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42章 零点,你死定了!

第442章 零点,你死定了!

    三厘梅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沙棘公主?还真没被她太放在心上。

    虽然她知道陈彬要捏死沙棘公主,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不过,由她把这事儿接过来,更省心。

    “不然,我把交易记录放上论坛?”三厘梅画当时去问沙棘公主买珠玑的时候,全程截图了,无论是聊天框还是交易框,可都是缀着两个人的名字。

    “你……”沙棘公主当然知道,如果她们的交际记录放出来,意味着什么……

    当时,刚刚从九尾狐拍卖会出来,正为手上的珠玑是毁掉还是留下犹豫不决的沙棘公主,对零点可谓是一肚子的怨气,三厘梅画提出跟她交易的时候,她狮子大开口提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条件,最后讨价还价,却还是成交了。

    但是,她们的聊天记录了,三厘梅画可是提醒过沙棘公主的——零点自己并没有说过那把棍子是用珠玑打造的,一句都没有说过!

    沙棘公主却没有在意,仍然把珠玑卖给了三厘梅画,并且从三厘梅画那里要走了几万金……

    银两对于职业战队来说,确实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因为战队需要的东西,用银两是换不到的。

    三厘梅画随手扔给了沙棘公主之后,要都没问陈彬去要。

    可是,几万金的银两,可以买到多少紫色装备?

    若是明面摆出来,所有玩家都不会认为沙棘公主这是被骗——她分明就是大捞了一笔!

    更何况……

    三厘梅画提醒过她没有?完全提醒过!

    沙棘公主能算得清楚,她之所以要拿珠玑威胁零点。就是为了得到他那双暗橙跑鞋,更是为了享受威胁零点的感觉。如果能让零点对荆棘鸟道歉,为他杀了荆棘鸟180/180的举动低头……

    那才是物所有值!

    只要没有用那一枚最多价值几千金的珠玑。换到她想要的那些,那就都是被骗!

    反正,一切都是零点的错——他凭什么反抗?凭什么拿出一把棍子混淆她的判断?他就该乖乖被她威胁,低头认错交出暗橙跑鞋才对……

    世界频道上的玩家,都等着沙棘公主继续说下去。

    可是,等了半天沙棘公主除了继续摆出可怜的姿态,硬是就没有答应三厘梅画公布交易过程的要求。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世界频道上玩家马上就懒得理她了。

    现在全服玩家都用着零点发在论坛的那份55级军营副本,1号boss银波妖刀的攻略,正是他们对零点的信任处于峰值的时候……

    再加上出来逼问沙棘公主的。又不是零点,而是另一个妹子。

    沙棘公主还想要闹下去,就必须拿出被骗了的真凭实据来——不管怎么说,当时也是她公开表示,她已经把珠玑毁掉了的。

    荆棘鸟的玩家,都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了。

    当时,沙棘公主高调表示毁掉了珠玑的时候,他们荆棘鸟是多么扬眉吐气?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管零点要不要。他们都把东西毁了。

    结果,现在看来整个就是他们会长的一场闹剧,君子项链的出炉,就是打了他们整个荆棘鸟的玩家狠狠一巴掌……

    如果再被爆出他们会长和三厘梅画的交易内幕。比如沙棘公主怎么漫天要价,最后高价成交之类的,那她所谓的被骗。就更加显得苍白无力了。

    荆棘鸟几个公会元老,都意识到了。世界频道的骂战,不能再继续下去。

    必须劝沙棘公主忍了这次……

    以后。有机会再说。

    沙棘公主接到几个公会元老的消息,火气反而更加旺盛:“为什么不是骗我?虽然零点没有亲口说,珠玑已经被使用了,但他在拍卖会上误导了所有人,他也没开口解释……”

    几个公会元老都直抚额——那不然呢?换了他们,怎么做?

    别忘了,双方本来就是敌对公会!

    什么叫做敌对公会?比如沙棘公主威胁零点,就是敌对公会做出的事,没有人会觉得她做错了。

    难道沙棘公主还指望和她敌对的零点,面对她的威胁还保持友善和容忍?

    不过,他们都知道沙棘公主的性子,很多事情她可以做,但别人如果做了就是欺负她!

    所以,几个元老索性也不提零点什么事,顺着沙棘公主的话,骂零点,喷零点,就是让沙棘公主暂时息事宁人。

    现在和零点斗下去,就像他自己说的,谁能给荆棘鸟做主?

    谁做主,也做不到九尾狐的头上去!

    沙棘公主慢慢也明白了这个事实——她弄不死零点。

    所以,她的情绪在几个元老的安抚之下,也慢慢平复了一点……

    撒着娇又威胁了几次退会不管之后,她才在几个元老的再三挽留下,继续留在了公会。

    几个元老也是心力交瘁,如果沙棘公主不是有上层关系,他们才懒得挽留她。

    只不过,现在为了公会的长治久安,还是要尽力地留下她,否则,过不了两天,恐怕沙棘公主假想中的欺负她的对象,就摇身一变变成荆棘鸟公会了!

    几个元老看到沙棘公主没有再在世界频道上说话,而世界频道也没有再关注沙棘公主和荆棘鸟了,也都松了一口气。

    还好,事情没有酿成太大的后果。

    然后,他们都又安慰了沙棘公主几句,就关了小窗。

    沙棘公主静下来了。

    想了很久……

    虽然没有再发世界频道,但是,她不信。她就没有能对付零点的办法。

    作为一个盗号者出身的人,一个耀武扬威习惯了的人。一个以威胁人为乐趣的人……

    沙棘公主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

    不讨好她的人,全部都该死!!

    想到这里。沙棘公主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顺着这个人,她就想到了一种解决方法。

    然后,她的心情马上就愉悦了起来。

    没错,游戏里她是弄不死零点……

    如果带着公会去打零点杀零点,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荆棘鸟惨败而归,这种基本的判断力,她还是有的。

    可是,游戏之外呢?

    对对对……

    游戏之外!

    沙棘公主高兴之余。又非常后悔,自己怎么没早点把目光,放在游戏之外去?

    游戏里,尤其是云雾城服务器里,现在是零点的主场!

    自己是加了两勺糖的傻瓜,才会傻到在敌人的主场跟他战……

    “哼哼,零点,是吗?”沙棘公主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不就是一个在游戏里耀武扬威的蠢货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哼哼。死定了,这次你真的死定了,零点,哈哈哈。等着吧!”

    最后一句话,她直接就打给了零点……

    零点,你死定了!

    沙棘公主万分确定。打死零点都想不到,她会怎么对付他!

    不肯低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是吗?

    那接下来的一切,就是他自找的。

    即使零点以后再哭着喊着求她原谅。她也连低头的机会,都不会再给他!

    沙棘公主拿起了手机,翻出一个很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打了过去。

    ……

    陈彬收到了沙棘公主最后的那条威胁,不过,在他九年的剑战生涯中,不管是职业圈还是游戏里,对他说死定了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现在不也照样活蹦乱跳的?

    不仅仅是陈彬,蓝白他们也都没把沙棘公主再放在心上。

    君子项链出炉,整个九尾狐公会的任务经验都会被提高,等公会玩家的等级提高之后,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军营副本只有九尾狐的玩家下不了,但是出产大量签字紫装的pvp副本白虎堂等等,九尾狐带着等级优势,还是能打一打的。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备战ces开幕式的表演赛了。

    “叶骄阳那边,应该不会故意放水吧?”蓝白的手指敲着手上开幕式的注意事项,朝陈彬问道,“虽然是表演,但是请演员的话,那也就没什么意思了,那些投资人也不是没长眼睛的。”

    “你就放心吧,我打电话过去嘲讽过叶骄阳了……”

    “叶骄阳已经百毒不侵了,能保证嘲讽一下就让他全力以赴?”蓝白眼睛很纯洁地看向窗外,“那个完全没有竞技精神的货色,让他认真打场比赛恐怕比让他表演还难。”

    “能的。”陈彬太了解叶骄阳了,只有让他感兴趣了,有好奇心了,心里像猫抓一样了,他才会真的重视一场比赛,而他完全做到了。

    叶骄阳的好奇心,总有一天要害死他!

    现在,不知道九尾狐哪里去找三个人打3v3的叶骄阳,恐怕满世界在打探消息。

    到时候,还愁他不全力以赴?

    开幕式上那一场比赛,陈彬有信心把它玩成剑战有史以来最经典的表演赛!

    “那开始准备一下吧,”蓝白道,“我们要打的表演赛,都是cs赛制,虽然不是5v5,但用的还是5v5的标准大图,规则跟以往没什么改变——开场1v1拼普通攻击,赢的一方选地图,表演赛只打满半场,一共十五局……”

    “嗯,”陈彬拿了蓝白手上的彩色册子,“今年的cs赛制比赛,全部加了新地图?”

    “dota赛制跟kof赛制也加了……”蓝白又拿了个u盘给他,“反正剑战职业比赛,总共就三种赛制,我干脆就问king把所有新地图都要过来了,你先看看吧。”

    “好。”陈彬笑眯眯得点头接过了u盘,当然,也只能是看看而已,最新的比赛用图只有专门的训练服务器里有,天梯上都没有的,他们现在没有建队,自然也没有进入训练服务器的资格,根本接触不到新地图。

    “说起来,打3v3的三个人,你选好了吗?”蓝白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

    呜呜,挥爪爪,求票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