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八章 孤岛白林白衣

第六十八章 孤岛白林白衣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江湖中地位的人,都不会愿意帮派体系取代门派体系成为主流。搜.看最新章节%

    但江湖中的新人,以及在门派里混的不上不下的人却非常渴望帮派体系成为主流。

    面对妖瞳的疑问,依韵淡淡然道“你没有想过白sè黄昏为什么割肉喂狼?”

    “当然是对付我们正义联盟。”

    “这种事情不是一向是我做的吗?”依韵的反问,让妖瞳一时没有言语……割肉喂狼之位对付敌人,的确是依韵在江湖中长做的事情,尤其是局面逆势的时候,不过大多数都是割别人的肉喂狼,再让狼去要自己的劲敌。如今正气圣地割自己的肉喂养光明会这头野心勃勃的狼,是为了什么?

    一个穿着蒙面装的人这时候进来,沉默的抱拳作礼,喊了声盟主。妖瞳知道这是魍魉的人,当即告退出去,魍魉的人直属依韵,有什么消息从来单独汇报依韵,倘若是别人可以知道的,依韵会说,否则妖瞳也不会去打听,也打听不到。魍魉家里的这支力量非常强大,这么多年来正义联盟得到的很多重要的消息,全是魍魉的人查探而得,这些消息的数量不如正义联盟本身的情报渠道多,因为人数的限制,但消息一直有针对xing,还有指定行,而且往往都隐秘的匪夷所思。

    “盟主,查到了。”

    依韵淡淡然点头,起身领着那人出去。

    刚出大殿门口,茗已经来了。“庄主,光明会的真正核心,蒙面人的身份已经确定,只是还没有下手的机会。”

    依韵淡淡然点头没有别的表示,这个人是谁。在光明会雄起的时候其实依韵就已经猜到,如今得到肯定已经是必然之事,不久的将来,江湖中的有心人都会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已经不可能是什么隐秘。

    茗没有多言,抱拳作礼离去,一品堂在找机会下手,但这个人十分谨慎,单独让人围攻的机会很难找到,光明会很显然也有心保护。将其看的十分重要。

    船,停靠在孤岛岸边。

    几个蒙面人跳上岸,立足岸边,手指孤岛zhongyāng方向。“白林zhongyāng就是。”

    依韵淡淡然点头,迳自进去。几个蒙面人没有陪同的在岸边等候。

    依韵穿过白sè的树林,奔走半刻钟,终于见到林中的屋子。

    为了找到这里,魍魉的人费了很多时间jing力,沈白衣重生后去了哪里?这个地方肯定是正气圣地里极少数人知道的事情,甚至可能只有紫衫一个人知道,但是沈白衣需要吃喝。尤其需要酒,一个好酒的人,自然需要紫衫派npc定期送酒和食物,以及书。江湖录,以及江湖中最新的武功秘籍总结的书册等等东西,有些东西可以真空袋一次带来用很久,但书。江湖录,秘籍心得武学发展的东西必然频频要送。跟上送东西的npc或者人。就能够找到沈白衣的所在,只是,人海茫茫,正气圣地的人有那么多,如何大海捞针的确定哪一个人才是来找沈白衣的呢?

    这自然是个费时间jing力的差事,但魍魉的人最终还是通过长时间的辛苦,办到了。

    白树林中,没有落叶飘下。

    木屋前凉亭的石桌旁,坐着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衣的男人。

    这跟当初在竹林岛见到的沈白衣模样差别很大。

    依韵印象中,沈白衣是个很主意仪容的人,如今形貌,显然已经很久未曾认真收拾自己。

    依韵缓步走到沈白衣身旁的时候,他仍然没有觉察似的。

    沈白衣通红的眼睛紧紧盯着桌面上的厚厚的纸张,上面绘的全是经脉气劲流动的图案,标注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他双目通红的紧盯着。突然,狠狠抓了阵头发。“不对,不对!这样行不通——不能走风府穴位,不能……”他语气急促焦急的说着,又抽出张白纸,照着刚才的经脉走向图重新绘制,但这一次,其中一条气劲流动的路径却改变了,改变后,他边思索边标注,边推想着因此产生的效果。如此一阵,又狠狠抓了把乱发。“不对,不对!这样行不通——不能走中级穴位,不能……”

    人体穴道四百零九,变化比围棋还更复杂。其中蕴藏着多少奥秘?全凭江湖中追求武学的人去探索。

    依韵打量了沈白衣不断重新绘制的图纸片刻,已经明白沈白衣在为什么事情烦恼。

    很显然,神作的诞生带来的结果不是跟沈白衣预期的一样,而现在,沈白衣一直在努力扭转神作对武学发展的倒退影响,希望创造一种能够不影响主修武功,不占用主修武功学点的,更完善的神作,以此避免江湖中都把学点和jing力投入到神作身上而不修炼正统武学的情形。

    沈白衣如今的思路显然是利用系统的转化系统,达到随时随地能够转化武功的目的,如此一来,神作修炼满级,需要的时候立即就能够转化为门派主练武功,反之亦然,自然就不会存在因为神作而都不修炼门派主练武功的情况。

    依韵晒然一笑,这当然是难以办到的事情,系统的功能通过武功试图去发觉更强大的作用,几乎从根本上就没有成功的可能xing。但仔细看了图纸上的内容后,依韵却发现,沈白衣真有可能办到,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系统这种转化的本身,就存在人体经脉变化的轨迹可循,沈白衣自然是此作为根基,试图突破这种轨迹目前早就的极限,创造一种力量能够让这种转化的外力从自身诞生。

    “神作的本相是何等模样?”依韵淡淡然询问,一句话,让原本沉浸在完善神作的沈白衣回过神,这才看到他在身旁。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显然,江湖中还有一种人并不以被杀为仇。沈白衣当然是这种人,尽管他恨依韵,但恨是因为他的自信因为依韵被彻底摧毁,连带被摧毁还有他苦苦努力创造的神作梦想。但这恨,跟被杀无关,即使当ri依韵剑下留情不杀他,被摧毁的自信仍旧没有不同。“现在还提来做什么……正义传说手段通天,竟然连这里都能找到。”沈白衣说着,想起头发很乱,自顾整理了起来,但太久没有修剪,仍然过长,一时半刻哪里能有过去翩翩白衣公子的模样?

    沈白衣提起桌子旁边的酒坛,仰头猛灌一气。“你来,是为了把我抓去没人找得到的地方?神作修缮一旦成功就会对正义联盟不利,江湖形势重新变成如同正义联盟过去没有神作的时期一样。”

    “别人进步,靠近自己,从来不是威胁。打压他人,扼杀别人成长的可能,那是停滞不前的做法。高手唯一的敌人是自身的停滞不前,这道理,看来你不懂。”依韵淡淡然的回应,让沈白衣为之一怔,旋即,晒然失笑。“这话白sè黄昏说来理所当然,你说出来,未免可笑。”

    “沈白衣竟有书呆子之嫌。江湖争斗的杀伐是生存的必须,能为打压?”

    沈白衣听了,半晌没有做声,昂头又猛灌了一气酒。“那你为何而来?难不成要跟我沈白衣喝酒谈心?”

    “你恨我,哪来的兴趣跟我喝酒。”依韵淡淡然一笑。“一为看看神作修缮的进度,二来,有一个疑问,神作的终极跟独孤剑典有何区别?”

    “岂能相同!完美的神作无需修炼武功,只需要修炼意境……”

    “那有何不同?”依韵晒然一笑。

    沈白衣忙不迭的道“完美的神作自身同样具备强大的……”说到这里,沈白衣突然说不下去,完美的神作,应该自身也拥有如同武功心法一样的力量,不会出现如今这种周围没有人的武功可以复制,就毫无力量的情况,并且遇到更强的敌人,也有不输武功的本钱。可是,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沈白衣觉得再提也只是无谓。

    “你想消除武功,属xing的差距,可惜,人还有意境修为高低之分。更可惜的是,武功的应用本身就是修炼过程中得到,没有这个过程只有武功的人,武功级别,终极属xing值,内功能力即使都相当,仍然不堪一击。你相信人跟人没有差距,一个人能做到,别人也能。我没兴趣跟你探讨这个问题,我只想问,即使没有差距,也绝对不是建立在凭空之上。可以得到杀戮传说的拳,可以得到我依韵的快剑,可是,没有我们的过程,拳跟剑就绝对不一样。”

    沈白衣无话可说,他没有说下去,因为本身就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明白到这个事实,这个创作神作的时候被他忽略和遗忘了的事实。他本相信,自身才智能力足够,就不会存在这种差距,但事实上,缺乏应有的过程,得到同样的结果,仍然是两个战斗力相差悬殊的个体。“如果你只是为了问这个,你是对的。”

    “我想问的是另外几个人的事情。”

    沈白衣颇觉意外,依韵要问别人的事情大可不必找他,他离开江湖已久,还能告诉他什么?“说。”

    “你在成长院时最好的几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