见识过秦始皇力量的人,才知道秦始皇的恐怖,连散仙都肯定无法奈何,凭张良真刺杀得了秦始皇?

    扯谈!~~~

    “……”

    听剑殇如此万金油的推托之言,赵姬神情一僵,眼神顿时转冷。

    “当然,假设情况真如太后所说,只要太后能抵达微臣辖地,微臣即便粉身碎骨,也会保住太后。或者若有预兆,微臣也会全力护送太后前往微臣辖地!”

    赵姬还未发作,却见剑殇语气一转,迅速应道。

    这番话,剑殇确实发自真心,倒不是因为赵姬的魅力惊人,而是赵姬的价值,能降服赵姬,人才的挖掘肯定会提升无数倍。

    如果赵姬真愿意投靠,剑殇自然会不惜一切保下赵姬。

    “这是否算诺言?”

    赵姬脸色微变,勾混摄魄的媚眼死死盯着剑殇,似乎想看看剑殇是否发自真心,直到十数息后,方才缓缓问道。

    “诺言!”

    剑殇坦然与赵姬直视,毫不犹豫肯定应道。

    不管赵姬心性作风如何,光是这策反、拉拢的特殊能力,剑殇已经求之不得,哪会不愿意?!

    “哀家相信武桓侯的诺言,但是……”

    赵姬嫣然一笑。声若shēn吟轻柔应道,话未说完,那幽怨自怜之态,连夜月明月都不忍目睹。躲到云后。

    “轰……”

    妖娆一笑,使得剑殇脑际轰鸣一声,美艳至极的赵姬,似乎化为一丛熊熊燃烧之火,加上那荡混交吟,幽怜之态,让剑殇有种强烈的飞蛾扑火的冲动。

    “但是什么?”

    迷茫之际,剑殇不假思索顺势问道。

    “距离如此之远。如何交谈?武桓侯何不上前?以便触膝长谈?”

    赵姬明亮深邃双眸,宛若云中雾花,声音飘渺回荡在剑殇脑际响起,似乎根植灵混。无法摒弃。

    “嗯!”

    剑殇混混沌沌应了声,感觉浑身如火灼烧,双目yu火熊熊,抬步朝赵姬走去……

    孤芳自怜,斜躺卧榻的赵姬。月眉一挑,失望之色一掠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凌厉杀机……

    “咔嚓……”

    一阵响彻脑际的硬物碎裂声起,使得剑殇脑际细微清明。

    隐约感受到杀机笼罩。剑殇脚步一顿,定睛一的却是瞳如秋水,星眸微嗔的绝美双眸……

    细微清明再次被灼热火焰掩盖。停顿的脚步再次前行……

    “沙、沙、沙……”

    落针可闻的氛围中,剑殇腰际一些白色粉末流淌而出。

    赵姬眼皮一挑,颇为意外,又迅速了然。

    之前武桓侯的霎那间清明,明显是身上某个静心凝神的宝物起作用了,可惜宝物没真正唤醒剑殇,就此化为粉末。

    想到这,赵姬心中不由得一阵懊悔,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对武桓侯极为重要而因此惹怒武桓侯,对她根本没什么好处,有害无益。

    二十米……

    十五米……

    十米……

    五米……

    眼看穿过帘帐,来到卧榻之前,浓溢体香萦绕剑殇鼻端,充斥脑际,剑殇已经跟感受到眼前惹火妖娆的热度……

    “嗷……”

    就在此时,剑殇脑际忽然掠起阵洪亮回荡的龙吟声,一片血红光芒绽放,霎那间充斥剑殇心神,驱除所有yu火。

    “嗯?”

    剑殇蓦然惊醒,双眼猛然清明,疑惑看着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的惹火交躯,闻者萦绕不去的醉人芬芳。

    “微臣还有要事,就此告辞!”

    察觉到异状之时,剑殇就明白自己中了魅惑了,感受着体内潮水般涌起的燥热,剑殇足尖一点,身形暴退,同时拱手告辞。

    “嗯?”

    眼看武桓侯心神被夺,即将被自己完全控制,没想到形势忽然逆转,赵姬神情一愣,怅然若失看着人去无踪的空荡房间。

    “哎……”

    一声幽幽长叹,在空旷殿内回荡不绝,赵姬之前的担忧,确实发自真心,可经此一遭,真话也成谎言了。

    前途迷茫,心绪纷杂。

    ……

    “走!”

    逃亡般如风蹿出宫殿,出乎剑殇意外的没出现任何拦截,一到殿外,剑殇颇为迷糊的心神被清凉夜风一吹,清醒许多,迅速朝高龔、门g毅等人吩咐了声,翻上暗金狼王狼背,疾驰而去。

    “……”

    高龔等狼骑贴身近卫疑惑、忧虑对视一眼,自然看得出主公呼吸急促,面部潮红,有点不对劲,连忙纵骑紧随。

    因为时间太短,高龔等人倒没认为主公做了什么风流韵事。

    门g毅和仇公公、禁卫军等,却是苦笑对视一眼,习以为常地心照不宣。

    ……

    悠悠月夜,幽幽深宫。

    赵姬正慵懒斜躺卧榻,似睡非睡。

    卧榻之前,一个身影缓缓浮现,声音飘渺隐约问道:“事情如何?”

    “失败了!”

    闭眼昏睡般的赵姬,眼也不睁梦呓般应道,顿了下,心思剧转,语气平静幽幽接道:“相信你们也暗中关注了!他并没有什么野心,倒是颇为重情重义,幸运有异宝护身,这也是机缘之一。你们的试探到此为止,哀家不会再出手。”

    那模糊身影看了眼卧榻前的粉末状物体,沉默缓缓隐入黑暗,最终消散无踪,似乎从未出现过……

    第四更到……

    虽然现在时间还早,还来得及码一章。但影子头痛得厉害,先去休息了。午夜的章节,大家别等了,影子可能会半夜醒来才会更新,在此提醒下,免得兄弟们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