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28章 冤无头,债无主

第328章 冤无头,债无主

    零点小队遇袭!

    斩、红狼无双剑阵亡,徒手拆机甲阵亡,生的荒唐下落不明,永夜妖月战斗中回城。

    几条消息一经传开,原本沉浸在暗流中的整个云雾城服务器,顿时一片哗然!

    “靠,真的假的?到底谁干的啊,我们服务器里还有这种隐藏的高手?”

    “真的,比珍珠还真!我亲眼所见,襄阳府门口很多人都看到了……”

    “单杀!一个叫青川白鹭的气武当,单杀了红狗。”

    “我也是亲眼看到的,浣花溪,一个叫第一剑武当的号,杀了徒手拆机甲。”

    “呃,也是单杀吗?”

    “对啊,单杀!全都是单杀!”

    斩、红狼无双剑是在襄阳府主城门口被堵住的,当时很多玩家都很震惊,甚至对那个一对一找上斩、红狼无双剑的气武当还抱着看笑话的态度,可是,一分钟之后,倒下的竟然是斩、红狼无双剑!

    因为是主城门口,很多玩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徒手拆机甲的情况也十分相似,他是刚进入浣花溪地图,准备跟队友集合练级的时候,被一个剑武当迎面拦住。

    虽然浣花溪地图的人没有襄阳府门口那么多,但是,也不是一个人都没有,被杀的整个过程,同样有玩家看到。

    沉寂了几天的云雾城服务器,一片死一般的宁静,终于被打破了!

    整个服务器的玩家都在猜测,究竟是谁这么大手笔……

    竟然一出手,谁都不杀,偏偏杀的就是服务器风头最盛的零点小队!

    “说起来,永夜也是被一个同职业的高手追杀,叫什么来着……”蓝白回过头,看着陈彬道。

    “烟花将逝。”永夜皱着眉回答。

    “什么人能有这种信心,敢这样明目张胆地玩单杀!”蓝白道。

    “而且还杀掉了。”陈彬补充了一句。

    “我没有!”永夜还有点不平,就他看来刚才他完全有机会把那个偷袭他的掌峨眉反杀掉的,可是陈彬没有让他缠斗,反而是一道令牌把所有人都召了回来。

    不过,现在陈彬和蓝白显然没空照顾他的情绪,轻轻朝他摇了摇头。

    当时是刚刚上线,还处在上线保护读秒内的荒唐,给陈彬发了条消息,说他感觉很不好,四周至少有一个人要杀了他,而且,对方完全有能力杀了他。

    陈彬立刻就点下了小队集合令牌,把所有人都拉回了主城。

    蓝白困惑地看向陈彬:“会不会……除了十二祖巫,还有别的职业选手也跟着他们进了游戏?”

    陈彬摇了摇头:“我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非常小。”

    永夜奇怪地问道:“为什么?”

    “目的?”陈彬冷冷地看着窗外,“他们杀不杀人,我一点也不关心。我现在想不明白的是,目的——这次袭击的目的!”

    “目的……”永夜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遭遇偷袭的时候就挺奇怪,烟花将逝跟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

    “嗯,说的是,”蓝白点了点头,“如果是新公会为了立威,没道理机甲他们全部被紧密盯人,我跟你却完全被放过。”

    “所以,应该不会是十二祖巫这种刚进游戏的新公会。”陈彬道。

    零点没有被袭击,可能还是因为他在成都主城一直没有出去,但是蓝白的黑夜行,可是一直都在城外晃荡的。

    而且,因为黑夜行没有参与岩隙天关副本,所以,岩隙天关里奖励的小队召集令牌,对他没有作用,他没有像徒手拆机甲他们一样被召回,即使是现在,他都还留在野区。

    从斩、红狼无双剑最先遇袭,再到徒手拆机甲,然后是永夜,这么长的时间里,黑夜行已经野外晃荡了有一阵子了,没有人找他,说明他分明就是没有被列入被杀名单……

    陈彬、蓝白和永夜都沉默了一阵。

    然后,三个人都没有再互相大眼瞪小眼,把目光拉回了自己面前的电脑上。

    九尾狐公会频道,已经处于爆燃状态了……

    江洋大盗第二次试推的大战当前,九尾狐为数不多的高手竟然被针对!

    九尾狐的玩家能接受?

    自从荆棘鸟被打死打残了之后,就只有九尾狐四处抓高手,欺负人!

    什么时候,竟然有人敢主动对九尾狐的人动手动脚了……

    不仅是世界频道震惊,九尾狐的会员更加是震惊!!

    “或许,这次袭击不是公会行为?”坏女子在公会频道猜测道,“都是个人行为的话,倒是可以理解。”

    “有什么可以理解的!”骑狼的羊羊就不乐意了,“杀了我们的人,就绝对不能理解!”

    “好吧……我表述有误,我不是那个意思。”坏女子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跟骑狼的羊羊斗嘴,索性举白旗投降。

    江洋大盗第二次试推之前,发生这样的事,不管是有人刻意做的还是意外巧合,对九尾狐来说都是士气上的打击。

    刚刚经过紧锣密鼓的训练,水准有了一定提高的九尾狐,正是处在认识到自己跟真正的高手技术和意识上有多大区别的阶段。

    所以,没有人比几个团的团长,更在意这段时间的士气问题!

    一口气如果泄下去了,可能就很难提起来了……

    “不行,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PVE二团的团长一品江山,也发了消息,“这一次不是羊羊冲动,确实是很重要。”

    “嗯,我明白,”身为副会长的坏女子,只能安抚道,“场子一定会找回来的,但找场子之前,也要先搞清楚,到底是谁干的,是不是?”

    “你别说我冲动,我跟我们PVP一团动都没动,”骑狼的羊羊道,“会长跟零点大神都没说话,我等得很耐心!”

    如果消息没有泄露还好,但斩、红狼无双剑他们被杀的消息,现在是整个服务器都知道了,不可能不采取任何行动。

    可是,找谁?

    冤无头,债无主!

    杀了人的人,竟然查无此人了……

    野外袭击斩、红狼无双剑他们的高手,杀完了人就下线、删号!

    遇袭并不可怕,只是,迄今为止,九尾狐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鬼魅一般的偷袭!

    倒是坏女子的一句话,提醒了陈彬……

    个人行为?

    如果这次的袭击,并不是牵扯到公会,而只是个人行为,那会是谁?

    陈彬立刻在队伍频道里打字道:“小红,机甲,详细描述一下对手的打法!”

    “我先说吧,”斩、红狼无双剑道,“对方用的是一把半长的紫色气剑,他对气武当的技能十分熟悉,我的技能落空率在50以上,而且针对我的走位方式,他采取的激进打法,技能间隔很长,基本功扎实,很少收招。”

    “很好,非常详细。”陈彬要的不是战斗过程,而正是这种从战斗中提取出来的关键信息。

    “我……我,对不起,”徒手拆机甲看斩、红狼无双剑说得这么仔细,有点紧张了,“我不是很确定……那个,杀我的剑武当,我应该有跟他交过手!”

    “哦?”陈彬打了个问号,交过手,这是比什么描述都更直接的信息,“什么时候交过手?”

    “战场!”徒手拆机甲明确地给出了答案,“我不记得是谁了,但是,我肯定战场上有一个跟他打法风格一模一样的人,我交过手的!释放技能之前,他会有一个大约5度角的细微侧移,这个动作没有实战意义,我在战场上就注意过了,这一次,又出现了,应该没可能有两个人,有这样相似的小动作。”

    陈彬跟蓝白互相看了一眼……

    徒手拆机甲的细节阅读能力,几乎跟陈彬不相上下,甚至对于这种没有意义的细节,他的记忆还在陈彬之上,毕竟陈彬看到这种动作可能会忽略,而徒手拆机甲会进行分析……

    对手的每一个动作,他可能都会去分析有没有实战意义,是不是值得学习!

    剑战这款游戏因为操作性很强,很多玩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没有实战意义的小动作,比如叶骄阳时不时就要来一圈的花式马术,比如谢唯诗在要撤退之前习惯性的小跳,再比如九尾狐原来的掌峨眉沈醉歌,被陈彬骂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拿武器在手上转圈的习惯。

    陈彬又仔细看了一遍斩、红狼无双剑打出的字。

    永夜遇袭的细节,也被他回忆了一遍……

    然后,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了蓝白一眼,缓缓在队伍频道里打字道:“呵呵,要找到你们落单的机会,还真是不容易,他们应该是等了很久了。”

    徒手拆机甲他们都一愣:“陈队,你知道是谁了?”

    陈彬摊了摊手:“太明显了吧,战场上被打出了心理阴影,严重影响了竞技状态,所以必须单杀你们一次找回信心的……还能有谁?”

    全队顿时一片恍然……

    不过,这可以说是个人行为,却也一样可以说是公会行为!

    就如陈彬所说,想要找到徒手拆机甲他们落单的机会,并不算容易,没有几十个玩家换班盯梢,绝对不可能抓到!

    陈彬并没有马上向公会说明情况,倒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一道闪金大字从屏幕正中央,猛然一晃弹出来……

    恭喜玩家死的憋屈,完成了一次九星打造,获得防具【望尘】!

    望尘!

    望尘而不及,只看死的憋屈取的名字,就知道一双极品跑鞋,出炉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