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514章 全队都被陈彬坑了

第514章 全队都被陈彬坑了

    半夜两点多,陈彬他们才把制作经验书需要的主材料,乌山云泪收集齐。

    陈彬第二次接的任务,过程中没有那么多乌山云泪了,加上任务奖励的3滴,一共拿到了5滴,第三次运气稍微好一点,拿到了10滴。

    至于其他人就各不一样了,蓝白两次任务拿到了16滴,小苍因为对游戏不太熟,两次出手都没有得到任务中的乌山云泪,只拿到了任务奖励的5滴,荒唐第一次运气非常好,一口气拿了19滴,但第二次他就开始各种操作失误,不停地失败。

    再加上永夜、麒麟和红狼都做了两到三次,各自拿到了13滴,乌山云泪已经完全够用了。

    全队一起出发之前,算上收购和陈彬第一次任务拿到的,就已经有五瓶乌山云泪了,现在再有大概十瓶,一起十五瓶,全部交给了憋屈去制作成经验书。

    “好了,都下线睡觉吧。”任务完成了之后,陈彬下了解散的指令。

    “我还不困,再回离离草原练一会儿吧。”永夜对陈彬道。

    “呃,我……我也还好,再去练一会儿级再睡吧……”机甲愣了一下,马上也跟着永夜道。

    “毫无睡意。”红狼剪短地回答。

    “我感觉,今天晚上再升半级没有问题。”荒唐淡淡地道。

    还有个小苍并没有发表意见,至于远在千里之外的麒麟,就更加没有意见了。

    陈彬看着他们说着,眉头轻轻皱了皱。

    一支战队有这样的气氛。应该是很好的……

    像是弑神战队,别说是要选手自己练级了。就连训练都要三催四请,谁都想偷懒。队内派系斗争不断,怎么可能出的了成绩?

    再比如流域战队,曾经那么辉煌的战队,现在每个队员却一刻都不想坐在电脑前,心思早就飘到了不知道哪里,训练室里十天半月不见人影那是很正常的事……

    和他们比起来,陈彬应该是感到幸运的!

    可是,有点不对的就是,九尾狐的弦似乎有点绷得太紧了。

    新人就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

    没有自我调节的能力!

    刚刚结束了表演赛之后。他们非常容易放松,但是,陈彬给他们点名了接下来要面对的一系列危机之后,他们又过于紧张。

    如果是以前九尾狐的队员,绝对不会把握不好这个尺度。

    “行了,都不用说了。今晚,除了憋屈准许熬夜之外,其他人全部都立刻休息。”陈彬想了想,再一次下达了指令。

    “可是。为什么?练级时间不是很紧吗?”永夜奇怪地问道。

    “明天早上九点,全队在长岛玫瑰的早餐厅集合,有很重要的事情,”陈彬笑眯眯地道。“如果错过了,你们会后悔的……”

    “啊啊啊,长岛玫瑰!!”九尾狐全队里。唯一的一个不在长岛玫瑰的雍麒麟,大受打击地发出了一排流泪的表情。“陈队,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长岛玫瑰!!”

    “哦?你跟长岛玫瑰有仇?好吧,那下次参加比赛,你和咱们领队说说,让她给你安排别的酒店住!”陈彬笑得非常开心。

    “呃,事情不是这样的……”雍麒麟当即欲哭无泪。

    “陈队……到底是什么错过会后悔的重要事情?”永夜无视了雍麒麟的泪目,追问陈彬道。

    “我感觉,要是我不知道,一晚上都睡不好。”荒唐若无其事地发出摊手的表情。

    “放心吧,你们太高估自己的好奇心了。”蓝白打出了一行字,笑着道,“好了,想知道的话就快去睡觉,明天早上起来就知道了!”

    “陈队,蓝白……”红狼道。

    “晕,他们已经下线了!”机甲提醒了一声。

    “说话说一半算什么事?天哪,我们怎么会摊上了这样的队长。”永夜抱着头,绝望地哀嚎起来。

    虽然搞不清楚陈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谁也不想错过第二天未知的事情。

    所以,每个人其实都睡得特别的香甜。

    主要也是连日的战斗和精神紧绷,以及第一次见识粉丝热情的情绪波动,让他们有点太累了,今天又快节奏地练级,再又打乌山云泪打到晚上两点多,早就已经撑不住了,自然就是沾床就睡。

    关于陈彬所说的,第二天的重要的事,每个人的梦境里,出现的想象都不一样。

    红狼想到的是出去拼酒或者真人pk,永夜想到的是和骑狼的羊羊一起去抓高手,机甲想到的是带他们去见投资人,荒唐想到的是闭关魔鬼训练,只有小苍什么都没想,脑袋里空空的,纯纯的,一觉睡到天亮。

    最后,剩下唯一被允许熬夜的憋屈,悲戚地看着好友名单里一片灰色,叹了口气:“未成年人果然没人权!”

    ……

    第二天早上,陈彬和蓝白都起了个大早。

    然后,陈彬刚清理完,蓝白就来敲他的门了,两个人马上下楼,前往早餐厅吃早餐。

    本来他们以为他们已经到的够早了,结果进了餐厅一看,他们到了餐厅的时候,却发现机甲、红狼他们,都已经下来了。

    除了昨晚上猛力制作经验书的憋屈之外,九尾狐全队都在这里。

    事实证明,再强的游戏直觉,也比不上妹纸的第六感。

    因为,陈彬看到小雅的手上,拎着两个大大的野餐篮,显然是从长岛玫瑰的厨房里借出来的。

    而他打开一看,里面除了点心,就全部都是已经用酱料腌制了一晚上的各种食物……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大大的用来装香槟的空瓶子里,被小雅分别装上了奶茶、果汁和果酒。闻起来就十分香甜。

    实际上,小雅哪里是因为第六感强。才准备了野餐篮?

    完全是昨晚陈彬他们辛辛苦苦做乌山云泪的任务的时候,小雅跟林薇跑去逛街去了。

    所以。对陈彬他们第二天的安排,小雅全部都清清楚楚……

    ces联赛的开幕式,陈彬好不容易再一次来到了比赛现场,原来九尾狐的队员,怎么可能不一起聚集一下?可惜之前几天,怕打扰九尾狐新队的表演赛之前的状态,以及他们和投资人接洽的安排,原来的九尾狐双子星他们,都暂时没联系陈彬和蓝白。

    现在。表演赛也打完了,投资也谈过了,不聚一下不是太扯了?

    不管怎么说也是前队友,住在一个酒店里,一次都不聚会,怕是还真让记者以为他们有仇了……

    林薇昨天下午就已经给陈彬和蓝白,分别发了信息,让他们早上在餐厅集合,约好了一起去ces产业园的狮子山山顶。爬山观景吃烧烤。

    ces产业园依山傍水,风景秀丽,king早在机甲他们到的时候,就已经送来了游乐场和白沙海滩水上乐园等门票。但是机甲他们都没有考虑去玩一下。

    这个样子可不行,以后的战队训练里,还会有专门的运动和娱乐安排。

    可以说。越是职业选手,就越要注意合理排布在电脑前的时间。

    训练效率。也就是用更少的时间获得更多提升的方法,对于每个职业选手都非常重要。

    “陈队。我们要去野餐?”机甲脑袋里一提到野餐,本能想到的就是森林、小鹿已经从野餐篮里偷食物的动画片角色们。

    “可是,东西也带的太多了吧……”永夜看着小雅准备的两个大野餐篮和三个大大的瓶子,就觉得不像是野餐。

    “嗯,野餐是去野餐,不过,不只是我们。”陈彬笑了起来,然后朝着刚进餐厅的一群人招了招手。

    永夜顺着陈彬招手的方向看过去,整个人就石化了。

    林薇、苏浩天、沈醉歌和刘立凯……

    那不就是原来的九尾狐,那套被媒体笑话为“没有替补可以用”的全主力阵容!

    因为蓝白退役之后,几乎每一场比赛都是陈彬和他们几个上场,九尾狐没少被一些亲近红巢的媒体笑得死去活来。

    曾经被誉为剑战最好的一号位的刘立凯,穿着一身纯黑色的方领t恤,只有胸口绣着一道白色的天刃战队标志,这是战队发给队员的常服,并不是队服,但是,还是让刘立凯看上去十分的沉默而冷静。

    刘立凯的身上带着一种自信、稳重交杂的气质,机甲一看就知道,那恐怕就是陈彬他们希望他身上有的,标准的一号位的气质。

    苏浩天和沈醉歌穿的是一样款式的衣服,一个衣服上印着绿豆蛙,一个则是阿童木,很符合他们一贯的对显眼的追求……

    至于林薇,她扎着清爽的马尾辫,穿的一身粉色的运动短裙,裙摆只比网球裙稍微长一点,露出一双漂亮的美腿,脸上的笑容同时带着身为七彩虹队长的自信,和少女青春洋溢的活力。

    “陈队,你坑我们!!你昨晚不告诉我们,就是怕我们提前梳妆打扮……”永夜看了看陈彬清爽的淡蓝色海军衬衣,银质的半流苏肩章,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穿得跟程序员似的大圆领,总觉得自己被陈彬他们坑了。

    “冤枉……”陈彬的双手都举了起来。

    永夜再看看机甲、红狼他们的穿着,更是觉得全队都被坑了。

    那只重色轻友的队长,有美女大神来,居然也不提前通知他们,稍微穿得非宅男一点,嘛……

    “小雅。”还没等永夜郁闷完毕,林薇和几个九尾狐的前队员,就都已经走到了餐桌前。

    “薇薇。”小雅已经递过去了一碗海鲜粥,她也因为提前知道今天要爬山,穿的一身运动服,一身松松的衣服却若有若无地勾勒出细致而可爱的腰线。

    不过,让永夜他们意外的是小苍。

    无论是什么时候,小苍的打扮都是很简单,却又看上去很得体的,既便于运动,又不会显得松松垮垮,她静静地坐在一边,彷如一朵逆着季节生长的白梅花,那一头长发飘落而下,彷如仙女一般清冷而脱尘。

    夏小雅和林薇说笑起来,而她只要一笑,脸上就会有两个酒窝,苏浩天一看就要晕了:“啊,上次我去体院,愣是就没找到我梦幻中的运动女孩……陈队,你肯定是对夏领队的到来未卜先知,才提前把我们都从九尾狐赶走的。”

    沈醉歌的目光里,带着浅浅的迷离笑意,开口道:“你去的是举重队!”

    陈彬一口粥差点就喷了出来。

    好歹也是在九尾狐的后辈面前,这群该死的小狐狸,一天不说胡话会死吗?

    林薇白了苏浩天一眼,笑道:“你不要怪美女,陈队是嫌弃你太吵了,才要赶你走的,……”

    几个人都默契地没有提九尾狐的解散,没有提他们原来的战队经理,没有提胡晖诬陷陈彬私吞战队奖金的事情,也没有提陈彬为什么不愿意带他们一起去新区冒险,一起重建九尾狐。

    夏天的早餐厅里,几个阔别了两个多月的前队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了近况……

    而机甲他们不知不觉地,都已经放下了碗筷。

    总觉得,和林薇他们相处,看到的不只是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更能看到原来的九尾狐,那一段耀眼的辉煌!

    而和林薇他们交谈,也不只是简单的交谈,却仿佛要从他们那里,接过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