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江湖,未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 江湖,未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乐儿目光一寒,终于动了,朝着左边飞冲——

    一把把长枪在乐儿的拨打下全都反飞了回去,乐儿看不见飞过去的长枪会刺中谁,也无所谓,反正都是敌人就对了。

    拳头,毫不留情的砸烂了几个挡道意境级高手的脸。

    乐儿看见了粉红sè的剑光。

    她等到了,她相信,即使别人都无法在这种黑暗中找到其它人的位置,但至少有一个人肯定可以办到,残忍温柔。

    残忍温柔的战衣下,血一直在流,流过靴子,落在地上。

    她走过的,是一条血路。

    她的剑仍然在挥动。

    但速度已经慢了很多,她的脸上,苍白的几乎没有血sè。

    但她仍然在走。

    看见乐儿的时候,残忍温柔突然倒下了,倒在地上,却仍然用左手撑地,坚持着想爬起来。

    乐儿冲过去,一把抱住浑身是血的残温柔。“怎么回事?”

    “遇到,棋盘。”

    乐儿拳头紧握,无暇跟周围仍然在围攻的人纠缠,就那么抱着残忍温柔,单手发动腥风血雨——

    刹那,将围攻的长枪尽数打了回去。

    视野内外,中枪的人尽皆一声惨叫,毙命者没有太多,但重伤者却不少。

    黑暗区域之外,乐儿无法把握准头,只是猜测着打回去伤人就行。

    片刻,黑暗中的敌人受伤的太多,后面的人还没有能够上前,一时没有敌人的攻击出现。

    乐儿掀起残忍温柔的战衣,看了眼她胸口的**,输送一股气劲探测之后,知道残忍温柔失血非常多,还能够支撑到这里,简直就是奇迹,换了正常情况早就应该已经死了。“杀了他们没有?”

    满脸是伤痕的残忍温柔微微点头,声音很轻。“杀了。”

    “好!不愧是我乐儿的女人,干得好!”乐儿紧紧抱着残忍温柔,她知道,已经无法救活。

    残忍温柔的剑,还在手里,她竭尽全力的移动着剑,在地上,画出一道道,长短不一的线条……

    还没有画完,乐儿已经低头,吻上她受伤的红唇。

    走进视野的一群意境级高手们看着,都觉得有些怪异,不适……

    残忍温柔手里的剑,没有了动静。

    她的眸子仍然睁着,看起来,好像跟活着的时候一样。

    乐儿的唇离开残忍温柔的时候,脱下她的战衣同时,灌注内劲,一拳震碎了她的尸体。“我女人就算死了,也不能留给敌人践踏。”

    乐儿对视野范围内的敌人,全不在意。

    她收起残忍温柔留下的剑,地上长短不一的线条,她一眼就已经记住了。

    那是残忍温柔拖着这样的身躯,坚持过来的最终目的。

    线条的方向,就是她知道的,其它人的方位,线条的长短代表距离,线条的粗细,代表轻重缓急。

    乐儿开始移动,朝着线条第二粗,距离就适中的方位移动,那条代表的是容儿。最粗的那条,一定是月儿,但从线条的长度来看,距离太远,乐儿根据黑暗笼罩的时间计算,推测月儿不可能支撑到现在,她去,也已经无济于事,反而是容儿,现在可能还能撑着,最需要助力救援。

    奔走中,一条身影,出现在乐儿视线范围内。

    那是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是路过的蜻蜓。

    黑暗时代来临,他被迫参与这场战斗,但他一点都不愿意参战。不能当第一,对他而言,还不如离开江湖。

    尤其如今**的还不是过去自创的武典,飞刀的技巧仍然在,但内功心法的不同,加成的终极属xing值也不如过去的完美,飞刀,当然也不是最完美状态时候的飞刀。

    可是他不得不来,他想不到为了拒绝,不惜去黑暗囚牢的理由,也想不到拒绝的理由,苍生的未来,自己的未来,都取决于公敌能否全部被消灭。

    一片长枪,飞shè乐儿。

    乐儿拨打长枪,全飞向路过的蜻蜓。

    她知道,这个人的意境修为很高。

    长枪,交织合拢,飞撞向路过的蜻蜓时——

    他的手动了,一把飞刀,脱手shè出!

    这不是完美的飞刀,此刻他已经shè不出最完美的飞刀。

    但他觉得,杀人够了。

    长枪合拢的墙形成的最后瞬间,最后的一个空隙,飞刀及时从空隙飞shè了过去!

    shè向乐儿的咽喉。

    但是,飞刀还没有穿过空隙的时候,乐儿就已经微微低身。

    飞刀shè来时,乐儿张嘴,一口咬住。

    骤然发动天地杀神特效,追上了长枪拼凑出来的抢墙。

    双掌退出,几十把枪,骤然化作四面八方激shè的流星——

    路过的蜻蜓吃惊的看见,面前抢墙飞散开后,乐儿的那张脸。

    他急忙后退,避开乐儿时刻能够挥动的拳头。

    他飞退的很快——

    双脚离地在虚空,但乐儿再一次发动天地杀神特效,眨眼,追到了他的面前。

    路过的蜻蜓双手急动,两把飞刀正准备朝着乐儿的肩膀shè出的时候,乐儿嘴里,吐出一道寒光——

    那是一把飞刀,他自己的飞刀。

    身在虚空,双手已动的路过的蜻蜓,根本没有任何闪避,接刀的可能。

    飞刀,shè穿了他的咽喉,他急动的双手,已经没有了力量……

    他倒在了地上。

    看着乐儿从他身上奔走过去。“在我乐儿面前玩暗器?找死!给群芳妒十个胆子也不敢在我乐儿面前玩她的飞针!”

    他竟然,死在了自己的飞刀之下?

    江湖录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近距离的厮杀搏斗,乐儿是杀伤力最强大的人,同时是江湖中最不可能被暗器杀死的人,没有之一。

    这一刻,路过的蜻蜓相信了。

    厉的脸,已经烂了一大块。

    他的手,在颤动,不由自主的,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他的jing力已经衰竭。

    看着周围围攻的敌人,一张张恐惧的脸,他笑了。

    笑周围这群人,是一群白痴。他都已经jing力衰竭了,可是这群胆小鬼,仍然害怕的不敢上前。

    这时候,外面的人传来声音。

    他们的传话,一直靠口口相传的喊叫。

    三丈范围三丈范围的一直蔓延传递。

    “夏红雨死了!”

    “夏红雨死了!”

    传到厉周围范围的人耳中,那些敌人如同其它人一样,继续高喊传达给身边周围三丈的人知道,听到的人继续喊叫着这么传递下去……

    厉听着这个消息,晒然一笑。“那女人,比我先躺下啊!也差不多了,老子也到极限了,你们这群渣渣,很快还得在我厉的剑下发抖,躺下!”

    厉的剑,骤然挥动。

    周围的敌人,不由自主的后退半步。

    但这一次,厉的剑,割断的是自己的咽喉。

    六天六夜,他的jing力已经见底,已经衰竭,已经不存在战斗力,已经是极限了……

    战剑,在挥动着,却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力量和准头。

    左手的长枪,袁朝年已经无力挥动。

    周围的敌人,战战克克的,仍然不太敢上前。

    他就如同是个战神,在周围敌人心里,六天六夜的厮杀,多少人都已经死在他的剑和长枪之下。

    可是袁朝年那张始终沉着冷静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仿佛,从来就不累似的。

    袁朝年还有内力,但失血已经不少,但他的战甲覆体范围更广,血都流在里面,周围的敌人根本就看不到。他蓄意用披风围住了脖子,不让别人看见他脖子上一直流血,崩裂没有机会愈合的伤口。战斗之中,如何巧妙的提升士气,打击敌人的斗志,本是袁朝年擅长的事情。但此刻,他已经没有这种必要了。

    在袁朝年的记忆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厮杀。

    一个人,连续不停的厮杀了六天六夜。

    他觉得很痛快,这样的战斗中,他认识到自己过去没想到的极限。

    视野范围内,走出来一个意境级高手。

    袁朝年看见这个人,知道自己的终点到了,因为这个人不是个阿蒙,是个懂得战斗的高手,仙界时代他们曾经一起领兵跟妖魔厮杀过,后来这个人去了正气圣地。“倒在你剑下,也不错。”袁朝年晒然一笑。

    那人微微摇头。“你该死在自己剑下。其实你很冤屈,真没做什么,也许唯一的错误,是不该加入正义联盟。”

    “你错了,这是我人生中做的最正确的选择。你知道,江湖跟战场有什么区别?”袁朝年微笑询问,那人如实摇头。“都是战斗,没什么区别。”

    “有,战场讲究纪律,将就配合,个人英雄主义是战场大忌。江湖不同,江湖就是挖掘个人极限,不断提升个人极限实力的地方。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正义联盟,所以今天才能够认识到,原来我的力量极限已经到了这种过去想都想不到的程度。”袁朝年抬起战剑,反手刺进了自己的心脏。痛楚,却让他笑的更高兴。“我喜欢江湖,黑暗时代结束,我还会在江湖,还会在紫霄剑派。”

    长枪,支撑着地面,支撑着袁朝年的身体。

    他的头没有垂下,身体仍然直立。

    那人叹了口气,满怀唏嘘。是的,战场的勇士,至死都不会愿意让自己倒下,尤其是一个统帅,至死屹立的统帅同样能够激励士气,传承jing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