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四章 极北之地的故事

第八十四章 极北之地的故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寒风凛冽。

    江湖中,一些好故事的人,很多都听说过一个故事。

    说在极北之地,有一个冰雪剑神。

    冰雪剑神一直守护者一个,总在风雪中起舞的美丽仙女。

    故事流传已久。

    但没有多少人会为了故事专门跑一趟极北之地之地。

    从浪听说过这个故事,他过去虽然很闲,却也从没打算为一个故事跑一趟极北之地,如果这么做,那么江湖中的故事太多了,要跑的地方也太多了。

    故事的真假本来就不重要,相信就是真的,觉得美丽就是好的。

    纵然是再美的故事,也会有人嗤之以鼻。

    所以,何必去在乎故事的真与假?

    寒风凛冽。

    从浪看见风雪中,有一条舞剑的白影……

    剑,流动着彩光。

    你身影穿着美丽的风雪舞衣,飘飞舞动的裙摆,丝带,勾勒出一副如仙的美景。

    景美,人却更美。

    从浪想不到,这个故事竟然是真的。

    但很显然,这故事是真的。

    真有这样一位在风雪中一直舞剑的白衣仙女。

    而白衣仙女身旁,也的确有一个守护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腰上,的确挂着一把剑。

    这个男人的头发,很长,在风雪中,猎猎飘摆。

    他的头发早已经结冰,但衣服上的冰雪却没有。

    舞剑的女人的衣发很干净,每当有点积雪的时候,他都会挥剑,震散了那些覆盖在女人衣发上的冰雪,那么的细心。温柔,专注,好像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枯燥和不耐烦。

    但他自己头发上的寒冰,却从不理会。

    为什么,他的衣服上却不允许有寒冰?

    从浪有些好奇。

    但很快他觉得这种好奇是因为他不够聪明,或者说是,对男女的情爱不够了解,没有体会。

    白衣的仙女并不总舞剑,她会累。累了的时候,她就停下来了,依偎在男人的怀抱着,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安静温顺的如同一只兔子,而男人则细心的将准备好的食物,一点点的喂进她嘴里。

    男人不允许衣服上有冰雪,因为怕会冻着了女人。

    女人吃的不多,喝了杯酒,就那么抱着男人的腰,缓缓合上眼睛。在男人的怀里,沉沉入睡……

    “食物里面,还是酒里面,有安眠的药物?”从浪并不十分肯定。但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人的状态很不正常,因为她的眼睛没有看着男人,而且很涣散。跟江湖中那许多到处流窜的,因为杀气特效反噬而发疯的人太像。

    “不管你来做什么。我不喜欢打扰,请你尽快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这个男人,当然是永岁飘零,而这个女人,当然是雪舞天下。

    可是,从浪不认识他们,永岁飘零也不认识从浪。

    “我真的不想打扰你们,只是想问路,这里什么地方最合适把自己埋进寒冰,不容易因为环境变化受影响?沉眠之地,我想你能理解我追求更安静的需要。”从浪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尽管这个男人太狂妄,太自傲。但他觉得,如果是他,也会对每一个来打扰的人没有好态度。

    “只要不是海边。你需要这样的地方,请你走远一点。”永岁飘零淡淡然回应,这么多年来,他已经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人。大多是沉默的自己找地方,也有人问东问西,问长问短,还有些人,因为他的态度而动手,当然,最后动手的人都死了,而且,没有再回来。

    “你放心,我也不想在附近打扰你们,总看着寒冰里有个人,绝对不会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从浪觉得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能够体会永岁飘零的心情。“最后请你帮个忙,如果有人带着我的画像找到这里,请别说见过我。”

    “不会有人来找你。”永岁飘零淡淡然回应。

    从浪不由苦笑。“看来我的脸,长的就和孤苦可怜。”

    从浪走了,走出二十里地,翻过一座冰山之后,他才明白,他刚才根本不理解永岁飘零的心情。

    冰山的一面,冰崖里,看得到许多人影。

    都是被寒冰封住的人,姿态万千,横七竖八。

    “原来我长的并不孤苦可怜……”从浪苦笑。永岁飘零的回答是源自于经验。这里的人,很显然就是把自己埋的不够远,妨碍了永岁飘零,于是被带到这里,胡乱丢进寒冰,连求一个安稳睡躺的姿势都不能。从浪决定再走远些,如果见到这些人的遭遇还不知道吸取教训,那也未免太蠢。他可没兴趣凑这种乱葬岗一样的热闹,来这里的人,谁渴望热闹呢?

    从浪又走出去五十里。

    终于看中了一座冰山。

    凭借重生后学的一级武馆武典,破开寒冰实在不难。

    碎冰,堆满了地洞,从浪躺下了,虽然不太舒服,但他知道也不能苛求太多。

    他运功化开埋在身上的碎冰,当他收功的时候,水已经将他完全淹没。

    他很快没有了知觉,因为收功之后,水很快就变成了寒冰……

    被寒冰封印,丧失知觉前的最后一个瞬间,从浪发觉自己想到的竟然不是容儿,而是过去成长院里,一个一直喜欢他,但他却一直不感冒的,活泼又总找尽机会粘着他的一个女人……

    他明明从没想过她,他明明思念的女人一直是容儿。

    可是,他已经没有机会思考为什么了,因为下一个瞬间,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知觉……

    风雪依旧。

    永岁飘零没有理会从浪,甚至没有兴趣看他的背影一眼。

    渴望找寻寒冰的人,确实不少。

    都是因为听说过寂寞酒馆的故事,都是因为伤心。

    寒冰中寻求永恒的宁静,是他们唯一追求平静的可行办法。

    这里的寒冰。是否永久不化?

    也许是,

    也许不是。

    永岁飘零抱着沉睡的雪舞天下,静静的,什么也没有想的,静静的抱着她……

    这里,是他们的二人世界,宁静的二人世界,他希望是永恒的二人世界。

    一群几百个意境级高手,抵达了正气圣地。

    他们被安排到各自以后的居处。其中一个人,最后离开大殿,临走前,哀伤的叹气道“从浪说,永远不会回江湖。听说。他曾经出现在重生点,而那附近有魔女零儿和容儿出现过,我想,可能跟这两个魔女有关。从浪过于心高气傲了……”

    “……确实可惜了。”不存十分遗憾。

    从浪是浑沌纪元初开时期,武当派唯一威震江湖的真正高手。

    而且不存听小剑说过,倘若从浪一直没有离开江湖,他的成就。必然比容儿只高不低。只是,不存也听紫衫说过,从浪注定无法长期在江湖中不离开。

    就如同,从浪其实也一直没有做到。真的永远不再涉足江湖。因为他的心,从来没有忘记江湖,他爱的也是江湖。

    这就是一个无解的悲哀。

    所以,没有如果。

    不存觉得遗憾。但她并不因此意外。

    那人沉默的抱拳作礼,告退出去。再也没有别的话可说,从浪就是如此,原本大家越好一起重出江湖,再在江湖中轰轰烈烈的闯荡一番。

    在他们这些老家伙心里,从浪一直应该是一个接近白sè黄昏的顶尖高手,总希望有一天从浪能够重振雄风,可是,至今都没有等到,但他们没有放弃,从浪却自己先放弃了……

    大殿外,正气圣地的大长老,以及几十个长老都在外面候着,见到最后一个重出江湖的意境级高手出来,纷纷抱拳作礼问好。

    那人视若不见,充耳不闻的自顾去远……

    冷嘲热讽看见向上仍然维持着抱拳作礼的姿态,不由冷笑。“你没发现,他们这些人根本看不起我们?在他们眼里,我们这些大长老,长老跟新人一样,渣都不如!”

    向上苦笑道“兄弟,你也未免太敏感。再说,他们回来后都是荣誉长老,地位本来比我们只高不低,就算有架子也理所当然?何况他们都是意境级,不说神作的效果我们比不上,就说他们花费一年多两年时间把可消点武典级别练满了后,那就是江湖中人的意境级高手,跟我们能在一个层次?我们尊敬他们理所当然,他们尊敬我们本就莫名其妙。”

    冷嘲热讽呸了一声。“你还真是个奴才相!”

    “冷兄弟,人在江湖,尊敬比自己强的人本就是礼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难道应该强者反而对新人礼拜,听新人的吩咐行事才对?这怎么就跟奴才相扯上了?”向上只是辩解,却并不跟冷嘲热讽争吵,这一招很有效,因为至今为止,冷嘲热讽虽然对他看起来态度没什么变化,但其实已经愿意跟他说很多话,也没有无事生非的找麻烦。向上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路遥知马力ri久见人心,冷嘲热讽早晚会愿意从里从外的承认自己是他的好兄弟,好朋友。

    “这些杂碎有什么了不起!当初混不下去了退隐江湖,现在回来了自以为是,就他们这种货sè,当年怎么滚蛋的,将来还会怎么滚蛋!你把他们当高手?我可不!”

    “如冷兄弟所说,那江湖中没多少高手了。”向上无言苦笑,算是明白了冷嘲热讽的想法,江湖中人心里的高手区分方式本来就不止一种。

    很多人觉得除了江湖最强的那个人外,其它所有人都是垃圾,都不配称之为高手;也有很多人觉得,任何一个比自己强的人都是高手,都值得敬重崇拜;还有一些人觉得,意境级以上才是高手;当然也有一些人觉得,超一流以上就是高手;最通俗的看待方法,一向是只要曾经是超一流高手之列,那就是高手,意境级自然更是高手。

    而冷嘲热讽心里对高手的划分,虽然不如最偏激的滑稽,但也够偏激特别的了。

    “本来就只有能够一直在江湖中,永不放弃的高手才能称之为高手!”冷嘲热讽说的理所当然,向上再不说什么了,这是冷嘲热讽内心对高手的划分方式,说又哪里能够改变?

    一旁的望山忍不住插话问了句“冷大哥,那你觉得自己是高手吗?”

    这问题,显然有点意思,像矛盾的故事。

    冷嘲热讽却并没有片刻的迟疑或者犹豫,回答的很快。“现在不是,但将来一定会是!”

    周围一些离的近的大长老和长老们听见,有的不以为然的暗自冷笑,有的却觉得冷嘲热讽志向不小。

    向上是后者,虽然对于他们新人来说,意境级就好像是永远都触摸不到的梦,只能想想,却永远没有练成的机会,但向上也有这样的梦想,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做,但他相信,只要在江湖中一直不放弃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去,总有一天能够领悟新意境,成为意境级高手。

    望山很满意冷嘲热讽的回答,实事求是,不违背自己划分高手的原则,但也不因此低看自己。“冷大哥,望山向你学习。”

    冷嘲热讽晒然一笑。“跟我学个屁!要学学圣主,你看他们,永远都不会离开江湖!就这勇气,这意志,就该是传说级!”

    望山晒然一笑。“大哥,我哪敢奢望自己能及得上圣主啊?”

    “草!以为你就能追上我了?告诉你,没门!”冷嘲热讽勃然大怒,望山哈哈一笑,知道冷嘲热讽的xing情是故意,并非真的生气。“我只想追上大哥仈jiu成,总该行?”

    “行,你小子追上我个九成九,有希望。百分百就没指望了。”冷嘲热讽哈哈一笑,一时,周围的几个熟悉的长老都笑的欢乐。

    但欢笑声背后,很多长老,大长老的内心都潜藏着不安的忧虑。

    这么多的意境级高手陆陆续续的来了正气圣地,很多都是过去就跟随白sè黄昏的高手,很多是意境级技能师,他们这些因为天意任务后的江湖时代能够爬上长老位置,说白了不过是新一代超一流高手的人,将来还有几个能够保住大长老,长老的位置?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180张月票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