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45章 沙棘公主的大杀器

第445章 沙棘公主的大杀器

    沙棘公主还真不是解恨的,她确实已经沿着她的伟大构想,走了一大半了!

    以前的盗号生涯,让她明白了弱者的战争该怎么打,现在干不过零点,她自然有她的方法……

    那就是,盗号!

    干净利落,一劳永逸。

    以后再看零点怎么蹦跶?

    只要复制了零点的账号卡,到时候要怎么整他就怎么整他了!

    花了足足一天的时间,沙棘公主辗转从她很久之前的朋友那里,求得了一个号码。

    一个顶级盗号者的联系方式!

    代号,47!

    好吧,很有远古纪念意义的代号……

    沙棘公主以前就知道这个人——绝对的高手,绝对的给力,绝对的靠谱靠谱加靠谱!

    不过,因为做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盗号这个圈子的高手们,并不太喜欢出名。

    所以……沙棘公主拿到他的号码,可真不容易!

    但是,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拿到了!

    拿到了,零点还有活路吗?

    沙棘公主攥着手心里的纸条,连手指都在颤抖。

    曾经,她跟那个代号47的盗号者,也有过几次交集,打电话过去应该不难介绍她自己是谁。

    再加上,她现在今非昔比了!

    哪怕没有以前的交情,她直接介绍自己是荆棘鸟公会云雾城服务器的会长,相信对方也不会挂电话。

    所以,她开心地给零点发了个消息过去之后。就开始思考,她该怎么打这个电话。

    应该怎么说呢?

    直接要他盗号肯定是不成的……

    首先要套近乎。发照片,开视频勾搭。再找准机会撒撒娇,最后给订金,再谈妥事成之后的报酬,必须要这个过程!

    不过,沙棘公主心急啊。

    如果要走完这个过程,少说也得一个星期,再让他盗取零点的账号,恐怕又得好几天的时间……

    一天没有盗取零点的账号,她就一天睡不安稳。

    所以。肯定不能拖那么久……

    沙棘公主攥着记下号码的纸条,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荆棘鸟公会其他服务器的会长看到了,也只是互相看一眼,捂着嘴偷笑一下,并没有说什么。

    一方面他们是已经习惯了他们新区会长时不时的奇怪举动,另一方面则是沙棘公主在云雾城服务器里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大大失误——至少作为一个新手来说,已经算是失误很少了。

    但是,更重要的却是。沙棘公主的后台……

    沙棘公主除了跟公会会长及公会很多人都是旧识之外,她更是那位被媒体誉为“即将点亮荆棘鸟未来十年”的新战队队长——枞茨葑神的亲姐姐!

    即将点亮荆棘鸟未来十年!

    多大的一顶帽子!

    荆棘鸟战队,目前把年仅十六岁的枞茨葑神,可谓是当爷爷供起来了。

    对于枞茨葑神本人。荆棘鸟上上下下都是服气的,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不管怎么撒娇任性发脾气。都完全可以被容忍,而且。他确实给战队带来了改变,带来了活生生的成绩!

    但是。沙棘公主她做了什么?

    除了靠着弟弟这颗大树乘凉,她做了些什么,当然,还有传言说,她还是荆棘鸟公会会长的前女友。

    基于各种复杂的关系,以及沙棘公主的性格,荆棘鸟战队下属公会的各位会长们,还是决定无视她来回踱步的诡异举动……

    沙棘公主自认为在公会里,身份地位是不一样的,所以,她也没有顾得上其他会长们的目光,而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

    等,肯定是不能等。

    零点给她的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盗了零点的账号,就当是为服务器除害了!

    沙棘公主手心一紧,再不来回踱步,而是急速冲出了办公室。

    另外几个服务器的会长,都面面相觑:“她又想干什么……”

    “咳,看她的脸色,应该要做的不是什么好事,希望不要牵扯到我们吧。”

    “要不要问问会长?说不定她是在云雾城遇到什么麻烦了,听说那个服务器乱得很。”

    “我们还是别管了,她可是大人物!需要我们去帮她?自己好好做事吧。”

    沙棘公主离开之后,荆棘鸟公会各服会长也就是说了两三句。

    如果他们知道,沙棘公主要做一件什么事,估计他们全都坐不住了……

    盗号!一个战队下属公会的会长,找人去盗号!

    可惜,他们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仍然平静地继续着手头的工作,对沙棘公主的行为,他们不但不清楚,而且,一点也不想去关心!

    ……

    沙棘公主一离开战队基地,马上就回家了,回到家她立刻关上门,打开电脑,找出自己的照片,一张一张地就往那个代号47的盗号高手手机上发过去。

    照片里的沙棘公主还是三年前的模样,那个时候她刚刚上大学,不过17岁的花季,正是清纯可人的时候,也不涂脂抹粉,就是一股丽质天成的气息跃然而出。

    沙棘公主把照片发过去了之后,马上跟上了一条短信:“求救!”

    一些楚楚可怜的照片,加上一句求救短信,能打起任何一个技术死宅的满腔鸡血!

    果然,没有等沙棘公主打电话过去,那边就直接一个电话过来了。

    “你是……沙棘?出什么事了?嘿嘿,我有森抹(什么)可以帮你的?”那个代号47的盗号高手,声音无比的猥琐,听得沙棘公主浑身直发毛。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他声音是否猥琐时候了……

    没想到,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47竟然还记得她!

    更重要的是。记得她是个美女!

    管他声音好不好听,只需要他能盗号就行了。他认识她,并且主动愿意开口帮她,这是谈判的最佳开头!

    “救救我吧,47哥!我真的已经快被人杀疯了!”沙棘公主忍着那难听的声音,抽泣地道,“呜呜,47哥,我这次真的是被人欺负惨了……”

    “那也是,这么多年没联系了。你还是一样漂亮啊。”47嘿嘿干笑着道。

    “我知道47哥有能耐,求你,帮帮我吧,只有你能帮我了……”沙棘公主一口一个哥叫得无比欢脱。

    “你这些年怎么样?”47问道。

    “挺好的,我已经做了剑战荆棘鸟公会云雾城服务器的会长。”沙棘公主一点也没觉得,她是乘了那个天才弟弟的阴凉,“不多说了,我要盗号,盗我仇家的账号!”

    “哦?你要盗号?”

    “对!呜呜。出多少钱我都愿意!你开价吧,别开太狠就行。”

    “……”那边的47一听,有美女投怀送抱,而且还有钱拿?他盗号这么多年。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谁出钱让他给盗号不是盗?

    虽然定向盗号比无意识撒网要难很多,不过,对于他这种真正的高手。撒网式的盗号,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心理需求了。

    不过。有一个问题……

    “你说,你要盗号的那个人。在剑战的云雾城服务器?”47问道。

    “嗯,他叫零点……”沙棘公主哭哭啼啼地道,“如果没有那个该死的零点,我还会更好!”

    “零点?”47虽然也玩剑战,但他已经是天梯高手了,新区的事他是一点也不知道。

    “对!47哥,我知道你最厉害了,只有你能帮我了。”

    “如果是别的游戏还好,但是,剑战是有卡登录的游戏……”47皱着眉头,已经开始思考一些技术细节了。

    “你不行?”沙棘公主有点慌了。

    “行,当然行。”哪个男人会在美女面前说不行?只是,无卡登录的破解,而且还是定向盗号,47也从来没做过,最多也就是六七成的把握。

    “需要多少时间?还有,你要多少钱?开价!”沙棘公主一听他说行,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了。

    “价钱我也不坑你,就按你们服务器在交易网站上最高的一个账号交易价格,乘以两百五十倍,行规,我不多要你一分。”47嘿嘿笑了两声,接着道,“但是,我个人还有点要求……”

    “你说吧。”沙棘公主发照片过去,就是已经有准备了。

    “大美人能不能来……”47的笑声越发的猥琐了……

    “可以,我陪你一晚上。”沙棘公主一咬牙,反正想着能在全服面前让零点声名扫地,背地里她什么都愿意做。

    “至少一个星期!”那边提出了最终的报价,“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当没过这个电话吧!”

    沙棘公主能愿意吗?对她来说一晚上和一个星期有什么区别?

    当即,她就答应了下来。

    那边也不拖泥带水了,马上就挂了电话去研究技术细节了,再怎么说那也是无卡登录的定向盗号,考验真才实学的时候到了!

    沙棘公主挂了电话之后,眉眼彻底就松开了……

    如果说之前还有担忧,得到了47的承诺之后,她彻底就一点担忧都没有了。

    于是,零点的小窗里,第三次接到了同一句话:“零点,你死定了。”

    永夜啪的就拍了一下桌子。

    有完没完啊?

    还一遍一遍地说死定了……

    不能杀人就想着把人晦气死吗?

    但是,陈彬这一次却没有马上切走,而是盯着沙棘公主的狂笑表情看了很久。

    一次两次的重复,还可以不放在心上……

    但如果第三次第四次,而且还来得这么有节奏,那就只能说明,沙棘公主恐怕是有行动了。

    如此有节奏的重复威胁,当然值得警觉一下!

    可是……

    陈彬抓了抓脑袋——他根本就没有警觉这个技能,该怎么办呢……

    如果说以前每次陈彬都能预判,沙棘公主或者平步青云或者别的什么人,会采取什么反应,那么这一次他就一点都想不出来了。

    预判,也是需要基于信息的!

    陈彬对沙棘公主没有什么了解,也懒得去了解。

    那么,只有一种人,才不需要信息就可以预判……

    陈彬给生的荒唐去了条消息:“荒唐啊,最近没事的时候,多去看两眼沙棘公主。”

    生的荒唐淡定地打了个嗯字过来,然后才问:“你看上她了?”

    陈彬笑眯眯地打出摇头的表情:“不,她看上去我了。”

    “由恨生爱?”生的荒唐问道。

    “大概是由恨生恨!说不定,明天她就带上十几二十个穿黑衣戴墨镜的彪形大汉,来真人pk我了……”陈彬笑着回答。

    “哦……”生的荒唐若无其事地回给了他了一句,“那你收拾行李,赶紧逃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