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退隐高手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退隐高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黑暗笼罩之中,这就是极限。

    天地杀神特效无法跨越意识无法探索的黑暗区域之中,剑魔飞剑气同样飞不出去。

    因为这些力量全都必须建立在意识能够捕捉的区域,至少也需要意识能够抵达大概,但三丈之外,什么都没有,根本无法探索里面的任何情况。

    若非如此,残忍温柔只需要原地不动的胡乱飞射剑魔飞剑气,总会有一道飞过自己人的视野区域,那时候,她的大概方位也就能够传达给别人了。

    可是,办不到。

    这就是黑暗笼罩带来的胜机,让天地杀神特效失去远距离从容闪移的能力,让他们彼此无法照应,不知道别人在哪里,能够依靠的,都只有自己的力量。

    突然遭遇袭击的人群,在惊慌中,后面的人却如同指挥传令一样,毫不犹豫的跟随前面的人飞冲,出枪,他们看不到目标,但是他们的剑跟随着前面的人刺出,也许落空,也许刺中。

    他们不需要精确的知道目标。

    神影舞的层层叠叠残影中,残忍温柔顺利杀死面前三丈范围内的所有敌人,但立即又有很多把兵器攻击过来。

    十几把,接连飞撞过来。

    在刺进视野区域之内,残忍温柔连一点预兆的感应都没有。

    枪就那么突然来了,十几把。

    她能够凭借战斗本能在感应到攻击的时候应对。

    飞闪的剑光,飞快的夺走握着枪的,一个又一个敌人的性命。

    天地杀神特效一次次带着残忍温柔朝着西北方向突进。

    伴随着她的移动深入,很快敌人不仅仅只有面前,还有左右,渐渐的,还有身后……

    敌人已经包围了她,她在不停的突进。但周围的敌人也在不停的攻击,后面的人,跟随着前面的人攻击。

    接连不断从四面八方刺过来的兵器的数量,越来越多……

    敌人用的清一色的长枪,是那种长剑连接着枪柄的怪异枪。

    没有招式,没有炫目的变化。

    每一个敌人都是竭尽全力的灌注十成内力,用尽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气,跟随着前面的人,从前面的人身体旁边。超前面刺出来——

    就是这么简单干脆,没有章法。

    可是,范围太小,攻击的人太多的时候,却比什么都更奏效。

    神影舞中,残忍温柔又杀死周围一群敌人。

    可是,有一把枪,她没有来得及招架的划过了她的脸,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三寸场的伤痕。鲜血,从伤痕中渗出。

    同时刺出的兵器太多,给她的反应距离也太短了,倘若不是她。而是别人,在刚才的合击中,恐怕付出的代价更大。

    但此刻,就已经是很可怕的结果。她才前进了几十丈的距离,就已经受伤。

    还要前进多远的路程?

    她,能够受多少伤?能够禁得起多久的流血?又有多少血能够流?

    残忍温柔没有时间处理伤口。也根本没有这种机会。

    她试图施展轻功跳起来,试图跳的尽可能高。

    可是,她跳不高。

    她的极限,也只是跳上了桃树。

    系统提示:‘黑暗笼罩的影响,你无法跳跃到意识视野范围之外的黑暗区域……’

    这样的系统提示,宣布了她尝试的徒劳。

    周围,许多围攻的敌人跳了起来,有一个人看见了桃树上残忍温柔的小腿,于是喊叫着跳了起来,后面许许多多的人,全都跟随着跳了起来。

    他们不需要看到,只需要跟随前面的人刺出手里的长枪……

    纷飞的粉红色剑光中,层层叠叠的虚影中。

    残忍温柔的剑,夺走一个个敌人的性命,三把长枪划过她的千山水云战衣,一把长枪在她脖子的皮肤上留下伤痕……

    敌人的兵器,都是强化总坛兵器。

    她的千山水云装能够经得起多少次的攻击磨损?

    系统提示:‘由于受到黑暗笼罩影响,战衣受损提升十倍……’

    残忍温柔没有愤怒,尽管这是何等不公的对待。过往的江湖变化,从来没有针对强者,即使是弱化强者,提升更多人的修炼速度的时候,也并没有真正妨碍领先强者的力量发挥,那本是对每一个江湖中人修炼的基本尊重。但此刻的黑暗笼罩,是彻头彻尾的不公平对待。她们拥有江湖中最优秀的兵器,战衣,他们的力量根本不在乎敌人的战衣是什么级别,黑暗笼罩的范围,对能力的限制,轻功的影响,战衣的损耗,一切的一切都明白的透露一个事实,黑暗笼罩就是针对他们的设计。

    残忍温柔继续前进,没有片刻的迟疑,坚定不移的朝着西北方向。

    伤痕,越来越多。

    她的脸上,已经有八道浅浅的伤痕。

    但她仿佛无动于衷,仿佛不知道此刻的处境,仿佛不知道此刻置身在什么样的危险之中,她的目光依旧。

    透出那种,让任何一个敌人不敢正视,却又忍不住好奇打量,然后在好奇打量的一瞥中,被她目光中的那种特殊魅力,带进了刹那犹如只剩在彷徨绝望挣扎的情绪之中……

    黑暗笼罩的时候。

    依韵很快适应了情况,如残忍温柔一样,他也尝试了轻功,天地杀神特效,剑魔飞剑气,甚至剑魂绝技剑杀天地。

    但全都无法超出三丈范围外的黑暗区域。

    形势,一目了然。

    依韵走过的路面,都留下了一个脚印,脚印上的土壤中,燃烧着深紫色的紫霄炎。

    紫霄炎能够燃烧很长的时间。

    倘若有同伴见到紫霄炎,自然就会知道他曾经经过,而土壤上紫霄炎他前进的方向燃烧更烈的痕迹,自然会让别人知道,那是他移动方向的箭头。

    是否能够有别人碰到,依韵无法确定,但在这种黑暗中必须尽可能多做些什么,那是必然。

    依韵的目光。在空洞,迷离,清明中自然而然的随意切换。

    他提着剑,什么也不想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置身于黑暗,什么都不知道,同伴的位置一无所知,无从推敲,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黑暗之中,眼睛,意识捕捉的范围全都受到限制。敌人攻击的路数不必深思也能够明白。

    唯一最可靠的就是手里的剑几百年厮杀积累的战斗本能,把应对和战斗交给忘我意境的战斗本能,比起捕捉到攻击的到来再做出应对,绝对要更快。

    能够走多远,能否走到终点。

    那是不需要无谓考虑的事情,让剑决定。

    依韵什么都不像,把意识的主导权,放任的交给忘我意境的战斗本能。

    他的目光在空洞,迷离。清明中不断交替的变化着。

    他就那么朝着一个方向不断的前进。

    当捕捉到敌人存在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的动了,他的剑,杀死敌人的同时。捕捉着一切范围内捕捉到的攻击,凭借战斗本能流畅的加以应对。

    即使脸上,脖子上添上了伤痕,依韵仍然坚定不移的继续这么前进。

    当不得不受伤的时候。一个实用流高手就会懂得受影响尽可能少的伤,这早已融入了他的战斗本能,根本不需要因为受伤而质疑。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战斗本能一定能够做到他自身能够做到的极限。

    深红色的南极飘渺,抓着一把兵器,发劲的同时,兵器飞旋着,撞飞了一排敌人。

    目光迷离的喜儿在黑暗中前进着,面挂妖美的浅笑,没有恐惧。

    应该恐惧的,从来是她的敌人。

    一把把的长枪,不断的从周围刺过来,她一直在前进,身形也一直在动作。

    一把把的长枪,总有最快的那把被她抓住,然后,倒推,横飞的同时,挡住周围更多的长枪的攻击,撞倒更多的人……

    月儿在黑暗中前进……

    她的脸上,写着罕见的认真严肃,没有一点的轻松。

    因为她知道,她应该是所有同伴里,最轻松不起来的那个人。

    万法全通的意境力量,时刻处于准备催动的状态。

    除了万法全通的意境场攻击力量,月儿知道,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帮助她化解难以预料的许多危机。

    她的出手速度没有残忍温柔快,没有容儿那种强横无匹的杀伤力,没有零儿神妙的身法,没有铭儿那么高的功力和高超的战斗力。

    她,很可能会是第一个倒下的人。

    本来她是最不可能倒下的人,因为天地逍遥的力量,但如今,天地逍遥也逍遥不起来了,她只能够孤独的战斗,朝着自己选择的,未知的方向,不停的应付着许多未知的危险前进。

    月儿觉得很惭愧,她一直不是名副其实的魔女。

    论武功,莫比她高,论对灵鹫宫的贡献也是,论很多方面的能力,莫还是。

    莫唯一欠缺,一直欠缺的,始终是魔女的必须具备的核心。

    莫至今没有。

    也许快有了。

    灵鹫宫一直都有些高手的武功在她之上,或者不在她之下。

    不存,过去的冷傲霜,有缺……紫霄,小杀戮,等等……

    她实在不该太轻松。

    现在,她就只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如果她能够如别的魔女一样强,就不必如此。

    刺过来的乱枪中,有一把正中月儿的心口。

    千山水云战衣的防护能力,让这一枪无法刺入。

    但枪上传递过来的内力冲击力,分明显示出对方的武典级别挺高。

    轻微的内伤,让月儿更清楚的知道,她走不出多远。

    这才多久?

    她就已经招架不及的被一支枪刺中心窝,那是绝对致命的错误,如果不是战衣的领先,她已经倒下了。

    轻微的内伤,带着她内气的稍微受阻。

    刺中她的那个意境级高手立即高呼“魔女中枪了!”

    敌人,更迅快,更猛烈的发动围攻!

    看着进入视野的二十多把长枪,月儿很清楚,她根本应付不过来,她没有优越的功力,或者极端的属性,很高的武典级别作为支撑能够随便抓枪,随便把多个敌人震退挡开。

    白色的意境场力量,骤然蔓延。

    笼罩月儿周遭三丈范围。

    每一个敌人都发现自己的终极属性值絮乱的发生着变化,身体,完全失控。

    趁这工夫,月儿发动迅快凶猛的攻击。

    片刻就把周围一圈敌人全部杀死或者重伤。

    月儿松了口气,但她知道这不是办法,意境场的攻击太耗费精力,她可没有无止境使用内力精力的本钱。

    除非及时跟别人汇合了,否则,这么下去要不了一天,她就会完蛋大吉。

    刚化解了危机,紧跟着,又有许多长枪刺过来。

    月儿使尽浑身解术好不容易全部招架下来,一片长剑,骤然刺了进来!

    是剑,不是连着柄的枪。

    凌厉的攻势,选择还是刚才那轮长枪攻击的,空隙。

    一个月儿在招架完长枪之后,最难以立即应付的空位。

    ‘高手?一品堂老辈退隐的人物还是天刃队的老辈高手?’

    这样的攻击瞬间让月儿产生这种猜测的念头。

    但是,当一群人带着配合默契的凌厉攻击杀进她的视野范围的时候,月儿知道这些人不是,而是过去江湖中名气不算太大,但有真本事的退隐人物。

    因为眼神和表情,一品堂和天刃队的退隐任务大多都有属于这两个地方出身的特殊气质,和不一样的凌厉眼神,那是曾经在那种环境中,受周围的人影响,渐渐具备的特殊气质,让高手很容易可以辨别出大概。江湖中的其它人里并非就说没有,但几乎都是独行侠。而这些敌人攻击的默契来看,本来应该是出身一品堂这类的退隐高手。

    但不是。

    层出不穷的围攻,默契的配合之下,月儿的压力十分大。

    尤其带头的那个男人的攻击,最为凌厉,月儿很清楚,即使单对单,她也没有胜这个男人的太大把握。

    万法全通的意境场攻击,骤然发动。

    这是月儿的救命手段。

    围攻的一把把兵器,戛然而止。

    但是,唯独那个最强的男人的剑,仍然没有停止的刺向月儿的咽喉。

    月儿双掌交合,夹住那把剑,却被剑力推的连步后退——

    力量很强,比她强很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