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44章 战队下属公会

第444章 战队下属公会

    三套阵容里,到时候具体要哪一套,再调整哪一套,都要根据到时候红巢的阵容来做出选择和改变。

    除了战术层面的安排,还有生活起居、游戏公会等很多安排。

    毕竟,ces夏季联赛期间,陈彬和蓝白他们都将离开网吧,登陆游戏的时间也会大幅度减少,所以,需要交代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陈彬给永夜和小苍讲解新地图,蓝白就去找坏女子了。

    九尾狐马上就要建队,而跟着九尾狐公会从一个粉丝公会走过来的坏女子他们,完全有资格知道,整个公会未来的走向是什么样的……

    以及,六月底他们准备干什么!

    蓝白建了一个小队,队伍没有满,只有他、副会长坏女子、pve一团团长乖呀怪、pvp一团团长骑狼的羊羊,以及公会商人——剑战小商人,一共五个人。

    剑战小商人还沉浸在刚才刚完成的一笔交易上:“……哈哈,不过是从步云到荆棘鸟倒个手,净赚了三块五级精炼石……”

    九尾狐的公会商人有眼光,有一个好的公会商人,可以说是公会支持的重中之重,九尾狐的公会仓库里,装备和材料都是满满当当的,如果只是靠陈彬他们往里面扔,绝对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陈彬他们扔进去的装备和材料,最多只是提供了一个基础,不让剑战小商人这个巧妇着无米之炊。

    而服务器里不断产生的交易和流通,才是九尾狐的公会仓库能如此丰满的根源。

    如果是以往。其他几个人都要多问两句的,但是。今天除了骑狼的羊羊问了一声剑战小商人怎么做的,坏女子和乖呀怪都没有说话。

    剑战小商人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一瞬间的不对劲,就让他意识到了:“会长……今天把我们召集到一起,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

    蓝白发出了一个点头的表情。

    坏女子接着道:“看你这么严肃的样子,应该是……九尾狐建立战队的事吧?”

    骑狼的羊羊一下子惊得就摔了杯子,连着刷出了一排感叹号!

    九尾狐不会止步于游戏公会……

    这件事其实在公会资料库建立的时候,坏女子就已经心里有数了,所以蓝白还没有提,她就能猜出是什么事,而剑战小商人虽然不至于完全猜出。但对建队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至于乖呀怪,更是有丰富游戏经验的老手,看九尾狐的发展趋势,就是冲着战队公会去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意外。

    只有骑狼的羊羊,对此没有半分心理准备。

    蓝白在小队频道里,缓慢地对他们道:“我要说的正是这件事。我们九尾狐战队的建队审批,已经交入了流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年夏天战队就会正式成立。公会的提交通道也会开启……”

    坏女子他们都没有插话,全部都静静地等着蓝白继续往下说。

    “还有一个多星期,我们就要前往ces夏季联赛。参加开幕式的表演赛,而之前加上之后大概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我们……也就是零点小队全员,可能在游戏里的时间都会很少……”

    “放心吧。家里交给我们!”坏女子平时做的大多数都是繁琐而细碎的工作,但在关键时刻,她还是能顶的起事来的,“只是,表演赛……我们这种新战队,能上?”

    “呵呵……”蓝白摇了摇头,没有具体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道,“我们表演赛的对手,是红巢战队。”

    “……”坏女子他们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怪不得安排一场表演赛给新战队,原来是上去给豪门做背景布的!

    蓝白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但是,即使是知道了,也不能怪他们——他们不知道九尾狐战队的配置,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拉一支新战队上台,就是给豪门战队做背景的嘛……

    “那个……账号的问题呢?”乖呀怪毕竟是玩过很多老区的,举手道,“我在老区有两个满级账号,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寄过去!”

    “……”蓝白心里还真的是有点感动了,“不,账号就用我们自己的,50级的账号。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反而是骑狼的羊羊,细腻地猜出了蓝白的话端,“宣布成为战队下属公会以后,虽然会加入很多人,但是,也有很多人会离开!”

    “所以,我们要从现在就开始做准备。”坏女子点头道。

    “九尾狐现在的气氛,就是一个自由洒脱,但如果宣布成为了战队下属公会,很多人必然不会满意……”乖呀怪道。

    “我们可以提前说清楚,给全公会的玩家一个缓冲的过程,那之后,就各凭选择,好聚好散了!”剑战小商人道。

    虽说战队下属公会,一般都有更好的信誉和保障,更完善的公会贡献系统,但是,最好的东西势必是要供给战队的——很多顶尖高手都不愿意呆在这种资源分配集中制的地方。

    而粉丝们留在战队下属公会,不计代价地拿首杀、打各种公会任务、提交各种珍贵材料,除了享受大公会的高福利之外,更是为了支持他们喜欢的战队!

    九尾狐现在有什么?

    好吧,支持零点的人也会有一部分,但很多九尾狐培养出的高手,可能都不会接受战队下属公会的分配方式,飞走一部分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说完了之后,四个人都有点沉默了……

    以后,他们就是九尾狐的公会核心!

    什么是公会核心?

    就是,如果他们愿意。完全有资格入住战队基地,领取战队薪水的一群人!

    虽然四个人里有三个都有心理准备。但是,真正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太突然了一点。

    貌似,他们有好多的事需要做了。

    坏女子忍不住,就回想自己加入九尾狐的那一天……

    那天正是另一个九尾狐解散的一天,是她身为九尾狐粉丝无比灰暗的一天,也是一个神话终结的一天!

    那一天她用一句“加公会,送首杀”为九尾狐拉来了第一批玩家。

    现在,一支新的九尾狐战队,即将扯旗而起。

    而她,会成为新的神话的见证者吗?

    “会长……”坏女子认真地道。“家里真的就交给我们了,能留的人我们会尽力留下,不愿意留下的人,我们也会处理好。所以,你们什么也不用担心!但是,你们一定要加油!你们……不管打不打得过红巢,至少,要对得起九尾狐这三个字!”

    “呵呵,”蓝白同样认真地回应她。“你也不要太妄自菲薄,我们九尾狐……肯定能赢!”

    ……

    坏女子笑了笑,她也不指望新生的九尾狐,还真的能打赢红巢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信心就是好事。

    如果连信心都没有,那还怎么赢?

    只不过。她百思不得其解,一支新建的战队。即使是做背景布,能登上ces夏季联赛开幕式的表演赛舞台。那也是很逆天的事了吧……

    当然,她也没有想得太多,反正,零点他们在云雾城服务器里,逆天的事还做少了?

    哈哈,就让他们家那群祸害,都跑去祸害职业圈吧……

    到时候,一定很有趣!

    坏女子他们接到蓝白的知会之后,知道战队启程在即,而他们的工作,也有条不紊地推进了下去……

    一开始,不可能公告全公会,这个过程必须循序渐进。

    乖呀怪负责pve团,骑狼的羊羊负责pvp团,剑战小商人负责金团和商团,先集中精神把几个主力团搞定,尽量留下更多的人,再下一步才是通告全公会……

    四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累得想扔键盘。

    “嗨,刚我跟一品江山说的时候,他还奇怪地问我,明明是件喜事,怎么叫我们做得就跟猫捉老鼠似的小心翼翼……”乖呀怪自嘲道。

    “仔细一点没错!现在我们九尾狐公会才刚成型,也谈不上什么粉丝忠诚度,所以,我们如果要想成为一支战队的后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坏女子道。

    “不怕。我们九尾狐,从来都是全服最团结的公会!”骑狼的羊羊道。

    “其实……我们做的再多,也只是一时的成果,”坏女子看地很透,“绝对很多人去留的,最关键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

    “嗯,只是这场表演赛,对上红巢,可能不容乐观啊。”四个人都有点关心则乱了,时而高兴,时而忧心。

    坏女子说的没错,一个战队下属公会,未来会怎么样,就不再是由他们这些公会的运作者所决定的了,而是,由战队的成绩决定的!

    无论他们再怎么有才能,战队的成绩不好,恐怕也拦不住人一个个地离开……

    可是,一个战队以豪门的背景布作为开门红,真的能红吗?

    坏女子很担心很担心,她真的没有想过赢的事——想要赢红巢?那不是痴人说梦?

    所以,她只希望能打得精彩,打得好看,最后的结果就算输了,她也可以引导公会的玩家们,竖起大拇指赞上一句——虽败犹荣!

    蓝白早早就下线了,所以并不知道坏女子他们的想法……

    如果知道他家公会的副会长,已经在考虑怎么写话术,为九尾狐输表演赛做准备,他估计一口血都能喷三丈远!

    陈彬给永夜他们讲解完了地图,就要开始训练了,可是,他刚把目光切回屏幕,就看到荆棘鸟公会的会长沙棘公主,发过来一串疯狂的大笑表情,差点让他以为开错了电脑,开到了小雅的电脑上某一部恐怖片了。

    沙棘公主还能怎么样?还能真人pk过来弄死他不成?

    陈彬摇了摇头,把私聊往上拉,看到沙棘公主给他留的言:“零点,你这次死定了,真的死定了!我已经把一切都搞定了,你就安心地等死吧!”

    还是重复的消息?

    真是奇怪了,不就是死定了一句话吗,至于翻来覆去的说?说了也不解恨啊!

    夏小雅歪着脑袋,笑得比沙棘公主的表情更灿烂,更阳光:“小彬彬,她这算是死亡预告函吗?”

    陈彬笑眯眯地道:“应该算是吧……”

    “啊喏……”夏小雅咬着食指,歪着头,轻轻唔了一声,灿然笑道,“那,我们报警吧!”

    “噗……咳咳……”永夜再一次地化身了人体喷泉。

    ——————————

    啊喏……果果挥爪爪求月票,抓抓抓,月票快来快来吧,就像毛线团那样满地都是吧,喵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