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黑暗之前

第一百四十五章 黑暗之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而且这期间,紫衫也同时离开了战场,她月儿离开和紫衫离开战场一段时间对战局的影响当然不会一样。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如紫衫所说,这是为了胜利的考虑,一点不错。

    但月儿仍然有些不太乐意,如血刃对灵鹫宫的态度一样,其实她们对白色黄昏的态度同样如此。

    容儿见状便道“月儿,都是为了胜利,同舟共济的时候如果还计较过去的时候,就不可能团结一致。这样的不会赢,灵鹫宫和白色黄昏的事情,以后可以再说,这场战斗力的互助谁也不存在欠谁人情之说,本质都是为了求得最后的胜利,有多少力量出多少,能做什么,竭尽全力而已。”

    月儿这才点点头,飞落下去,一把抓着血刃的手,感觉到后者还想极力挣脱自己,她没好气的道“听不到容儿说的话啊?都是为了胜利,反正我们不会是朋友,也没谁欠谁,帮你是为了你恢复战斗力后回来多杀点敌人多出点力,我们也能多点助力,是为了赢。”

    血刃便也不再挣扎,任由月儿带着,飞离战场,飞出五十公里以外。

    这时候,五十里外已经不会被战场的人捕捉到存在。

    月儿放下血刃和容儿,自己也坐下,吃着东西喝着酒,恢复着内力精力。本来她的精力情况还可以再维持一天的战斗,只需要带着容儿在高空稍微让容儿恢复一会的同时,躲开不久前围攻敌人的压力,再另外选择个战场切入点,如今带血刃出来,两个人也就索性一起在这里恢复到状态完胜了再回去。

    三人沉默的吃喝罢了,容儿询问血刃道“冷刃怎么会战死?紫衫应该会把握最好的时机带你们脱离战斗才对。”

    血刃如同充耳不闻,容儿知道她所想,便道“这是交换战斗信息,不是聊天,此时此刻谁也没有心情聊天。”

    血刃这才开口道“棋盘创造了干扰天地能量的阵法阻碍了天地杀神特效的发动,,黑子必然也有这种准备。”

    月儿微微一怔,这的确是很重要的信息。虽然修炼杀气的那些人几乎都具备破阵的能力,但天地杀神特效的发动,如果受到阵法的影响,破阵能力发动需要一个瞬间,这个瞬间就是对天地杀神特效的阻碍,这样的瞬间,敌人有心利用,就足以造成完全不同的结果。

    毫无疑问,冷刃就是敌人算计之下的第一个牺牲品。

    棋盘这个女人,过去是个麻烦,今天还是。

    “就该先杀了天机派的那群麻烦!”月儿越想越觉得可恨,事先根本没想到天机派竟然有这样的准备。

    “不好办,棋盘周围都是战斗力最强的人在保护。现在敌人还太多,必须集中力量消灭敌人的数量,但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手段,大家能够心理准备就不怕了,只是担心百步飞剑会不会也受到影响,还有零儿的身法。”容儿思索着,说着,其实心里已经很庆幸。如今的很多敌人里,压力大的高手用的几乎都不是完全适合自身的武功,譬如血刀刃不能用刀,紫心人也没有了毒功,焰情无法用剑。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压力更大的麻烦并没有参与战斗,如华语,小杀戮,虽然这让人听觉得意外,但从小杀戮当初退隐时候的心态而言,又在情理之中。

    如果真的是诸多强者全都参战的话,这场战斗的压力绝不会如眼前轻松。

    “容儿,紫霄是不会真的会来?”月儿想的,还是紫霄的事情。

    黑暗元首,才是这场战斗最终的结束压力。

    紫霄,是不会真的回来?

    容儿无言的摇头,她也不知道,她甚至无法理解,紫霄为什么会成为黑暗元首,思来想去,她觉得除非是紫霄失去了自我意识,否则,不会这么做,倘若如此,那紫霄就肯定回来……

    只是,什么时候来?

    照理说,紫霄应该出手了,眼前就是最好的时机。

    漆黑。

    周围的一切,都只有漆黑,没有视觉,没有声音。

    但手,连着手。

    小杀戮牵着花语的一只手,剑王牵着花语的另一只手。

    她们在黑暗囚牢。

    当面临选择的时候,小杀戮和花语选择了被送进黑暗囚牢。

    紫色的光,突然照亮了他们三人眼前。

    他们的耳朵里,突然听见了声音。

    在此之前,她们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交谈,因为没有声音,每个人说出来的话,旁边的人都听不见。

    但现在,漆黑的世界中有了声音的存在。

    “为什么,你们宁愿进黑暗囚牢也不愿意参战呢?”是紫霄的声音,被送进来的人不少,过去的达摩再世,如今的智藏,仍然是和尚,他也在这里,没有选择参战,永岁飘零和雪舞天下,甚至锤王呆,风情风铃等,还有许多江湖中没有名气的隐修之人,紫霄一些时候,就会找寻一个人询问交谈几句,同时观察他们的情绪是否稳定,如果有人后悔,是可以选择参战而得到解放的。

    “你不是问过吗?还是一样的回答,我们经退隐了,跟自己以外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理会。”小杀戮的回答一如过去,显然,没有后悔。

    剑王落莫叹气。“呜呼哀哉!利刃空挂!拯救天下苍生之战,是我剑王无敌剑道唯一值得参与的一战,天下苍生,若得我剑王之剑救助,早已得到了解脱。奈何奈何,我已不远理会世事,自从得华语陪伴,更曾发誓与她共在寂寞中永远相伴,再不理会其它。苍生待救,我剑王的寂寞之间,仍然只能利刃空挂!黑暗元首无需再劝。”

    “我没跟你说话……”紫霄不想被剑王打断,不得不开口搭理剑王这个让人无奈的神经病。“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理会跟自己不相关的任何事情,可是,如果地球遭遇异族入侵,浩瀚的星空中有无数其它的智慧生物,总有一天,不管时间多久,总有一天在他们发展的过程中会来到我们生存的地球,那时候,是真正的种族灭绝的生死存亡之战。你们仍然会不理会别人的死活,只管自己活着?但别人都被杀死的时候,总会轮到你们。”

    花语语气平淡的道“轮到我们的时候当然会为生存而战,但没轮到我们的时候,别人全死完也跟我们无关。我们不是救世主,也不需要跟别人团结,先死的是他们,还是我们,都是各自自己的事情。你不必拿这一套来说服我们,几百年的江湖时光,我们很清楚自己选择的代价,也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选。”

    “我只想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或者说,确定你们的想法,并不打算说服你们。成为强者的你们,并没有想过帮助别人成为强者吗?”紫光中,紫霄的声音继续传出。

    小杀戮晒然一笑。“几百年的江湖难道还看不明白这个答案吗?跟随强者的江湖中人有多少?太多了,紫霄剑派,灵鹫宫,白色黄昏的人,但现在的江湖中真正的强者又有多少?很多人觉得,其中很多强者的存在都是因为他们的帮助和指引,但你应该跟我一样清楚,他们能够有今天,是因为他们本来就能够办到。别人的帮助能够让武功提升的更快,甚至更快踏入意境级,可是,这不等于是强者。能够抵挡漫长时间的无数毁灭冲击,能够始终把握本心,那才是真正的强者。而这些,谁能确保的教授给另一个人?没有,只有历练,有的人需要的时间长,有的人需要的时间短,有的人一时看起来办到了,漫长的时间洗礼后,突然让人发现,原来他们还没有办到。就说我跟你,几百年的隐忍,我像这种坚持和毅力,在江湖中没有多少,可是我最终不是那一列的强者,因为我还是离开了江湖;而你,看起来总有很多问题,好像总需要别人帮助和解惑,但我知道依韵为什么绝大多数时候从不真的理会你,理会你的那些时候,也纯属是念情的陪你闲聊而已。因为他知道,其实你能够解决,能够面对和克服,尽管你的方式和需要的时间跟别人不太一样,但你能。是的,你至今都能,至今还在江湖。强者的帮助很有限,几百年了,我没有帮助任何一个曾经的朋友成为强者,白色黄昏真正帮助的又有谁?其实谁都没有办到。”

    花语平淡的接话道“所以我们没有兴趣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对这种无意义的责任感丝毫不感兴趣。我们能管好的,能把握好的,只有自己而已。只是如此就已经是极限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回答。”

    紫光,消失。

    三人又陷入了黑暗之中,没有声音,唯一能够让她们知道,身边的人存在的,就是紧握的手上彼此传递的温暖和触觉。

    这样的绝对黑暗之中,她们还会待多久?

    她们不知道,但她们觉得,总会有一个尽头,即使真的没有,也无所谓了……

    因为这种宁静和安静,不本来就是退隐离开江湖的她们,所需要的么?

    黑暗的囚牢……

    智藏在盘膝打坐,入定状态,一直没有动过,安静的犹如石头……

    风情,蓝太阳,永岁飘零都一样用肩膀为枕头,让怀抱里的爱人,枕着他们的肩膀,不再害怕黑暗带来的恐惧……

    黑暗中,他们无法交谈,因为声音无法传递。

    但他们在一起,他们无所畏惧。

    黑暗中,小邪抱着萧萧雨,最初选择来这里,萧萧雨其实并没有主意,只是听小邪的。

    开始很害怕,但知道抱着自己的是小邪,虽然无法交谈,没有声音,但她也没那么害怕了,一些时间后,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绝对黑暗。

    紫光,亮起的时候,萧萧雨清楚的看见了面前微笑的小邪。“小邪……”

    她看见小邪的嘴在动,可是,她听不到声音,她明白了,他们仍然无法交谈,但是能够看清楚对方片刻,萧萧雨就觉得很高兴,很高兴……

    “你们,还是宁愿在这里吗?”紫霄的声音从紫光中传出。

    小邪淡淡然道“没错,我说过,我们不会卷入江湖之事。今天为了救天战斗,明天黑暗时代结束,就会有对公敌内疚的人找上门报复。人要远离江湖就绝对不能涉足江湖中的事情,因果循环本就如此。”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回答。”

    紫光,又消失了。

    但萧萧雨很安心,因为她又一次确定,抱着自己的人的确是小邪,她看到小邪的状态还是很好,只要小邪在,只要看到他一贯温柔的微笑,她就觉得什么都不怕……

    死亡沙漠,血海上的战斗,还在继续。

    根本未曾停止过。

    一处处被分割的战斗,都在持续不断的激烈厮杀。

    原本应该集合力量,但因为黑暗神作,因为情况特殊,如今依韵等人反而要主动分散。

    但至今为止的战斗情况发展的情况说明,这种方式很合适。

    乐儿,残忍温柔,零儿三个人几乎轮番纠缠住沉默,让他的侠义之剑的守护之剑的力量没能够影响到战况太多,这样的局势持续下去,看起来,这场战斗公敌几乎必胜。

    黑子和在战斗中到处移走,持续了十几天,都没有真正全力作战。

    很显然,他们别有目的。

    这时,两人一起移动到沉默身旁。

    两人的压力,让残忍温柔选择暂时退走别处,她们的目的是暂时不让沉默干扰战斗,只要这个目的达到即可。

    “阵法已经准备妥当,看这情况是必须发动,黑暗使者的力量我看也有必要使用。”做出的判断,跟沉默的一致。这是这场战斗他们赖以胜利的根本手段,如今的局面也果然如他们预料的一样,非用不可。

    “魔女月儿刚飞走,相信是接战斗力恢复的血刃回来,等她们回来的时候就发动阵法?”黑子提议着发动时机,沉默点头,却又问道“方位能够确定?”

    “百分百让他们各自为战。”把握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