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九章 一台戏

第六十九章 一台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沈白衣微微一怔,沉默了半晌颇有些遗憾的道“问他们的事情做什么?不过是那女之情的纠葛而已。(更新速度最快记住即可找到)何况黑旗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凭他们几个想要东山再起,不过是痴人说梦。时代不同了,如今的光明会虽然声势赫赫,但根本不被你们放在眼里。而他们尚不自知。”

    “我要问的,你最好的朋友,跟蓝sè剑魔,致命仙女,红sè剑魔有什么纠葛?”

    “问他做什么?他当年进入江湖没有多久,就已经不知所踪,几百年来从来没有过消息。我想他是伤的太深,他这个人,本来应该在江湖中大有作为,必然能够成为绝顶高手之一,我生平熟悉的人里,没有人比他更有恒心毅力。可惜,命运无常……”

    “听说他在成长院话不多,朋友很少,最知心的朋友是你,来往最多的朋友是蓝sè剑魔和致命仙女。”

    “不错。他不喜欢透露心事,只跟我一个人说藏在心里头的话。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说,在成长院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致命仙女,他和蓝sè剑魔也一样,但他因为跟蓝sè剑魔的情义没有积极争取致命仙女,其实当时致命仙女既喜欢蓝sè剑魔,也很钟情于他,倘若他当初努力争取,致命仙女未必会跟蓝sè剑魔一起。蓝sè剑魔当时跟他私下说过,兄弟之情不能因为共同追求一个女人而破坏,如何决定交给致命仙女判断,不管她选择谁,仍然是兄弟。蓝sè剑魔也说到做到,并没有私底下做什么手脚,事实上蓝sè剑魔也的确十分重视跟他的兄弟之情。他为人沉默,朋友少,吃了这方面的亏。进入江湖后蓝sè剑魔越来越耀眼,他一直独自练功,为人过于低调,也不喜欢惹是非。自然也没有扬名的机会。久而久之,致命仙女最后选择了蓝sè剑魔……”沈白衣说道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想知道的,是别人不知道的隐情。致命仙女为人本非如此。跟她同时期成长院出来的人谈到她,都说她一直是心目中的女神,很多人都不理解她后来在黑旗会前期为什么突然xing情大变。”依韵看着喝酒的沈白衣,他却没有喝酒。沈白衣愿意说话,不等于愿意跟他喝酒,事实上沈白衣根本没有把他当作朋友。

    “他的事情为什么让你如此关注?”沈白衣颇觉迷惑。“他运气不怎么好。那时候重生过几次。都是被门派屠杀的时候被围攻致死,后来跟蓝sè剑魔的武功差距就更明显了。蓝sè剑魔风光的时候,听了他的主意准备创建黑旗会,那时候蓝sè剑魔已经有过很多女人。致命仙女一直知道,但没有撞过正着,就只是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忧愁烦恼的时候就找他谈心。有一次致命仙女喝醉了,哭着说心里最喜欢的人其实是他,想离开蓝sè剑魔跟他在一起。”沈白衣叹了口气道“他当然不会那么做,抢兄弟的妻子这样的事情……他只能拒绝。致命仙女知道他是因为蓝sè剑魔,就去找蓝sè剑魔提出分手……简单说,蓝sè剑魔美欧同意,反而哄住她,但知道她是因为谁,后来红sè剑魔听说了此事,跟蓝sè剑魔出了个很损的主意。‘兄弟同妻就是了,你们两个那么好,反正大哥你外面多的是女人,就兄弟一起分享不就得了’,红sè剑魔想来混蛋,进入江湖后又进的是血刀门,这种事情本来就不以为然,原本只是胡话,不料蓝sè剑魔竟然听进去了,他不愿意失去兄弟,但也不想失去致命仙女,当时很多江湖事情蓝sè剑魔都是听他的主意,黑旗会建立之际他当然更不可能失去这个军师。于是制造了一场荒唐的闹剧……那天之后,他就走了,致命仙女xing情大变,开始为了达成目的有意卖弄风sāo,出卖**笼络男人。说白了也不过是因为爱恨所生的报复,后来我退隐江湖,当了守护者……”

    “光明会凭什么能够拉拢如此众多的帮派?”依韵淡淡然的提问,却本来就是看过江湖录后沈白衣的疑问。“光明提供不了那么大的利益,单纯为了所谓的追求ziyou,不会聚拢这么多人。蓝sè剑魔虽然是老江湖,但离开江湖太久,当技能师后的影响力也没有这么大,此事确实让人难解……你是说,跟他有关?那也未免太看得起他,他为人低调,过去在江湖中交往的朋友不多,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影响力。他对蓝sè剑魔最大的帮助是他的眼界和智慧,蓝sè剑魔这个人很聪明,但没有大智慧,缺乏远见,加上那个总拖后腿惹麻烦的弟弟,本来在江湖中难免仇人遍地,但因为他,很多仇恨都变成了不打不相识的友情,很多蓝sè剑魔不会做的事情都做了,蓝sè剑魔能混得开,是他的监督提醒。”

    “能有这种影响力的人,江湖中只有一个。”依韵淡淡然一笑。沈白衣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突然,难以置信的惊愕道“你是说……大侠沉默就是他?”

    依韵没有回答,因为没有必要,除了这个人,依韵想不到第二个能够办成这种不可思议事情的人。

    即使是暮sè,也办不到这种事情,仁者之剑没有立场,正因为如此,感激的人也就有限,犹如始终秉公办事,只做公道话的人,这种人人人称颂,却没有多少实际影响力。

    但大侠不同,一个一直在当大侠的人,帮助过多少的人?每一个被帮主的人都会视其为恩人,那种帮助和恩惠是直接的,不容任何当事人否认的事实。

    沉默出道至今的漫长时间里,他行侠仗义帮助过多少人?想想就是个天文数字,这些人有江湖中人,有非江湖中人,曾经的江湖中人可能后来又成了技能师。久而久之,这种积累的影响力,创造如今眼前的奇迹,一点都不值得奇怪。光明会口号喊的符合技能师联盟帮会的立场。本身支持光明会对于很多技能师帮会而言都是亦可亦不可之事,恩人联系去说,因此而加入,简直太容易不过。未来光明会只要发展的好。这些加入的帮会就会认为沉默是指了他们一条明路,变成光明会坚定的拥护力量。

    除了大侠沉默,依韵想不到第二个人能够办到这件事情,因此。当光明会强势雄起的时候,依韵就已经知道那个蒙面人是谁。而且相信,这些因为沉默而加入光明会的人,不可能一直为何加入光明会保密。

    江湖中人。很快会惊愕的发现,多年已经被江湖中人几乎遗忘的大侠沉默,竟然有如此惊人之举。

    而沉默。也恰好符合了喜儿提起过的线索。

    沉默这么多年一直做行侠仗义的事情。但他本人明明是个追求武功的人,为了武功可以在谢晓峰的神剑山庄当那么多年杂役,谢晓峰给却不要徒弟的名份。他为什么一直做行侠仗义的事情?或许是本心,又或许,侠义可以是一种学道。倘若是,这种不属于过去江湖中通俗的获取修炼方式的学道的的确确非常难练,不停的做行侠仗义的事情才能够提升的学道值。难度甚至在杀气之上,杀人和做行侠仗义的事情谁更容易?都不容易,但杀人随时可以找到人杀,且不论得到的杀气值问题,但侠义却只有碰到行侠仗义的事情才能够做,一个可以主动获取,一个只能够在主动努力的情况下仍然必须被动等待。

    沈白衣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依韵问这些事情的理由。“你是为了找寻突破口!”

    “告辞。”依韵起身离去,他相信,沈白衣会为了想不到的口误而提醒沉默,因为他们曾经是朋友,尽管几百年未曾联络,仍然是,这是君子之交。

    紫霄剑派。

    紫霄大殿。

    妖瞳皱着眉头,错愕的听完依韵交待的事情之后,难以置信。“你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需要的时候。”依韵淡淡然一笑,没有更多的解释。

    “好……”妖瞳转身领命去办,跟着他出来的那个紫霄剑派的弟子也满肚子疑惑不解。“掌门人怎么突然指定要推广这么一出戏剧?”他平ri的爱好就是看这种戏剧,但他入派时间不短了,作为长老,自然对依韵的为人xing格听说的比一般弟子都多些,知道依韵从来对这类事情没兴趣,这类活动就压根不参加。

    “就当是如他所说,被这个故事感动。”

    “好。”那人虽然迷惑不解,但事情本是他所擅长,自然也不惧。

    光明会位于黑旗山最近的黑旗城,这座城市几经易名,曾经最早就是黑旗会的根据地,当时被改名黑旗城,后来陆陆续续有作为大本营的帮派都改成自身帮派的名字,如今又变成了黑旗城。

    黑旗城技能师多,技能师中,完全不做别的事情,只修炼技能技艺的人从来都是极少数。

    绝大多数技能师如绝大多数江湖中人一样,都有一些朋友间的活动聚会。

    光明会声势刚起来,蓝sè剑魔很注意跟别的技能师们联络感情,为了笼络人心。

    这天,黑旗城来了一群摆台的戏剧团。

    江湖中有很多人有些偏门营生之道,大多都是因为喜欢,演唱,戏剧,从来都是普遍存在的活动,也是一些江湖中人用来赚钱的方式。

    这一次来的戏剧团很有名气。

    黑旗城的许多技能师彼此邀请,都去了观看,蓝sè剑魔,致命仙女自然也被许多人邀请。

    红sè剑魔对戏剧从来没兴趣,却被蓝sè剑魔强拉着陪同去看,刚落座,就架起腿,一副心不在焉应付敷衍的姿态。

    蒙面人在蓝sè剑魔身后那排坐着,致命仙女亲昵的依在蓝sè剑魔怀里,等着戏剧开始。

    “听说这剧本是紫霄剑派的戏剧家华来做的,为了推广,宁愿给江湖中的十大戏剧团支付大笔的钱,这么看重的戏剧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致命仙女对这些颇有些兴趣,也可以称得上有所研究,历来大的戏剧她都不会错过,蓝sè剑魔无可无不可,只是为了别的理由陪同。但看的多了,多少也有些收获想法和见解。“华来虽然是戏剧家,但也是紫霄剑派的人,突然花钱推广戏剧,说不定别有深意。”

    “管他呢,看完就知道了。”致命仙女晒然一笑。

    剧台上,技能师制造的特殊道具,营造起虚幻却犹如真实的场景。

    众人看着,分明是成长院的房屋格局。

    两个男人,躺在成长院后的花园草地,望着天空,说起话。

    “兄弟之情,不能因为喜欢了同一个女人而破坏。她选择谁,我们都不刻意做什么去争,不管最后她选择了谁,都为对方祝福,永远祝福。”

    “好。”

    答应的男人起身,离开了花园。

    片刻,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过来。“说什么呢大哥?”这男人听说了之后,不屑笑道“大哥你开玩笑呢,女人也能让?不抢哪能到手啊!多少人都盯着她呢。”

    “其它人不足为虑,我是说都不争,但沉默这人话少,不喜欢出风头,也没有太多朋友替他在仙女面前说好话,你说谁的胜算大?”

    “……大哥高明。”

    台下,红sè剑魔放下了双腿,疑惑的望了眼身旁的蓝sè剑魔,他觉得这些场景有些不对劲……但见蓝sè剑魔沉静自若的看着,便没有说话,只怕是自己多心。

    致命仙女看的十分认真,鉴赏戏剧的好坏,首先就必须以平静认真的心态去观赏才能够得出结论。

    这本是擅观戏者,所需要的基本素质。

    剧台上的场景如真如幻的变换着,讲述的故事显然是围绕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场景,变成了江湖中的风雨和美景,交替变化。

    人群环绕着剧里叫光辉的男人,齐齐的呐喊声音,让他身边的女人,剧中的仙女看的目不转睛,心荡神驰的情绪,清晰的透过目光流露出来……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100张月票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