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八十五章 解放

第八十五章 解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正气源的身体shè出朦胧白光,附入紫衫体内,与之同时,正气源的能量提变的十分淡薄,淡薄的近乎透明。“去,浩然正气力量的使者。”

    正气源消失在了紫衫眼前,回到了雕像中恢复损耗的力量。

    紫衫唱着歌儿出了掌门人密室时,又化妆成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模样。

    外面,不存,小剑,大杀戮,白雪,血刃,冷刃,加,清风徐徐一行人都已经等着。

    紫衫右手高举,白sè的光芒,飞shè众人体内。

    “出发。”小剑语气冷漠的下令,一行人,全都翻身上马。

    武当派所有意境级高手倾巢而出。

    漫漫风雨路。

    心中雪驾马带着花语,身旁陪着剑王,一路飞驰疾走,穿过山林中的险峻小道。

    终于抵达了紫霄剑派。

    茗为穿着披袍的心中雪三人领路,直上紫霄大殿侯后山崖边。

    崖边,一袭红sè裙袍的喜儿回头,面含妖美的浅笑,端着酒杯,静静注视着抱着剑王,不断呼喊着索要满足的花语。

    心中雪扑通跪地,磕头。“请救救我师父!小杀戮被邪气源诱骗贡献了灵魂,现在已经身不由己,完全被邪气源控制。她说,她已经错了,不可能再回头,等待的只是哪天被灭亡而已。请求杀戮传说念在昔ri情分,救救我师父花语!圣主承诺,花语得救,她一定竭尽所能给予回报。”

    喜儿回过身,静静眺望着风雨交加的夜空,茗沉默的退走。心中雪一直跪伏在地上,任由风雨洗刷。喜儿没有回答,她就只能等。她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也不知道喜儿是否会给予明确的回应,但此时此刻,她只能够遵从小杀戮的嘱咐,用唯一能够做的,卑微哀求的方式。

    茗去了大殿。

    推开房门的时候,丹仙子正怔怔对着墙壁发呆。

    丹仙子背后,一个男人。凝视着她,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着热茶,还有果点。

    当年丹仙子跟花语拼了个两败俱伤。从那之后,丹仙子虽然得到武功恢复卷轴自然的恢复了武功,可是神志始终未曾清醒过。近些年没有如过去那么多风言风语,只是呆滞的,经常发呆,发怔。偶尔夹杂一些胡言乱语。不过照料起来并不麻烦,因为她不会乱跑。只是在很有限的空间范围内说着疯言疯语而已。

    而这个男人,是暗恋丹仙子的人,丹仙子发疯后,他经常过来照料。碍于妖瞳的命令晚上总会离开,但所谓的离开,也只是离开这间房子,然后在不远的地方搭个帐篷。等到天亮的时候又进来,包揽了所有npc负责的照料杂务。

    他如此心甘情愿。感动了联盟里许许多多的知情人。很多人都相信,将来丹仙子一旦清醒了的话,绝对会被这个男人的爱和付出所感动。

    “你回去。”茗进来的时候,那个男人仍然没有发觉,只是聚jing会神的注视着丹仙子。

    听到茗的声音,他回过神,微微点头作礼道“还有一个时辰。”

    “今晚例外。”茗简单的再次强调,那男人听了,颇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盘子,抱拳作礼,退了出去。

    茗牵着丹仙子,走出去的时候,那个男人看见,紧张的上前,抱拳作礼道“敢问统领要带她去哪里?”

    “你不能知道的事情。”茗没有多的话,带着丹仙子,施展开轻功,一跃离去。

    那男子心有不甘,忧心忡忡的犹豫半晌,朝着茗离开的方向追赶过去……

    茗回到后崖崖边的时候,心中雪仍然跪伏在地上。

    衣发早已经湿透,草丛里的积水,几乎已经触碰到她的鼻尖。

    “夫人,人带来了。”茗牵着丹仙子走到喜儿身后。

    心中雪抬起头,看到丹仙子的模样,心里,大喜过望。“多谢宫主成全!”

    红袖,拂动。

    丹仙子的眸子里,渐渐有了神采……

    她觉得自己,犹如从一场漫长的梦里,突然醒了过来。

    直到感觉到冰凉的雨水淋体的滋味时,过去的许多事情,才渐渐响了起来。然后,中了心杀术过程中的那些记忆,以及周围明明听到,看到的那些事情,全都变成了清晰的印象,而心杀术的那些影响带来的封闭空间的幻觉,渐渐被大脑明确的区分为,一个漫长的梦幻……

    “茗……”丹仙子看见了茗,她说不清此刻是什么心情滋味,因为她想起中心杀术前的事情,她跟花语的比拼,是两败俱伤,还是,她单方面的输了?但很快,丹仙子听见了花语的声音,看见了花语的模样,她就知道答案了。“哈……这女人,我没输给她!”

    “呵呵呵呵……丹仙子,解开她的yin阳印。”喜儿没有回头,杯子里其实早就没有酒了,只有雨水,漫天飘落的雨水滴进去,又漫出来,杯口,始终是满满的雨水。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丹仙子面带微笑,侧头,望着喜儿的背影。

    “因为她是夫人,你是盟主的影子就是夫人的影子。”茗平静的开口,一句话,让丹仙子陷入沉默,片刻,她又开口。“我明白了,谨遵夫人之令。”

    花语额头上的粉红sèyin阳印,骤然亮起——紧接着,爆炸一般,化成一团光雾,消逝。

    与之同时,喜儿手指微弹,一枚戒指,飞旋着,绕过她的肩头,落在丹仙子手里。

    yin阳门门主的戒指。

    “呵呵呵呵……武典,尽快领悟。要战斗的。”

    丹仙子戴上了那枚一直被她视若珍宝的戒指,心情,久久才得以平静。“是,属下告退。”

    临走的时候,丹仙子横了花语一眼,但花语没有看到,因为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丹仙子离去了很远的时候,花语的意识才终于从长久多少倍放大的状态中恢复了清醒。

    周围的景象,一点都不让她觉得陌生,因为她虽然失去意识,但同样对周围听到,看到的很多事情,都记得,了解。“你不是应该,用我威胁小杀戮吗?你现在就解放了我,万一我跑了,小杀戮就再也没有任何顾忌。”

    “呵呵呵呵……她不会的,你们走。”喜儿倒掉了被子里的雨水,空空的杯子,却仍然那么随意端在手中,雨水,很快浇满……

    花语沉默了许久,最后,一言不发的带着欣喜若狂的心中雪掉头。

    剑王跟随在身旁。

    心中雪走了一阵子,才突然想起来剑王的事情,但她不好说什么,只能冷冷对剑王道“你该走了。”

    “呜呼哀哉!漫漫江湖,何等寂寞?她是我在寂寞中唯一的知己,我岂能弃她而去?她又岂能弃我而去?”剑王一副沧桑落寞的语气和姿态,让心中雪觉得一阵恶心反胃,在心中雪眼里或者小杀戮的眼里都一样,剑王,只不过是一个工具,如今工具已经没有价值,自然也该被丢弃了。

    “今天开始,你该叫他师丈。”花语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却让心中愣呆当场……但花语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自顾前行,把心中雪丢下了一截,当心中雪回过神来的时候,恍然明白了花语的心意,她竟然,不可思议的承认了跟剑王过去那荒唐状态下的荒唐关系?

    花语,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心中雪百思不得其解,原她以为,花语清醒之后,会毫不留情的,杀了剑王,又或者是,把他利用致死。

    可是,她好像都猜错了。

    ‘师父难道是为了骗取剑王信任,准备利用他做什么事情?’心中雪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她还是无法相信,花语竟然会接受剑王,她只能想到这么一个理由。

    “小杀戮跟你说过什么。”花语淡淡然问话,心中雪忙不迭回答道“回禀师父,小杀戮师父说,她已经被邪气源控制,无法违背任何命令。让我带师父离开杀道圣地,越远越好,即使是她亲口说的让我们回去的话,也绝对不要理睬。然后就说,让我来找杀戮传说。师父,你一定有办法救小杀戮师父?”

    花语骤然驻足,回头的时候,心中雪连忙微微低垂着头脸,一副垂首待命的模样。“请师父吩咐。”

    “心中雪,你的心杀术印记我已经消除了,从今以后你ziyou了。你可以用心杀术完成任何过去渴望完成的梦想,从今天开始,你不需要在听命于我,也不必听命于小杀戮,你出师了。”

    “什、什么?”心中雪愣呆当场……完全不知道,面前的花语,还是不是过去的花语了。

    “让花开花落尽快来找我,另外,将来如果遇到雪舞天下,有了她的消息,不妨通知我一声。”花语说完这些,迳自转身就走。

    风雨,淋着心中雪的身体,她在雨中,愣呆了很久,犹自不明白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师父——您的梦想!”心中雪放声大喊着,她不明白,花语为什么突然放弃了梦想,跟小杀戮的梦想,对所有门派弟子的绝对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