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736章 这么弱,咱怎么好意思不轻敌

第736章 这么弱,咱怎么好意思不轻敌

    聂彦看到了那句谢谢,只觉得心跳一滞,嘴唇抖了好一会,才硬是咽下了喉咙里的那一口腥甜的液体。文学馆

    然后,整整十秒钟的时间,他的呼吸都是停止的,一口气都没有喘上来。

    玻璃房外面的观众席,欢呼声就如同盛大的庆典一样,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满处看到的都是挥舞的九尾狐队旗,和挂起的巨大横幅。

    九尾狐的两个相邻的粉丝团,还摆起了人浪……

    再反观战戈的玻璃房里,安静得简直就像墓地一样。

    所有的队员都懵了。

    训练了一个星期的穿插战术,不仅仅不是预料中的大胜,反而却是惨败。

    还能输得比这更彻底的吗?

    九尾狐一个人都没死!

    九尾狐一个精炼技都没用!

    利用的……

    完全就是他们的穿插战法!

    哪怕是战戈队员再糟糕的心理准备,也没有准备过这样恐怖的结果。

    第二局,战戈战队选图。

    聂彦没有什么话可说了,训练了一个星期的阵容,他一下不知道怎么调整,只能先凭感觉打,试图通过战戈队员的实力压倒九尾狐,结果,九尾狐团战一出,他们迅速败亡。

    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

    无论战戈怎么挣扎、抓人、在选图上下功夫,都没有改变任何事情。

    上半场十五局的比赛,九尾狐一个人都没换,以平均一分钟一局的速度,一场不落地全部拿下!

    没有起伏,没有拖泥带水,拿下就是拿下!

    半场全胜了!

    观众席。选手席,都是寂静的。

    谁想到过这样的情况?

    从来没有一支职业战队,在任何一场正规比赛中,被另一支职业战队,打成半场全胜的局面!

    即使是以前全胜时期的九尾狐,打排名垫底的流域战队,都没出现过这种极端的情况!

    “陈彬只是添了把火,战戈,就被自己玩死了。他们怕是一半实力都没发挥出来。”唐忆瑶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叹了口气道。

    “输在自己开发的不成熟的战法上,唉……”杨御晨端起杯子,摇头接了一句。

    “而且,如果不是孤注一掷地训练这个战法。投入地太多,付出地太多,战戈现在也不会完全陷入迷茫。”唐忆瑶点了点头。

    “没办法打了,下半场一开始,九尾狐只需要再赢下一局,揭幕战就直接结束了。”杨御晨道。

    上下半场各30局的比赛,一方先赢了十六局。就取得了胜利。

    九尾狐确实很强,但实际上并没有达到以前巅峰时期的老九尾狐的水准。

    可是,他们就是打出了哪支职业战队都没打出过的惊悚局面。

    九尾狐的强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确实是战戈自己作死。

    不完整的攻击。只会带来反效果!

    穿插战法,思路方向是非常好的……

    只可惜,聂彦没有去完善它的能力!

    不仅如此,就算聂彦能够为完善这个战法。战戈战队队员的实力,也无法完美地执行。

    所以。聂彦这只能算是学雷锋做贡献了,用一场揭幕战的惨败,为别的更强的战队,带来了威胁九尾狐团战体系的漂亮思路。

    “九尾狐的缺陷,也被暴露出来了,”方尘秋道,“后天对上红巢,将会比他们预计中的难打……”

    “嗯,那是当然的。”唐忆瑶和杨御晨都点了点头。

    下半场的比赛,很快就开始了……

    原本很多战戈粉丝期待中的中场调整、沟通,并没有出现。

    毕竟,战戈的实力还根本都没发挥出来,很多人都期待着绝地翻盘的出现!

    然而,聂彦一句话都没说。

    其他的队员同样一句话都没说……

    集体沉默。

    没有经历刚才那场噩梦的人是不会感觉到的。陈彬带给他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可能一下恢复过来。

    第十六局,战戈战队选图。

    聂彦有点坚持不下去了,随机了一张地图……

    没想到,很讽刺的是,直接随机到的就是金丝悬崖!

    顿时,聂彦就笑了。

    笑得很苦很苦……

    天哪!就连天都在讽刺他!

    讽刺他的异想天开,讽刺他的无能为力。

    结果,可想而知。

    九尾狐打出了一场,事前谁都没有想过的,惊天的揭幕战——只用了十六局,就结束了战斗!

    全胜!

    哪怕一个小局,都没有让战戈拿下。

    纯属是打小朋友的节奏……

    意外,实在是太意外了!

    对于观众来说,这种连胜的意外是他们爽快的根源,对于记者来说,他们就怕没有这种意外,而对于唐忆瑶他们这些看明白陈彬做了些什么的人来说,这场看上去一面倒的战斗,实在是太血腥,太残忍了!

    还有什么比陈彬先勾引再虐杀的打法,更加地一箭穿心?

    战戈这一下,真的是被伤得太狠了……

    当然,这就是陈彬要的!

    完美地执行!

    没有一分的水分!

    ……

    全场欢呼之中,九尾狐全队站了起来,举起手向观众们示意。

    如果要评选剑战史上打得最虐的一场cs赛制比赛,那绝对是非今天这场莫属!

    比赛结束了之后,陈彬对队员只有一个要求——学会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敌人的痛苦之上,看看战戈的脸色又多难看,他们就要拿出多欢快的笑容来!

    九尾狐全队以惊人的执行力给执行了。

    于是,聂彦他们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看着九尾狐站起来的选手们,所有九尾狐的粉丝几乎都要疯了,而记者们都不敢相信。九尾狐送出了这么逆天的一个话题!

    以至于赛后记者采访陈彬,询问他怎么评价对手这场比赛的表现?

    陈彬都只笑眯眯地回答了一句:“他们不是对手,他们只是敌人。”

    对手,指的是势均力敌,能够给自己带来威胁的,具有竞争关系的战队。

    而敌人……

    陈彬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然后,记者继续询问赛前关于粉丝担心九尾狐轻敌的问题,陈彬更是笑得无比灿烂:“这么弱,咱怎么好意思不轻敌?”

    这么弱。咱怎么好意思不轻敌?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就成为了当天晚上的各大媒体的新闻标题!

    不知道战戈战队看到这句话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但是,革命前辈曾经教育过大家,对敌人的同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陈彬从来就是个不给自己委屈受的人!

    ……

    回到酒店的房间,陈彬给全队总结着这场比赛的要点。

    乘热打铁。才能飞速提高。

    至于最后的成败,陈彬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揭幕战,开胃菜而已,不要太放在心上,”陈彬叼着吸管,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早点忘了他们吧。”

    “哈哈。我们是能忘了他们……只是,他们肯定忘不了我们!”永夜笑着道。

    “但是,”蓝白微微皱眉,提醒道。“聂彦带来的麻烦也不小,不是这一场比赛,而是接下来我们的整个小组赛,以及这一整个wcg预选赛……”

    “因为穿插战法这个思路。对我们团战体系的威胁吗?”机甲问道。

    “嗯,尤其是叶骄阳跟秦千路。看了聂彦打九尾狐的这场比赛之后……”蓝白道。

    “唉,聂彦啊,找死还不好好死,”陈彬摊手,拨弄了一下头发,笑眯眯地道,“临死之前还不省心,平白提高我们的比赛难度……”

    “太坏了。”小苍点头道。

    “是啊,太没有天理了,临死还要给别人做件嫁衣。”

    “乖乖的躺平任调戏不就好了,真是的……”

    “嗯,都怪战戈,如果早点弃权回家,不就他好我也好?不懂事!”

    九尾狐全队都谴责着战戈,谴责他们透露了打九尾狐的一套战术思路,无缘无故地让九尾狐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变得比他们预计的更困难。

    幸好聂彦听不到这些谴责,否则真的一口血就喷出来了……

    永夜静静地听着,越来越觉得,九尾狐真的是在不讲道理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十二道金牌都召不回来了。

    不过,当天晚上,除了战戈战队之外,还有很多人都睡不着觉了。

    尤其是对于唐忆瑶他们来说,就像是认识了一个新的陈彬。

    一个节操更加丧失的,什么都能做的,魔鬼!

    当天晚上很多人都听到了战戈战队房间里的争吵……

    陈彬最狠最绝的目的,成功地达成了——让战戈崩溃,让战戈今年的wcg预选赛直接报销!

    九尾狐对战戈的这场比赛开场之前,无论是唐忆瑶他们,还是别的职业选手,甚至是记者们,都还会困惑,陈彬如何通过一场比赛,把战戈小组赛送回家?

    毕竟,九尾狐发挥再怎么出色,一场比赛再怎么完虐战戈,战戈只要不是小组垫底的最后两名,一样能够进入八强。

    那个时候陈彬怎么办?他可是亲口说过,要小组赛把战戈送走的。

    到时候战戈没走,他难道自己扇巴掌吗?

    可是现在……

    至少,唐忆瑶和杨御晨以及很多人都懂了!

    陈彬肯定不会扇自己一巴掌。

    九尾狐揭幕战就给战戈如此恐怖的迎头痛击,把他们最辛苦的努力否决得干干净净,战戈接下来对别的战队的比赛怎么打?

    或者说,他们还有什么信心打下去!

    陈彬说了小组赛送他们回去,那就是送他们回去!

    神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

    呜,月票状况真心让人好无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