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55章 我是机甲,徒手拆机甲!

第455章 我是机甲,徒手拆机甲!

    确定了正式选手之后,陈彬也随之确定了前往ces表演赛的名单.

    陈彬、蓝白和小苍都可以直接走选手通道,king寄过来五张邀请卡,也就是说还可以去五个人,小雅作为领队肯定是要同行的,然后再带上机甲、永夜、荒唐和斩、红狼无双剑。

    斩、红狼无双剑赢了雍麒麟之后,就从陈彬那里得到了一个地址,让他马上到达蓝帆船网吧集合。

    第二天中午,小雅已经在厨房里,准备各种带在路上吃的东西了。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小雅从厨房里探出小脑袋来。

    “明天下午出发。”蓝白看了看时间,“机甲应该快要到了,小红晚上也会到。”

    陈彬跟斩、红狼无双剑他们沟通之后,确定了他们到蓝帆船网吧的时间。

    生的荒唐那边有点问题,他出发的时候,憋屈说什么也要跟着,所以,他们明天早上才能到。

    “机甲喜欢吃什么?我也准备一点带上,”小雅灿烂地笑着,“他第一次来,不好怠慢了。”

    “我估计他不挑食……”陈彬笑着摊了摊手。

    “那……小红呢?”小雅接着问道。

    “我估计,他也不挑食。”蓝白跟着陈彬摊了摊手。夏小雅现在准备的,都是明天带上吃的零食和点心。

    可能,徒手拆机甲和斩、红狼无双剑,平时都并没有吃这些小东西的习惯……尤其是斩、红狼无双剑,怎么都不像是愿意吃甜食的人。

    不过,陈彬以前从来不吃零食点心,完全是遇到小雅之后,被惯出的新习姓。

    一屋子里被小雅惯出毛病来的还真不少,一听小雅在准备明天带的点心,永夜就赶紧举手了:“小雅妹子,我要紫芋松饼和香蕉牛奶……”

    陈彬白了永夜一眼,朝小雅道:“我就简单点,带点蛋挞就好了,就是要记得多装几层藏好,不然被荆棘鸟的队长枞茨葑神闻到了味,可能会惨遭飞抢……”

    “你们要求真多,”蓝白撇了撇嘴,“小雅,你拣拿手的看着做,做什么我吃什么。”

    “……”小苍犹豫了一下,抬起头又低下头。

    “别客气,”陈彬笑着看了小苍一眼,“喜欢吃什么跟小雅说,今天不准备,明天就手忙脚乱了。”

    “你还真不客气,”蓝白一眼横了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些干粮,都是你准备的!”

    “呵,小苍姐不用说,”小雅扬起眉毛一笑,“菠萝派和杨梅蜜露,对吧?”

    “……”小苍愣了愣,她没想到自己从来没说过的喜好,居然被知道得这么清楚,看来是平时吃东西的时候,不经意就暴露了,她的脸微微一红,低下头,朝小雅说了声,“谢谢!”

    名单、衣物、零食、饮料。

    生活用品、平面地图、各种票证。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陈彬他们从游戏里的训练,到游戏外的各种储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可是,沙棘公主那边,却已经急得要跳起来了!

    零点他们这几天,上线越来越少。

    沙棘公主不急不行,她当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很担心,过几天零点他们会不会干脆不上线了,那还怎么盗号?

    虽然沙棘公主没有亲自盗过号,可基本的原理还是知道的,零点他们不上线,盗号的难度就会成倍数地增加……慢!

    太慢了!

    都已经几天过去了?怎么那个47还没盗成功!

    沙棘公主以前也不是没让人盗过号,哪有这么慢?

    问一遍,正在盗,问两遍,正在盗,问十几遍还是正在盗……沙棘公主忍不住了,一天之内已经是打了第四个电话过去,焦急地问了起来:“那个,47哥哥,到底行不行啊?要是盗不了,别让我等着啊,我也好想别的办法。”

    那个叫47的盗号高手,猥琐地笑了两声:“小妹妹,你也不看看无卡登录是什么难度,再说了……零点那张账号卡,比别的剑战的账号卡还多点小麻烦,所以,你越催我就越慢啊!”

    “多点小麻烦?”沙棘公主就不理解了,“什么叫多点小麻烦?账号卡还有什么分别?”

    “靠,当然有分别!就连加密方式都不一样啊……”代号47的盗号者叹了口气,“比如你们公会每个服务器的会长用的账号卡,或者是剑战周年礼盒里的账号卡,加密方式都不一样……”

    “可是,他怎么会用那么好的账号卡?”

    “你问我,我问谁去……”

    “剑战的账号卡,到底有多少加密方式?”沙棘公主急了。

    “不多,二十几种吧。”

    “那你现在搞清楚了几种……”沙棘公主追问道。

    “已经二十种了,再给我两三天的时间,肯定就可以把账号卡复制出来!但是,不要再打电话来,我破解技术难题需要安静,绝对的安静!”

    “那好吧……”沙棘公主得到了具体的时间承诺,自然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沙棘公主捏着手指,一脸怨毒地看着自己的屏幕……零点,就让你再多活两天吧!

    ……时钟指向中午十二点,陈彬正在收拾沙盘,永夜帮小雅去厨房端菜去了。

    只听分针和时针咔哒一响,蓝白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那个电话是专用的——网吧前台打来的……时间刚刚好,这个时候电话响,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事了。

    蓝白接起电话,一拍手就笑着叫了起来:“看吧,我说他会准时吧!人家是什么人?说十二点就是十二点,一秒钟都不会错的,小雅你还说要等他到了才做菜,知道不用了吧。”

    厨房那边,马上就传来小雅的一声笑声:“知道啦,你全是对的,还不行吗?”

    蓝白哈哈一笑,接了电话交代了两声就下楼去了……看到前台旁边的沙发的时候,蓝白忍不住脑子转了转,以后这沙发估计可以拍卖了。

    最近,不是流行拍卖名人用过的手纸什么的吗?

    以后等九尾狐重新拿了冠军,就告诉他们,他这沙发可是接待了一个个九尾狐的职业选手的地方!

    当然,除了一个永夜……永夜是个意外——他不是被接待上去的,他是被绑架上去的。

    蓝白走近沙发,看到的是一个黑色短发,戴着厚厚的眼镜的男生,他穿的格子短袖t恤和米色长裤,脚上是一双干净的白色帆布鞋,身材略微显得瘦小,个子大概只有一米七左右,正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局促不安地看地板。

    “来了?路上很累吧……”蓝白走过去,笑着轻轻叫了一声。

    “啊!”徒手拆机甲噌地一下就站起来,赶紧道,“我是……我是机……机……”

    “嗯嗯,你好。”蓝白当然知道他是谁。

    “咳,我……那个,徒……徒……”徒手拆机甲又想说机甲,想了想觉得不礼貌,想介绍自己的真实姓名,然后,脑子一乱竟然没想起来他叫什么……“我们都在上面,上去先吃饭再说吧。”蓝白是了解机甲的,以他慢热的姓子,上去坐一会儿聊一会儿,尝尝小雅的厨艺,再顺便见识一下陈彬的节艹,估计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了。

    一头冷汗的徒手拆机甲,还沉浸在说什么错什么的悲剧中……本来准备好了台词,一见着蓝白就全忘了——还真是留下了一个最糟糕的第一印象。

    不过,已经错了那也没办法了,他只能脑袋晕乎地,跟着蓝白上了楼。

    “咳,”靠近前台的一个网管,眼皮子跳了跳,朝旁边的收银小妹道,“我们老大接上去的什么人啊?一会儿叽叽,一会儿兔兔的……”

    “不知道,卖萌吧!”收银小妹捂着嘴偷笑道。

    到达蓝帆船网吧之前,徒手拆机甲想过很多次,见到剑战第一主神陈彬,会是什么景象,他还怕认不出陈彬,特意找了很多以前的各种开幕式、采访出来,记清楚陈彬长什么样,免得认错人了就尴尬了。

    徒手拆机甲不喜欢出错,尤其是害怕自己做错事,说错话。

    可是,推开二楼尽头的那扇门,机甲差点以为自己完全来错了地方……哐当一声,一个键盘就摔落在地上了。

    扯出来的线差点绊倒了永夜,而永夜还在叫着:“小雅说让我先放冰箱的,你不能偷吃……”

    徒手拆机甲当然不认识永夜,但是他知道在蓝帆船网吧的雄姓生物只有三只,不是陈彬,不是蓝白,那他自然就是永夜妖月了!

    可是,这这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徒手拆机甲瞪着眼睛,顺着永夜追抢的方向再看过去。

    训练室和餐厅之间的地方,一个跟邪恶的狐狸似的叼着一只大大的烤鹅腿的人站在那里,绕着大桌子犀利的走位、从容的闪避,机甲仿佛能看到永夜手上,一个接一个的“未命中”大字冒出来……然后,徒手拆机甲怔怔地揉了揉眼睛……那个笑眯眯地叼着烤鹅腿的人,看上去还真眼熟——不就是他找出各种报纸和采访,看过动态、静态,只想见面的时候不认错人的陈彬大神吗?

    眼睛、鼻子、眉毛、身材、肤色、穿衣习惯……徒手拆机甲仿佛电子仪器一般,找出各种数据对比了一遍,确定了那个人有99.9%的可能就是陈彬!

    可是,完全不应该啊……见到大神怎么会是这种感觉——头有点晕,不,是很晕,不不,是非常非常的晕。

    徒手拆机甲当即就三观短路,下限跳闸,处于了晕倒的边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