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911章陈彬还没死,我过什么年

第911章陈彬还没死,我过什么年

    剑战职业圈各个职业战队,选手和工作人员基本都已经走空了。

    年之后季集训一般是定元宵节之后,相对而言,战队工作人员比起其他职业来说,能多一个星期左右节假期。

    不过,也有战队还是有轮守制度,比如还有职业选手不回去战队。

    九尾狐倒是没有留什么工作人员,因为小雅一个人就足以照顾好她和陈彬两个人了。

    但是,战戈战队就不行……

    还有两三个工作人员留战队里,照顾留守职业选手饮食起居。

    此时剑战活动闹得如火如荼当口,战戈训练室里,半夜还灯火通明!

    聂彦从来都是个很努力人。

    所以,虽然他天赋可能比不上大多数职业选手,但他也能跻身这个圈子队长级行列!

    聂彦留战队基地继续训练,他们副队长李沉也就没有回去。

    除此之外,训练室里还有第三个人……

    那个人和集中jīng神做着训练聂彦和李沉完全不同,他斜斜地靠着椅背,双脚搁桌子上,一只手手指上夹着一支烟,另外一只手则抛玩着手上鼠标。

    就他面前屏幕上,有一具扑倒地上尸体。

    尸体名字,正是“小贼救世主”!

    不过,小贼救世主这个角sè主人,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是点着烟,饶有兴致地看着陈彬他们开始做地基、建房子……

    “笑泽,怎么笑得那么开心?”李沉刚打完了一盘模拟训练,揉了揉手腕,看到旁边人笑得一脸诡异,不禁问了一声。

    “没什么,只是觉得活动挺好玩。”那个小贼救世主角sè主人,战戈战队领队,梁笑泽,笑着回答李沉道。

    职业圈大多数灯光都是聚焦了优胜队伍身上……

    没有多少人关心,g预选赛小组赛,被九尾狐狼狈地送回家战戈战队,经历了些什么。

    因为胡晖g预选赛之后,胡乱指责狂战给九尾狐打默契球才使得战戈战队被淘汰,一时之间把战戈顶到了风口浪尖。

    不能让胡晖继续肆无忌惮地做蠢事了!

    聂彦回到战队基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从胡晖手里舀过一部分权限来。

    而经过了一个多月勾心斗角,聂彦总算是做到了——他想办法换上了一个他招募而来战队领队,也就是现依旧陪他们留守战队基地梁笑泽!

    梁笑泽是以前剑战职业选手。

    无论从经验、阅历还是战术思路上,都不是之前被胡晖弄来做战队领队侄女能比,所以,这个用人换一提出来,胡晖根本没有办法反对。

    而梁笑泽做了战戈领队之后,立刻就承担起了和胡晖杠上重任,算是把聂彦从混乱战队事务中解脱出来……

    “要不要来玩玩?都过年了,还训练什么?”梁笑泽朝李沉勾了勾手指。

    “算了……”李沉摇了摇头,看向梁笑泽画面,“你小贼救世主,死了?”

    “死了不就死了,有什么打紧。”梁笑泽笑着,又转向聂彦,“聂队,休息一下,进来玩玩吧?过年呢!”

    聂彦摘下耳机,转动了一下酸痛脖子。

    如果不是梁笑泽提醒这一声,他都很容易忘了,今天已经是过年了。

    “陈彬没死,我过什么年?”聂彦平静声音依旧波澜不惊,“等赢了陈彬,对于我来说,每天都是过年!”

    g预选赛上,他是怎么被送回来?

    陈彬用他们战术,把他们给克制了,然后放出话说,亲手送他们回家,后还真是亲手送他们回了家……

    就因为这个,战戈都已经成了职业圈笑话!

    这口气如果不顺,还过什么年?根本都没有心情过年!

    梁笑泽一边笑一边摇头:“聂队,你这心气就不对了,你憋着气这儿闷头训练又怎么样?能让陈彬上吐下泻,还是能让陈彬出门被车撞死?”

    聂彦舀起耳机手,空中停了一下。

    “都不能!”梁笑泽哈哈一笑,“所以,你就是帮着陈彬欺负你自己!”

    梁笑泽继续看着自己屏幕,点了一下上面复活按钮。

    而小贼救世主复活光芒,闪起来那一瞬,李沉看清楚了他屏幕上,好像晃过了一下零点名字……

    “笑泽,你干什么?”李沉问道。

    “哦,你说这个啊?刚才撞上了陈彬,顺手sā扰了他一下……”梁笑泽满不乎地道,“所以我发现,这地图还挺有意思——到处都是犯贱机会。”

    “……”聂彦和李沉同时无语。

    看来他们真是找了个好领队!

    所谓贱人自有贱人磨,梁笑泽无论是对付胡晖,还是对付陈彬,看来都是一把好手!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兴致陪梁笑泽去游戏里sā扰陈彬玩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以犯贱为乐。

    所以,聂彦和李沉互相看了一眼,继续准备开始下一场模拟训练。

    “对了,你们对活动没兴趣也没关系,”梁笑泽看着自己“小贼救世主”复活起来,又朝聂彦补了一句,“听说陈彬近正冲天梯,聂队你有兴趣话,可以去抢抢他天梯第一玩玩。”

    “我?”聂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聂队,你不用那样皱眉,”梁笑泽打了个哈欠,“你知道,塞伦盖蒂大草原上,有着漂亮鬃毛强壮雄狮,怕是什么?”

    “什么?”聂彦虽然是队长,但面对梁笑泽这样前辈,还是有几分敬意。

    “不是天空翱翔苍鹰,也不是领群奔驰头角马,而是……卑微,小小,爬土里毒蛇。”

    “毒蛇……”聂彦眉尖跳动了一下。

    “你如果要弄死陈彬,你就要坚定地相信自己实力,相信你就是那条,能给他致命一击毒蛇!”

    聂彦沉静目光,稍微闪了闪。

    没错,陈彬面前他一直都是很卑微,卑微得就像一条蛇!

    梁笑泽翘着二郎腿,道:“好了,你们要继续训练,我也不打扰。我继续去活动地图里找乐子去了,拜!”

    ……

    陈彬和小雅一起,一直从晚上忙碌到了天亮。

    一块一块红sè木板被打造出来,然后被一个个地摆起来,做成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喜庆小屋子。

    不过,因为木头还是不够,陈彬只建完了一个半房间,剩下只能等明天采集到了多木料才能继续完成了……

    短短一晚上时间,陈彬明显感觉活动地图气氛有了一些改变。

    没有过多久,地图气氛产生改变原因,就已经出现了!

    “你妹小贼救世主,不敢正面跟老子打是怎么?趁老子打年兽时候,从背后偷人算什么玩意儿?”

    “小贼救世主就是个垃圾……你们猜他怎么着,昨晚上没有鞭炮炸我屋子门,就外面又修了一道门把我门堵上,然后问我勒索东西,草他娘天生五行缺德啊……”

    “你们都被小贼救世主偷搞了?刚才我看到他刷着一行跑过来,好心准备扔块肉给他吃,结果他居然乘着我打开背包时候,把我给干死了!”

    陈彬和小雅看着公共频道聊天,才知道原来他们不是唯一倒霉鬼。

    小贼救世主四处作案,作得不亦乐乎。

    就他一个人,搞得整个活动地图一片乌烟瘴气……

    背后玩偷袭倒不是什么太过分事,那只能说是技巧。

    但是,敲诈勒索,打着欺骗好心人,这些就不是技巧,而是纯属犯贱了。

    而且一旦发现了小贼救世主这样玩法,能够活得好之后,活动地图里越来越多玩家,开始争相效渀。

    各种各样犯贱方法,接二连三地被玩家们开发出来……

    “再这样下去没法玩了啊!”一些玩家已经开始抱怨了。

    “自己不会玩就不要玩,”小贼救世主消息,已经敢公然公共频道刷出来了,“早点自己滚出去吧!”

    “草,你玩偷杀也就算了,但是你自己不采东西不打猎,专门勒索欺骗别人,还有理了是不是?”那些辛辛苦苦采集木头、石料,建设小屋子玩家,一下都被他惹怒了。

    “嘿嘿,既然要玩就要玩得起!”小贼救世主不以为意,“你当这是什么年代?一个个这么天真,那你走路上,敢不敢去扶倒地老nǎinǎi啊?不敢,就不要说别人!”

    “你……”一群玩家都气得不行,却又无法反驳。

    游戏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玩法,小贼救世主就是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偏偏要去坑蒙拐骗,那又怎么样?

    陈彬看着公共频道上,越来越多玩家开始对小贼救世主群起攻之,略微低头思考了一下……

    五六年前剑战职业化初期退役职业选手?

    整天以坑蒙拐骗为人生乐趣人……

    两个条件加起来,还真是能想到那么一个。

    陈彬立刻舀起手机,给蓝白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你还记不记得,首区一个叫贼星笑天下玩家?”

    蓝白正网吧忙焦头烂额,接起电话就摇头:“首区人谁还记得……”不过,三秒钟之后,他马上又反应过来,“你说谁?贼星笑天下?就是后来流域战队梁笑泽?怎么了,大过年他又被抓进号子里去了?”

    ——————

    大年初二了,大家年都过还好吗?

    哈哈,继续求二月份保底月票啊……

    〖∷∷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