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灵异事件

第一百九十三章 灵异事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死!”

    戚姬刚走两步,一阵晴天霹雳般暴喝声起,犀利无匹,宛若月夜流星的剑气爆发!

    君侯黄歇身旁三位剑客,蓦然爆发,身若旋风扑出,剑出如龙,一个直刺戚姬背部,两个斩向剑殇。传更新

    “啊?”

    众人震惊错愕,怎么也没想到君侯黄歇竟然会暴起发难。

    因为君侯黄歇明显已经被雉姬镇住,就算无视雉姬的身份,光是雉姬身边十三个先天强者,当之无愧的在场最强势力,也不是黄歇所能意气用事啊!

    更意外的是,刺杀武桓侯还能理解,刺杀花仙戚姬?!

    众人怎么也想不通啊,除了之前戚姬令人意外地古怪亲近武桓侯,平时颇为娴静温婉,几乎没有脾气,又不属于任何势力,跟谁都没冲突,还是个绝代佳人!

    在场刺杀谁,包括雉姬在内,都有可能,就戚姬最不可能被刺杀,可偏偏就是她!

    百思不得其解!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快得众人反应都来不及!

    “喝!”

    剑殇连拔剑或拿回银龙裂天戟都来不及,毫不犹豫冲去,不顾刺杀自己的两个剑客,暴喝一声,一拳轰向刺杀戚姬的剑客。

    几乎倾家荡产才买下凤鸣风月琶,刚出现降服最顶级历史名士的希望,剑殇宁愿自己挂掉,也不允许戚姬出事。

    “天罡震裂!”

    拳头光芒乍现,包裹铁拳,威若铁锤砸向剑芒。

    与此同时,剑殇浑身自动浮现华丽盔甲……

    无极吞天甲激发,这就是剑殇不顾刺杀自己的剑客,拼死救下戚姬的主要依仗,虽然不大可能,作用不大。

    “啊?”

    众人再次错愕,包括因为被刺杀而震惊的戚姬,也难以置信看向扑向自己的剑殇。

    绞尽脑汁。也没想到武桓侯竟然不顾自己安危,毫不犹豫拯救初次见面的戚姬!

    堂堂武桓侯,堂堂财神。还怕没美女吗?

    十五米……

    十米……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突然得众人来不及反应,特别是刺客时机抓得很准,抓住戚姬走向武桓侯而震惊众人之时。

    剑客不是剑卫。能称得剑客者,自然实力非凡,至少也能担任一方将领,大多是江湖豪杰出身,只是并未入伍而已!

    “住手!”

    狼军诸将内心一沉。脸色大变齐齐暴喝!

    李同的宝剑夺自唐冠天、高虹的碧月秋光剑、高龔的碎岳錾金镗、史冀的闪电双匕……

    连养凝都来不及拉弓射箭,手中天羽破邪弓直接当成武器鞭向刺客!

    主公剑殇,连先天强者都不是,措手不及之下,赤手空拳怎么也不可能挡下三名剑客刺杀,就算穿无极吞天甲也一样!

    “黄歇!”

    雉姬俏脸涨红,不敢置信尖叫一声,怒火冲天!

    “区区君侯。!。身边才带着五个先天强者。竟敢无视自己的警告?真以为自己不敢杀他?”

    杀了又如何?君侯终究是复活英魂,又不是真正大秦砥柱,大不了被父亲训斥一顿,被禁足府内,朝廷不敢也不会叛她死刑,通缉她!

    “不是我!”

    君侯黄歇看雉姬如此失态愤怒。不由吓了一跳,又惊又怒又惧高声喝道。连肥大双手都本能举了起来。

    八米……

    五米……

    生灵本能的危机感,加如芒在背的直觉。戚姬心绪复杂看着不顾一切扑向自己的武桓侯,连临死恐惧也忘记了!

    难以置信,堂堂武桓侯,堂堂财神,竟然会为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不顾生命。

    “难道真是天意?真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女人都是极会幻想,极易感动的感性动物。

    三米……

    “砰……”

    剑殇潜力爆发,出乎众人意料地一拳轰在戚姬背后的犀利剑芒,闷响声中,直接击溃剑气,击偏剑刃。

    “哧……”

    凌厉破空声起,剑客毕竟是剑客,何况剑殇的目标又不是他本身,剑客手腕一转,剑光一转,划过耀眼弧形斩向戚姬头颅……

    与此同时,令两名剑客的剑气,已经触及剑殇盔甲……

    蓦然间,两位剑客身形一僵,诡异地半空跌落,直接毙命!

    却是雉姬尖叫之余,闪电弹出两指,直接鸩杀,救下剑殇!

    两米……

    一米……

    八尺……

    眼看剑光如电,斩向戚姬,犀利剑芒已经斩断屡屡青丝……

    “呀……”

    醉人娇呼声起,戚姬身形横移……

    宝剑顿住!

    在场其他人惊愣、错愕!

    千钧一发之际,武桓侯大手揽住戚姬蛮腰,拉到怀中护住,手掌握住宝剑剑刃……

    嫣红鲜血瞬间迸发……

    如花盛开!

    显得极为耀眼、耀眼……

    “啊?!”

    黄歇愣了!

    刘邦愣了!

    李园愣了!

    被剑殇握住宝剑的剑客也“愣”住了……

    雉姬呆了……

    还有大赵死士、大楚剑客、刘邦随从等等,全都如泥塑惊愣!

    “轰……”

    沉闷爆响,三具尸骸半空爆开,血雾弥漫,血肉纷飞……

    此时,狼军诸将的攻击到达……

    高虹的碧月秋光剑和高龔的碎岳錾金镗直接打爆惊愣剑客!

    李同的宝剑直接把左侧已死剑客分尸,加养凝的弓弦断头;

    史冀的双匕,闪电把右侧已死剑客斩成三段……

    “哧、哧、哧……”

    正当众人以为此事已定时,又是三个剑客从君侯黄歇身边射出,齐齐扑向武桓侯,一出手就是犀利至极的剑芒,全力出手!

    “又来?!”

    众人眼皮一跳,不敢置信,不是感情太丰富,实在太出意外了,严重挑战众人神经啊。

    便是呆愣而心中莫名绞痛,难以置信的雉姬。也愤怒看向君侯黄歇,右臂缓缓朝黄歇抬去……

    这是“陨天一指”的前兆!

    “住手!”

    强者的直觉,预感到来自雉姬的死亡阴影。君侯黄歇脸色大变,猛然暴喝。

    疯了!

    疯了!

    君侯黄歇要疯了,自从进入春秋商行,一切实在太诡异了。

    首先是小小武桓侯竟敢挑衅他。而后无视,随后反击,最后“刺杀”他……

    其次是雉姬“陨天一指”竟然没杀掉武桓侯,随即态度大变,竟然把矛头指向他。不惜得罪他背后靠山……

    而后是手下极为忠诚的剑客突然“自作主张”,刺杀武桓侯和戚姬……

    黄歇自信智慧不俗,神谋鬼算,也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

    “千掌翻天!”

    君侯毕竟是君侯,眼看属下竟然自作主张,雉姬快要发飙,君侯黄歇顾不得多想,瞬间气势暴涨。右掌派出。密集掌影弥漫,势欲翻天!

    “砰、砰、砰……”

    三名剑客刚扑出,转眼被“翻天掌”拍飞,又有密集掌影拍落,凭空打爆,化为漫天血雾!

    惊得黄歇身边剑客。包括李园,齐齐暴退。拉开距离!

    “啊?”

    此时,众人真搞不懂了。看君侯黄歇表现,还真可能不是君侯的安排,否则君侯黄歇不会打爆三名剑客了,这不是救武桓侯,而是表态!

    意外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看似发生了很多事,但一切只是数个呼吸间的事而已!

    “护驾!”

    赵雷、赵电反应过来,齐齐高喝一声,一百身怀武艺,赵氏一族较突出的大赵死士,齐齐涌向主公剑殇及各位将军。

    “噗、噗、噗……”

    就在此时,三名大赵死士忽然反水,一出手就击杀三个大赵死士……

    “赵横?!”

    赵雷错愕,不敢置信虎眼暴睁,失态暴喝!

    族人反叛,就让赵雷不敢置信了,从小玩到大的赵横竟然反水,而且一出手就击杀了其相依为命的亲哥哥……

    亲兄弟啊!

    父母早亡,就剩他们两兄弟而已,他也下得了手?

    “铿……”

    可惜,不待赵雷多想,又有一个大赵死士猛然一刀斩向赵雷,自顾不暇了……

    “哧、哧、哧……”

    看君侯黄歇发飙,齐齐惊退的大楚剑客阵营,忽然爆发出三道犀利剑芒,直接斩杀身边另三位剑客。

    大楚剑客惊疑意外……

    又是三道剑芒掠起……

    “曹成?!”

    一位剑客双眼怒睁,不敢置信看着腹部露出剑尖,转头看向背后十几年交情的兄弟。

    一起混迹江湖,一起练剑,一起投入君侯黄歇门下,一起晋级为剑客……

    死不瞑目!

    那逐渐失去生机且大睁的双眼,明明在问着……

    为什么?

    “杀!”

    不敢置信,失去理智的暴喝声起!

    掀起了比之前更疯狂的大混战……

    刀光剑影,血雾弥漫,血肉横飞!

    此次,没有任何阵营之分,大楚剑客没攻击武桓侯狼军,大赵死士也没攻击大楚阵营,全是自相残杀!

    无比诡异的暴动大乱战!

    “嗯?”

    此时,剑殇顾不得几乎被斩断的手掌,连剧烈疼痛也没察觉,脑际一片混乱看着杀成一团的大赵死士。

    不说大赵死士的绝顶向心力,比狼骑还死忠!

    便是当初自己要灭赵氏一族时,赵氏一族没有大举逃亡,就看得出赵氏一族极为团结,为什么会这样?

    “是她?毒后?!”

    百思不得其解,剑殇忽然发现就春秋商行的人没有自相残杀,顿时恍然大悟,怒火熊熊看向“假装错愕、迷茫”的雉姬,咬牙切齿冷声道:

    “雉姬?!”

    之前的陨天一指,还没找她算账,原本看在三万钻石币交易的份,剑殇心中仇恨消散不少,竟然还来?!

    雉姬是什么人?很可能是千古第一女皇,很可能是四大历史美女之首。

    以雉姬的心性,会错愕、迷茫吗?

    太假了!

    拜求月票,自动订阅!

    要是明天醒来,能看到月票暴涨100,订阅暴涨500的灵异事件,该多么美妙啊?YY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