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剑与剑

第一百三十九章 剑与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片又一片,被毒液沾身,来不及痛苦哀嚎的人,在 沙漠上炸开,飞溅的毒血,如此一**的蔓延的更远……

    厮杀激战的中央,不过半个时辰,就形成了足足有二十公里直径的真空。

    那是灵鹫宫魔女使,最后杀敌决心换来的战果。

    黑色塔楼里,紫霄泪流满面的看着……

    “你看,主脑,你看,这就是灵鹫宫,真正的灵鹫宫就是这样的!永远不投降不放弃的面对敌人,不怕流血,因为灵鹫宫会让敌人流更多的血!这就是灵鹫宫……”

    剑,仍然在紫霄身体周围挥动,那是暮色,可名和西暮山神派三个弟子的剑。

    他们仍然没有放弃,看到光幕中厮杀的情景,他们甚至更有坚持的动力……

    “紫霄,黑暗时代带来这样的杀戮,你明明爱着灵鹫宫,为什么要继续?”可名看着泪流满面的紫霄,忍不住大声的喊问。

    可是,紫霄没有回答,她只是聚精会神的看着光幕里发生的一切……

    魔女使团们,一个接一个死亡……

    直到,最后一个人也没有剩下。

    乐儿飞跃虚空,看着那一团团爆开的绿色。

    她没有流泪,魔女不流泪,只流血。

    她很高兴,因为这就是灵鹫宫,这里就是灵鹫宫。

    她们一直为灵鹫宫而战,今天这里,只要还有一个灵鹫宫的人活着,灵鹫宫就不会灭亡。

    魔女使们为灵鹫宫战死了,但她们不能死,因为她们要用胜利,告诉所有战死的人,她们的牺牲,换来了胜利!灵鹫宫为胜利而流血!

    乐儿一闪,冲入人群。拳脚不停的挥动,不断的夺走周围人群的性命,刹那,片刻,杀死几十人后,立即施展天地杀神特效,出现在别处。如此一来,每次现身杀人之后。周围的人虽然通过黑暗神作复制了她的武功,却根本来不及用,她就已经消失了,他们复制的武功,又因为距离而又消失不在。

    这是一场比拼意志的杀戮,敌人虽然多,但她们不怕!只要她们不松懈的杀下去,这些人数虽然众多的非意境级高手,迟早会杀完!

    乐儿当然不会松懈,她是魔女。除非倒下了,否则即使只有一根手指头能动。她也仍然会毫不犹豫的杀人!

    死亡沙漠,已经不太像是沙漠了。

    除了厮杀最激烈的战场中心,周围的很多沙地,都已经变成鲜血构成的汪洋。

    是的,太多的鲜血,从开始干涸了黄沙,到后来。渐渐变成范围越来越广的血湖,又渐渐的,变成了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血海。

    围攻的人都在血海中奔走。渐渐的,血海越来越深。

    阻挡了后面的人的进入。

    人潮只能够定期的等待,等待血海干涸的时候,再冲过去,继续围攻……

    如此,一天又一天。

    一个月,又一个月的过去了……

    魔女使团全灭,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候。

    沉默动了。

    带领着所有等待一年多的意境级高手,浩浩荡荡的穿过人潮让开的路。

    此事,人真的已经不再多的看不到尽头了。

    一眼,已经能够望到人潮的边缘。

    原本沉默想如黑子和百晓生建议的那样,更早投入战斗,但没有多少意境级高手同意,他们都希望能够在别人死完之后,才轮到他们上去。

    他们都恐惧了,连续厮杀一年三个多月,主要的公敌们,仍然还活着。

    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样的敌人,简直已经不是人,是神,比昔日的天意还更可怕,还更不可思议。

    他们不想死,但他们无法回避这场战斗,他们能做的,是假装认真的为结果考虑,然后拖延。

    拖延到现在,他们已经拖不下去了。

    走进那干涸的血里混杂沙子的地带时,沉默为首的意境级高手们,才知道汇报中的厮杀到底有多么惨烈和可怖。

    这是多少人的鲜血,才能够在死亡沙漠里形成一片干涸的血海?

    这一大片的黑红,比起曾经天空的血红,更让人触目惊心。

    一些胆识低的人,走在这血海之上,都在不由自主的发抖。

    是啊,死的人太多了……

    大地上,许多npc都疑惑的看着空落落的街道,他们的世界,从过去繁华的模样,突然好像无数人都蒸发了,他们的店铺,都没有了多少客人,那些有钱出手大方的江湖中人都不见了,许多店铺的店主也不见了,驿站的马车很少空闲多久,但这一年多来,马夫们勒紧了裤腰带在过日子,因为生意冷清,很多人熬不住的改了行,却发现哪怕是去种地,粮食都很难卖出去,价格都低的让人恨不得自己钻进田地里变成值钱的庄稼……可是没有庄稼值钱。

    突然之间,很多很多的东西,都没人买了,人,好像凭空蒸发了很多似得。

    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庄园,别墅里,全都空置着。

    一家家npc开设的商业设施都因为生意的冷清而被迫关张大吉。

    青楼酒馆这在过去仿佛永远不亏钱的生意,也都陆陆续续的关张。

    青楼的女人看不到客人,很多过去的红牌都不见了踪迹。

    扬州城的百花船,如今稀稀落落的只有那么十几艘,过去无数的豪客都不见了。

    连花后的船都因为无人打理,变成了一艘鬼船,覆满尘埃的静静停在那里。

    人,死了太多太多。

    从过去覆满大地不知道多广阔的范围,到如今,一眼能够望到尽头。

    厮杀却仍然在继续。

    公敌们,死了很多,但死的,都是那些自愿选择成为公敌的人,真正的第一队列,系统最初定义的公敌们,仍然都还活着。

    沉默拔出了长剑。沉声道“所有人都在为自救而努力,牺牲,他们做了他们能做的,该做的,现在轮到我们了。”

    是的,跟随在沉默身后的,一大片的意境级高手们,全都知道。现在到他们了。

    这是一场,江湖中所有意境级高手齐聚的战斗。

    几乎所有的意境级技能师,都被迫参加了战斗。

    当然,也不是全部。

    葡小萄此刻就在西夏城里,她没有参加战斗,而是一直在铸造兵器。因为轻别离的原因,她成为被制定做后勤的人。

    可是,她并不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死了太多的人,死亡沙漠的厮杀。惨烈的让置身事外的人也难以高兴的起来。

    而且,战斗的胜负。还没有区分,又或者说,决定性的战斗,这时候才刚刚开始……

    黑色塔楼里。

    五把仁者之剑,仍然在不断的挥动。

    紫霄一直没有阻止,因为她也无法阻止,更不想阻止。

    她在看暮色她们的决心。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她也能够看到自己的决心。

    三把剑,突然散发出腾腾的杀气!

    是的。是暮色的三个弟子。

    他们经过这么久的攻击,这么久徒劳的攻击,却在这过程中一直看着光幕中无数人的不断死亡。

    他们早已经难以按捺。

    他们知道不能杀人,可是,他们按捺不住内心渐渐涌起的躁动。

    黑暗元首就在眼前,终结的办法就是杀死她!

    杀死她!

    明明就有机会,明明就在眼前,武功被封的黑暗元首,即使他们失去仁者意境的力量,也能够杀死啊!

    杀死她,一切就能够结束!

    他们徒劳的挥剑,一次又一次,又有什么用?

    在血海中前进的焰情,只觉得触目惊心。如同这一战至今为止的结果一样,让人震惊的难以置信。

    “杀尽天下,天意尚且不如,黑暗神作根本没有用。”

    血刀刃一生见过多少鲜血,杀过多少人,但此刻走在干涸的血海之上时,仍然觉得心神颤动。是啊,谁又曾经见过如此多的鲜血?抬头看着那巨大高耸的黑红色沙丘,那里面,堆积的全都是尸体!“我们的尸体恐怕也会成为里面的一部分,黑暗神作仍然没有修复神作的弱点,只能指望沉默那类有武典级别修为的高手能在前面挡道。可惜,冷傲霜她们没有来……”

    “她们当然不回来,她们虽然退隐江湖,但灵鹫宫的精神还在,宁可被关进黑暗囚牢,也不会跟喜疯子为敌。”紫心人平淡的插话,知道血刀刃是因为眼前的局面,迫切希望有更多高手能够成为牵制的屏障,让他们能够有更多人复制了武功拥有战斗力的面对依韵这些不可思议的神一样的存在。

    “也不必太灰心。沉默,黑子他们选择的目标很合适,复制灵鹫宫容儿的武功,容儿现在没有杀气特效,不可能从容移走,以围攻她为中心,促使别人过来,这一战有得打。”说话的人是萧浪,他本来退隐江湖已久,对江湖再没有雄心,但黑暗时代迫使他不得不走出来。曾经跟他紫心人和血刀刃不是朋友,但如今都退隐的久了,过去的敌对和仇怨,也都觉得没有计较的心情。

    原本看不起萧浪的紫心人也是类似心态,因此破天荒的平静理会了萧浪的话。“看沉默和黑子能够在他们的攻击下支撑多久是关键。黑子的武功擅长守,据说沉默也是攻防兼备,还是很有机会的。”

    小山在萧浪后面,身旁还有康月这些曾经的武当派高手。原本都已经归隐,如今重出江湖,都是莫可奈何,实则根本没有重出江湖的雄心壮志和斗志。

    “依韵以前就强的像神了,现在简直彻头彻尾就强的跟神一样。这些家伙简直离谱,怎么可能杀死这么多人……”

    这是一句废话,但周围听着的意境级高手们,却没人觉得这是句废话,即使到现在,他们仍然忍不住在心里如此感叹,这简直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他们距离厮杀的中心地带,已经越来越近。

    抬头,已经能够看到飞闪移走,仍然在不断屠杀人群的深紫色的身影了。

    黑子沉默的行走着,他对这场战斗,早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

    他和百晓生,棋盘都知道,最佳的时机是在魔女使团灭亡后参战,那时候人潮覆盖的范围还非常大,依韵等人难以突围。

    但现在,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即使杀死了别人,依韵这类拥有杀气特效的人,完全能够利用杀气特效从容突围,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跟众人打游走战,那时候,结果是他们被逐个击破。

    即使依韵不游走,退完一步说,逃离,他们也莫可奈何。

    这场战斗就不能够用常规的方式,等到人海都死差不多了再上,几乎就已经宣布失败。

    仅剩的机会就是有针对性的围攻,有些人不能先杀死,有些人必须先铲除。

    譬如容儿魔女,围而不能杀,即使重伤也要让她好像抱有战斗力,如此一来灵鹫宫的别的魔女就不会走;情衣,小龙女也是牵制依韵,继而通过依韵牵制别的紫霄剑派高手确保不会逃走的中心。反而是白色黄昏的人不需要多虑,白色黄昏既然跟其它人同舟共济,绝不会丢下别人自己逃走。

    但这种安排,已经是无可奈何的办法。

    战事凶险,能否如计划的一样完美进行,谁又能够确保?

    但此刻再提错过最佳时机的事情已经无济于事,在三个月前,黑子就不止一次的强调提出过,可惜,沉默也无法违拗众多意境级高手的一致想法。他们来参战,不等于任何事情都必须听沉默的调派。

    黑子知道,也不怪这些人胆怯,实在是依韵这些公敌已经让人不由自主的胆寒,许许多多根本没有经历真正战斗的意境级技能师们,当然没办法如他们这样,在这种形势下还抱有清醒和冷静。

    人潮,在后退。

    但依韵却没有停止挥动杀人的剑。

    他突然消失在虚空,同时出现在沉默,黑子等人的头顶。

    依韵要杀人,抢占先机的杀人。

    黑子早不觉得意外。

    刹那,神影舞带出一片层层叠叠的,依韵的深紫色身影,还有那飞闪的剑光!

    沉默的剑,出鞘了。

    一连串,几乎不分先后的剑与剑碰撞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