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170章 两只小菜鸟,埋在兔丛中

第170章 两只小菜鸟,埋在兔丛中

    陈彬马上操作零点,前往徒手拆机甲所在的新手村——江津村。

    正在跑地图,他才想起来,把人家红巢的会长晾在一边,这太不礼貌了……

    于是,陈彬赶紧又一条消息过去:“那个,刚才急事。您继续说……”

    红蜻蜓的一头冷汗,一下就变成了一身冷汗!

    零点什么时候对他称呼过“您”?这措辞也太惊悚了!

    “没事没事,我就是闲聊而已。”红蜻蜓脑袋里已经在好奇,刚才那条所谓的重要消息的内容了。

    “呵,说了那么多,你们跟哪个pvp公会结盟的?”陈彬跑着地图,随口问道。

    任何一款游戏里,低级副本阶段,都是最和平的时期。

    能抢的也就是一个首杀,几个榜单,除此以外,没了,还有一些pvp公会,并不参与首杀的争夺,竞争无形中都小了很多。

    但是,服务器玩家整体级别,在逐步提高。窝在副本里,互不打扰的幸福时光,也必将一去不复返!

    “以前是跟听雨阁,但是,云雾城服务器的听雨阁发展得不太好,我在考虑要不要从天刃那里,把辉耀公会抢过来。”红蜻蜓也没有跟零点藏私。

    就像他跟平步青云说的,玩心计他玩不过那些老油条,索性该怎么说怎么说。

    对于pve公会来说,选对一个强力的pvp盟友。是很重要的。不说别的,就说以后每个星期刷出的45级、55级、65级、75级各五个江洋大盗,掉落的顶级材料、套装装备、高级精炼石等等,就不可能像打副本这样,各自吃各自的果子。

    pvp公会打外围,清场,杀人,保护pve公会的输出队,pve公会则研究各种抢输出,拿首刀。补末刀的技巧……

    老区的江洋大盗,基本都是这样配合起来抢的。

    红蜻蜓说了很多红巢在这个区能吸引辉耀公会结盟的优势,打了满满几千字,包括如何从天刃那边下手。如何说服辉耀,都做了充足的准备……

    但是,陈彬随手给他回了个笑脸:“你抢不到。”

    “我……”红蜻蜓突然一下就被打击到了。

    “因为你的所有计划的大前提不对。”

    “大……大前提?”

    “天刃跟辉耀两个战队,根本就没矛盾,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

    “怎么会?天刃在今年amd赛前,临阵挖辉耀的墙角,这矛盾还不大?”红蜻蜓觉得,这不说死仇,至少能造成两队一段时间的裂缝吧?

    “唉。这个故事是这样的,”陈彬跑地图,反正也没事,就顺手阻止了一下红蜻蜓浪费精力的行为,“很久很久以前……”

    “……”红蜻蜓对故事的开场词无力吐槽。

    “很久很久以前,天刃战队有一个天赋极高的二队选手,无论是操作还是意识,都是绝对的一线水准,可惜,他生不逢时。当年盛极一时的天刃,一线的大名单里,个个都是巅峰状态的前辈,这位选手没办法进入大名单了,但是。他又坚决不肯改签其他战队。”

    “那怎么办……”红蜻蜓一头雾水。

    “当时的天刃队长,就想出了一个歪招。把他偷偷借给那个时候才刚刚建队的辉耀,对辉耀来说,送来这位选手简直是雪中送炭,两个队的关系,也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

    “呃,难道这个死忠天刃,被借去辉耀的二队选手,就是微风诗人?”红蜻蜓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被零点大神打出这么多字解释一件事的待遇,而且,事情本身让他目瞪口呆。

    “对啊!”

    “微风诗人的合约,一直都在天刃?”

    “对啊!”

    “那也就是说,微风诗人不是从辉耀被挖墙角去天刃的,而是……”

    “对啊!他回去接任队长的!”

    红蜻蜓泪流满面:“可是,大神……你怎么知道的?”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

    红蜻蜓更加泪流满面了:“大神又有更重要的消息了?”

    陈彬发了个点头的表情:“嗯。”

    “那等会再聊,我先做事去了……”红蜻蜓道。

    “嗯,回聊。”陈彬关掉红蜻蜓的小窗,接了另一个小窗。

    这个小窗的发起者是斩、红狼无双剑……

    跟徒手拆机甲一样,他也只有一句话:“零点,你什么意思!!”

    ……

    陈彬从斩、红狼无双剑发来的一串表情里,清晰地了解他的愤怒。

    到达了江津村门口,陈彬才明白斩、红狼无双剑愤怒的原因……

    曾经以一支红名小队,名动云雾城服务器的风云人物,这会儿一身什么装备都没有,穿着条可怜的裤衩,悲愤地在江津村门口,徒手杀5级的野兔!

    好死不死地,一边还有刚进入剑战的纯新手,在附近频道善意地提醒他:“兄弟,背包里有一套新手装备,右键点一下就能穿上了。”

    斩、红狼无双剑一口老血能喷十米远……

    然后,那个新手就被老玩家以老江湖的沧桑口吻教育了:“那个人啊,他叫斩、红狼无双剑,他以前啊,杀了很多人,后来啊,又被很多人杀了,装备啊,都是被爆掉的。离他远点啊,别学他。”

    斩、红狼无双剑彻底血溅千里……

    兔丛中受尽野兔淩辱的斩、红狼无双剑,看着零点骑着火红的追日,穿着一身正气浩然的军衔套装,远远而来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挽起袖子,一胳膊抡过去!

    可惜,他已经被杀得掉级掉回了新手村,当前级别处于新手保护,无法pk。

    “你什么意思?”斩、红狼无双剑又问了一句。

    “什么什么意思?”

    “派人来老子面前开红……你也太嚣张了吧!”

    “你怎么知道是我派的?”

    “那菜鸟一见面就跟我说,零点特意派他来把我杀回新手村,这样我还不知道是你,那是他白痴还是我白痴还是你白痴?”斩、红狼无双剑已经完全进入了混乱状态。

    “……”陈彬对徒手拆机甲无语的同时,在零点的输入框里打入笑眯眯表情,“你不是喜欢打架吗?”

    “我承认!刚开始还有点意思。但是,你派来的是活人还是外挂?那菜鸟每次打法都一样,来来去去就那几招,打得还有毛意思?”

    “你还不是被那来来去去几招的菜鸟杀回了新手村?到底谁是菜鸟?”陈彬极尽落井下石之能事。

    “老子也把他杀回新手村了!”斩、红狼无双剑幽怨地道。

    “明白了。原来你们都是菜鸟……”

    刚刚看到零点,从另一边的野兔群里抬起头,跑过来的徒手拆机甲,瞬间就被击中了。

    斩、红狼无双剑看见仇人不能杀,还被他嘲讽,玻璃心马上碎一地。

    “事情的经过,就是你把他杀一次,他又把你杀一次,然后你又杀他一次,他又杀你一次,如此往复,生生不息,是这样吗?”陈彬朝徒手拆机甲问道。

    “差不多……”徒手拆机甲回道。

    “我想不通,一个游戏经验丰富,杀人如麻,pk技术能排进服务器前十,爆发力还逆天的气武当,怎么能被一个玩游戏才几个月的新手菜鸟杀了一次又一次?”陈彬刷出一句。

    斩、红狼无双剑和徒手拆机甲还没反应过来,陈彬的第二句又刷了出来。

    “我想不通,一个预判比机器还精准,微操作无懈可击,一步走位能算三四步,还看过了职业训练视频的弓弩唐门,怎么能被一个连走位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的老菜鸟杀了一次又一次?”

    斩、红狼无双剑和徒手拆机甲都泪流满面了,那到底应该谁输谁赢啊?

    陈彬叹了口气:“重来。这一级升了,出去再打一遍,我看看!”(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