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章 剑行天下

第二十章 剑行天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个瞬间,足够。

    小剑的剑,刺中了大杀戮后背致命穴道,但剑更破肌肤,绝杀作用下,大杀戮的左脚如同片刻之间反击茗一样,刹那,踢中了小剑的胸口!

    这一剑,再也没有机会刺深。

    小剑整个人顿时吐血抛飞,落地后,接连退了七八步,人才得以立定。

    风雪,飘扬。

    小剑神情冷漠的剑立身前,嘴角,溢出来鲜血,沉默了半晌,嘴里的血,吐出来了一大口后,他擦去嘴边的血迹。“好一个邪气本源。”

    这是由衷的恭维,如此战斗本能,绝对不在天意之下。

    小剑正中一击,虽然没有如同茗那样丧失战斗力,一时半刻却必须恢复体内的内伤。

    小剑被绝杀反击的同时,大杀戮原本单掌格挡住紫衫的手掌,骤然移开,这一招,原本已经抵挡了紫衫一半。

    此刻突然移开,分明是意图以化解了抵挡了武神连击最后一式一半后的力量,用身体去承受这一击,然后以绝杀施以反击!

    拳,径直前进。

    仿佛紫衫措手不及的中了邪气本源的算计。

    这一拳,击在邪气本源胸口,一口鲜血吐出来的同时,邪气本源的右拳刹那击在紫衫身上!

    紫衫,真的着了道?

    一般力量击中邪气本源,却承受了邪气本源的全力一击,纵然有武神之魂,神怒神威的作用,本就较弱的内力必然导致这种伤换伤全然得不偿失!

    就在邪气本源的攻击击中紫衫的同时,天空,一束白光,刹那划破天地,落在紫衫身上!

    ‘天罚!’邪气本源这一拳尽管结实的击中了紫衫,却仅仅对紫衫造成同样吐了口血的内伤代价而已,全然没有预料中能够造成更沉重内伤的结果。

    武典时代的天罚变成了什么模样?

    变成了一股独特的力量,从天而降,连接天与地,灌注在紫衫体内,这股力量耗尽的时候,天罚的力量才算消耗殆尽。

    这股力量让紫衫的抗打击能力提升了很多,所以,当邪气本源这一拳结实的打在紫衫身上的时候,她欣然微笑着,笑容里,却透出如意了的满意。

    刹那,紫衫身体微微摆动的同时,右脚瞬间踢上邪气本源的头部!

    一旁看着的小龙女十分吃惊,那分明就是绝杀!

    但小龙女很清楚,她跟依韵交换的绝技,除非得到她的应允,否则依韵绝对不会私下再传授给任何人。紫衫的绝杀,显然是自行摸索独创。

    两个同样具备绝杀能力的人彼此击中了对方的时候,会有什么结果?

    没有人比小龙女更清楚!

    因此,小龙女发动剑魂绝技,剑行天下,人如流星般提着双剑,身体附带着白光,刹那飞冲到了大杀戮身旁——

    在此期间,被寒冰刹那封住的,妖瞳的幕天席地,瞬间失去妖瞳力量的供给,刀,无力的飞撞在大杀戮的身上,被她以肩膀微微一抖,一撞,魔刀疾飞回去,刚破开寒冰的妖瞳闪避不及的一把接住,立即被刀上附带的大杀戮的内劲震的口吐鲜血,连退十数步。妖瞳握着魔刀,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这就是内力过大的差距,武典过大差距造成的结果。如同很多年前,她的刀法能够战胜血刀刃,却在擂台上被血刀刃以蛮横的内力一刀击败的结果一样。

    群芳妒的飞针仍旧在继续,距离大杀戮有距离的群芳妒,让大杀戮没有反击的机会,她根本没有时间追击。

    西风之歌的剑,在大杀戮身上留下剑痕,却在邪气本源的意料之中,因此,剑总无法深入大杀戮的穴道,总是差之毫厘的时候被大杀戮避开,仅仅能够割破战衣,划破肤肉而已。

    紫衫一脚踢在大杀戮头部,若非大杀戮采取闪避动作,这一脚会正中她的太阳穴,就在这一脚踢中的同时,大杀戮的膝盖狠狠顶上紫衫的腹部!

    绝杀,还是绝杀。

    两个拥有绝杀的人,彼此击中对方的结果就是以命搏命,看谁更耐打,谁先躺下!

    因为每一次击中对方的同时,也会被对方绝杀作用下的反击立即击中。无从闪避,除非速度终极属xing差距极大。

    小龙女提着双剑,一闪飞扑而至。

    两个绝杀是以命换命的结果,如果还有第三个人,第四个人,结果确实被围攻的吃亏,因为被围攻的那个人能够实施的攻击总是有限,绝杀不可能让她同时对两个人反击。

    因此,小龙女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

    剑行天下的剑魂绝技发动下,小龙女的双剑挥洒的犹如环绕身体四面飞闪的疾光,不像是剑光,因为灵活多变犹如拳脚击出的光影。

    剑,砍烂了大杀戮的半张脸。

    砍中的同时,大杀戮的右腿踢中了小龙女的腹部。

    但不止一剑——

    隔着一定距离,利用倚天剑剑锋优势锁定大杀戮施展着夺命十八剑的情衣心里一跳,当小龙女施展剑行天下的时候,情衣就清楚的意识到了小龙女要做什么!

    小龙女要拼命,甚至可以说是自杀!

    以小龙女的内力,承受大杀戮一击,不致气绝毙命,但若承受两击则必死无疑!

    剑行天下剑魂绝技能够在刹那间让双剑从剑头、剑刃,剑柄,剑身四部分同时对对手实施打击,那是超高频率的瞬间,一起的杀伤,两把剑,刹那八次不分先后的攻击,换言之,小龙女也势必会迫使大杀戮同样会以天地一剑类似的剑魂绝技反击。

    紫衫的一拳,打碎了大杀戮三根肋骨。这一拳,大杀戮没有功夫抵挡,从开始就决定宁可硬生承受,也必须将冲过来的小龙女解决。

    剑柄在大杀戮的额头眉心,倘若不是武典级别和内力的差距,这一击至少会让大杀戮头部收到剧烈冲击重伤的同时短暂失去战斗力,但这一剑,仅仅击的大杀戮的头,微微后仰,剑柄,击在大杀戮的后脑勺上,剑头在大杀戮的身上留下两个伤口,剑身砍烂了大杀戮半张脸,在她胸口留下半尺长的、血肉翻飞的伤。

    与之同时,大杀戮的右腿踢中小龙女的腹部,这是一脚,却不止一股力量。

    八次同时承受的打击全都在绝杀的作用下在大杀戮体内经脉产生对冲产生的,超迅速爆发的八股力量!

    这就是绝杀——

    一脚,八股力量几乎不分先后的爆发传递!

    小龙女犹如破布袋般,抛飞出去,撞断了三丈高的冰封顶部,落在冰雪之中,生机全无……

    情衣眸子里闪动着愤怒的泪水,却没有嚎啕哭喊,而是,竭尽全力的维持着冷静,挥舞着手里的倚天剑。小龙女宁用一死为大杀戮留伤,同时为紫衫创造一个稍稍有利的局面,让大杀戮多承受一次紫衫的攻击,此刻在场众人里,紫衫的对大杀戮的打击创伤毫无疑问最强,能够跟大杀戮正面硬拼片刻的也只有她一个。错过这个机会,小龙女知道,这一战胜利的机会将会更渺茫!‘小龙女,你,你真傻。’

    冰雪,掩埋了小龙女。

    依韵闪身过去的时候,扒开冰雪,小龙女神态安详,已然没有了气息。血,从依韵嘴角流出,他跟喜儿被震飞后,都如同小剑一样承受了重内伤,喜儿比他轻,但喜儿右臂已废,他的内伤更沉重,此刻还无法立即投入战斗。

    风雪在飘舞,看着小龙女那张,几百年来总透着不食人间烟火气质的脸,依韵想起很多年前……

    几百年的江湖,离开的高手太多,沉默的也太多。

    小龙女是能够活到现在的绝顶高手之一,她本可不必如此决绝,却她不是为自己,是为了救在场的所有人。

    “这一次,我没能挡在你的面前。”依韵缓缓起身,身上深紫sè的护体真气,越渐浓郁……

    “依韵?”喜儿闪身依韵身旁,两个人,牵着手,彼此内力输送流转,以加快内伤的恢复。喜儿很清楚,依韵被逼到如同当年杀扫地神僧时一样,超越极限的运转紫宵剑意,以提升更多的终极属xing值,但这种代价就是他自身的经脉也会承受不住越来越狂暴的内劲流动的负荷,当到极限的时候,他会经脉尽断而亡。

    “十剑,他不死,我死。”依韵面无表情的淡淡然注视着正跟紫衫以绝杀对拼的大杀戮,十招,超负荷催动的紫宵剑意的极限,他的经脉只能够支撑十剑。

    杀气,弥漫。

    周围的天地能量,仿佛被杀气所感染,变成了一片红sè的光雾。

    光雾,骤然收缩,尽数涌进喜儿体内。“呵呵呵呵……十招。”喜儿轻轻的笑着。

    武典时代的魔灭如同紫衫的天罚一样,从外放的气劲变成了灌注体内的能量,这股能量用尽的时候,也就是魔灭施展结束的时候。

    风雪中,距离大杀戮十米距离的情衣的剑在舞动,夺命十八剑已经施展到了第九剑。泪光在情衣在眸子里泛动,但她眸子里看不到悲伤,只有冰冷的,充满杀敌决心的坚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