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96章 艺高,才会胆大

第496章 艺高,才会胆大

    不管怎么说,暮山紫也是在红巢战队呆了六年的老油条了!

    即使是在三个人的包围中,他依旧流畅地一个假动作晃过攻击,然后起身就走位闪避。

    暮山紫是红巢战队,为数不多跟蓝白打过的。

    面对以前没有退役的蓝白的时候,也没少吃他的亏。

    而吃亏这种事,也是能吃出经验来的!

    所以,在心里骂归骂,手上的操作还是一刻都没有停下来。

    蓝白一瞬间就连中了两个普攻,还没来得及挡位,就被他滑不溜手地给躲过去了,紧接着一个控制技能竟然也落空了。

    一套技能没有连起来!

    有点麻烦了……

    红巢的队员,个人技术的细腻,真心让人焦躁。

    琴峨眉的扇形aoe伤害很高,但是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那些高伤害的琴曲,都必须坐在原地不动弹奏,只有一部分低级技能,才不需要坐下。

    现在55级的账号,又没有琴舞的技能,大大地限制了琴峨眉的移动战斗能力。

    琴峨眉移动速度满,基本空中走位会很困难,暮山紫索性抱着琴一滚,遁入了陈彬放出的死亡之雾中。

    随后,雾气中传来铿锵的琴音,赫然是广陵止息。

    广陵止息,琴峨眉35级技能,攻击面对方向15度扇形范围目标,对每个目标造成基础攻击150%伤害附加50点水系伤害,并有20%几率触发溅射效果。

    溅射。

    混乱之中,暮山紫就是要利用零点他们人多。让一个攻击溅来溅去,造成高伤害。

    那么。付出三个人几乎20%左右的生命值去秒掉一个琴峨眉值不值得?

    当然不值得。

    “没办法了,小苍进去杀了他。”蓝白道。

    “注意自己的血量。”陈彬提醒道。

    “嗯。”小苍点了点头。马上就追了进去。

    陈彬和蓝白呈平行站位,没有再管小苍,而是一道暴雨梨花和一道时乘六龙,覆盖了他们面前的水面……

    死亡之雾里的情况,别说现场观众了,就连导播都看不到。

    不过,小苍的手脚很利索,杀人很熟练。

    四五秒的时间之后……

    暮山紫阵亡!

    战局就已经变成了三对二。

    再然后,死亡之雾消散了。

    水面上粼粼的波光。正好映在小苍一身银色的轻甲上,熠熠生辉。

    当着刚刚阵亡的暮山紫的面,小苍打出了一行字:“害虫,1!”

    暮山紫好不犹豫地回敬:“你也离死不远了。”

    镜头很快切到了小苍的身上,她生命值也所剩无。

    目测大概也就5%左右的样子……

    但是这个时候,蓝白的指令却是:“佛光破云,配合。”

    剑峨眉生命值剩下不多的时候,很少会开启佛光破云!

    全场观众都惊住了。

    如果小苍死了,那就很麻烦了……

    但是。小苍却没有一点犹豫,第一时间就执行了。

    “机会。”秦千路突然道。

    “嗯,叶骄阳……叶骄阳……”杨御晨叫道。

    抓准小苍防御降低的档口,只见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

    叶骄阳空中一个梯云纵。破水而出,斜刺里就扎到了小苍面前。

    观众席上响起了一片惊叫:“他……他哪里冒出来的?”

    不行,小苍只剩5%的血了!

    叶骄阳怎么可能那么快?

    挑选的什么角度。能够绕过陈彬和蓝白,一瞬间到达小苍面前?

    但是。现在讨论这个,已经来不及了。

    叶骄阳的爆发技能。一瞬间已经落在了小苍身上,并且,她的生命值一下降到了2%不到。

    “小苍,跟我们保持佛光的距离,跑!”陈彬的笑容却没有太紧张。

    “叶骄阳不是说,哪有妹子推不倒吗?让他看看我们九尾狐的妹子,是不是他能推的!”蓝白笑了一声道。

    虽然小苍是非常希望,能跟叶骄阳拼个你死我活。

    就算除不掉这个大害虫,也能给他造成一定的伤害……

    但是,听到了陈彬和蓝白的指令,她马上掉头就跑。

    事实上,如果她和叶骄阳拼,绝对是几秒钟之内就被秀死的命,但是,要跑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叶骄阳是主神,没错。

    可是,她就不是吗?

    开玩笑!跑路这种事,哪个游戏不是一样的,而且剑战的跑路对操作精细的要求还远不如她原来玩的游戏。

    还说什么只要意识好,哪个妹子推不倒……

    “玩死他,小苍。”陈彬这一次是打字打出来的,正面的嘲讽。

    “啧,和luna大美女在水清沙白的海滩上追逐打闹,可不是谁都有机会的哟!”叶骄阳笑着回了一句。

    可是,很温情的字刚刷完,一道十分残酷地无我无剑的标记,却已经上到了小苍的头上。

    追杀!

    眼看小苍被秒,也就是几秒钟的事了。

    陈彬和蓝白却都没有管,他们腾出手来,一起攻向了薛米乐。

    “怎……怎么这样打?”所有的观众都吓得站了起来。

    “小苍会死的,她会死的……”

    “不,她在坚持。”

    “天哪,还没死,又是一个技能……还没死。”

    “玩我们的心跳吧?啊!”

    两个战场相隔不远,打得如火如荼。

    各种技能像放烟花一样漫天飞舞,场上所有人的生命值都在下降……

    “叶骄阳的杀招准备抬手了,如果他这个技能命中,小苍就离死不远了。”杨御晨伸长了脖子,叫道。“但是,他的角度非常好。危险,危险!”

    “小苍躲不掉……漂亮,完美命中!我们看看小苍的生命值,只剩12点了,一个普攻就能带走……”

    “已经很不容易了,小苍已经一个人带着5%的生命值,坚持了7秒钟了!”杨御晨道。

    “8秒,9秒!”唐忆瑶攥着手心里的耳麦,看着叶骄阳气势汹汹的华丽技能。差点就要捏断了。

    “看,她还在撑着,她还没有死……”

    “如果小苍被杀了,九尾狐的局势就回不来了。”秦千路微微皱眉,道,“薛米乐血越少战斗力越强,叶骄阳还留有技能,只凭一个唐门一个丐帮,难以翻盘。”

    “陈彬和蓝白。把叶骄阳这头猛虎,放给刚刚转型剑战的小苍,还是太勉强了……”唐忆瑶可惜地道。

    “我们必须承认,小苍和叶骄阳是同等级别的选手。如果是在以后小苍逐渐熟悉了游戏的情况下,这样的排布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惜现在。明显小苍还拖不住叶骄阳……”杨御晨也很惋惜。

    “那么,这一局比赛……”唐忆瑶本来已经准备宣告了整个3v3表演赛的结束。可是,就在叶骄阳抬手的那一瞬间。变故陡生。

    “小苍回头了!”杨御晨几乎要掀桌了,“她现在回头是什么意思?”

    “没有切佛光吗?即使是立刻切换佛光战甲,也没有办法抵挡住叶骄阳下一个技能……”

    “啊!!那是?”杨御晨和唐忆瑶,同时看到小苍突然回头,然后一套漂亮的轻功,卡着叶骄阳的视野,绕了整整一圈,而在她的脚下,长出了一片冰蓝色的莲花。

    “技能吗?”秦千路都惊到了。

    “开玩笑的吧,什么技能不早用,还剩十几点血了突然才用……”杨御晨道。

    “我想,是要等陈彬和蓝白把薛米乐的生命值,打到某一个临界点,小苍这边才能用这个技能困住叶骄阳……”

    “乱来!太乱来了!万一小苍撑不住呢?”唐忆瑶道。

    “那就输掉。”秦千路平静地回答。

    但是,小苍毕竟是小苍,毕竟是主神级的人,毕竟是打过无数次游戏,无数次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的职业选手,她就是有那个气场,那个自信,她能够做得到。

    而且,整个队伍从一开始,就一点都不怀疑,她可以做到!

    虽然,那个时候的她,只剩下5%的生命值!

    叶骄阳试图跳起来,但是,一圈莲花形成的冰莲之路,已经挡住了他的所有角度,他已经被封死在了小苍为他打造出的莲花台上。

    导播在大屏幕的底部,打出了小苍使用的技能的说明,属性页要等到一波激烈的团战打完了,才有时间切出来……

    精炼+6(已点亮):激活技能步步生莲。开启步步生莲5秒内,每秒可消耗当前灵气值10%,在所过之处创造一道冰莲铺成的小路,任何踏入冰莲之路的目标都将被冰封3秒,并对其造成基础攻击50%的伤害,冰莲之路持续15秒消失。

    那把武器的名字,叫做【倾莲】!

    ……

    全场的观众都差一点要疯掉了,这样的一个救命技能,早一点用出来,不就早一点可以拦住叶骄阳?

    如果稍微有一点点失误,人都死了,留着技能还有什么用?

    最后小苍被叶骄阳命中之后,那剩下的12点生命值,还真是让九尾狐的粉丝心都要从嘴巴里蹦出来了。

    不过,大多数观众也听见解说席说了。

    恐怕不是小苍不想用,而是,她必须在合适的时机,冰封住叶骄阳。

    至于,这个合适的时机……

    所有的观众更是目瞪口呆说好的合适的时机呢?

    陈彬和蓝白,都在干什么?

    解说席也完全懵了。

    因为,陈彬把零点往水里一沉,就已经摘下了耳机!

    摘下了耳机!!

    摆明了,就是一副比赛已经结束的样子。

    可是……

    那还有两个大活人呢!

    蓝白同样是把角色沉海,已经开始拔下鼠标了……

    很多九尾狐的观众抓头了。

    到底什么情况?

    难道小苍撑了那么长时间,不是为了传说中的什么时机吗?

    摘耳机,拔鼠标,算个什么事啊!

    秦千路的眉毛皱了一下,再转过头,看着同样愣住了的杨御晨和唐忆瑶,赶紧救场道:“我想,应该是跟陈彬他们一个非常强的持续伤害的精炼大招有关,……”

    因为秦千路的这句提醒,导播赶紧切回了画面,叶骄阳和薛米乐,果然开始掉血了!

    陈彬他们已经不用管了,就这样把他们晾着,就能杀了他们?

    一场惊心动魄的表演赛,最后却是这样一个结局,那也未免太荒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