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死了?

第一百五十二章 死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袁朝年已死。”

    袁朝年已死……

    一声声的呼喊,口口相传的蔓延了开去……

    又一个公敌倒下了,在jīng力内力耗尽之后,横剑自刎。

    情衣从树上一跃而下的同时,环绕身体的一道道寒冷的剑光,毫不留情的将跃起围攻的敌人连兵器带人尽数斩断。

    倚天剑的锋芒,让一支支临时打造的枪杆根本不堪抵挡。

    粉红的衣裙早已经在连续不停的厮杀中被汗水浸透,沾染了不知道多少的灰尘,还有一些被剑光绞碎了的桃花,碎散的落在她发上。

    周围的敌人,挺着长枪,环绕成了一圈,围而不攻。

    几天几夜的厮杀,他们早已经被倚天剑的锋芒杀的胆寒。

    他们需要有人带头第一个冲上去,仿佛第一个冲上去的人就能够承受所有的攻击,他们跟随的才能够安全一些。

    尽管每一波冲上去的人里,少有还能活着退回来的。

    但围攻的一圈人,仍然需要这样的安全感。

    夺命十八剑不擅长以寡敌众,可是,情衣不仅仅会使用夺命十八剑,即使只是随意自行组合的剑招,凭借高明的剑技也足够了。

    围攻的人群中,有不少是紫霄剑派的人,其中还有一些紫霄剑派过去属于峨眉山的弟子。

    她们看着此刻喘着粗气的情衣,想到过去情衣对她们的细心帮助和教诲,她们觉得心里十分难过……可是,她们必须战斗,必须杀死她,因为她是公敌。

    她们没有勇气站出来,却有勇气面对根本无力战胜的剑。

    死亡是送入黑暗囚牢,成为公敌被杀死也是如此,但前者的希望似乎多一点,就让人们没有勇气选择成为后者。

    一把剑,在黑暗中,移动着。

    这场战斗力,还用剑的人很少。

    醉死梦生也带了枪柄,但枪柄在背上,没有连接上剑。

    他用尽办法,其实不难,然后跟着醉生梦死和碎散。

    他们是同门,本是朋友,一起战斗理所当然,百晓生给予了这种安排。

    黑暗中,他们三个人一起行动。

    正气圣地的战斗中,他们见过面。

    那时候,醉死梦生本来有机会杀死碎散,可是,想到师姐醉生梦死难过的模样,他没有那么做。

    这场战斗的时候,碎散也希望跟他一起,因为正气圣地的战斗力,是醉死梦生放过了他,否则,他当时就会死。他很感谢,醉生梦死也是。

    黑暗时代的来临,让他们又站在一条战线上。

    醉死梦生看着碎散和师姐醉生梦死牵着的手,久久的看着。他发现自己是个傻瓜,当时他放过了碎散,他师姐不伤心了,可是,现在伤心的人是他。

    醉生梦死笑着回头。“师弟,咱们三个带头,情衣的jīng力应该差不多了,咱们三个合力一定能赢她。师弟没关系吧?”

    “没关系。我加入紫霄剑派的时间不长,跟她也没有交情,何况既然是公敌,人人可诛。”醉死梦生回答的很平淡,醉生梦死放宽了心,碎散笑道“老婆你真是的,现在的情况醉死梦生哪里能不明白大体?咱们不也要对圣主刀剑相向嘛。就是师父他们怎么没有音讯……”

    醉死梦生不屑暗笑,他从来看不起碎散,觉得他就像个傻瓜。这种时候,他们的师父没有消息,那就是拒绝了参战,宁可进黑暗囚牢。这根本是不需要猜测的必然。

    “可能师父不愿意离开隐修的地方嘛,没事的。”醉生梦死宽慰的话,让醉死梦生暗暗叹气,他的师姐跟了碎散,也便傻了,或者说,在装傻。别的师兄弟在战前集合的时候他们都遇到过,也联络过他们,唯独他们的师父没有消息,那已经足以说明结果。

    醉死梦生看着碎散摘去师姐头上的一片血红sè的桃花花瓣,他才知道,自己的心很痛。他们已经肆无忌惮了,因为早已经结婚成为夫妻,任何时候的亲昵举动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他们总在没有人的地方,醉死梦生只能够猜测他们相处的情况,而现在,却亲眼目睹。原来亲眼目睹和猜测的感受差别有这么大……

    醉死梦生手里的剑,握的更紧。

    他们已经走进了情衣的视野范围,情衣喘着粗气,很显然,在利用每一分秒的时间休息,她的jīng力很明显已经进入衰竭的边缘,但围攻的一群傻瓜们仍然没有勇气上前,反而还在那里等,等着情衣慢慢的恢复jīng力和内力。醉死梦生不屑一顾,这就是傻瓜,傻瓜不想死,结果等的结果是必死无疑,如果早些冲,也许情衣已经倒下了,他们之中一半人或许都能活下来。

    “师弟当心些,我们先上,你支援!”醉生梦死取下长剑,情衣没有cāo纵别人兵器的能力,他们完全可以用剑,面对情衣这种高手,虽然jīng力已经不如衰竭的边缘,他们也不敢大意,用剑才能够发挥他们完全的战斗力。

    碎散上前半步,握剑在手。“我先上,你们当心。”

    也只有在这时候,醉死梦生才觉得碎散像个男人,可是,他已经决定不再继续让自己伤心。

    碎散冲向了情衣。

    倚天剑的光华,在飞闪。

    碎散一出手,情衣就认出了他的剑法。

    剑法的虚招,全然没有让情衣产生片刻的疑惑。

    曾经浮生若梦和散纸都是负责保护情衣的人,他们的剑法情衣从没有忘记,因为那是剑走偏锋的,独特剑招。

    剑的杀招不是剑身,而是剑柄后面很短的尖刺。

    剑在变化的时候,很多时候剑身回转时,都是敌人认为的最佳反击时机,散纸的剑法针对的就是这种通常的心理,所以真正的杀招在剑柄,在敌人认为绝对没有威胁的时候,骤然以剑柄一击刺中敌人的要害。这是剑走偏锋的剑招,但很使用,也很厉害。

    碎散用的很好,面对倚天剑的虚招,碎散侧移回避的同时,挽起剑花,如同确保万一的自保,醉生梦死紧随跟上。

    醉死梦生在最后,他看着前面侧移的碎散,原本他应该冲上去,突然从醉生梦死后面杀过去。

    但他不打算这么做,他根本不打算掩护碎散,而是要让碎散死在情衣剑下!

    他冲向了本来不该冲过去的位置,一副担心醉生梦死而乱了章法的模样……

    刹那,碎散变了脸sè,醉生梦死也意识到师弟没有很好的配合,她匆忙移动,补位,试图代替醉生梦死原本的位置。

    碎散发现来不及了,情衣得到了这么片刻的反击空隙。

    碎散匆忙推出剑柄,试图抢先一步。

    可是,他的剑柄击中的却是情衣抬起来的剑鞘!

    ‘她认识我的剑法……’碎散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情,忘记师父曾经跟随的就是情衣,还是为了就她而死。

    倚天剑,轻易刺穿了碎散的身体,在碎散的胸膛里一转,割开了他的骨肉,削向醉生梦死!

    醉死梦生很高兴这样的结果,一把拽着醉生梦死的胳膊,使劲朝后一拽,带着她退离了情衣的视野。

    周围的人,见到他们动的时候就一起冲了上去……

    “师弟!你为什么?”

    “为了救你。刚才我突然发现,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情衣一定认识我们的剑法。”醉死梦生早就想好了说辞。

    醉生梦死骤然一愣,一脸悲痛的凄苦模样,她挣脱醉死梦生的手,上前,看见倒在情衣身旁的,丈夫的尸体……半晌,她突然把剑,横斩向脖子!

    早有防备的醉死梦生一把抓住她的手,制住她的穴道。“师姐你何必如此?你应该坚强的活下去,黑暗时代结束之后还能再见面,不是吗?”

    “我们说过,同生共死。我不会让他一个人在黑暗的囚牢里,师弟,你别阻止我,你也阻止不了。”醉生梦死惨然一笑,那神情,透出的情绪,让醉死梦生一看就明白了她的心情。“我懂了,我真不希望结果会是这样……”醉死梦生说着,吻上了醉生梦死的唇。穴道被制的醉生梦死全然无法挣扎反抗,眼看着他的手滑进自己衣服里面,周围还有奔走,在前冲的许多人,她惊慌失措,震惊愤怒的恨不得能一口咬死面前的师弟,恍然间,她已经明白,丈夫的死,十之仈jiǔ根本是这个禽兽不如的师弟的设计!

    可是她咬不了,她的嘴被捏着,根本无法合上。

    半晌,醉死梦生终于离开了她的唇。

    看着醉生梦死眸子里深切的仇恨,醉死梦生发现,原来被一个爱的人恨的滋味,比他预料中还更难受。“你是个禽兽!你蓄意害死碎散,是不是!”

    “他没资格说什么,不是我,他早就已经死了。有资格恨我的人只有你,你现在已经脏了,我看你们还怎么在一起,我很想知道,将来我告诉他,仔细描述我是如何侵犯你的过程的时候,他是什么滋味。他还能不能若无其事呢?既然我注定了痛苦,至少也要得到过,至少能让你们陪我一起痛苦。我看明白了,人生就是如此,与其被发好人卡独自难过,倒不如被你仇恨的时刻记着。”醉死梦生封住了醉生梦死的穴道,让她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然后带着她,跳上了一棵桃树……

    围攻的人群,围而不攻。

    情衣争取着时间恢复着jīng力,也许多撑一颗,就有转机。

    几百年的江湖中,实在遇到过太多yīn差阳错,仅仅片刻就改变结果的情形。

    情衣早已经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能够放弃,哪怕再挥动一剑,再杀一个敌人后,自己就会倒下。这一剑也必须挥动,这是依韵生存的理念。

    敌人,围而不攻。

    直到,一条浑身热汗淋漓的,面无表情的醉死梦生走了过来。

    情衣记得这个人,片刻前,不是他,另一个女人已经死在她剑下,但如果不是他,她当时也不会那么容易杀人。

    他们三个人的配合,本来能够从她剑下走几招,也许那时候她的jīng力已经衰竭,或许会死在他们剑下。

    但现在,她的jīng力稍稍恢复,而他只有一个人。

    另一个女人呢?

    “这场战斗,没有人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开,被杀死,和被送进黑暗囚牢的结果,我猜一样。我听说,恨是一把双刃剑,原来是真的。”醉死梦生想着师姐一直仇恨盯着他的目光,那曾经是他爱的人,但他宁愿创造现在这样的结果。可是,面对这样的结果他却又突然,后悔了……他后悔的不是自己的选择,而是无法真正的面对这样的结果。如同当初放过碎散,又看着他们一起时的情绪一样,真正的面对,他才发现,他自己同样的痛苦难过。

    倚天剑刺穿了醉死梦生的心脏。

    情衣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出剑。

    因为情衣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就是来求死的。

    围攻的人,蜂拥而上。

    醉死梦生紧紧的抓着情衣的剑,笑着。“醉死梦生的名字,至少要响亮一些……”

    这是个yīn险的男人……

    情衣的jīng力衰竭,力量已经衰弱,剑,竟然无法一次回抽,因为醉死梦生握的很紧……

    乱枪,不停的刺上情衣……

    “情衣死了!”

    情衣死了,又一个公敌倒下了。

    剑,在杀人。

    小龙女步履蹒跚,谁都看出来,她已经无法继续支撑。

    但围攻的人,还是没有人敢主动上前。

    直到,指间沙走进了小龙女的视野。

    小龙女头脸上,都是汗水,一头湿法的狼狈,全然没有了平rì的那种清新亮丽,超凡脱俗的感觉。

    可是,她的目光仍旧纯净如水。“师妹,很好,我已经不行了,总归需要一个人划上句号,是你很好。”

    “师姐,我来只是为了问你一个问题,我们的古墓派,是不是其实早就不存在了。师姐这么多年在江湖中坚持的,是为了一个不能实现的梦想,还是真的以为,能够回到过去?”指间沙站在小龙女面前,看着靠剑支撑才能够站稳的师姐,轻轻的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