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九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二十九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哦?原来兄弟你已经试过?真是奇想,我是前几ri才偶有此想,但在路上无暇尝试,如此一来岂不是说,虽然我们是许多修炼正气的人眼里的粮食,但他们也同时我们的粮食?”那人说这些话时,想起这话听起来不妥当,很容易让人误会他还带着过去杀人帮的那种做法念想,连忙又补充道“当然,我们如今既然是正义联盟的人,万万不可能对同门下手。茗统领但请放心。”

    “我知道,没有了正义联盟,你们得到多少杀气值最后也得吐出来。”茗语气淡漠,并没有客气的安抚,而是一针见血的点名利害。

    不需要说的更多,一众人都不由暗自凛然,这就是实情。杀道江湖结束,正气江湖时代到来的时候,他们就是过街老鼠,失去正义联盟庇护,在江湖中根本寸步难行,因为所有修炼正气的人都不会放过他们,还在修炼杀气的有限的那些高手们更不会放过他们这些已经可以称之为绝迹的,最后的粮食。

    茗带着他们穿过后殿一处花园的时候,正看见前面路上提着木盒往南去的夏红雨。远远见者,夏红雨冷着脸,微微点头,就算打过招呼。

    夏红雨过去后,跟随茗的那些人里有人愤愤然道“统领,她是什么人?如此无礼。”

    “夏红雨,一品堂七羽统领。紫霄剑派没有太多礼节方面的规矩,无论喜欢当什么样的人都没有人强求。”茗淡淡然回应,借此机会给这些人灌输过去杀气圣地没有的那类意识。

    一时间。本来许多等着要替茗说不平话的人就都闭上了嘴。

    他们这些人当初加入江湖后,根本就没有在正义联盟或者武当派真正接触活动多久,加入杀人帮后,周围的环境对他们的影响力趋弱。而杀人帮的规矩制度,则更强。后来投靠了杀气圣地,自然全都遵循起了杀气圣地的规矩,如今慢慢的。很多人开始记起杀气圣地之前,在门派里活动的事情了。

    夏红雨穿过后殿花园,在靠近山崖的位置,见到了在凉亭里静静坐着,边喝酒,边翻阅武功秘籍的厉。“吃点东西。”

    厉抬头,看见夏红雨过来,微微一笑。“坐。我正看到过去武当派的西天剑典慈心篇,过去没有时间。也没有遇到用西天剑典的高手。现在才有空静心看秘籍。才发现这西天剑典也不是一无是处,倒有不少跟紫霄剑派路数虽然不同,但也值得在意的高明之处。譬如——你看这里。看这几招的变化,跟紫霄剑派和实用流的路数全然不同。杀人不如我们迅快,但是如果遇到几个同级高手的合击闪避不及的时候,完全可以借鉴用于自保防守,如此巧妙的变化和内劲运作方式就能够把本不可能接下来的合击变成最多付出轻微内伤代价就化解的合击……”

    夏红雨认真专注的听着,想着,连连点头,听厉说罢之后,这才把木盒里带来的热菜热酒端出来,厉习以为常的结果,举杯,喝干后拿起筷子,边吃菜边又翻开一页,讲了起来。那里记录的也是刚才夏红雨离开后他看到的jing妙之处。

    天籁山之战后,两人都重生了,等待武功恢复卷轴的过程中也无法自修,无非是锻炼终极属xing值而已,但那些本在意境里就可以做,尤其是无法自修后,意境就能完全承担此事,甚至完全没有必要通过肢体的实际动作来练习。闲来无事,厉就翻阅起过去没工夫看的各类武功秘籍,夏红雨对这些也有兴趣,于是两个人就如同长在了这里,每ri里没ri没夜,吃饭喝酒的时候也在一起看,一起分享交换收获和心得。武功是他们的共同话题,自然永远不怕厌倦。

    许多门派里的人看见,都暗暗好笑,不知就里的人都以为两个人是在热恋之中。

    子时的十分,一品堂里归属他们的那些人都来了,这时候是换班的时间,负责辅助防守的事情轮到别的统领的人做,他们闲了下来,就会过来陪两人喝酒说话,聊聊江湖事情,都是怕两个人闷着,也是习惯了过去就保持的这种习惯。

    这些一品堂的人都带着热就热菜,尤其厉的人,全都热热闹闹的来,夏红雨的则表现的有些类似她,很多都冷沉着脸,没有多少话说,沉默的来,沉默的取出酒菜,冷静的诉说当天得到的,最新的关于正义联盟内部的事情和盛传的正气圣地的消息。

    厉接过一坛酒,边撕开封条,边问道“袁统领呢?他的人在值守,他一个人不过来喝酒,跑哪里去了?”

    一个一品堂的高手嘿的笑了起来,神秘兮兮的道“袁统领啊,今晚走桃花运,大概没空来了。”

    “桃花运?他?”厉晒然一笑,袁朝年虽然没让人觉得对女人不感兴趣,但闯荡江湖至今就没有听他谈论过女人,也没有关注过女人,说他走桃花运,厉当然有些不信。

    “丹心统领请他到家里喝酒,厉统领说,是不是桃花运?”

    “胡说八道,丹心长老经常请客,你这么说不是在骂丹心长老风流成xing了?喝个酒就有事了?”厉的斥责换来那个一品堂高手的叫冤。“厉统领啊,你这可把我冤枉死了。我可没那意思,咱们大家伙谁都喝过丹心统领的酒。哪能喝个酒就有事?丹心统领冰清玉洁的,能是那种人?可是今晚不同啊,今晚丹心统领就请了袁统领一个人,请客之前我还听丹心统领的侍从说她添置了不少布置屋子的东西,这么郑重其事的请袁统领一个人,咱们可没这福分?厉统领你肯定也没有?这能是没事?”

    厉一时理会不过来,丹心跟正义联盟里的很多人都有交情,但的确没有这么郑重其事的请过一个人,但问题是,过去丹心跟袁朝年的交情也不算过密,都是人多的时候一起吃喝聊天,没有听说有什么私交,怎么就突然……

    夏红雨见厉模样,忍不住推了他一把。“想这么多做什么?说不定有事相求而已,这就叫有事,那明天我也这么请你喝一回酒?”

    周围一群一品堂的人禁不住哄然笑了出来,厉呵呵一笑,道了声“好。”心里,却暗暗有些犯嘀咕。

    当ri天籁山的情况,虽然时候都没有提,但厉是进入江湖几百年的人了,经历过的女人自然不少,女人的一些心思表现不说如花丛高手那样明锐,一见就能揣测个明明白白,但许多情况,他自然也是有经验的。夏红雨那天不该去,去了也没什么,但绝对不该做那种白白送死的事情,情况不需要她白白送死,她的xing格也绝对不应该、甚至不可能做那种无意义的事情。解释,几乎只有一个,当时的夏红雨不可思议的丧失了冷静和理智。

    那么,理由是什么?

    厉很希望那个理由不是他,但他很难找出否决这一点的理由。

    但夏红雨什么都没说,厉又觉得以夏红雨的个xing太没可能,夏红雨至今为止也没有显得跟过去有什么不同。厉自然只能在心里揣测,期盼事情千万不要是那样……

    最难消受美人恩……

    但对厉而言,美人的青睐不可怕,他早已经习惯了冷酷无情的拒绝。

    最可怕的是,战友变成了那种关系。

    他已经经历过花无百ri红,不希望再来一次,更不希望失去夏红雨这种得力,又知心的好战友。

    “厉统领,嫂子呢?好久没见她了。”

    厉晒然一笑。“前不久在忙着练习技能,仙师级别了。这些ri子我也见不着她。”

    “我去叫她。”夏红雨站了起来,迳自去了,众人起哄叫好,今晚众人兴致都不错,都希望花无百ri红也能在场。

    厉看着夏红雨的背影,心里的忧虑,总觉得似乎会变成事实……

    紫霄大殿里面有技能师工房,各类江湖中的技能师工房都有,即使是冷门的技能师,也没有忘记照顾,只是工房小些而已,但配置的设施一向都是最完全的。

    在这里的技能师没有新手,不是技能师级别最高的人,都不能涉足,如花无百ri红还没有达到仙师级别的,本来根本无法涉足,但因为厉的关系,得以进入,跟着一个如今江湖中的超神技能师以学习帮忙为名,在工房里使用材料联系技艺。

    夏红雨来的时候,没有走进里面,工房是技能师的领域,纵然是她也无法随意出入。

    出入工房的人进去传话,片刻后,花无百ri红出来了。

    两人见面,都沉默没有说话,一起走到远离了工房的花园里。

    当年自从一别,至今为止,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她们却从来没有说过话。别说私交,纵然是人多的时候,无数次花无百ri红都借着人多喝酒吃饭的机会主动跟夏红雨说话,但换来的,都是夏红雨无动于衷的举杯回应,却始终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