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章 空前绝后

第五十章 空前绝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尽管不存早知道,任何意境的踏入,其实都是顺其自然,在某种时候,顺应心境的不同,顺应对本心的把握足够,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正因为如此,过去以及现在,江湖中修炼意境最多的就是无我意境,因为绝大多数的人的经历和心境都是大约类似的。

    但江湖中却总有许多独特的意境,有多少,至今都没有多少人敢拍着胸脯肯定的说出一个确定的数字,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到底还有多少种意境未曾开发。

    练出别样意境的人,心境自然有跟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地方,这种差异,往往也取决于经历。因此,倘若没有一种意境所必须的经历作为依托,理论上就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练出来,也不可能改练。无我意境是江湖中第一个明确总结出来的,因为修炼者最多;其次就是万法全通,因为创造者紫衫琢磨的非常明白透彻。但还有很多意境,至今属于朦胧或者半朦胧状态,这类状态导致用同样的办法,对于有的人可以,有的人不能。

    但意境的一切基础,从来都需要经历,心境作为基础,正因为如此,过去江湖中无数老江湖也练不出来,他们有经历,却没有心境,因为心境本需要本心的把握和明晰。

    如今的江湖新人,更没有短期内领悟意境的可能,因为连基本的经历都缺乏。

    意境级高手从来是江湖中的珍贵资源。

    白影能否成功,不存也不知道,因为那本事,需要白影自己努力设法克服的困难……

    时间,在流逝。

    在崖底已经逗留了多久?

    白影已经忘记了,她每天都在看着石头上的剑痕,思索着不存抱着她跳下来的过程。

    她不明白那意味着,她不停的思索着那个问题,跳崖的时候,她在哪里?

    下雨了,白影早已经忘记了避雨,她的心思全都在思考她在哪里的问题上……

    工坊。

    一个略显消瘦,但模样正气,刚毅jing神的男人站在铸造台旁。

    周围聚集了很多技能师,没有人议论说话,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认真。

    他们在等待着比赛开始,这是一场技能师之间技术能力的挑战赛。

    一个别处来的有名技能师找上门来挑战的挑战赛。

    铸造台前的男人,是雪山城这里最有名的铸剑师之一,他叫空前绝后。

    而来挑战的铸剑师也是有名之人,是三千里外的飞扬城最有名的铸剑师之一。

    外来的铸剑师经过这里,听说这里有一笔大买卖,于是自告奋勇,但这买卖本来已经交给了雪山称的几个有名铸剑师,出资的大商贾也衡量不出双方名气高低,于是就按照技能师的规矩,双方进行挑战比试,胜者接下这单生意。

    一个女子穿过人群让出的道路,驻足在铸造台前,对周围的技能师门微笑点头作礼,最后,对空前绝后道“希望不会坏了和气。”

    空前绝后微微一笑。“当然,技艺比拼,胜负无关个人恩怨。”

    一旁充当裁判的铸剑师见两人双手垂放身侧,道了声“准备——开始!”

    话音落下的同时,周围的技能师们目不转睛的紧盯两人,这种比拼技术,全力以赴的时候比拼的双方基本都不存在私藏的可能,除非彼此实力相差悬殊。但眼前,自然不是如此。

    只见开始的音落同时,女子脸上的神情骤然变化,原本笑容可掬,笑容甜美的她,神情骤然便的冷静,眸子里的笑意刹那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然的平静。在周围的技能师眼里,女子的存在仿佛已经突然duli于环境,也就是,他们的存在已经完全无法影响到她的心神分毫。

    这样的变化,周围的技能师们都不觉得惊讶,一个跟空前绝后声名相当的技能师,理所当然应该是意境级技能师。

    开始的声音叫响的时候,空前绝后脸上的微笑也没有了,同样变的平静如水,眸子里,仿佛只剩下面前的工具和材料。

    两人的手都动的飞快,犹如剑客握上兵器一样,刹那抓住打铁锤!

    铁锤,在众人眼前飞快的舞动变化,看起来舞动的犹如剑客的剑,但是,周围的技能们都看出来,每一次的变化和运动轨迹都是最直接干脆,最近的距离和变化轨迹。他们是铸剑师,舞动的铁锤为的是打铁,本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变化,任何一个高明的技能师都懂的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更多的锻造动作。从这方面来讲,每一个铸剑师都的铁锤,都犹如是没有花巧,单纯迅猛的剑客的剑。

    伴随着一锤定音。

    空前绝后松开了手里的大铁锤,双手,垂放身体两侧的时候,脸上又恢复了平常管有的从容温和微笑。

    在他之后,那女铸剑师的手也离开了大铁锤。

    她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失落,是的,她比空前绝后慢了,慢了三锤。这种差距,已经很大。

    周围观看的技能师们都露出了轻松的微笑,他们当然希望是空前绝后胜,因为空前绝后的失败犹如是雪山城的技能师不如女子所代表的城市的技能师那样。

    当裁判的铸剑师把两把打好的兵器摆放在大商贾面前。“空前绝后的剑额外杀伤力提升比正常数值高百分之七,挑战者的剑比正常数值高百分之五点。请两位上前检阅。”

    空前绝后和女子一起上前,查看对方铸造的兵器。

    而后,那女子微笑道“佩服佩服!是我输了。”

    “你的技艺很高超。”空前绝后抱拳作礼,微笑回应。那女子见状,不由笑道“过去是江湖中人吧?你的铁锤挥舞很有杀气。”

    “姑娘也是?”

    “我呆的时间不久,那时候就抱着陪朋友们闯荡玩玩的心态,没多久就转当技能师了。”

    客气的交谈,让周围的技能师们都放下了心,知道这女子不是没气度输不起的那种人,倘若遇到那种人,往往会导致两城将来的技能师之间频频长期的摩擦挑战,就为了挽回名声,又或者是为输的女子打抱不平。

    大商贾高兴的连连鼓掌叫好。“jing彩jing彩,两位都是高手!我有个朋友,他还有一批材料,是定制品,本来的要求就是成品的杀伤力超过正常数值不高于百分之五,姑娘如果不嫌弃,还请帮忙。”

    那女子眼睛一亮,当即点头答应。她虽然败了,但心服口服,也并不气馁,如她这种水平的铸剑师本来就已经是江湖中有名的人物,尽管成品的数据越高越好,越能体现水平,但江湖中的平均制造要求本来也不过是超过百分之三,达到这种水平的都是鼎有名的铸剑师了,她自然比一般有名的还更高明。成品的数值越高,售价也越高,而且打造更高的技能师数量也越少,因此只有达到超过3%的,基本都不需要发愁生意,只怕忙不过来,她这种自然也一样。

    “多谢,不敢嫌弃。”

    一场挑战赛,就这么结束了。

    人散了之后,空前绝后邀请女子一同吃饭,后者欣然应允,两人便去了悦来客栈。

    酒桌上,空前绝后好奇的问了句“姑娘技艺高超,怎么会来了雪山城?这一次的买卖虽然不小,但也不值得姑娘不惜挑战竞争吧?若是有什么难处,在下愿意相助。”

    那女子微微一笑,眉毛弯成了月牙。“空前绝后不愧是空前绝后,过去在江湖中就乐于助人,我早听朋友说过,当了技能师还是这么热心助人。”

    “姑娘认识我?”空前绝后颇觉意外,一代大侠空前绝后的名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还记得人,实在不该太多。

    “我就是为你而来的,挑战赛的胜负根本无关紧要,就是想认识你。”女子坦言心事,目光满怀追忆之态。“刚进江湖的时候看江湖录时,就很喜欢你的事情,可是以前的男朋友不愿意我见你,前些ri子我们分手了,我就想,一定要认识你,亲眼看看你,这才来了。”

    “原来如此……姑娘如此抬爱,在下受宠若惊。”

    ……

    客栈门外,一个女子,暗暗咬牙切齿,耳多离开房门,快步下楼。

    片刻,她出现在城里一座庄园里,风风火火的迳自闯了进去,推开后院的门,一个消瘦的女子正在练习着缝纫。

    “彷徨无地!你还在这里发愣!你男人又跟别的女人勾搭在一起了,我看开房也不远了——”

    彷徨无地听了,神情平淡,手里的针,微微一停,就又开始动作。

    “你干嘛呢?”那女子见彷徨无地这样的反应,不由怔住,过去每一次这种情况,彷徨无地都会发作。

    “算了,我累了,已经不想为这种事情争吵。他就这样,这么多年了,露水情缘的女人有多少我都已经数不清了,吵了闹了,最后还不是一样?我何苦自找不痛快,闹腾生气的人还是我一个,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