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88章 方尘秋,你相信我的……

第788章 方尘秋,你相信我的……

    因为战戈的垂死挣扎,九尾狐多了一个亲手把他们送走的机会,这原本应该是很皆大欢喜的事。

    可这个皆大欢喜的前提是,他们最后一轮单循环要打的,不是狂战战队的话……

    同样是团战型战队,狂战可比步云要难打多了!

    今年的剑战职业圈,除了脱线的红巢能和他们有一战之力,其他战队,都只能是被逼得节节败退。

    狂战,为战而狂……

    这群人极端好战,且,极端求胜!

    至少他们是绝对不会做出红巢那种,赛前一天和粉丝聚会喝得乱七八糟的事——对于他们来说,一千个美女粉丝陪他们喝酒,也比不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所带给他们的快感!

    所以,这是一支要实力有实力,要装备有装备,要人手有人手,要阵容有阵容,要自制力有自制力,能单挑、能双飞、能群p的顶级强队!

    “难打……”机甲非常客观地给出了两个字。

    “非常难打。”雍麒麟又多补上了两个字。

    九尾狐赛前对狂战的针对训练,胜率可是比打红巢还低的!

    不管怎么说,红巢是一支和九尾狐风格不同的战队,还有机可乘.

    但狂战和九尾狐一样,属于团战型战队……

    赛前的模拟练习中,九尾狐无论怎么换阵容、选地图,都是一局没赢过。

    现在突然就把赢狂战提上日程,还是显得有点突然。

    最麻烦的是,狂战是一支不好提前做准备的战队。

    因为,狂战的战队选拔,实行的是替代制。

    哪怕是一个无名新人,只要能在规定的十三个项目上。打败狂战的正选,就立刻可以填补他的位置,当场签约,绝不拖泥带水!

    狂战每年换人都在三个以上,阵容、打法、战术,层出不穷。

    至于团队磨合?

    没关系!

    狂战从来就不是一支依靠团战训练去磨合的队伍。

    因为,他们的队长有着逆天的协作能力!

    即使是和刚认识一分钟的陌生人,秦千路都能配合得天衣无缝,就像是跟这人已经做了十年的队友一样!

    九尾狐的选手们。就是知道狂战有多强,才会如此不淡定……

    白白放过这个亲手送走战戈的机会,又不甘心。

    但如果要说赢狂战,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

    “我想赢。”红狼看着陈彬的眼睛,目光里闪现着嗜血的光芒。

    “谁不想……”雍麒麟看了红狼一眼。

    “是啊。谁不想啊!”永夜叹了口气。

    如果赢了就能彻底把战戈的希望给掐灭,这几乎可以说是上天给他们的机会。

    问题是,怎么赢?

    狂战的那些选手,哪怕是麒麟他们没有加入职业圈之前,就已经耳熟能详了!

    和红巢的年年买人不同,替代制选拔的规则之下,狂战的大多数职业选手。都是出身游戏!

    各大服务器的顶级pk高手!

    所以,狂战的每一个选手,出道之前,早就是小有名气的。无数pk狂人膜拜的id了。

    以待人温柔和煦著称的狂战队长秦千路,曾经堵在副本门口,仅仅只配合着一个掌峨眉,连续七个小时一口气不歇地杀了近千人……

    已经退役的副队长唐帆。还没有到狂战的时候,在墨竹海服务器。当时是赫赫有名的“团战收割机”,一打公会战就是让敌方闻风丧胆,必先除之后快的人物。

    还有出身月玲珑服务器的现任副队王谦,打出过服务器个人擂台守擂战,连续三个月不丢擂主位置的惊人战绩!

    等等……

    不管哪一个拿出来,都是在服务器里有过一段传奇的人物!

    “这么没信心?”陈彬很少见看到九尾狐,有这种集体表现。

    “不是没信心,而是越打职业比赛,就越知道自己的不足,也越能回味出之前看的视频里,和别的战队选手的实力差距。”雍麒麟非常平静地道。

    “大概……这是觉悟吧?”永夜摸着鼻子,挤出一个苦笑。

    “但是,”一直在一边玩手机的荒唐,突然抬起头,“我感觉,陈队应该有办法!”

    我感觉?

    荒唐的感觉,那几乎就是事实!

    所以,九尾狐全队听到荒唐这句话,唰地一下就把目光全部集中到陈彬脸上。

    看得陈彬脸上几乎要被浇灌出一朵玫瑰花来……

    陈彬被盯得脸热,轻轻咳了两声:“办法……咳,也不是没有。”

    永夜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什么办法呢?”

    怎么都觉得,陈彬要走的不是条正路?

    不过,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正路走不通的时候,邪路可能就是唯一的选择!

    陈彬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今天先散了,明天早上我叫你们过来,再说吧。”

    全队都被他挠得心痒痒的:“陈队,不带这样吊胃口的……”

    “就是就是,这样我们晚上都睡不好觉。”

    “到底能不能赢,能不能由我们决定战戈的生死,好歹给句话!”

    “没错,为了我们的睡眠质量,你不能这样做!”

    ……

    面对全队的纠缠,陈彬以一个主神的定力,笑眯眯地保持了不动心、不开口,活生生地就把一群咬牙切齿的队员全部送出了门。

    实际上,不是他不说。

    而是……他现在还真的是没办法。

    狂战的强大,他是在一次次比赛中,用艰苦的战斗,甚至失败,深深体味过的。

    甚至蓝白的退役,以及他现在都没法磨灭的心理问题。都有一大半是狂战队长秦千路的功劳!

    不过,他没有办法,不代表他找不到有办法的人!

    陈彬也是在不久之前的练习赛中,才知道剑战职业圈有那么一个人,一直默默地冷眼旁观各个顶级强队,用他独一无二的缜密的细致,用他非同寻常的隐忍和耐心,研究着每一个顶级强队的弱点……

    一年,又一年!

    那个人就是方尘秋!

    当时方尘秋在练习赛中。针对九尾狐打出的东西,还真的是陈彬自己都从来没注意到的。

    没有日复一日的仔细研究,谁能想得到,陈彬竟然会在找不到开团战机会的时候,个人战直接产生分心的问题?

    只有方尘秋注意到了!

    所以。他能抓住这一点,扩大这一点,牵扯住陈彬,击败九尾狐。

    既然方尘秋对九尾狐,对陈彬有过这样仔细的研究,那么他对狂战也不可能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的……

    陈彬没有方尘秋那份耐心和细心,也不可能花上几年。静心地去研究狂战莫须有的弱点。

    但是,他可以奉行“拿来主义”嘛!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只有一个,怎么才能撬开方尘秋那张,一句话最多十个字的嘴。

    ……

    第二天是a组的休赛日。却是b组的比赛日。

    正常人这种时候是不会去打扰别人的,可陈彬偏偏不是什么正常人。

    一大早七点半,他就起来了——因为他知道方尘秋的生活习惯很好,每天都是这个点起床。从来不睡懒觉的。

    所以,这个故事说明。生活习惯好的人,就是容易被抓丁!

    看那些侦探小说里,一切有着规律生活习惯的人,总是容易被不法分子暗中记下,并且惦记着……

    陈彬这个不法分子,七点四十五,就准时提着从餐厅打下来的热腾腾的早餐,堵在方尘秋的房间门口。

    方尘秋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是一脸防备。

    然后,还没等方尘秋说出一句话,陈彬就神秘兮兮地把他推回了房间里,反手锁上了门。

    方尘秋皱起眉,看了看陈彬,又看了看他手上的早餐,一言不发。

    陈彬那笑容,简直就像是把“我没安好心”写在了脑门上!

    直到陈彬把早餐一样样地摆在桌上,方尘秋才皱眉道:“有事?”

    陈彬理直气壮地白了他一眼:“没事我给你买什么早餐?”

    “……”方尘秋又看了他一眼,索性就坐下了,拿起早餐直接吃,一边吃一边道,“又看上什么了?直说。”

    大家都是剑战主神,又不是第一天打交道。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两个大男人自然不能是前者,那就只能是后者了!

    “我需要借你的小本本一用。”陈彬笑眯眯地道,“研究狂战的那一本!”

    “你怎么知道我就有?”方尘秋道。

    “你肯定有……”陈彬道。

    “我为什么要给你?”方尘秋举起手上的馒头,“凭这个?”

    “那当然不是……”

    “理由!”方尘秋把馒头放到嘴边,继续吃。

    陈彬的眼睛眯了起来。

    方尘秋没有否认他有狂战弱点的研究,也没有直接拒绝……

    那就说明,事情有戏!

    相当的有戏!

    看来只要花点工夫,这坑蒙拐骗的勾当还是能做到手的!

    “你看战戈是不是也很不爽?”陈彬坐在对面看方尘秋吃,一边看一边抛话道。

    “完全没有。”方尘秋面无表情地道,继续心安理得地吃着陈彬买来的早餐。

    “那你看,素问妹子很可怜啊,你把狂战的弱点告诉我,我赢了,让她请你吃饭……”

    “……”方尘秋一下没理清楚这个逻辑。

    让他把狂战弱点告诉陈彬……

    然后,叫文素问请他吃饭?

    陈彬点着头,像是狐狸劝鸡去自己家做客似的,继续劝导道:“再说了,到底是不是弱点,戳了才知道。”

    “怎么戳……”

    “我提前帮你试验一下战术,难道不好吗?”

    “不!真没觉得哪里好。”方尘秋摇头。

    “唉,那这样吧,交换!你把你研究多年的狂战的弱点告诉我,我就把我研究多年的你们的弱点告诉你!”陈彬抛出了大诱饵。

    “我们的弱点?弑神已经不是之前的弑神了。”方尘秋提醒他。

    “准确说,那是你个人的弱点……”陈彬继续道。

    “研究多年的?”方尘秋皱起眉。

    “嗯嗯!”

    “真的?”

    “嗯嗯!”

    “我个人的,弱点?”

    “嗯嗯!!”陈彬的笑容无比地真诚,“方尘秋,你相信我的,对吗?”

    ——————

    喵的,一补充月票就写洒脱了。我上辈子是一棵向日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