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66章 暂停一下,先让我挖个墙脚

第766章 暂停一下,先让我挖个墙脚

    选图、入场、开打……

    两边都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下一局比赛很快开始。【r />

    同样一张地图,九尾狐还是同样的阵容,同样的战术。

    冲脸,疯狂的冲脸!

    全队都抱着一股,一定要将红巢逼到死角去,猛踩三百脚的气势……

    比赛一开场,所有人就一往无前地,朝着红巢的方向疾驰而去!

    炎硫岛。

    这张小型地图上,并不适合九尾狐擅长的骑战法。

    但是,和上一场一样,九尾狐的步战阵型同样给力!

    一改往常由陈彬作为团队箭头的安排,两局炎硫岛之战,九尾狐冲阵在前的是雍麒麟和红狼两个人。

    两队交锋,眨眼就到!

    雍麒麟和红狼如同两只下山猛虎,毫不畏惧地一头扎进了红巢的阵型当中。

    不过,红巢的阵型,和上一场倒是有了改变!

    薛米乐!

    刀少林,血色弥勒!

    顶在了红巢战队的最前方!

    刀少林,血多防高,近战持续输出也非常强悍。

    但这个职业的缺点就是,移动速度堪忧,而且也缺乏控制对手的手段。

    然而,面对九尾狐的强势冲脸,刀少林就是最佳的反冲脸职业!

    换下掌峨眉,换上刀少林,可以说直接就轻松地破了九尾狐的局……

    雍麒麟和红狼当然也明白,换人对他们的影响有多大,但是,战术已经决定,那就打下去,打到结束为止。

    输出!

    虽然血色米勒稳稳站在红巢阵型最前方。但他们依旧毫不犹豫地直接开始输出!

    刚才,陈彬给了他们一句话,冲脸阵容的最大秘诀就是,谁上来干谁!

    所以,既然没有掌峨眉了,那就绝不拖拉!抓住眼前的人就打!不浪费哪怕任何一秒的输出时间。

    雍麒麟起手就是一记梅花枪,瞬间突袭到了血色弥勒身前!

    自从在上次黄金联赛打出ak局之后,雍麒麟就喜欢上了梅花枪起手,接锁喉枪。穿心枪这一套连招,利用各种突袭,浮空,眩晕,一套连招将对手虐到死。

    而且。对于这种打法,他已经做了无数次针对性的强化练习!

    所以即使在面对红巢的明星选手,雍麒麟也充满了自信,一点都没有怯场。

    他是谁?他是今年十八明年十七的麒麟大神!

    他会怕谁?他谁也不怕!!

    红巢的选手又如何,队长级的明星又如何?打的就是红巢,虐的就是明星,一套连招带走你没商量!

    果然。雍麒麟的梅花枪释放得非常完美……

    位置恰到好处,刚好突袭到了血色弥勒走位的跟前,直接打出了四秒钟的眩晕!

    好的,连了!!

    雍麒麟一抬手。红狼作为九尾狐队内和雍麒麟战斗缠绵了最长时间的队员,早就对雍麒麟的战斗方式了如指掌……

    一秒都没有浪费!

    直接甩出了能甩的爆发技,短短四五秒的时间,就配合雍麒麟。将血色弥勒的血量带走了一半。

    “哇!九尾狐好凶!!”小雪又一次惊叹了起来。

    场下的观众们也是被这一幕惊得一片哗然。

    上一场九尾狐的气势已经够凶悍够犀利了,没想到这一场还能更凶。

    红巢给人的感觉。最多也就是秀得漂亮,秀得华丽,秀得激情……

    但是,九尾狐这一口气打出的却是凶狠!!

    为了一滴血愿意去拼命的那种凶狠……

    面对九尾狐的凶悍,红巢全队除了叶骄阳看到雍麒麟的表现,露出了兴味盎然的奇特表情之外,其他人,都脸色平静。

    就包括已经被干掉了一半血量的血色弥勒,也只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马上,就在雍麒麟刚释放完锁喉枪,准备完美接上穿心枪的时候,轩辕陨一记完美的裂地崩,打断了雍麒麟的完美连招。

    同时也将红狼,还有后续跟上想要一口气秒杀血色弥勒的机甲,全部控住。

    而且这一道裂地崩改变的地形,刚好将九尾狐的阵型分割开来。

    “反冲脸!漂亮,红巢这一把的阵容变动得非常及时,最害怕冲脸的阵容,就是全脆皮阵容,而红巢只换上了一个能打能抗的刀少林,就将这一短板直接补齐了!”杨御晨在轩辕陨甩出一记精彩的裂地崩之后,发出了由衷地赞叹。

    “嗯,配合上反控制能力很出色的棍丐帮,完全不怵九尾狐的冲脸!”林薇点了点头。

    “而且,九尾狐的双爆发,站位太靠前、太激进了一点!!”小雪道。

    “有一点。”

    “所以,那记裂地崩释放的位置太巧妙了,居然刚好把九尾狐的阵型分割开了!”小雪紧接着就进入了状态,“现在的九尾狐是红狼、雍麒麟在一边,而陈彬、机甲和小苍则在裂地崩造成的地裂的另一边。”

    “还好,九尾狐的站位从一开始就对轩辕陨有所防备了,所以,陈彬他们并没有被轩辕陨控到,而且刚好是远程职业被分开在了另外一边,对他们输出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林薇道。

    “是的,从目前来看,两队基本上打得是势均力敌……”杨御晨点头道。

    面对轩辕陨的反控,红狼和雍麒麟连脸色都没变一下。

    刚刚从眩晕状态恢复,就联合后来居上的机甲,仍然不依不饶地,继续疯狂输出血色弥勒。

    秒了他!

    无论如何都要秒了他,才能彻底破开红巢的阵型,像一块切进黄油地热刀子一样,彻底将红巢成两片!

    可是,红巢的反击来得同样犀利。

    随着血色弥勒的血量越来越少,几乎要突破三分之一的时候,一直都只在使用各种嘲讽和减伤害技能的他。突然一改风格,抬手横刀,直接甩出了一记“疾风飞斩”。

    疾风飞斩,刀少林50级群攻技能,将刀芒附在武器上对前方5米扇形范围敌人造成五百点固定伤害附加200%基础伤害。

    疾风飞斩是刀少林有数的几个范围攻击技里,伤害最高,施法最快的技能。

    这一刀下去,九尾狐三名正在强行秒杀他的队员全部中招。

    身板最脆的气武当红狼,直接被刮掉了接近一半的血量!

    “天。这怎么回事?血色弥勒的疾风飞斩,怎么伤害这么高?!难道是打出会心一击了么?”小雪一下就发现了九尾狐三人掉的血量不太对劲,疑惑地叫了出来。

    “应该是他手里的武器!”林薇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

    同时反应过来的,还有赛场上的机甲。

    机甲在这种紧急关头也顾不得害羞了,直接在隔音房里大声喊了出来:“红狼。麒麟小心!他换了武器!和我们之前收集红巢的资料不一样了!”

    陈彬的眼睛眯了一下。

    机甲继续道:“他现在用的武器,就是在ces联赛表演赛上,和我打的那一场选图局里,那个小号身上使用过的武器,升级而来的!”

    红巢的血色弥勒更换了武器?!

    这一点,这倒真是在他们赛前制定战术时,计算之外的意外了。

    而且。机甲说的ces表演赛上薛米乐的小号“米乐米乐小米乐”身上的那把武器,直到现在陈彬还记忆犹新——血越少,攻击越高,这样的属性。当时在表演赛上差点打了机甲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离ces表演赛才过去了多久?

    红巢就已经彻底做出了,将这件装备打造到了顶级,并更新到了正式比赛的明星角色上了?

    而且,看血色弥勒手上的那把环柄大刀。在爆发前一点都没有像当时ces联赛表演赛那场表现出的那样,会有血色光芒在刀锋上流转。而是一丁点异样地征兆都没有了。

    简直是防不胜防啊!

    “红巢,李挥遒……坑爹啊!”蓝白站在陈彬身后道。

    “一个没有爆发,只有持续输出的刀少林,愣是被……”永夜也吸了一口气。

    红巢的打造师李挥遒,算是在千里之外,坑了九尾狐这一把!

    但是,武器和预期不同也没办法了,红狼、麒麟和机甲面对血色弥勒意料之外的爆发,仍旧没有慌乱,反而是打出了更加犀利的爆发。

    无奈血色弥勒的武器属性太变态……

    最终,还是红狼在极限情况下和血色弥勒完成了互换,而麒麟和机甲也被消耗掉了半血。

    “红巢,凭着血色弥勒武器的突然爆发,反冲脸成功了!”

    “不过九尾狐队员们仍然没有放弃,气势反而是越打越烈!”

    比赛,就在双方队员各种犀利和凶悍地操作和输出里进行着,短短地三十秒内,双方就已经各自倒下了一大半的队员。

    不到四十秒,最终红巢还是笑到了最后……

    叶骄阳带着一丝血皮,站在了所有人的尸体上!

    ……

    红巢战队终于拿下了这场比赛的第十五个小局!

    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要按照惯例,站在陈彬的尸体上刷点嘲讽的时候……

    屏幕上出现的,却是一大排流口水的和满眼红心的表情!

    全场解说、观众,全部呆呆地看着……

    不会是传说中的杀人告白吧?

    否则,怎么会出现流口水和红心呢?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叶骄阳的话就一条接一条地,飞快刷了起来……

    “哦,哦,麒麟,雍麒麟,怎么会今天才遇到你?啊,我们真是相见恨晚啊!”

    “我开小号去云雾城下战场的时候,你还没加入九尾狐,表演赛你也没有来,我们直到现在才有交手的机会……”

    “亲爱的麒麟,来我们红巢吧,红巢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我可以保证,你来到红巢,可以立马以队员的头衔,享受队长级待遇,月薪比照正选,年底双薪,除了各类大赛的时间年假随便安排,百分之十业务分红,各种差旅费,交通费,服化费,招待费,青春损失费,各种费只要你认为合理的,随便找我报销!”

    “怎么样,你是不是心动了,心动不如行动,赶紧的,待会我就让人把合同给你们过去,你们看怎么样?”

    叶骄阳飞快地刷出了这一大段话,一下让全场都安静了。

    搞人啊!叶骄阳这特么是干什么?

    “这……叶队他是在开……开玩笑的吧。”小雪嘴巴都有些打结,毫无自信地朝着杨御晨和林薇弱弱地问道。

    杨御晨没有说话,只是回了一个无奈地苦笑。

    林薇也是摇摇头,笑道:“呵呵,他……你可不能用常理来判断,你以为他是认真的时候,基本上,他是在跟你开玩笑。你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时候,基本上,他其实特别地认真!”

    无数的记者手上的笔都掉了下来……

    挖墙脚也不能挖地这么直接,这么离谱吧!

    而且,还是在wcg预选赛当中……

    当着全国观众的面,直播一场挖墙脚!!

    ——————

    挖月票,哼哧哼哧,挖月票,挖挖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