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九章 黑暗预测

第九十九章 黑暗预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而这种形势,本就是正义联盟所需要的。

    加回到了正气圣地,见到了紫衫。

    再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到钱庄去了武功恢复卷轴,直接用上。

    但未来一年,他除了用神作,根本无法参战。

    正义联盟发动灭派战斗,这早在预料之中,依韵不会按照正气圣地约定的方式进行这场战斗。

    “夫人,光明会相助正义联盟,江湖中的技能师们彼此奔走相告,目前正气圣地修炼武典级别足够高的人数还不如正义联盟多,灭派战斗时人数根本不够分配,这一战胜率渺茫。”神作需要拥有武典级别的人让别人复制战斗力才能够在这种大战中发挥作用,否则,都是修炼神作的人战斗,那就是许许多多没有武功的人之间的对拼,结果毫无疑问是人数决定结果。尤其这种规模的灭派战,一旦打起来,就是四面八方无穷尽的人cháo之间的对碰,拼杀,经过长久的消耗之后,才能分出结果。

    一个修炼了门派武典的人周围五十个人,都能够通过神作复制到他的战斗力,但更远就不行了。门派弟子人数众多,以此计算,至少需要五十分之一的弟子不是单纯修炼神作的人才能够确保战斗力的稳定可靠,很明显正气圣地不够,光明会达不到这种比例。反而后掀起神作之风的灵鹫宫能够达到,紫霄剑派即使达不到,也不会差的太远,正义联盟的情况肯定比正气圣地更好。人数,意境级战斗力,修炼武典不单纯修炼神作的弟子的数量,这些方面全都是正义联盟占据优势。这场灭派战斗,综合而言,正气圣地有败无胜。

    “嘻嘻,不要担心咧。”紫衫倒一贯的乐天派模样,加本也不指望看到紫衫的忧虑,当初武当圣地的何其糟糕恶劣,也没有见到紫衫忧心忡忡的模样,在她的世界里,一直都存在着希望和机会。就好像不可能因为任何因素绝望一般。紫衫放下药材,推开窗户,手指着天空的一片深红。“加你看,那中间有一点颜sè在渐渐发黑了呀。”

    加看到了,他经常眺望天空。天空那片红sè的变化当然从来没有逃出过他的观察。

    当zhongyāng有一点的黑sè的时候,那就意味着,很快会整片深红的颜sè都会变成黑sè。

    黑sè已经是最深沉的颜sè,那之后呢?

    天空会发生什么变化?

    “夫人,最后都会变成黑sè吗?”

    “嗯。黑暗时代即将降临。”

    “黑暗时代?”加为之错愕,那是指人心,还是黑sè无光的天空?

    “加。如果被上天抛弃,你会害怕吗?”紫衫欣然笑问,加半晌没有言语,他不知道何谓被苍天抛弃。一时无法回答,但想了想,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应该会害怕。“无所畏惧。”

    “紫霄剑典快自创成功了咧。跟依韵自创的一样喔。”紫衫欣然笑着告诉加这个他等待,也期待了很久的好消息。但眼睛仍然眺望着天空。“嘻嘻,新神作来晚了呢,黑暗时代还是来临了呀……”

    加无言的听着,紫霄剑典终于来了,他知道,夫人是无所不能的。

    黑暗时代,那是怎样的时代?

    即使是经历了那么久江湖路的他,也觉得这些年的江湖时代,变化的实在太快,太快……

    被上天抛弃的时代?

    似乎,黑暗时代的来临更让紫衫关心,而眼前的灭派战斗,反而被紫衫放在了其次。

    还是因为,这是一场有败无胜的战斗?

    又或者,新神作能够改变一切?

    长满白sè树林的岛上。

    星辰依旧,白如雪的满林树叶,在风中微微飘摆。

    依韵来的时候,沈白衣正在喝酒,他没有如同上次那般的形容,他喝着酒,看着天空的深红。

    头发梳理的十分整齐,一身白衣,在微风中轻轻拂动。

    看起来,jing神状态很好,手边还摆放了折扇,但扇子合着,依韵注意到那是兵器打造的折扇,而不仅仅是工具或者摆设。

    “新神作已成,心情不错。”依韵不请自坐,从真空袋里取出酒,斟满一杯独自喝着,因为沈白衣不会有兴趣跟他一起喝酒,他们不是朋友。

    “你来晚了,新神作已经送了出去。”沈白衣面带微笑。

    “一个半月前,子时过一刻钟,绿sè衣服的女人前来取的新神作秘籍原本。”依韵淡淡然说出这些的时候,沈白衣面带异sè,明显吃惊了的望着依韵。“既然如此,为何当时不劫?”

    “新神作对你而言是成功,对江湖而言是失败。修炼新神作会替换原本的神作,并且拥有者本身拥有的旧神作秘籍无论钱庄还是身上,或者别的地方,都会如同秘籍升级版本一样被升级替换……”

    “不必说下去了……”沈白衣已经毫不怀疑,自己的一切行动一直落入不可思议的监视之中,他思来想去,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总觉得周围海上总有能够捕捉到意识波动在移动,就好像有人在附近的海域出航似的,但又从没有接近过岛上,因此他一直jing惕,却又一直放松。那是如何实现的监视呢?距离那么远,不可能听到他说过的话,不该能够知道的如此清楚,更不可能是正气圣地那方面泄露的秘密,如今新神作的事情知道究竟的人只有四个。“上一次你走的干脆,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因为有这样的后手。新神作对我而言,是彻底的成功;对正气圣地而言,也够了;对江湖而言,更是莫大的贡献。”

    “值得钦佩,这一杯,敬沈白衣在江湖中博取千古骂名。”依韵淡淡然举杯,沈白衣微微一怔,却没看到依韵有任何嘲弄讥笑的意思,他迟疑了片刻,自顾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仿佛自言自语般道“我们不是朋友,我也不会跟你喝酒,这一杯只是凑巧同时喝干了而已。你既然没有抢夺新神作秘籍原本,也没有阻止新神作的诞生,今天又何必来?”

    “杀道时代,邪气时代,正气时代。天地正邪之气都已经溃散,如今的主脑还有什么做法?我听说你擅长推敲系统的变化,很显然,倘若系统还有变化,我,或者说还有喜儿,必然会陷入绝对不利的局面。或许凑巧能够听到你的自言自语的解答。”依韵淡淡然自顾喝着酒,他相信沈白衣会回答,以为沈白衣这种孤傲的人不愿意欠别人什么,新神作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棋差一着,落入算计而不知道,倘若依韵愿意,本可以让他的新神作心血付诸东流,至少也无法为正气圣地做出有特殊价值的贡献。

    “你倒有自知之明。”沈白衣晒然冷笑。

    依韵淡淡然一笑,没有回答,没有这种必要,以他的作为,自然该有这种自知之明。杀道时代,邪气时代,正气时代的结束,全都跟他脱不了主要关系,他的存在,分明就是一次次的扰乱和破坏了主脑的计划。这样的人,不被针对才是奇怪的事情,倘若主脑有情,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让他突然被雷劈死都算是慈悲的给了他一个痛快。

    主脑当然不能有情,有情则有喜怒哀乐,有了喜怒哀乐,为主脑所喜者一步登天,为主脑所厌者则势必永世不得翻身。

    “正邪之气崩溃,正有正道,邪有邪道。秩序井然,有条不絮,尊礼守法,步步为营为正道秩序;各施所能,厌恶诸多束缚的道德礼法规则,以能力为胜,生死无怨,杀人不罪,被杀无悔,那是邪道的混乱秩序。正邪之气尽皆崩溃,正邪秩序等若不复存在。黑sè是最复杂的颜sè,混杂的越多,其sè越黑,素来是深沉复杂的极致象征,正邪之气崩溃,跟随而来的理当是黑暗时代。黑暗者,无理也,应有不有,应得不得,得知不安,失之正常。”沈白衣没有如依韵所言那样故作姿态的自言自语,反而因为依韵的话,索xing来了个坦然相告,遮遮掩掩,如依韵所言那样,他反而觉得正如了对方之意,显得自己出出被动,棋差一着。

    依韵听着,思索着,但这些线索其实并不明确。“大概何时?”

    “我不是主脑,不过能够推测变化大概,具体时间又如何知道?也许这天空的深红全都变成了黑sè之时,就是黑暗时代来临之ri。黑暗时代,倘若仅仅是针对你这种江湖祸害,那就好了……”沈白衣幽幽感叹,一时,再没有了言语。

    依韵沉默告辞离去,再多的,沈白衣未必知道,也未必会说了。

    天空的红sè,很多人都猜测必然会有什么异变,依韵也知道必有异变,从没有异常的情况不附带异常变化的事情,天空如同被鲜血染红,带来的绝不仅仅是一般的变化。

    黑暗时代?

    应有不由,应得不得,得知不安,失之正常。

    依韵琢磨着那种大概情形,却仍然无法推敲确定最终会以何种形式体现。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月票第260张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