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章 匪夷所思的温柔

第三十章 匪夷所思的温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如此次数多了,花无百ri红自然就明白,夏红雨根本不会理会她,她也不再抱着希冀。

    “这么多年了,你一直没有原谅我,其实我也知道,你不可能会原谅我了……今天你来,是不是想把我欠你的那一刀,还给我?”花无百ri红轻轻的语气里,没有什么忧伤,也没有什么情绪,那种平静,俨然是一直有所准备,任何时候面对都不会觉得意外的姿态。

    “厉的兄弟们想让你去喝酒,所以我来请你。听说你已经放下武功很久,一心一意要当技能师了。”夏红雨冷冷然的声音,哪里有丝毫热情来请她的意思?

    “嗯。我总以为能够回到过去,真的为此不顾一切了才发现,根本不行。过去我以为自己很了解厉,后来才知道,我没有懂真正的他。他不会容忍背叛,哪怕一次,哪怕在那之后不顾一切的付出了多少去证明自己和试图挽回,哪怕是碍于承诺。”花无百ri红说着,脸上突然挂起了微笑,月光洒落在她脸上,夏红雨却发现,花无百ri红一点都不像是一朵鲜花了,总透着那种憔悴的味道,犹如是一朵,虽然没有枯萎,却sè彩暗淡,没有了任何香味和值得鉴赏靓丽的,被灰尘覆盖着的花朵一样。

    “你没有过去的美丽了。”

    “是啊,一个人长期有心事,就这样。我是厉的女人,可是我已经不可能再进他的心里。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在我曾经背叛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心里设了密码。一个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因为从设的时候就从来没打算再打开的密码。这么多年了,我努力的试过像过去那样融入一品堂,溶入跟他有共同言语的武功的世界。可惜的是,他愿意跟我谈这些,但是,跟朋友没区别。在我热情的时候他也愿意碰我。却已经没有了曾经的热情和激情。后来我知道了,我做什么都不会有用,我只能在忏悔中,一个人,静静的爱他,怀念,回忆,就是没有期待。”

    花无百ri红望着夏红雨,面露微笑。笑容平静。“其实当年我就知道。你愿意加入正义联盟。一定有他的因素。不过我也知道,你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甚至接受这一点都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可是,当你接受的事情。你会用惯用的行事方法,也会毫不留情把该回我的一刀,还给我。就是今天?”

    刀光,骤然闪动。

    在花无百ri红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夏红雨手里的刀,已经捅进了她的身体。

    刀入的位置,深度,跟当年花无百ri红捅她的时候,一模一样。血,在流。花无百ri红很痛,但她却没有呻吟痛哼,反而忍着,面带微笑的望着夏红雨。“我,不欠你了吗?”

    “这一刀还你了,但你永远欠我,因为还不了给你的,是曾经姐妹之情的背叛伤害。我承认,你大约是江湖中最了解我的人,可是你一定相信,你永远都不可能还再是我的姐妹或者朋友。”夏红雨冷冷的说着,刀,缓缓的拔了出来。当年花无百ri红的一刀没有要她的命,仅仅让她重伤,今天她还的这一刀也一样没有要命,也只是让她重伤。

    “我知道,你跟厉一样,背叛你们的人,不管将来做什么,做多少努力挽回的事情都不可能得到你们真正的原谅,你们会原谅不恨,但你们再也不会让他走进自己心里。”花无百ri红捂着中刀的位置,痛苦不堪,但她知道,她有的只是身体上的痛苦,并不会致命,她的武功放下来,但还没有退步,只要不是致命伤都必然能够自行缓缓痊愈,只是有一个痛苦的过程而已。她jing神上的愧疚稍稍解脱了,因为欠夏红雨的,还了一些。

    “我来,是请你过去一起喝酒。你去不去?”夏红雨冷冷然擦拭着刀上的血。

    “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去了……”任何人被夏红雨捅了这么一刀,身体都不会舒服,甚至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舒服。

    “是吗?那太可惜了。”夏红雨冷冷然擦干净了刀身,收入袖中。“当技能师就安心的当技能师,既然一个男人的心你永远都得不到,就不应该再想。”

    “我会主动离开他,我说过,当有一天你要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走,应为那是我的活该,也是你的应该。这样,欠你的就还完了。”花无百ri红捂着伤口,缩着身体,虚弱的轻声道“别说你爱他,永远都别说,这样你才能永远当他的女人。只是喜欢,在一起,就这么简单。我犯了这样的错误,他受够了这样的错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犯。”花无百ri红说完,捂着伤口,艰难的站起来,一步步的,蹒跚的离开,她没有回头……

    夏红雨也没有挽留。“两清了……你的愚蠢,让你鸡飞蛋打,一无所有!你是活该——”夏红雨淡淡然自语的说罢,迳自掉头离去……

    夏红雨回来的时候,厉已经喝了不少酒。

    “夏统领,嫂子没来?”

    “嫂子说身体不舒服。”

    “啊?嫂子武功高强又不会生病,怎么会不舒服?头,你不去看看?”

    “练技能累了,没什么事情,继续喝酒。”厉举起酒坛,众人听了,又都高兴的叫好,一起举起酒坛喝了起来。

    夜sè阑珊。

    丝丝小雨,迷蒙了夜sè。

    那种细细的声音,充满了温柔。

    今天的气候情况丹仙子早就询问过联盟里擅长气象的高人,早就了然于胸。

    微微的清爽凉意,不会让人觉得冷的发抖,却总会让人觉得,有一点渴望温暖包围的期盼。

    女人如此,男人也会如此。

    屋子里。摆放了不少兵器的画。袁朝年最喜欢这些,从进屋开始,袁朝年也一直在欣赏,担心这里拜访的兵器画。全都是他居处没有的,很多都是过去希望得到,但却没有买到的那些。很多人都知道丹心的本事,袁朝年也从不怀疑。只是从屋子里的这些画,袁朝年就能够体会的明白。

    酒,已经喝了不少,丹心说的都是些平常的事情,至少没有一句让袁朝年能够明白丹心今天为何单独请他喝酒,还如此煞费心思的理由。

    袁朝年渐渐明白,也许他有几分醉意的时候,才是能够明白丹心意图的时刻。

    袁朝年于是运功,每一次喝酒下去。都通过内力让酒jing被吸收的更快。不再继续运功逼出喝进去的酒jing。

    渐渐。他的脸红了,他的眸子里,也流露出醉意。

    丹心坐的距离袁朝年也更近了。劝酒也更殷勤了,偶尔仿佛不经意的。两人肌肤的微微触碰,让袁朝年不由自主的心荡神驰,所谓的温柔乡,袁朝年想,大约就是如此了。他不是情场高手,这方面的经历甚至可以说是一片空白,自然不能说,面对这种气氛,丝毫没有念想。

    当袁朝年看起来醉意有六七分的时候,丹心轻轻的说话了,说的不再是那些不着边际的话。“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

    “不懂……生xing对感情迟钝,说不上不相信,只是未曾体会,也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事。”

    “那,你相信ri久生情?”

    “ri久当然生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袁朝年回答的很快,毫不迟疑。

    “我觉得很失望,可是,并不灰心。”丹心神情有几分落寞之态,说着,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如何说?”袁朝年面露困惑之态。

    “袁朝年聪明绝顶,难道一点没有看出端倪?”丹心不答反问,袁朝年想了想,苦笑。“再聪明也有限,我只是不知道何等何能享此待遇,却猜不出是为何。”

    “想起来,玄妙的很,说白了,又很容易明白。你对我没有一见钟情之情,我对你却有。所以我失望,可是你相信ri久生情,我又不灰心绝望了,我想,只要你愿意跟我相处,慢慢也会爱上我的。”丹仙子的脸看起来更红了,仿佛这番话让她不胜娇羞。

    袁朝年却更不明白了……他自问没有什么资格值得丹心如此,钱,丹心不会在乎,说武功,他自问虽然算是当今江湖中罕见的意境级高手之一,但比起不少人,还是不如的。根本不值得丹心如此看重,倘若说是情义,他虽然对感情一窍不通,但他懂人,也懂人心。丹仙子根本不是那种,为了感情而行事的女人。袁朝年思来想去,最后只能苦笑,而他脸上的醉意,也渐渐消退。“我不明白,如果说是因为窗外的那个男人,我想丹仙子还不至于需要为他而出此下策,倘若丹仙子会这么做,那么也不会几百年来在江湖中只有过两个男人了。”

    袁朝年只是装醉,丹心并不觉得太意外,又觉得意外。袁朝年冷静,但一个人如何冷静,那是做正事的事情,面对异xing,面对美sè温柔和遐想的时候仍然冷静的人,却没有几个。袁朝年这种没有什么感情经历的人,本来不应该具备这种能力,丹心很意外。

    但她很喜欢跟聪明人说话,袁朝年既然只是装醉,她当然也没有必要太过惺惺作态。

    她放下了酒杯,脸上也没有过于刻意的温柔和羞怯。“他当然不值得,如果我只为了摆脱纠缠就随便找个男人,我不知道有过多少男人了。”

    “我相信,所以,我更不明白。”袁朝年对此不怀疑,实情本就如此。窗外的男人的存在袁朝年早就知道了,从来的时候就知道了,那个男人一直默默的站在外面,一直在透过窗户看着屋子里,虽然有屏风阻挡,他只能够看到灯光照耀的人影,那种看到,反而会产生很多误解。还不如不看,可是他一直看着,没有来打扰,也没有离开。

    这个男人的痴情早已经在紫霄剑派里面闻名,很多人都知道,丹仙子的屋子外面有一个永远守望的痴情人,可怜可悲可敬的痴情人。

    “你是我喜欢的类型,智勇双全,武功高强,而且对感情的态度很认真。”丹心柔声说着,眸子,一眨不眨的凝视着面前的袁朝年。“一个人在江湖久了,真的会觉得很累。我也一样,总会觉得累,不同的是很多人会因为累就扛不下去,而有的人,能够扛下去。我不是对爱情有什么幻想的人,可是,我对伴侣有要求。能达到的男人不多,其实很久之前我就在关注你,但那时候还拿不定主意,因为有些事情还看不出来。现在看出来了,你真的是一个很理想的男人。”

    袁朝年还是不明白,最关键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丹心到底要什么,因为他根本就找不到自己能够给她什么。“为什么?”

    “江湖中有本事的人很多,曾经爬得很高,站的久的人也很多,但能一直站着的人没有多少。我在江湖中,经历过很多挫折,也经历过起落,知道战胜起落,克服困难重新爬起来的困难。天籁山之战你重生了,还能够勇敢的站起来,没有颓废,没有失望,不需要任何人安慰的坚强和勇敢让我能够确定自己一直以来对你的关注,是可以付诸行动的。”丹心的话,她的语气,听起来都很诚恳,但袁朝年却无法确定,因为丹心的每一句话好像都是诚恳的,发自肺腑的。

    丹心轻轻的,让袁朝年握着自己的柔若无骨的手掌。“你需要一个伴侣,一个能跟你说上话,一个聪明,坚强,追求武功努力不懈的伴侣。我可以,也合适。”

    面对丹心那殷殷期待的目光,袁朝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若说一点都不动心,那当然是假话。但他还没有糊涂,他很清楚,他面前的女人虽然很美丽,也很让人心动,但绝对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招惹的美丽花朵,这朵花很可能会吃人。

    贸然接受,很可怕;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道理拒绝,结果会更可怕。

    袁朝年真希望被邀请来的男人,不是自己……

    ………………………………………………

    今天的第三章,补上个月第720章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