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章 无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再创一种功法。”流浪剑客微微抬头,但仍然只能让沈白衣看见斗笠下满满的胡子。

    “放弃修改,另寻捷径?”沈白衣放下手里的酒杯,自言自语的同时,已经开动脑筋,思索了起来。“创造一种类似系统转化,但速度更快,能够瞬间完成转化,并且随时随地可以进行转化的武功!”

    “对。没有人比你更了解神作,这件事情你最合适。”

    “可是,我已经不是守护者了……”沈白衣想起竹林岛的那一站,犹自觉得自尊心在疼痛,一个骄傲自信的人,以绝顶天才自居的人,却失败的那么容易,那么惨,那种羞辱和对自尊心的打击,也许永远都不可能恢复。

    “你不是,但我们还是朋友。”

    沈白衣面露微笑。“是的,我们一直是朋友,所以,朋友之请,沈白衣绝不会拒绝。等我好消息。”

    流浪剑客走了,没有逗留,也没有客套的说什么感谢的话,沈白衣也没有挽留。朋友本就如此,真正的朋友不需要虚伪和客套。

    沈白衣捧着流浪剑客留下的那些武典秘籍,又端起杯子,一口喝干,他有了新的事情做,这然他觉得充满干劲,jing神充实……

    风,吹起一个身穿紫sè衣裙的女子的长发,长发下,那双迷人的,充满了风情的眸子,犹如时刻都透露出,yu说还休的忧愁。她看起来,有心事。

    紫霄大殿的后殿花园,不是什么禁地,经常门派的弟子出入来往。

    只是,后殿里有一座凉亭,平时来的人很少,因为那是依韵自修的地方。虽然若干年前已经没有禁止出入的禁令了,但还是很少有紫霄剑派的弟子会贸然出入。

    可是,这个女子却在这里面信步。

    她怀里,抱着一件深紫sè的战衣。脸上,写着哀愁。

    她走过的地方,吸引了沿途所有男人的目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人有勇气上前。

    就好像她,带着一股让人自愧形惭的气质,让人尽管被吸引。却没有勇气靠近。

    凉亭里,依韵静静端坐,一个人。面前放着酒。可是,酒杯里的酒水已经落了不少尘埃,还有一片树叶飘落在里头,每当风吹过的时候,飘叶就在酒水表面晃动。

    女子走进凉亭,看着睁着眼睛,好像在发呆的依韵半晌。红唇,轻启。“我能不能,坐下喝一杯酒?”

    依韵淡淡然点头。

    女子轻身坐在依韵旁边,把那杯酒,倒了,又装满一杯,仰头,一口喝干。

    似乎,一杯酒完全不足以解她的哀愁,于是,她又倒满了一杯酒。她没有马上喝,而是望着依韵,淡淡然,一笑。“我今天在想,当我一路走,遇到第一个有酒,并且请我喝的男人时,我就当他的女人。你愿不愿意要我?”

    “好。”依韵点头,语气淡然。

    女子笑开了颜。“是不是每一个漂亮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你都不会拒绝?”

    依韵叹了口气,他很无奈。“你为什么要穿着一件,我见过很多次的衣服?”

    女子的笑容更灿烂了,眸子里的风情不再,有的,只是单纯快乐的光亮。“嘻嘻,因为我怕你真认不出来,然后又被我的魅力征服了呀!”她说完,又捧着脸庞,手臂支在桌上,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凝视着依韵。“那你,今天晚上要我?”

    “要,要你斟茶递水,倒酒做菜,按摩捶背,陪坐吹风……”

    “你当我是侍从呀!”女子撅嘴,一阵娇嗔。

    “那你要不要?”依韵淡淡然反问,女子回答的飞快。“嘻嘻,我愿意。”她回答的快,动作的更快,说话间已经站了起来,揉捏着依韵的肩膀,还问“舒服?”

    “……武当派一团糟糕,你还有空闲逛到这里,是用千面神功来紫霄剑派学剑如颜创造的yin阳两极神功?”依韵面无表情的淡淡然反问。

    这个女子,当然是用了千面神功变成第二张脸,拥有第二个身份的紫衫,其实即使她今天不穿着熟悉的衣服依韵也认得出来,因为杀道圣地的任务行动的时候,他们每个人千面神功后的第二张脸,第二个灵魂波动都已经被记住。谁也别指望能瞒过当时参与任务又拥有百年孤独问魂归处能力的任何一个高手。

    “是呀。武当派现在好麻烦哩,邪气守卫天天杀,就差没灭派啦!我又没有葵花宝典,岳不群不理我呀,大杀戮什么都不管全交给岳不群处理这些杂务哩!依韵你好坏呀,怎么下手这么黑咧……”

    依韵默然不语的听着,眼前的形势,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对于正义联盟而言,相对最好的选择。但武当派的灭亡与否,邪气圣地的灭亡与否,依韵其实已经并不太上心。“绕来绕去,在同一个圈。”

    同一个圈,三界开启前的江湖如此,循环变化,一个势力灭亡,一个武学时代的变化,一个门派的崛起,一些高手绽放的耀眼光华。

    直到,三界开启,似乎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

    但过去那种循环中,依韵在一次次的变化中,经历了一次次的冲击之后,成功的过去了,在这种艰难中,他体会到自己的变强。

    三界开启后,十八层地狱的经历,魔神门与仙界之战,江湖与西天极乐之战……

    直到天意任务后新意境的诞生。

    那时候,依韵已经隐隐约约的体会到一件事实,这种轮回,能够给很多江湖中人带来让自己变强的可能,但已经无法带给如他这样的人。几百年磨砺的本心,根本已经不会动摇,不会迷惘,也不会迷惑。而这么多的变化,显然已经没有能够有效引导如他这样的人走向更强之道的明确方向。换言之,如他这样的人,或许已经是主脑推动人类进化的极限状态,主脑已经没有明确能够继续引导他这样的人的方向了,主脑在设法找寻突破口,天意,杀道江湖的推动,很显然是主脑没有找到突破口,而在尝试如何把别人都更快变成如依韵这类极个别的人一样的方法试验。

    这个试验,当然是失败的。

    主脑可以根据浑沌纪元的变化获得更多jing神力数据,结合本有的基因技术,创造出拥有更强力量的肌体。但可惜的是,jing神力未来是否能够复制无从得知,至少眼前,主脑做不到。

    因为如依韵这样的人,每一个都是通过漫长江湖岁月的无数考验,最终拥有一颗不会动摇的,明确的本心。

    他如此,暮sè如此,喜儿如此,小剑如此,紫衫也如此……

    倘若给别人零儿的力量,但那个人却无法拥有零儿的心,可以想像,这样一个女子,有一天会被感情蒙蔽了本心,做出一些零儿绝对不会做的荒唐事情。而那时,这个人就不可能如零儿一样强了。

    正因为如此,杀道江湖推动的时候,依韵在内的一些人都知道,杀道江湖只会失败,不会成功。

    天意是个试验品,事实上也是个接近完美状体的试验品。

    可是,天意最后仍然失败了,因为他毕竟不是依韵。

    他没有真正如依韵一样的心,他拥有依韵的武功,还拥有当时傲绝江湖的武典,拥有依韵的战斗本能。他却仍然心存恐惧,那是yin影,没有克服的yin影,,也是一种常见的破绽。

    主脑可以创造很多个天意,创造很多依韵,很多紫衫,很多喜儿,很多的暮sè,很多的小剑……

    可是,这些创造出来的暮sè,或许会为爱情放弃仁者之道,陪着某个男人白天种田,晚上在小屋里谈论一天的收获,那,是无血传说么?

    这些创造出来的依韵,或许有一天突然厌倦了江湖,退隐了去当铸剑师;退隐了去当商人,那,是正义传说么?

    依韵只是想想,小剑突然有一天不在江湖了,而是跑到深山老林当与世隔绝的,只顾埋头修炼武功的隔世传奇剑客的场面,就觉得想笑;依韵只是想想,紫衫有一天突然因为一个男人,置跟小剑的兄妹之情不顾,小女人般的只问亲亲我我的二人世界的鸳鸯生活的情景,就觉得想笑。

    是的,主脑可以创造很多一时几乎能够跟他们匹敌的复制体,可是这些复制体,最终都会沉沦。

    江湖几百年,曾经昙花一现的高手本来就有太多了。

    最接近小剑,甚至在武功上有超过小剑可能的剑大,如今在哪里?

    曾经引领杀道圣地,险些一统江湖的小杀戮,如今一心退隐江湖,只求了结大杀戮的事情。

    若干年前,几分江湖的ziyou联盟几巨头,早已沉默;曾经跟天盟二分江湖的天机派,如今也是过眼云烟。

    曾经创造沾衣十八跌,跟依韵生死拼杀的高手,如今在江湖之外。

    但求曾经拥有,那是寿命短暂时期,未曾拥有之人的所言;但即使那时,已经拥有的人所追求的,仍然是一直拥有。

    寿命跟漫长的人类追求的不是一时璀璨,而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