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517章 那群坑死剑战的祸害们

第517章 那群坑死剑战的祸害们

    陈彬没有马上离开……

    因为如果离离草原这边的刷怪点被修改了,那么采石矶那边的螃蟹们肯定也被修改了。

    真是可惜了。

    不过,如果这样的密集刷怪点没有被修改,估计会成为比江津村鬼屋还更加变态,更加能引起大战的火药桶。

    云雾城服务器谁不记得,江津村鬼屋的那个黄金练级点,在30级的时候引发了怎样的大战,荆棘鸟公会死在九尾狐手上的玩家不知有多少。

    因为抢练级点失败而在一个服务器里衰落的公会,以前的服务器里也没少见。

    当然,如果离离草原这里的刷怪点没有改,陈彬是肯定会抢的,不管是跟谁!

    速度型坐骑追日,以一种很不符合它一贯风格的步态,游走在离离草原尽头的那个奔鹿原上,它的缰绳被握在零点的手上,时不时地晃动一下。

    陈彬继续在奔鹿原漫步着。

    如果就这样放弃了,就必须要在九尾狐精英团的平均等级优势,以及职业选手的迅速冲级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但是,陈彬最不待见的,就是这样的选择。

    不管结果如何,他都要尝试一次。

    哪怕,那是自杀!

    蓝白也知道陈彬讨厌的固执,没有办法,他只能让永夜暂时退出奔鹿原的范围,和陈彬一起分头寻找起了,那个挥一挥手就能让群鹿把玩家给踩死的NPC……

    奔鹿原并不大,NPC也不难找。

    陈彬在队伍频道里打了个1字,提醒蓝白注意,他已经找到NPC了。

    NPC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也正常,它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长着人的脸,鹿的身子的一种动物,它在奔鹿原缓慢地晃来晃去,两支大大的角上,顶着一支长矛,看上去就不是善类。

    零点靠近它不到一百米,它就停了下来。

    然后,附近频道刷出了一行字:“鱼唇的人类!”

    陈彬当即无语。

    无辜被骂愚蠢也就算了,好玩家不跟NPC计较。

    可是,这货好歹也是NPC,敢不刷错别字吗?

    “哦呵呵,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见过,有一群鱼唇的人类,和你一样鱼唇的人类……他们邪恶、贪婪,看到草原上温和的小鹿,他们毫不犹豫地举起屠刀,他们不知进退,没有满足,得到的更多,想要的就更多……”

    “……”陈彬已经看出了策划借NPC吐槽玩家的苗头。

    “……”蓝白已经赶了过来,站在旁边却不自主地摸了摸鼻子,怎么就觉得这些台词似曾相识?

    “当他们带着贪婪的笑容,找到了奔鹿栖息的洞穴,灾难发生了!愤怒的奔鹿群奔而出,将他们践踏成了肉泥!哈哈哈哈哈,人类,你也想要体会一下被践踏的感觉么?”

    经历过首区无数次改地图、改设定的陈彬和蓝白,基本上已经从这段NPC的话里,看明白了整件事的全过程。

    就是大批“鱼唇的玩家”通过怪物走向,找到了这个地方,再利用奔鹿原密集刷怪的地方,不断地在这里刷怪,获取高额的经验。

    愤怒的当然不是鹿……

    到底是谁愤怒了,就不用再深想下去了。

    反正,一个刷怪点不断地往离离草原输送小鹿的设定,已经被无情而无耻地改掉了。

    “人类,你也想要体会一下被践踏的感觉么?”只要点击和NPC对话,就会弹出这句话,以及选项,是或者否。

    如果选择“是”,就等于回答,“我很想被践踏一下”一样,实在是显得有点太贱太无聊了……

    不过,现在陈彬也就是想贱一下,无聊一下,所以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是”的选项。

    NPC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轰,轰,轰。

    大地开始了震荡,陈彬特意往奔鹿原那个刷怪的洞口看了一眼,再回头就看到蓝白非常没有义气地抛下他就跑了!

    整个奔鹿原上,一下子就成为了大批的鹿群奔腾的海洋……

    太多了!

    虽然陈彬之前也想象过,一旦在NPC这里犯了贱,会引发奔跑的鹿群怎么样的反应,但是,他也从来没想过还会有这么多。

    面对这么多的鹿,陈彬不用阅读什么,就知道没有任何空间!

    现在他能做什么?

    什么都不能做,他所有的选择只剩下一个字——跑!

    ……

    还真的是多亏了追日的速度够快,加上【九霄】的速度加成,零点在奔突的鹿群中,宛如风暴里的一叶扁舟,只要稍微一下停留,可能就会被愤怒的鹿群碾死。

    这些可恶的怪物,踩死了人绝不带偿命的!

    陈彬的操作已经爆发到了极限,眼睛可以看到的,耳朵可听到的,全部作为了判断的依据……

    准确的判断,一秒钟变换三四次的操作,才能勉强保证,他在鹿群之中的生存。

    一点也不能失误。

    一点也不能分心。

    茫茫多的鹿群扬起的草屑和沙尘中,火红的身影如神灵一样,不断地起起伏伏。

    “蓝白,视野。”陈彬对蓝白道。

    “不急,刚控了……”蓝白立刻回答。

    零点骑着追日,很快追上了先行一步的黑夜行。

    两个人并驾齐驱,方向非常清晰地朝着奔鹿原的边缘疾驰而去。

    一群群的鹿,越来越快,越来越接近……

    “应该来不及跑到地图边缘。”陈彬看了看那些鹿的追击距离,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声。

    “嗯。”蓝白只简单地回应了一句。

    危机来得太快了。

    陈彬虽然知道奔鹿原已经被改成了一个自杀地图,但是,他也并不想死。

    怎么办?

    最多十五秒,大批的鹿群就要追到了,而如果被密集的鹿群围在中间,将没有任何躲闪和走位的空间,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呃,零点在干什么?怎么那么多鹿啊?出什么事了……”其他在离离草原练级的玩家,都看得目瞪口呆。

    “可能是刷怪刷Bug了吧?”

    “应该不会的,我以前在老区也看到过奔鹿原上突然刷出一波鹿,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咳,我说……如果零点大神的首杀,被这么一群鹿拿下了,那些大公会的会长,会不会气得全身发抖啊?”

    奔鹿原和离离草原是配套地图,不需要读入读出,陈彬当然也看到了附近频道的这些聊天。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么多,调转追日的马头,一扭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奔鹿原和离离草原之间,观望着的玩家们,全都再一次目瞪口呆。

    零点掉头冲进了鹿群!

    黑夜行只愣了不到0.1秒,马上就反应过来,并且跟了上去。

    既然时间不够跑到离离草原和奔鹿原的边缘,无法通过越过地图逃跑,那么,就只能采用别的办法……

    陈彬操作零点,掉头飞驰上的是草原边上的一个山头……

    “不行啊,陈队,那边是绝路!!”附近频道很快有人提醒了起来。

    “呃,看来首杀要诞生了……不知道系统会不会弹提示。”大多数人都已经绝望了。

    游戏里最坑人的就是,地形从来是没有逻辑的!

    尤其剑战的离离草原地图,地势非常高,所以离离草原的周围,很多都是绝路,跳下去就是悬崖!

    零点选择上的那个山头,跑不过十几秒,就没有路了。

    “只能冒险了。”陈彬对蓝白道。

    “我知道。”蓝白点了点头,他们刚才找那个NPC的时候,就上过这个山头,不需要玩家们提醒也知道,从这个小山头走下去,就会被逼到悬崖。

    悬崖,是武侠世界里无处不在的东西。

    无数的才子佳人,经常就会被逼到悬崖边上……

    而一次次的事实证明,跳崖永远是死不了人的,所以,陈彬和蓝白毫不犹豫地下马,很放心地直接就朝着下面的悬崖跳了下去!

    所有离离草原上的玩家,都没有看到这一幕。

    但是,他们仿佛都感觉到了,连打怪都全都停止了……

    陈彬和蓝白跳下了悬崖,失去了仇恨目标的所有小鹿,才蹦蹦跳跳地回到了洞穴里。

    最紧张的还是永夜,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队伍列表。

    零点的生命值……

    黑夜行的生命值……

    十几秒之后,永夜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们的血量,虽然都损失了一部分,但是,并没有死!

    剑战里的轻功虽然很厉害,但是,跳崖的危险还是很大的,就算操作很到位,也没有完全生还的保证,蓝白擅长极限地形就不说了,陈彬居然也没有死!

    “恭……恭喜。”永夜想了半天,满脑子没词,最后手一抖打出的就是这么两个字。

    “同喜同喜。”陈彬赶紧笑眯眯地打回了一句,安抚一下永夜扑通扑通跳着的小心肝。

    “哈哈哈,永夜你真该来看看他的空中动作,太难看了,真是狼狈的要死啊。”蓝白大笑着嘲笑陈彬道。

    “大老爷们哪那么挑剔?活下来了就是胜利!”陈彬揉了揉手腕,“叶骄阳当年坑小怪的时候,空中动作更难看。”

    “叶骄阳?坑小怪?”永夜愣愣地问了一句。

    “嗯,首区刚开的时候,剑战第一次大规模对底层数据进行修改,就是因为叶骄阳。那货找了个悬崖边上的练级点,引动一大堆怪之后,拖着火车跳悬崖,把怪给引下悬崖给摔死,他那升级速度都引起系统的外挂警报了!”陈彬再一次抓紧机会,对战队成员进行敌对仇恨教育。

    “啊……所以,剑战就改了怪的规则,人跳崖能摔死,怪跳崖就摔不死了?”永夜吓得眼珠子都睁圆了。

    “嗯,”蓝白笑了笑,毫不留情地跟着揭短,“剑战第二次的大规模修改,就是因为陈彬在主线的一个,遇到一个必败任务的Boss,玩家只要死了就直接进入下一步剧情了。结果,那Boss被他固执地耗了三十多个小时,慢慢地给弄死了,也给弹了外挂警报,那个可怜的Boss直接被从主线剧情里给抹杀了,为此还引动了后面主线的大幅修改和调整。”

    “呃……万恶的首区。”永夜已经听得快晕了,“那第三次呢……有没有第三次?”

    “有,方尘秋用七级轻功,拿到了十级轻功才能拿到的任务物品,整个轻功数据全部因此推翻重做了一遍,首区有一个月是暂停了所有轻功功能,一个月之后才开放的。”蓝白摊手道。

    “那……那第四次呢?”永夜似乎已经猜到了答案。

    “秦千路一个人,带着一个掌峨眉,就把全服玩家堵在了水月宫副本门口……非要全服玩家都承认他身后的掌峨眉是高手才罢休。堵门事件最后的结果是,剑战直接删除了水月宫副本,以及和这个副本相关的所有任务!”蓝白笑了起来。

    “我觉得,剑战的研发部门肯定恨你们入骨……”永夜身上冒起了一股寒气。

    陈彬一边点回城,一边静静地看着蓝白在那儿说首区的事。

    蓝白不提他都不知不觉,自从高一的那个中午,走进剑战的世界到现在,已经快十年的时间了。

    不过,蓝白最后提到的秦千路的堵门事件,倒是让他脑中灵光一闪……

    陈彬抬起头,立刻在队伍频道打了一句:“好了,蓝白!马上让九尾狐精英团里,愿意填充经验书的玩家,速度来奔鹿原集合……这个自杀地图,我知道怎么打了!”

    ———————————————————————————

    最后9天,月票还差150张!兄弟们,拜托了!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