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88章 让我撞死,谁也别拦

第388章 让我撞死,谁也别拦

    平步青云忙到一点半,才把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事情处理完,回到酒店的房间里,差点以为自己进错了房间。

    房间里,罗棋、文素问,以及步云战队全员,都聚集在一块儿说笑聊天……

    如果不是看到站在周围的,还有几个服务器的会长,平步青云绝对马上说一声对不起就走了。

    气氛有点不太对……

    平日里一身黑色队服的文素问,竟然穿了一身白色长裙,坐在椅子上,上下打量着平步青云。

    “那……那个,”平步青云赶紧道,“我是平步青云,我……在基地负责公会那一块的,那个,我的房间……”

    “噗嗤……我知道的,我们战队的公会负责人!”文素问一下就笑了出来,“好可爱哦,呆萌呆萌的。”

    “……”平步青云脚底一股幸福一股郁闷的气结就交错着直冲头顶了。

    文素问确定,形容词锁定的是他?

    一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而不是谁带进来的什么小动物?

    眼看文素问捂着嘴笑,罗棋也跟着招呼了一句:“青云你坐下再说,文队特意过来跟你核对明天的行程的。”

    “啊,是,那个,行程……”平步青云赶紧翻背包找行程表。

    “噗,”文素问又笑了出来,“真的好可爱,怪不得傻傻地去跟陈……唔,零点较劲。”

    房间里各个公会会长都没听出文素问漏嘴了的个陈字,但平步青云却太阳穴一突突。

    文素问知道了?

    罗棋居然把这事儿告诉文素问了?

    那……九尾狐来的那两个小混蛋……

    平步青云的目光顿时就转向苏浩天和沈醉歌。看到他们躲躲闪闪的目光,就觉得脊背发凉。

    出身九尾狐的这两个小混蛋。一天都不消停的,如果说陈彬是大魔头,这两个就是小魔头!

    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一个战队十人大名单的人全聚集在这里,两个小混蛋应该没那么好意思,直接对付他吧!

    “行程什么的也不急,”文素问接过平步青云递过来的行程表,看了两眼道,“我们就是过来跟你说声谢谢的。辛苦你了。”

    “不。不辛苦!”平步青云忙道,“我又不是没拿工资,都是应该做的罢了!”

    “星期天晚上,等主题周末的活动做完了,我们战队准备出去唱歌,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好不好?”文素问邀请道。

    “当然好啊!”平步青云受宠若惊地简直要飞起来了。

    文素问也没什么太多的话。毕竟平时两个人都没说过什么,一下子也找不出太多话来说,只能聊了一会游戏……

    天色也不早了,步云战队属于女选手很少的战队,总共就文素问一个女选手,半夜和一群男生在卧室里聊天。影响也不好,所以只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几个服务器的公会会长,倒是留了下来,看着平步青云一脸羡慕:“老大,傻了吧!女神邀请去唱歌了哦!”

    平步青云心里已经兴奋得不行了。看着一群会长的目光,只能撇撇嘴:“好了。只是跟战队出去一下而已……红巢战队的夕阳薄暮,进出战队训练室都正常得很!”

    “哦哦哦,真的很正常吗?”几个会长都吹起了口哨。

    “你们也快去休息吧,明天还有的忙!”平步青云赶人了。

    正常?一点也不正常!

    平步青云还在想着苏浩天和沈醉歌躲闪的眼神,明显就是有所图谋!

    可是,今晚他们什么也没干啊……

    难道是明天后天的春游,要想办法找他的麻烦?

    平步青云又开始想多了,仔细思考每一个细节,为自己的人生安全和名节安全,做出一种又一种的考虑。

    不过,考虑到一半,又想起文素问对他的评价了,呆萌呆萌的……

    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然而,又有种挺自豪的感觉。

    至少……呆萌不完全是个贬义词吧?

    平步青云送几个公会会长出门的时候,脑袋里就一直没停转过。

    一会儿文素问,一会儿春游,一会儿唱歌,一会儿小魔王……

    “明天,一定要打起十二分小心!”平步青云想着想着,就说了出来。

    “呃……老大?”几个公会会长刚准备离开,就诧异地回头。

    “哦,没什么……”平步青云笑着摇了摇手,陡然一下,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一抹红色,出现在了楼梯的尽头。

    然后,转身。

    一个白天见过的战队粉丝,举着手上的玩具剑,就朝着他们冲过来。

    平步青云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啊啊啊啊啊……”

    几个公会会长的脸色,顿时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了!

    叫什么啊?

    那粉丝不过才十一二岁的样子……

    就算手上的剑是真剑,也不至于把平步青云吓成这样吧?

    还是说,平步青云脑袋里有什么别的假想敌……

    逍遥谷服务器的会长,赶紧拦下了那孩子,问道:“一点多了,还不睡觉,干什么呢?”

    “我不能睡觉,我要巡逻!”那孩子举着剑威风凛凛地道。

    “巡什么逻?”所有会长的古怪表情都转给了他。

    “有坏人要欺负素问姐姐,我要保护她!”

    “坏人?”一众会长面面相觑。

    “就是这个,我打,我打,我打打打……”那孩子朝着平步青云就戳个不停,平步青云还手也不是,不还手也不是。只能东躲**。

    会长们都已经目瞪口呆了。

    这孩子白天明明很正常的啊,怎么会有夜游症!

    参加这次活动的总共就三百多个低龄粉丝。怎么就这么多的极品呢?

    “呃,那个……他不是坏人!”会长们赶紧阻止。

    “就是,你们跟他一起,你们都是坏人!”那孩子举着剑,朝着他们每个人戳了过去。

    “……”剑战各大服务器的会长们,就在酒店的走廊上,抱头鼠窜了起来……

    平步青云不是要哭了,他是真的已经哭了。

    等会儿睡到正香的时候。会不会还有人敲他的门,告诉他,尿床了!

    平步青云大叫一声:“我不活了!”然后,进门,关门,里面传来让人心惊的轰轰轰的声音。

    各大服务器的会长吓了一跳,赶紧拍门道:“老大。老大!你在干什么?”

    “让我撞一会儿墙,谁特么的也别拦我!!”平步青云隔着门道。

    “别啊,想想文队邀请你去看电影啊,千万别想不开!”几个会长都急了,赶紧派了两个把那孩子抓回房,剩下的都跟着拍门。

    “不是看电影。是唱歌!”平步青云纠正道。

    “还好,还清楚着呢,应该没撞傻,”门口的会长互相道,然后。又拍门道,“好的。唱歌,唱歌……为了跟文队一起唱歌,你也别想不开啊……”

    “我没有想不开!”平步青云撞墙只是随便撞一撞而已。

    “就算没有想不开,撞出了什么伤也不好啊,好多记者都等着采访你,你在镜头前怎么解释啊!”

    “……”平步青云抓墙,他这到底是什么事啊,他为什么觉得自己生活在天堂和地狱的夹缝之中?

    “呃,还在撞,赶快想想记者问起来怎么说吧。”几个公会会长纷纷道。

    “我们就说老大不小心脑袋被门夹住了?”

    “几百年前的理由,哪有人信啊,还是说楼上掉下来块石头给砸的吧!”

    “不行不行,哪有楼上掉块石头还拿脸去接的……”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说文队半夜里虐待他吧,貌似有点少儿不宜。”

    “你们都给我滚!速度滚!!”平步青云对这群兔崽子,真心是调教无能了。

    ……

    陈彬第二天早上,就让徒手拆机甲把精练到+12的【冰火】,属性页发回看一下。

    相对斩、红狼无双剑的【血杀】,徒手拆机甲的【冰火】算是属性更平庸一些的武器了,而精炼+16的属性,显示出来之后,陈彬的手指又无意识地敲上了桌面。

    精炼+16(未点亮):无我诀心法层数+10,一剑三清每剑伤害提升10%。

    作为精炼+16的属性来说,针对某一个技能做出提升是非常少见的,当然,这种少见到底是不是好事,那就因人而异了。

    一剑三清,剑武当45级技能,连续释放三次普通攻击,全部命中则触发清徽状态,此后每一次连续攻击命中则额外造成一倍的伤害,直到连续攻击被打断为止。

    虽说是剑武当的关键技能,但能够用好的人,能够有多少?

    不过,神级武器也都是人用出来的!

    一剑三清的伤害加成看上去很不怎么样,但这把剑如果交给谢唯诗,可能会掀起一阵剑武当技能流的风潮也说不定?

    徒手拆机甲看陈彬要了属性页资料,半天没说话,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啊。我看了很多剑战的剑武当,都是以武器的属性确定自己的杀招,我也应该确定并且开始练习自己的杀招了……”

    陈彬微微一笑:“如果练习一剑三清的释放,以此为杀招的话,要做到的是犀利,拼到极致,甚至不顾一切!”

    徒手拆机甲打了一串省略号。

    陈彬发出一个摇头的表情:“我不是说一剑三清的技能加成不好,也不是说你的技术不好,只是,你们两个不适合。”

    “嗯……”徒手拆机甲沉默了下去。

    一剑三清,是剑武当非常关键的技能,所以,职业赛场上的职业选手们都会用心提防,哪里那么容易被连击?

    而且,就如陈彬所说,这个技能真的是一点也不能退,该打就打,越是对拼伤害越高,徒手拆机甲恰好就不是擅长打对拼的人。

    所以说,【冰火】的精炼+16技能还算可以接受,徒手拆机甲也是很好的选手,可是,他们真的不适合。

    那么,二次打造就要想办法剔除精炼+16的属性,用其他的属性替换。

    但是,【冰火】的精炼+16之前的技能,却非常适合徒手拆机甲……

    想要保留精炼+3到精炼+12的属性,而单独剔除精炼+16的属性,危险性可想而知有多大!

    徒手拆机甲深深吸了口气,用力地咬了咬牙,突然对陈彬道:“如果,如果我坚持练习一剑三清作为自己的杀招呢?我……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