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37章 话题局,死对头

第737章 话题局,死对头

    万众期待的恩怨局,算是以一种意外残酷的方式结束了。*文學馆*

    九尾狐让战戈是死了个透。

    估计这一下趴下去,再想挣扎起来,得花点超人的毅力了。

    但是,同一时间所有人也抱了看好戏的心情,等着九尾狐的下一场比赛……

    仅仅只是后天晚上,溪谷空中竞技场,就将迎来九尾狐对红巢,同样的话题局!

    剑战职业圈一对死对头的再度相逢……

    红巢会不会也让九尾狐死个透?!

    第二天一整天,九尾狐都进行了非常规矩的常规训练,远远不是面对战戈的时候那副优哉游哉的样子了。

    而且,当天晚上,陈彬把九尾狐全队,都集中在了他的房间里。

    记者们真心是心里像被猫抓一样——明显就是在讨论战术,他们真想在装点什么窃听器之类的,随便一句话肯定就是独家新闻啊!

    陈彬的房间里,小雅为所有人端上了热茶,君邪给端出了点心。

    初冬的天气,热气腾腾的茶点,让所有人面对下一场危险的比赛的时候,都少了一份紧张,而多了一份温暖的安全感。

    “好了,开胃菜是结束了,正餐要到,”陈彬看着九尾狐的队员们,笑着拍了拍巴掌说道,“下一个对手是谁,相信大家都在脑子里过了无数遍了。”

    “难缠!”蓝白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笑,只用两个字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红巢战队!

    今年一个前三都没落下,几乎有当年九尾狐气势的红巢战队!

    尤其是ces联赛之后一段时间,他们的竞技状态简直爆棚……

    用如日中天来形容这支战队今年的表现,绝对一点都不过分!

    终于还是提到这个话题了……

    九尾狐的队员们。听到蓝白和陈彬的话,有的低下头,有的皱起眉头。

    今天一整天的常规训练,其实也并没有让他们真的缓解紧张。

    因为,下一轮的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

    虽然他们曾经在ces表演赛上已经和红巢交过手,甚至还拿下了那场比赛的胜利。

    但是,也正因为那场比赛,反而让九尾狐的队员们。更加体会到了红巢的强大。

    不熟悉的低等级账号,而且几乎身上都还是一身随意搭配的装备。

    红巢的队员们就带着这样的劣势,抱着玩玩就好的心思,居然也能和九尾狐几乎打成平手!

    九尾狐可以说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却也只是靠着1局的优势。才拿下了比赛的胜利。

    而下一轮即将遇到的,再不是表演赛上哪支玩世不恭的红巢了……

    那是真正的红巢,全队长级阵容的红巢,操作着他们的神级账号,抱着必胜的信念的满状态红巢战队!

    “哦,你们也别露出那种绝望的表情,”陈彬的目光在他们每个人脸上扫过之后。突然笑了起来,“一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战队罢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呃。谁是老虎?

    而谁,又是那只顽皮的猴子?

    好吧,有底气说这句话的,整个职业圈估计也就一个人——只有率领九尾狐战队。无数次击败过红巢的陈彬!

    九尾狐的队员们,听到陈彬的话。眼睛里略微有了点神采。

    尽管他们知道想要战胜红巢,难于上青天。

    但是,既然陈彬都这么有信心的样子,那他一定是早就已经想好了下一轮的战术?

    九尾狐的队员们,早就已经对陈彬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请问,”雍麒麟举起手,期待地问道,“下一场,我们打赢红巢的机会,大概有几成?”

    “机会?几成?”陈彬笑眯眯地看向雍麒麟。

    “是啊,虽然我们针对红巢做过很多练习,但是,模拟练习的结果好像都是输的。”其他的队员们,也都一脸期待地看着陈彬,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哦,所以你们想知道,正式比赛中对上红巢的胜率?”

    “嗯嗯!”一群星星眼盯着陈彬。

    “不到一成!”陈彬十分坦然地答道。

    “……”所有人都忍不住齐齐给了陈彬一个中指。

    信任这种人,简直就是扯淡!

    既然战胜红巢的机会连一成都不到,拜托就不要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行不行!

    陈彬突然笑了起来。

    九尾狐的队员也都笑了起来。

    一个小小的玩笑,倒是让之前提到红巢时,房间里那种紧张而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红巢几乎所有的队员,都是做过队长,带过战队征战沙场的顶级明星……”陈彬很轻松地笑着道。

    “……”房间里安静下来,静静地等着陈彬继续说下去。

    “但是,没有人天生就是冠军,天生就是赢家。红巢的战队底蕴也好,大赛经验也好,都不是我们现在就能比的,我希望大家能坦然地,勇敢地面对这一点!”

    “嗯……”说是要勇敢地面对这一点,可是,毕竟是新人,谁能百分百地做到?

    “虽然我们很努力地训练,每个人都非常有天赋,可红巢也一样,他们每个人的天赋和刻苦程度,都不在我们之下!”蓝白点了点头,安静地补上了一句。

    “但是,我们是九尾狐啊……”机甲有点受伤地抬起头。

    “是的,我们是九尾狐,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因为双方实力差距多大,而有任何恐慌、畏惧的情绪,”蓝白直直地盯着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道,“我们是九尾狐,我们可以坦然面对任何差距,可以勇敢接受任何结果。因为,我们是九尾狐!”

    每个人的拳头,都不有自主的捏紧了。

    是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

    难道因为差距的存在,他们就不打了,干脆弃权认输,坐在地上哭算了?

    相信无论是以前的九尾狐,还是现在的九尾狐,都没有这种孬种!

    如陈彬所说的。坦然地,勇敢地,直视差距——差了点又如何,不就是个干吗?

    这才是九尾狐这支战队的灵魂和信心!

    没有人是天生的冠军,也没有人是天生的赢家!

    但是。只有一点,剑战职业圈的巅峰,一定是属于九尾狐的!

    回过头去看看战戈,不就是他们通往巅峰的第一个踏脚石?

    “蓝白,说的好!”永夜的呼吸不是太流畅,手有点发抖地带头鼓起掌来。

    “这才应该是队长!”荒唐表情还是那么淡定,但是话里的内容。却依旧犀利。

    “就是就是,比某人靠谱多了……”刚刚被陈彬差点一口气噎过去的麒麟,也坚定地站在了蓝白那边。

    “嗯,确实说得好!不去居委会任职。可惜了!”陈彬对队员们变相的抗议毫不在意,损了蓝白一句后,接着说道,“好吧。既然大家在蓝政委的调教下,都已经鸡血沸腾了。那么我们就来具体说说打红巢的战术吧!”

    ……

    勇气和信心,不在一时一刻。

    对手再强,压力再大,他们需要的却只要一句话,一声鼓励。

    整个战队依旧能是欢声笑语!

    说到具体的针对战术,全队也都停止了开蓝白的玩笑,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听。

    针对红巢的战术,他们还真是练过不少……

    有的练得都快吐了,但是模拟评估还是不好。

    今晚到明晚,也只剩一天的时间了,陈彬决定了采用哪一种?

    “我们之前针对训练的时候说过。打红巢的思路并不复杂……”陈彬已经在小白板上拿白板笔画了起来,“红巢的特点,就是靠极致的个人实力,去秀,去玩,打法华丽得就像在舞台上跳舞的明星……”

    “嗯。”这个不需要太强调,全队都表示理解。

    “所以,我们的所有针对战术,都只有一点——把他们从舞台上拖下来,和我们一起在泥潭里打滚就行了,让他们玩不起,秀不起,完全找不到节奏。”

    “但是,这很难。”蓝白微微皱眉,有多难,之前模拟训练的结果,已经说明了一切。

    “没错……”陈彬打了个响指,“很难,非常难,难如上青天……”

    “我们练过那么多,到时候打哪一种?”永夜焦急地问道。

    “最拖的一种,最慢的一种,最难看的一种,”陈彬已经有了决定,“到最后,比得就是谁更坚韧,谁的求胜心更强!”

    “呃,那就是……”

    “嗯!”陈彬点了点头,指向了几个队员,“明天的首发阵容是,我、蓝白、小苍,小雅,永夜!”

    “……”全队都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们针对红巢做过那么多练习,看到陈彬点的人,也就都知道他要主打什么战术了。

    “明天下午两点到五点,我们再次巩固训练一下。”陈彬笑眯眯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永夜没想到自己参与的阵容会首发,有点紧张地问道。

    “哦,练习上没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巩固一下就行了……”

    “那非练习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非练习上……主要注意,明天一整天,全队注意避开叶骄阳,拿出防狗咬的态度,认真地避开他,就可以了!。”

    “啊?”永夜突然有点觉得,话题是不是跳得太过了……

    “嗯,这个要记住,甚至,比巩固练习更重要!我们不是在开玩笑。”蓝白看着全队诧异的表情,笑着强调了一遍。

    “……”所有人脸上的颜色都很诡异。

    而就在陈彬和蓝白的提醒刚刚落音,还没有具体说起明天巩固练习的要点的时候,只听笃笃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继续讨论。

    陈彬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向门口。

    已经晚上八点半了,谁这个时候跑来?

    吱呀一声,门被陈彬打开了。

    全队一片困惑……

    一个身材中等,长相清秀,留着一头长发的柔弱男生,正站在门口,带着能让人吐出晚饭的妩媚笑意,打量着开门的陈彬。

    “那个。请问,你是金羽吗?”那男生一看到陈彬,就先开口了,声音尖细而轻柔。

    “……”如果不是脖子那里有喉结,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是女孩。

    陈彬一下没太听清楚。

    不过,九尾狐队里每个人的名字他都记得。

    好像没有谁姓金的。

    然后,他的目光又环视了一周自己的队员。

    那目光的意味很明显——你们有没有谁认识这个人?

    全队每个人都摇了摇头。

    陈彬确认了大家都不认识此人之后,也就朝着男生摇头道:“不好意思,你可能是找错房间了吧,我们这里没有姓金的!”

    ————

    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