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九章 一个意外的女人

第五十九章 一个意外的女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好!”一众商人充满热情干劲,饭也顾不得吃,一个个快步奔赴各自熟悉的同道和技能师处……

    当晚,扬州城的大中小商人们,全都出动,满城内外奔走于一个又一个技能师的家里……

    霄音在扬州城的花后船上喝着酒。

    他来的时候,花后立即把当晚排好的客人推了,亲自招待陪同。

    霄音见屋里仍然是一尘不染,鲜花全是刚换上的,不由笑着落座。“如此盛情款待,霄音受宠若惊。”

    花后晒然一笑。“霄大老板亲至,闹得扬州城满城风雨,满城有钱人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了,今晚原本约定的客人其实不是我推的,他呀,也为了霄大老板的事情忙的没空来这里喝酒,听说是你来,他又哪里还不愿意相让?商界盛传,霄大老板是江湖中最低调,却兵器装备首饰生意做的最大的人,甚至占了江湖半壁江山。如此巨富面前,小女子都觉得局促不安,恐怕这花后船也显得简陋。”

    花后眉目含情,语气温柔如水,已然悄悄用上了魔yu经的催情特效,心里盼望着倘若能够拿下了霄音,也就能从此洗手不干,再也不必开着百花船了。

    说话间,身体犹如不经意般几次触碰上霄音的胳膊,手背,却见他泰然自若,俨然是见惯了女人,根本不容易被sè诱打动的那类。“小女子的才疏学浅,不知霄大老板喜欢如何消遣?”

    “叫我霄音,奏一曲《佳人在前》如何?”

    “小女子倒也熟悉,愿能入耳。”花后当即这人取来琴箫,思量着这曲子的名字显然是对她还算满意,便也稍稍宽心。自然更加殷勤卖力。

    见霄音微笑听着,目不转睛,花后歌舞齐施,一时间,红袖长布满屋飘飞,在各sè灯光变换照耀下,纷纷不绝的芬芳花瓣飘飞之中,整个人美的犹如下凡仙女,如真如幻……

    这曲歌舞。花后信心满满,人都喜欢美丽的事物,越美,越是渴望拥有,正因为如此。擅歌舞者历来最多追求,观者看着歌舞表演时的美丽,都有带入自我的幻想,眼睛里歌舞者本身如何,就成了自身幻想中完美无瑕,无可替代的那个面貌。于是乎,为此追逐。甚至不惜散尽家财,也就理所当然了。

    歌舞尚未结束,突然花后船上做事的一个女子在门外道“主上,扬州城技能师联盟帮会的帮主爱以做主邀请霄音贵客湖上叙话。已经派了船来接。”

    花后暗暗恨的咬牙切齿,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却遇到这种来捣乱的人,恨不得撕了门外传话的那女人的嘴。但此刻她却只能暂停了歌舞,只等霄音如何决定。

    “如此。离开片刻。”

    花后无可奈何,陪着霄音直到上了爱已不再派来接的船,满脸不舍之态。“还回来吗?”

    “在扬州一ri,就在花后船留宿一ri。”霄音微笑回应,花后顿时一脸心花怒放之sè。“小女子等你回来,多久都等。”

    船,渐去渐远……

    花后突然回头,一把揪着那个传话的女子的嘴。“传什么话!谁让你传话了?爱已不再的人又怎样?我才不买她的帐!再有这种事情发生,直接叫他们滚!”

    那女子满心委屈,不知道今ri花后是干什么了。

    看着花后气冲冲的走了,她一个人委屈的落泪,身边的女子忍不住笑道“你还委屈,真是你自己笨。花后经营花后船是为了什么?”

    “钱?”

    “对啊!为什么至今没有洗手不做?还不是总觉得钱不够多。花后花钱那么厉害,洗手不干钱能用多久?一百年?两百年?总有用完的时候,说到底还是想找个依靠了再说,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有钱的人,花后自然动心。你看霄音,人又长的英俊潇洒,几百年了,还是江湖上低调的巨富,如果能跟着这样的男人,还担心将来生活没有保障?”

    “……有钱人不是很多吗,花后怎么就挑上他?”

    “这你就不懂了,有钱人多,能够一直有钱的人可不多。一旦洗手不敢,如果过些年男人又成穷光蛋,岂不是自讨苦吃?花后历来特别殷勤款待的那些人,全都是几十上百年的巨富。这你都没留意呢?活该倒霉。”

    船,远离了在水面上的无数花船。

    最后驶入一片安静的水域。

    一艘不算大的船,静静停泊。

    霄音上船,走进船舱,爱已不再已经等着。

    霄音落座,微笑道“帮主有何见教?”

    “白ri里人多,不好说话。正义传说此番来扬州,所行所为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道义?”船舱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桌上没有酒菜,只有茶,因为爱以做主很清楚,依韵不会有兴趣在这里喝酒吃菜,他们直接的谈话也不存在那种气氛,甚至连客套的面纱都不需要蒙上。爱以做主为依韵斟着热茶,淡淡然道“希望正义传说能立即离开扬州,扬州历来是白sè黄昏的地方,ziyou帮跟追求帮的竞争有各自的规矩,正义传说利用资源优势,来这里釜底抽薪,这争斗已经涉及到扬州白sè黄昏势力的立足根本。”

    “谁告诉你,扬州我就不能动?”霄音晒然一笑,暗觉有趣,爱已不再竟如此跟他直白交涉,态度如此,还真是一个少见的人。

    “扬州既然是我负责,我就绝不允许出问题。正义传说如果这么做,那就是逼我来个鱼死网破!”爱以做主神情沉着,语气冷静,俨然充满决心。

    “威胁我的人不存在,我从不在乎鱼死网破,很好,ziyou势力双方都无法把控,技能师联盟帮会也因此失控,变成真正的第三方势力,这结果很有意思。”

    “正义传说以为我不敢?”爱已不再目不转睛的望着霄音,面若寒霜,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满含怒气。

    “我不在乎你敢。”霄音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爱已不再一时间没有做声……

    依韵这一手釜底抽薪,自然会让从来没有什么纪律xing的商人和技能师们很多为了利益依附,一旦这么做,就等于是依韵用资源,生意把他们全部捆绑上船,他们就再也离不开霄音的控制了。那时候,这些大量商人,技能师就等于变成被霄音雇佣的长期工人。说严重点,爱以做主就等于被架空,手底下除了那些有名的技能师外,就没有技能师可用,也没有多少商人跟她合作买卖。毫无疑问,她对扬州的事务处理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

    她决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失败!

    但是,如果她用鱼死网破,揭穿依韵身份的办法来反击,就是真的坏了规矩,坏了默契。

    正气圣地和正义联盟知道技能师帮会,ziyou帮派里最主要的一小撮人的身份背景,彼此都心知肚明,但谁也不会以此作为攻击对方的手段,否则,这场争夺第三方势力的游戏就玩不下去了,都玩不下去了的结果就是这些技能师帮会会跳出双方的控制,变成真正的第三方势力,ziyou帮派的情况也一样。那当然不是此刻双方任何一方所愿意见到,除非一方在争斗中失败的太彻底,否则谁都不会,也不愿意这么做。

    爱已不再在白sè黄昏的势力体系中,绝对不是有权利决断这种事情的人,但依韵看得出来,这是个很有脾气的女人,一个不允许自己失败,宁可同归于尽也不让对手笑的人。

    只是,她是否真有这种勇气,这种越上决断,分明会造就影响整个正气圣地,以及江湖局势的勇气?

    “正义传说请走吧,扬州城技能师公会中的所有技能师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即使有好处,他们也不会为了金钱当正义联盟的傀儡。扬州之行,正义传说不但失败了,霄音这个在江湖中迷一样存在了多年的身份也已经失败,跟随着的还有霄云喜的全江湖技能师联盟的瓦解。正义传说不应该以为,每个人都没有玉石俱焚的勇气,让我选择失败,我宁愿选择跟敌人同归于尽。无论为此会付出什么代价,我也不会后悔。”爱已不再斟着茶水,依韵喝着茶水。

    传音入密中,霄音已经收到扬州成立那群商人急切的询问。“兄弟,扬州城的技能师帮会说你是正义传说伪装的?太荒谬了吧,伪装怎么可能有第二个名字?假的吧?”

    “霄音兄弟,技能师们突然都说拒绝接受生意,说你是正义传说伪装,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

    爱已不再放下茶壶。“虽然我出来的时候没有说过去哪里,但是这条船很多人都认识。技能师被江湖中人欺压已久,江湖中的技能师帮会的成立都是为了得到不被欺负的资本,正义传说应该明白,这种情况下,一旦跟江湖势力有什么关系,技能师们必定群起围攻。一会会有多少人找到这里,我可不敢保证。”

    “我喜欢你的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