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四十九章 忘我意境新挑战者

第四十九章 忘我意境新挑战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全武学时代,来临了……

    正义联盟的公告对于江湖中人而言,不算什么,如今的江湖已经没有谁在乎这种非门派武典外的武典,甚至可以说,没有多少人还在乎正统的武典。因此,江湖中人对这个公告根本不以为然,即使是技能师,也只有极少数的对这些武典感兴趣,几乎所有的技能师如今所处的状态仍然是对神作,而不是武典。练习技能得到的学点也是投入到神作之中,正气圣地的弟子更是如此,重生的江湖中人和新人们也是如此。灵鹫宫的弟子得到神作不久,也都在提升,但门规限制,大多数人还都是先提升十级到二十级神作,然后乖乖把主练武功提升到可消点武功级别满了后才继续提升神作,以免遭受乐儿的处罚。

    紫霄剑派的高手因为正气圣地的前车之鉴,很少人冲动的急于把神作提升到满级而不惜拿门派的武功转化,但绝大多数人仍然在专注于提升神作的级别,而一时放下了主修武功的级别。

    相较于系统的调整技能师能够得到学点,正义联盟的公告根本没有惊起波澜。

    江湖依旧热闹。

    新人们学习着神作,羡慕着技能师,很多新人们扎进技能师的世界,很多进入江湖有点时间的半新人在扎入技能师的世界后又退了出来,继续回到练功洞打点。

    正气圣地。

    不存看着回来的白影,面露微笑。“回来了就好。我知道,你会想通。会有勇气面对困难。”

    听着不存的话,白影暗觉惭愧,想起一段时间颓废消极,甚至有退隐的念头。就觉得对不起不存的期望。“夫人,血刃和冷刃也放弃了杀气,我想影子众不能没有一个修炼杀气的人。我想当这个人。”

    “杀气特效的反噬难度……”不存没有说下去,但后半截话很明白。白影撑不住,虽然当初白影连尝试的勇气都缺乏,并不能确定她能够走到哪一步。

    “我听说,忘我意境能够大幅度减弱各种情绪感受,忘我意境也是唯一能够减轻杀气反噬某些阶段难度的意境,我想改修忘我。夫人有过这种经验,一定能够帮我。”白影显然有备而来,这些ri子,白影一直在思索。当一个人的影子分队。她能够做到什么。能够做些什么?弥补过去的错误,回报不存的期望。思来想去,价值最大的还是修炼杀气值。杀气特效的强大力量人尽皆知,那种力量无可替代。那种力量也适合她的武功路数。

    “忘我意境的破绽很明显。如今江湖中的高手只要有心,都能够找到。这么多年来因为杀戮传说和正义传说修炼忘我意境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结果如何,你也知道。没有谁在忘我意境的路上能够走多久,只要有心,查出修炼者的感xing破绽,轻易可以设伏击杀。这条路,很难走。”不存并不支持白影的想法,她很清楚忘我意境的破绽问题,把自己的破绽变成敌人的破绽,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更何况,纵然是依韵和喜儿的忘我意境也不是说没有了破绽,只不过他们的破绽本来就难以抓住利用而已,最难的是,他们本身已经太强,即使jing心设计的陷阱成功的把他们引诱进去,也不等于十拿九稳能够杀死。

    不存甚至可以不夸张的说一句,倘若依韵忘我意境的破绽没有成功应对之前,天盟就知道了忘我意境的究竟,那么,依韵的忘我意境根本没有走下去的机会就已经死了。甚至于他的仇人,当初就能够利用这一点。但你这些只是如果,世事的发展,就是如此。喜儿和依韵就是在忘我意境这条路上不可能的走到了今天。

    “夫人,我有信心。我的过去没有遗憾,也没有怀念。我的心,只有对夫人,对白sè黄昏的感恩和信服,我不会有别的破绽。请夫人成全!”白影跪地保全请求,目光烁烁的注视着不存,充满了期盼甚至是哀求之态。看着这般坚决的白影,不存陷入了短暂的犹豫……白影见有希望,忙道“夫人不必担心,有正气使者的力量,过去修炼忘我杀境一旦失败就是变成疯子的结果,但现在还有回头的机会,如果我真的做不到,也不会万劫不复。”

    不存这才点头,勉强答应了白影的请求……

    风,阵阵。

    高崖之上。

    不存手执金针,刺进白影身上数处穴道,又刺进自己身上一模样的穴道上。

    白影看出来了,这是阻断了轻功的施展,不由觉得迷惑不解。“夫人这是?”

    “要跳崖,不封印轻功多高的山崖你都不会有恐惧。”不存淡淡然说罢,抱着白影,凭借掌力击地,带着白影一并远远飞了出去——

    风,吹着她们的长发激荡飘飞!

    白影感觉到了下坠的迅速恐惧,封印了轻功,就这么落下去的结果简直就是必死无疑,除了用隔空擒物抓着岩壁没有别的活路,但如今距离岩壁太远,根本不可能抓的着,无论如何想,都是必死的结果!“夫人,下面是水潭?”

    “平地。”不存淡淡然的回应,却不由想起,很多年前,她恳求依韵引导她领悟意境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对话。

    白影原本还能够抑制的恐惧,不由因为不存的回答而蔓延……

    大地,是的,是平地。

    夹带着重力坠落的白影已经清楚的看见了!

    真……真的会死?修炼忘我意境必须这么摔死吗?

    白影简直无法理解……

    大地,几乎近在眼前,白影已经不由自主的幻想起无数见过的摔死的人的恐怖模样了的时候,不存突然一掌击落面前的大地。

    奇特的力量,骤然带着她们下落的重力仿佛突然抽离身体一样,轰在地面。

    与之同时,她们的身体骤然一轻,仿佛只是从地面跳起了半尺高度,然后平稳的又脚踏实地了般,没有丝毫的坠落压力。

    白影长舒了口气,万没想到不存的飘云劲还有如此神妙的用法。

    “夫人的飘云劲真高明。”

    “你不该关心这一点。”不存淡淡然回应,从真空袋里抽出把铁剑,照着岩石斩落。

    刹那,岩石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剑痕。“看清楚,记清楚。”

    白影依言而为,迅速记清了有多少道剑痕,甚至剑痕的深度都清楚确定,每一道深浅都相当。

    不存拔出体内的金针,又拔出白影身上的金针,带着白影,顺悬崖峭壁飞走疾驰上了崖顶。

    白影知道,还要跳,但这一次,她一点都不害怕了。

    这一次坠落的时候,白影十分专注的思索着不存带她这么做的理由,她是有修炼意境经验的人,对于改修别的意境,比起一般的江湖中人而言,容易的多。但这并不表示,如同改换武功一样随时可以变化。不同的意境之间,对于经历和心境有或大或小的差别,这种差别,往往可以决定能否成功,而改练意境,本身就是在对另一种意境的形成过程的差别的探索和找寻。这绝对是需要时间的事情。

    落地,依然如同上一次。

    不存这次从真空袋里取出把木剑,照着岩石,斩落。

    “看清楚,记清楚。”不存说时,白影已经十分认真的记清楚了剑痕深浅以及剑痕的数量,不存并不擅长用剑,她用剑的水平绝对算不上江湖顶尖,也没有招式般配,但她凭借丰富的经验,即使用剑,也是绝大多数同级高手无法轻松在几招里击败的。

    “记清楚了。只是夫人,这到底?”白影仍然不明白不存做这些的意义,后者叹了口气道“白影,实话跟你说,忘我意境的具体我无法跟你说,当年依韵是这么引导我的。第一次跳崖的时候,你害怕吗?”

    “害怕。以为必死无疑,甚至以为修炼忘我意境需要重生作为代价……回头想想真荒谬。”白影坦然承认。

    “第二次跳崖的时候呢?”不存继续发问。

    “不。”

    “两次跳崖的时候,你在哪里?”

    白影迷惑不解的脱口而出道“在夫人怀里呀?”

    “看清楚,想清楚,两次跳崖的时候,你真的在我怀里吗?”不存留下这句话后,迳自走了。“这是唯一的提示。能否领悟,看你。”

    不存走了,崖底,只剩下白影一个人。

    两次跳崖的时候,她在不存怀里?

    在?

    倘若不在,那在不存怀里的是谁?

    她又在哪里?

    白影陷入沉思……

    不存已经去远,她无法告诉白影更多,当年她的忘我意境也是一个人,在崖底练成。连成后的忘我意境的事情,她能够明确的帮助白影很多,但如何走进那个门槛的,这么多年来,其实她都说不明白。因此她也想不到比当年依韵引导她的时候用的更好的办法去引导白影。

    这么多年来,不存每每回想过去的忘我意境过程,都只是觉得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