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九十七章 紫霄

第九十七章 紫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随缘剑斩断了加的胳膊同时,茗发动天地杀神特效,一闪,又出现在虚空。

    加无暇理会断臂仍然的流血,根本没有这种时间。

    因为退走的茗,再一次攻了过来。

    加挥动剑,转向背后。

    那是他的弱势位置,左臂受伤必然导致他转身的速度更慢,而茗必然会选择这里,才能够充分发挥更大的优势。

    还是平平无奇的,简单干脆的当头一剑!

    加却仍然没有闪避的机会……

    观战的清风徐徐的心,提起老高。

    交战第二招,加的左臂就被斩断,而这一次茗这一剑的位置更毒辣,加只有两个选择,或者勉强试图完全闪避,代价是被杀,或者是抬剑用上太极剑典的力量招架格挡。

    茗为什么反而追求硬拼?

    仍然硬拼?

    必然有绝对的胜算,清风徐徐知道,只是她和加不知道茗的依仗是什么而已。

    此时此刻,加已经无从选择。

    清风徐徐也知道,加只能够竭尽全力的格挡。

    占据速度优势的茗,如果要逼迫加硬拼,那本来就太容易了……

    加的宝剑,夹带太极剑典特有的卸力,借力打力,引力的作用,横档头上。

    加本该能够挡住这一剑,毫无疑问能够跟茗硬拼多招才会受到较严重的内伤,这不该是茗的进攻方式。

    可是茗却蓄意制造这种形势,逼迫的加无从选择只能硬接的形势。

    随缘剑,斩上了加的宝剑。

    刹那,剑断……

    天下第一剑随缘的剑刃,抵在加的额头上,凝住不动。

    清风徐徐难以置信……

    加同样错愕。

    天下第一剑固然是天下第一。但也不可能轻易斩断排名五十名之内的任何一把宝剑!

    纵然是千山水云剑,也不可能在五百次碰撞之内被斩断。

    加看着落地的半截剑身的端口处,十分齐整。

    “这就是剑魂绝技天地一剑的特殊力量?”加只想到这一个理由,绝对不可能是天下第一剑随缘的锋利程度达到如此恐怖的程度。否则,江湖中别的剑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综合杀伤力只要在对手之上,天地一剑能够瞬间斩断敌人的任何兵器,即使你拿着天降神兵也不例外。”茗语气平静的回答,让加面露苦笑之态。“很强的剑魂绝技,配合上拥有唯剑剑霸力量的你。凭你的功力和内力凝聚度,江湖中能够接住天地一剑的人真没有几个。我输得心服口服,三招,让你很失望,甚至第七招也没有撑到。”

    “七招是以独孤剑典为基础做出的综合判断。比起太极剑典,你修炼独孤剑典更有价值。”

    “我想过,可惜放不下杀人太极剑,那才是我最顺手的武功。”加淡淡然一笑,独孤剑典虽然看起来万能,能够让任何修炼者都发挥出很高的能力,但又无法让一些人发挥出自身绝对的。最强的战斗力。加是这类人,茗其实也是。加本以为,太极剑法能否表现出超过修炼独孤剑典的战斗力,结果他错了。那是对弱于自己的对手而言。“我输了,你动手吧。”

    “只有回来,你才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武功,发挥自己真正的战斗力。”茗平静的语气和目光。一如往常,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得意和骄傲。这就是茗,一直如此。加一直觉得,很多败死在茗手上的人都不恨她,那绝对不仅仅因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而是因为,她的态度,那种平静从容,实在让稍微有点心胸的人都无法因此痛恨,有的只有被杀的悲愤。此刻的他,只有落败的悲哀。“我说过,至少这件事情,错的一定是你们,我不会回来。”

    “为了斗气,还是别的理由?”茗平静的反问。

    “他不是我曾经以为的那个人……我早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我一直相信,至少对一品堂不一样。可是我错了,他对一品堂,对我们都没有什么不一样。杀气的奥秘,什么时候我们才知道的?妖瞳和群芳妒知道已久,为什么?因为我们不够强,这很现实,也很正常。可是,我们忠心的意义何在?一品堂过去的那些兄弟,那些一起坚守到他回来的那些兄弟们,当年需要武功恢复卷轴,需要替身娃娃,他分配给小龙女的人,给情衣的人,给丹仙子,给多少后起之秀。却没有有限给那些老兄弟们,我没有把事实告诉他们,因为连我都觉得寒心。”加淡淡然诉说着这些,过去从来没有提起过的话。

    “庄主位置所在,势必无法顾忌。除了这些特殊情况之外,其它的武功恢复卷轴,替身娃娃一直都优先分配给一品堂,尤其是老兄弟们。你苛求的太过,那种之论一腔热血,不思谋大事的帮会,门派的情况我们都见得太多,结果如何,你也知道。一味兼顾小团体的代价就是排外,这可以是我们的做法,但绝对不能是庄主的做法。”

    加淡淡然笑道“道理我懂,可是感情上很失望,这没有办法。杀气奥秘,让我以为能够追上他,但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原本那时候我就该回去,可是我没有。因为我发现自己,真正希望追随的人不仅仅是他那样的强者,不仅仅是足够强就行了。相较之下,夫人才是我理想中应该追随的强者,而不是他。夫人兼顾的更多,凡事尽善尽美,只说过去为紫霄剑派付出多少,平衡天盟,江湖,紫霄剑派的这种心力耗费,不说有谁能够办到,只说我们都办不到,他也办不到。”

    “庄主只有剑,事实就是如此。除了武功之外庄主的能力别人就弱于很多人,更比不上夫人。这是事实。”茗很平淡的回应,加苦笑道“是,我过去也知道。但过去我没发现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样的强者,现在我知道了。我真正追求的最完美的强者。应该是夫人那样的人,虽然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成为夫人那样,可是,能够跟随完美学习,我很自豪也很满足。我不会回去,我已经是正气圣地的人了,或者说,是夫人的人,如同过去我是紫霄剑派的人一样。”加面挂微笑。他相信,茗不会再跟他说什么了,因为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这句话已经足以表明自己的心迹,茗是了解他的。绝对不会再奢望劝说。

    一旁观战的清风徐徐看着,心,提起。

    她不希望看到加死,一点都不像,不是因为害怕失去修为,加有武功恢复卷轴,紫衫给他的武功恢复卷轴。

    失去武功。落后一年,那对加而言的影响很大。

    可是,清风徐徐更不愿意的是,两个曾经可以xing命相托的人。从此彻底变成了敌人的结果。

    “以后再战斗的时候,要小心些,夫人早就在设法通过弑神决自创紫霄剑典,当然。那是他给的秘籍,夫人不会放到门派。但夫人说过,会让我学习。下一次再交手,也许我用的就是真正的杀人太极剑。”加从容的抬头,这是他想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并不气馁,即使此刻如此惨败。

    “庄主说过,你一定会回来。”随缘,剑动。

    鲜血,从加的咽喉喷溅shè出……

    茗头也不回的转身,收剑入鞘,一跃跳出悬崖外,离去……

    茗不会犹豫,加一直都相信,这致命的一剑他早有心理准备。

    茗的剑,从来如此坚定不移……

    灵鹫宫飘渺峰的狂欢已经结束。

    满山都是各种制造漂亮景象的道具还没有收拾完的痕迹。

    这些,全都记在紫霄的脑海里。

    新地狱。

    烛龙沉睡之地的入口处,紫霄仍然想着离开前欢送会的满天烟花。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都变成璀璨烟花组成的字。

    清晰的印在紫霄的脑海中。

    “师父,师叔,你们回去吧。”紫霄很感动,零儿为她做的一切,还有送给她的,想念她们的时候可以看的石头,里面甚至还有她最讨厌的紫衫,而且还有唐非的祝福。紫霄真的很满足,她从来没有后悔闯荡江湖,虽然过去的江湖岁月中有过很多悲伤,有过被欺骗,被朋友背叛的许多心伤,可是,江湖还有更多的快乐,和让她感动不能忘记的快乐。

    如果为了回避伤害而拒绝江湖,紫霄觉得那很傻,她不在乎曾经受过伤害,如果能够得到更多的快乐和记忆,她不在乎继续受伤害。

    “紫霄,要不然你定个时间吧,到时间了我去接你,也许过些年你又改变主意了呢?”月儿拉着紫霄的手,依依不舍。灵鹫宫里她最合得来的过去是零儿,后来是紫霄。因为零儿三界开启前的xing情并非真xing情,不需要再伪装的时候,虽然仍然常陪她,但远不如过去多,也多了太多事情做。但紫霄不同,月儿不管有什么主意,紫霄都会兴奋高兴的陪她一起做。也不理会结果,也不理会影响。

    是的,她们如此合得来。

    如今,却真要永别?

    “不,千万别来找我,这次我离开,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紫霄坚定的重复这句话,说着的时候,眼眶早已湿润,谁都看得出来,她其实一点都不想离开江湖,一点都不想回到烛龙的沉睡之地。

    “那……我下去看你?给你带点吃的,喝的,还有江湖中技能师做的新玩意一起欣赏。”月儿想到了这些,觉得非常可行,有真空袋的存在,很大的东西都能带进去,还能够干脆把烛龙之地装修装修,放上发光的夜明珠,摆放家具,收拾的舒舒服服,漂漂亮亮的多好。

    “不,别来看我,绝对别来。烛龙老爷爷经常大口呼吸,一吸气,里面的东西就全进他身体,然后被紫霄炎焚化了的,带进去也没用。”

    月儿无言以对,只是眼眶泛红,眼看落泪。

    她不知道紫霄为什么走,似乎只有依韵知道,紫霄对谁都不肯说,连零儿,喜儿也不告诉。就只是说她必须走,一定要走这样的话。

    不管谁劝都没有用,灵鹫宫里很多跟紫霄关系好的人,都曾经试过劝阻。

    可是紫霄心志坚定,即使被很多人提起过去快乐的时光,感动的哭个不停,却仍然坚定不移的说要走。

    紫霄松开了月儿的手,抱着零儿,泪水又不由自主的滑落……

    “师父,我真的好爱你!你对我真的真的太好了,我那么胡闹,又没有你聪明,很多你的本事一直都学不会,到现在都还常像个笨蛋傻瓜似的,一点都不像师父那样能够做到从来没有烦恼,从来没有疑问。可是师父你从来没有嫌弃我,也没有放弃我,总是在尽全力的帮我。现在我要走了,师父还一个人跑那么多路,给我准备了一份那么完美的礼物……我、师父,我真觉得自己很没用,你对我这么好,可是我却一直没能报答你什么,过去多少关键的时候都没能发挥作用,帮不上忙不说还添乱!”

    紫霄哭着,说着,这些话她知道,过了今天恐怕再也不会有机会说了。

    “好了,不哭了,高高兴兴的走,师父不知道你为什么走,大概知道了也没有办法帮助你,能做的只是然给你带着在江湖中最后的美好记忆离开。”零儿没有流泪,紫霄从来没有见过她流泪,紫霄的印象中,师父就是个这样的人,仿佛永远不会流泪的人。

    “师父,你能不能替我告诉依韵。我刚进浑沌纪元的时候,就在进入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漆黑的空间里,我一个人坐着,突然,天空亮起了深紫sè的光,那光芒越来越亮,最后照的漆黑全都变成了紫sè的天空……所以,我放弃了最强最美的名字,起了名字叫紫霄。我真的很感激他,也很喜欢他,那时候,他突然出现在烛龙之地,就是带着深紫sè的光,虽然没有那么亮,但是在我眼里,我觉得就跟那个梦里的一样,是照亮了漆黑的紫sè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