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48章 一夜如梦,难辨今昔

第348章 一夜如梦,难辨今昔

    这个时间还留在蜀山栈道上的十二三个无节操围观党,大多都是闲散高手。

    至于各大公会的会长,早在蓝白打完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毕竟,大公会的会长事情太多,不可能一晚上什么事都不做,就在这里傻傻地看他们打完这三百场。

    以聂彦一点水都不肯放的死脑筋,打完这三百场,绝对是天都亮了!

    虽然人剩下得不多,但附近频道刷出的鼓掌表情,却一点也不少。

    “机甲好样的啊,最后一串连击,打得太提神了!”

    “第三十一场?还是三十二场,没数清楚。机甲,跟我来一盘怎么样?”

    “我来我来,最后那个追击的操作,你怎么做到的……”

    一开始蜀山栈道上的两三百人,就剩下了这么十几个。

    而且,基本都是已经打定了主意,想把这三百场看完的玩家。

    留下来的人,必须要有等级,有装备,有时间,自己能够爬上九老峰,进入蜀山栈道,还能找到观战的安全地点,并且没有各种公会活动的束缚。

    缺少了任何一条的人,现在都已经离开了。

    要么是上不来,要么就是太忙……

    徒手拆机甲脸红了一下:“零点大神,我……我可以跟他们打吗?”

    那十二三个闲散高手,全部愣了一下。

    然后,就都笑了起来:“哈,还要找家长啊……”

    等待聂彦跑地图的这段时间,附近频道互相之间开起了玩笑。

    之前几百个人围在这里的时候,反而还没有这么热闹,反倒是只剩下了十几个人,互相都熟悉了起来。

    十几个人既然能在蜀山栈道上找到一席之地,都是实力还不错的玩家。

    互相一轮插旗,打闹得不亦乐乎。

    但是,他们打架肯定也不至于像徒手拆机甲他们那样,能够直接在栈道上各种走位、瞬移甚至空中走位……

    一般都是找悬崖上一块最大的石头,就在一个小范围里PK。

    留下来的反正都是没什么公会束缚,实力又还不错的玩家,打得高兴了,连零点都给叫上了:“机甲不打啊,要不零点大神来打?求战!”

    “呵,我没问题啊……”陈彬笑眯眯地道。

    “天哪,我看错了吧,零点大神你真的是自己在操作吗?不是表弟之类的吧!”一群玩家没想到零点真的会回应,顿时都跟着起哄了。

    零点在云雾城服务器,长期处于被妖魔化的边缘,他们总觉得,这样的高手肯定挺高贵冷艳的,哪有那么容易,答应随便一个路人的求战?

    结果,零点还真的就无所谓地答应了。

    不过,下一秒零点马上又刷出了问题:“求战可以,先说好,输了怎么办?”

    “做牛做马,任大神拆迁?”几个玩家纷纷道。

    “拆迁……你也太血腥了吧!”一串捶地的表情从附近频道发了出来。

    “哈,他的意思应该是任大神差遣,不过大神要你有什么用,又不是妹纸!”

    “我不是妹子,但我也能洗衣做饭剪草坪,开车翻译修电脑,不要藐视我好不好……”

    蜀山栈道上的十几个玩家,一下子就抛弃了还在苦逼地跑地图的聂彦,欢脱地互相刷了个狂欢的节奏。

    好几个人都拍着桌子狂笑:“零点大神,这个不能忍啊!赶紧的,虐死他。然后让他给你修电脑去……”

    “等等,还没说好如果零点大神输了,那怎么办!”

    “对对对,零点大神输了怎么办……”

    “……”陈彬发出了一个笑眯眯的表情,“当然是再来一盘。”

    “哈哈哈哈哈哈,算了,都不用打了,大神已经用节操把我们全秒了!”

    ……

    聂彦一边思考,一边带着一包原地复活的九转续命丸,重新回到了蜀山栈道。

    九转续命丸是四十级以上通用道具,只要是四十级以上的玩家都可以用,不仅仅是斩、红狼无双剑和徒手拆机甲他们。

    只不过,聂彦没有想过,陈彬都没出手,他会有需要带九转续命丸的时候!

    然后,他就读入了蜀山栈道地图……

    进入地图的一瞬间,他差点以为他走错了地方。

    数千米高空的悬崖上,到处插满了战旗!

    红橙黄绿青蓝紫,什么颜色的都有。

    那些战旗随着山风的浮动,就纵横交错地在那儿,无辜地招展着……

    整个场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聂彦都已经回来了,他们还在那儿玩得各种欢脱各种忘我,完全没注意到这位战戈队长的出现。

    一场场的插旗,在这几千米的栈道上打着,一排排消息,也在附近频道不断刷动……

    “零点大神,再来,这次你不能飞上悬崖,那也太作弊了,你只能站在原地!”

    “绝对不行,没有走位空间我会憋死的!”

    “那我让一步,我们玩三步违例,就是你如果走位超过三步,就必须出手技能,否则就算你输了!”

    “难道没有犯规五次的机会吗?”一个笑眯眯的表情刷出来。

    “没有!一次都没有!怎么样,行不行说句话……”

    “好吧,完全可以!”又是一个笑眯眯的表情。

    “那我再邀请你切磋,我就不信了,这样还杀不了你!”

    “杀掉了再说。”第三个笑眯眯表情。

    蜀山栈道上的这群玩家,不知道零点的操作者是谁,但聂彦可是知道的。

    陈彬竟然跟一群水平差距如此大的玩家,玩得这么开心?

    还玩什么三步违例?还跟他们讨价还价犯规几次……

    什么跟什么啊!

    聂彦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又是一支血旗插下。

    只听耳机里传来一阵破风之声,那个跟零点对战的阵武当,三个阵朝着零点站的地方就叠了起来,因为约定零点的走位不能超过三步,所以,零点只是在阵中稍微扭动了一下……

    效果很快就产生了,因为零点的这一下扭动,影响了对手的判断,三个剑阵并没有准确地在同一个地方浮起亮光。

    紧接着,零点一道锥心箭逼退对手,然后自己只往后退了两步……

    阵武当在放阵成功之后,无论是人还是阵就都不能移动了,两个人的距离就此固定,再等那阵武当准备出手的时候,陡然发现自己只有一道浩淼剑气能打得到零点。

    整个插旗过程,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了6秒钟。

    聂彦不知道怎么的……

    看着他们在那胡乱插旗,突然一下就想起了自己当初加入九尾狐的时候。

    那种游戏的爽快和酣畅、想打就打想收就收的张扬、九尾狐的嚣张和自信。

    陈彬从来就没有失去过……

    而聂彦,早已经忘记了。

    聂彦越来越不确定了,他处心积虑这么久,到底从陈彬那里抢走了什么?

    一台他使用过的电脑?

    一位贪婪而自负的战队经理?

    一个空荡荡的战队基地?

    聂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他回忆里的那些是梦境,还是他现在看到的才是梦境。

    大概真的是打得太累了吧。

    还好,附近频道的聊天,很快拉回了他的思绪……

    “远程职业都习惯在最远距离释放技能,你放阵也是一样,这个习惯一定要改,尤其是阵武当,绝对不能卡在最远的地方放技能,必须给自己留下一点走位空间。”陈彬在附近频道笑着道。

    “嗯,竟然比刚才输的还快……”那阵武当哭丧着脸道,“再来!”

    “聂队已经上来了,下次吧。”陈彬打了个微笑的表情,又发送了好友申请过去。

    除开聂彦和零点小队之外,此时还留在这里的,一共有十三个玩家,都跟陈彬和徒手拆机甲他们互相加了好友……

    既然聂彦回来了,自然继续那三百场约战。

    只是,无论是聂彦还是那十三个玩家,都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了。

    那十三个玩家互相都不认识,全都是今天才认识的,但总觉得一晚上的打闹,就像认识了很久一样。

    时钟不断走动着。

    蜀山栈道上的这场乱七八糟瞎插旗的萍水相逢,也以聂彦的回来为结束。

    和零点加了好友的一个个玩家,又看了十几场,都陆续下线睡觉去了。

    三百场的约战,却还在继续……

    除了徒手拆机甲又赢了两场之外,一直打到一百五十场,斩、红狼无双剑他们都还没能在聂彦手上取得胜利。

    夜深了,凌晨…整,世界频道上关注着这场大战的玩家,也都休息了。

    蜀山栈道上,依旧还在奋战。

    不得不说,死脑筋有死脑筋的好处……

    聂彦压根就没想过,故意放水赶紧打完这三百场,每一场他都要赢。

    而且,打到一百七十多场,他就开始点名要跟徒手拆机甲打了。

    很可惜,这个他鄙视过的草食动物,已经进入了跟陈彬一起坐一边看戏的节奏。

    一百九十场,两百场,两百一十场……

    刚刚退下来的永夜妖月,看了一眼时钟,朝陈彬道:“聂彦也太能打了吧,我们都在换着休息,他从晚上八点到现在,连续打了有十个小时了吧?”

    “二十四个小时他也能打,没事。”陈彬一点也没有同情聂彦的意思。

    “那,我继续……”永夜坐地回蓝回血,继续又朝着聂彦冲了过去……

    整整一晚上……

    蜀山栈道,都是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圈淡青色的波纹在空气中荡开,永夜又是一个加血放下,手速爆发到极致,迎面跟聂彦拼出最后的一轮普攻。

    陈彬在队伍频道里的提示,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永夜倒地,斩、红狼无双剑立刻跟上……

    陈彬并没有提醒小队的成员,他们其实也连续打了很长时间了。

    虽然打聂彦的时候,他们可以轮番休息。

    但是,他们好像都忘了,下午连续六个小时的副本连刷!

    就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都已经具备了一个职业选手最基础的条件。

    以后,要应对一些落地赛,以及赛程安排紧张的赛事,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好了,永夜休息一下!还是小红去吧,注意刚才我说的,如果不确定这样走位是不是正确,那就站在原地不要动,靠前或者靠后,需要你自己去掌握,我不会每次都提醒你。”

    “知道了。”斩、红狼无双剑华丽地踩着永夜还没点复活的尸体,兴奋地扬起剑,指向了聂彦操作的青川白鹭。

    生的荒唐默默地在队伍频道,再次淡淡地刷了一句:“一晚上,真的很长啊……”

    ——————————

    早上起床连灌了两瓶牛奶,然后一天胃里就不舒服,不知道怎么回事……

    呜,求月票安慰!!.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