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41章 谁能给你做主?

第441章 谁能给你做主?

    沙棘公主在云雾城服务器里,才是第一次做公会会长,她也是后来才知道,无论是哪个服务器,很少有公会会长把威胁这种事,做上台面来,还闹得服务器人尽皆知的。

    就说零点之前需要集齐一套藏宝图,开启长平古战场的时候,平步青云第一反应也是拿他必须要的那一张图去跟他做交易,但是,别说是外面了,步云公会内部知道他想干什么的人都不算多,最多只是能猜到他的意图。

    哪像沙棘公主这么彪悍,拿着绝对唯一的【珠:礼】,站在九尾狐的名品拍卖会上,直接承认她就是威胁零点,如果零点不向她低头,她就毁掉它。

    不过,沙棘公主一点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盗号出身的她,已经用威胁的手段,得到了无数次的好结果……

    以前在别的游戏里,那么多次,整个副本团的人看着她一个人,想杀了她又如何?反正也拿她没有任何办法,最后只能乖乖给钱,让她不要分解被盗号者的装备。

    所以,她当时笃定了,零点也一样会低头的。

    不仅仅是她,当时几乎是所有人都以为,零点面对绝对唯一的珠玑,绝对会对沙棘公主予取予求!

    可是,一把造型奇怪的武器,被发到附近频道。

    沙棘公主到现在还忘不了那个时候的噩梦……

    什么是笑柄?

    那个时候,她就在零点面前,成为了九尾狐名品拍卖会会场,最大的笑柄!

    因为,那把武器看上去,就是用珠玑打造出来的。

    就是说,零点已经把珠玑使用了——她手上的珠玑,再也没有合成君子项链的价值!

    所有人,包括沙棘公主在内,都是那么认为的,零点拿珠玑做了其他材料,失败地做出了一把属性很糟糕的武器。

    就是基于这种认知,沙棘公主才会把手上绝对唯一的珠玑,几乎没怎么谈价,就卖给了三厘梅画。

    结果,多久之前的事,现在怎么又被翻出来重提了?

    沙棘公主面对不停弹来的小窗,不停发来的私聊,以及所有小窗和私聊里弹来的同一句话,一开始是困惑,接着就是大脑空白,最后就是抓着头发掀桌子砸键盘了。

    君子项链!

    没错,君子项链出炉了!!

    剑战九年来,从来没有哪些服务器合成成功过的君子项链,成功地在九尾狐的人手上被合成了。

    沙棘公主怎么能不抓狂?

    沙棘公主切断所有小窗,无视所有私聊小窗里的消息,可是公会频道的消息,还在不断的弹出……

    “那个,会长啊,你知道君子项链合成了的事吗?缺少了一个珠玑怎么合成的?”

    “公主,你真的把那个珠玑毁掉了吗?其实没有吧!”

    “会长!会长!!零点他为什么会合成了君子项链,他不是缺材料吗?”

    “别问啦!”沙棘公主在公会频道里刷了一排怒火的表情,“你们来问人家,人家又去问谁啊?”

    所有人都来问她,她又能知道什么?

    君子项链这件事上,她也是受害者——当然,现在她已经完全忘了她是怎么享受,那种威胁零点的快感。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受害者,一个柔弱可怜的,被邪恶的大魔王欺骗的无辜少女!

    每一个受害者的第一反应,绝对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去找人理论……

    沙棘公主真的就去了,而且,去得理直气壮!

    ……

    陈彬把君子项链佩戴在了零点身上,切出的是“独善其身”的状态,并且开的是任务经验加成的那个光环,“亨”字光环。

    独善其身的四个光环,三个都是只针对个人的,仅有的一个“亨”字,也只有九尾狐公会的玩家,靠近零点的时候才能享受,除此之外,哪怕是跟零点亲密度再高,或者组队成为队友,也都没有办法享受任务经验加成的光环。

    系统还是挺小心眼的,一点也不让别人得到好处。

    蓝白回到自己的电脑上,看到黑夜行的状态栏出现了一个“亨”字,描述效果是,完成任何任务获得阅历值加成12,越靠近本公会“零点”则阅历值加成越高,上限15。

    “靠,我都已经离你三个地图了……”蓝白没想到这套个人技能的光环里,唯一的一个对全公会有效的光环,还真的有这么大的覆盖范围。

    “我看看,”永夜是最靠近零点的,“我跟零点大神一个地图,满格的15加成啊!”

    “要不,找个人去地图边缘,看看能是什么情况?”小雅建议道。

    “可以!”苍天冥神直接就转头回自己的电脑上,开始找车夫传送、并且跑地图了。

    陈彬等着小苍的实验结果,低头看了看左下角,一条紫色的私聊消息就刷了过来。

    再然后,各种纯爷们都骂不出来的难听的话,全部给他刷了出来,而刷在这些消息之前的名字,就是沙棘公主。

    陈彬晒然一笑,没有回复她。

    倒不是他真的好修养,被骂到头上来了,还能气定神闲。

    作为一个打过无数次嘲讽战的职业选手,如果他要开口,让沙棘公主从楼上跳下去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是,何必浪费时间?

    另一边他还开着三厘梅画的小窗,那边在问了,对不过一个多星期之后的开幕式表演赛,他有没有什么计划,有没有什么战术构想?

    看得出来,三厘梅画很心虚,虽然君子项链效果不错,她一直在问陈彬要感谢,但她一直都没忘记,为了这条君子项链,耽误了九尾狐备战表演赛的重要时间。

    于是,陈彬也不客气,笑呵呵地就拿了三厘梅画来一起商量……

    三厘梅画为了弥补心里的那点儿小小的不舒服,提出的建议倒是一个比一个卖力,一个比一个靠谱。

    沙棘公主已经骂完一轮技能了,没有得到零点丝毫的回应,自然不会再来第二轮……

    很好,既然零点不理私聊,她就上世界骂去!

    就让全服的玩家都好好看看,零点是怎么欺负、欺凌、欺骗一个可怜无辜的妹子的!

    十分钟之后,前往地图边缘的小苍,回报了消息:“我现在在鼓浪屿地图,亨字状态的加成没有消失,6的加成效果……”

    陈彬点了点头:“嗯,因为我是在世界地图靠中间的成都府,等我和你拉开距离看看。”

    君子项链的这个“亨”字是以零点自身为圆心的,如果他在世界地图的边缘,恐怕光环就不能覆盖全世界了……

    陈彬一边操作零点跑地图,一边也没有停下跟三厘梅画商量战术。

    虽然三厘梅画对剑战不了解,但就是因为她的不了解,所以才能跳脱出剑战的比赛模式,提出一些让陈彬耳目一新的建议。

    可惜,愉快的跑地图加战术商议,一下就被世界频道沙棘公主的消息给打断了……

    “零点,你不回人家的消息是心虚是不是?你伙同三厘梅画骗人家手上的珠玑的事,别以为就这么完了!!”

    “……”世界频道上全都炸开了锅,他们还在纳闷呢,没有沙棘公主手上那个绝对唯一的字,怎么能合成君子项链,现在看来正主出没了!

    “沙棘公主,说说怎么回事?你的珠字不是说毁掉了吗?”

    “对啊对啊,求真相!君子项链怎么合成出来的……”

    沙棘公主一条消息发上去,马上就引发了很大的反应,她倒也不怵什么,反正她说的是实话。

    于是,她就一五一十地,把零点在拍卖会上怎么拿一根不知道哪里找的破棍子做幌,欺骗全场玩家,事后让三厘梅画来跟她买珠玑的事,详详细细,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说的虽是实话,可云雾城服务器,经历了多少次零点信任危机?

    不说太远的,就说最近的虚假攻略事件,就让整个服务器汗颜……

    每一次有人跳出来黑零点,最后的结果都是什么?

    所以,沙棘公主说的大实话,竟然没有得到太大的响应……

    沙棘公主真的愤怒了,她啪啪啪就在荆棘鸟公会频道敲出一句:“都是死人?”

    荆棘鸟公会的玩家,这才一下会过意来,赶紧上世界频道帮腔。

    “零点,你个大骗子!连妹子的东西也骗,你还是不是人啊……”

    “我就看不上你这种,我们剑战里的妹子本来就少,你还要骗她,不得好死啊!”

    “你就不是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活该一辈子打光棍。”

    世界频道上喷零点喷得飞起,一开始还有人同情一下沙棘公主,但慢慢的大多数人也都觉得有点无聊了。

    等他们稍微消停了一点,世界频道才刷出零点的一个笑脸。

    以及他笑脸之后的一句话:“你们指望着,谁来给你们做主?”

    荆棘鸟的玩家,脸色一下就变了,所有的谩骂戛然而止。

    世界频道上其他玩家,都打出了各种省略号、感叹号之类的符号。

    沙棘公主把自己被骗的事闹上世界,无非就是泄愤……

    还能怎么样?

    别说现在还有很多玩家并不认同她,就算全服的玩家都同情她,可怜她,又能怎么样?

    零点问了,谁给她做主?

    云雾城服务器里,还谁有那个胆量,还有那个管闲事的心思,给她去做主?

    游戏的世界就是实力至上,恨零点恨得牙痒痒,没有实力也扯不下他一根头发……

    但是,几个大公会的会长还是摇头了。

    如果零点这话是对一个男玩家说的,看在之前沙棘公主嚣张地逼他低头,交出暗橙跑鞋的事情上,大多数人可能也就站在零点一边了……

    坏就坏在了,沙棘公主是个妹子!

    绝大多数男玩家只会觉得,妹子嚣张了任性了,都是可以被原谅的,但零点就因为这个从她手上骗取绝对唯一的珠玑,肯定说不过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三厘梅画的一条消息,从世界频道刷了出来:“什么叫骗你?恐怕只有跪下求你,才不算骗你吧?你既然说实话,那不如说清楚,你说要毁弃的珠玑,卖给我卖了多少价钱?”

    世界频道一下又哗然了……

    什么?难道不是被骗走的?

    而且,好像还是三厘梅画花了不少的代价,双方暗地里达成的交易?

    沙棘公主的脸色,以及全荆棘鸟公会的玩家脸色,一瞬间都彷如死灰。

    ——————————

    果果写这章写一半,脑子一抽就跑去先写下面一章去了,于是,大家都懂的!话说月票从分类第三掉到分类第五了哦,对手指…….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