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七十章 方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武当派弟子推开一旁,避免有窥探秘密之嫌。他见流浪剑客始终没有在意他,便忍不住道“在下叫望山。师兄将来有什么事情需要代劳的,尽管吩咐就是。今ri师兄帮我脱离苦海,师兄自己以为是举手之劳,小事一桩,但师弟刻骨铭心,不敢忘怀。”

    流浪剑客一掌震碎了纸条,收起那些搜索出来的,需要保留的东西进真空袋的时候,望山完全肯定了一件事情,流浪剑客的确不是没有钱,一个用得起真空袋的人,又被掌门夫人如此器重的人,根不可能没有钱。但穿着这样的装扮,甚至不在乎装备带来的战斗力的提升,又实在让人费解,倘若是实力相当的对手,装备自然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尽管没到绝对xing,毫无疑问也让战斗力大打折扣,只是为了神秘,未免得不偿失。

    望山琢磨着是否如剑无名那样用这种方式练功,以拜托对装备的依赖,让自身在战斗的时候能够做到更完美的武功发挥。

    一个有神兵利器的人,跟敌人交战的时候当然会仗剑之利,但一个用破剑的人,就根无利可仗,反而要绝对避免跟实力相当的对手出现兵器碰撞。江湖中有许多人都知道,正义传说的剑就是这样的剑,几乎从不跟对手的兵器碰撞,尽管他用的是神兵利器。很多人都想做的那么完美,但是,能够半到者却寥寥无几。

    “弃暗投明是否正确选择,取决于你有没有坚定的江湖大方向,一个没有方向的人。会一次次的弃暗投明。”流浪剑客语气冷漠的说罢,迳自转身,出了一地尸体的小酒馆。

    望山在背后抱拳作礼,高声道“多谢师兄指点!”

    望山知道流浪剑客不喜欢他的理由了。这句话,也的确让他来就有的忧虑变的更明确。如今他是有功于武当派的,但过去也有过于武当派。反复之人,自然不让人喜欢。但是。任何人都更讨厌冥顽不顾坚持敌对立场的敌人。他相对于冥顽不顾的那一类,当然要稍微好些。然而,倘若他没有一个确定的方向,无法让别人体会到这种确定的方向感,他被重用的程度自然也很有限。望山叹了口气,走出客栈的时候,外面黄沙飞扬。

    “这样的江湖,让人怎么有明确的大方向。一时正义联盟仿佛要一统江湖,一时杀道圣地又威震天下。一时衰败的武当派突然又有跟杀道圣地抗争。甚至超越的希望。咱们这些新人也想挑个长久安定的门派啊。问题是这得多难啊……”望山喃喃自语的望天感叹,他又何尝不希望一直朝着一个方向经营自己的未来呢?

    望山回到武当派的时候,背后只是他的昔有率歌大长老已经被拿下。

    望山无处隐藏。他也没有打算隐藏。

    很多人都在看着,包括大长老供出来的。身边的几个心腹,全都在掌门夫人的面前,被点穴,捆绑跪着。

    “你这个小人!”昔有率歌咬牙切齿的、恶狠狠的盯着望山。“我把你当兄弟!从你刚进江湖开始就一直提拔照顾你,你竟然卖友求荣!”

    周围,许多过去跟随大长老,但如今没有被问罪,而是放过的人,都听着,许多人,不屑的看着望山,都不齿他的行径。过去大长老但凡请客,上青楼,望山都是不被拉下的人之一,但他也是众人里出道最晚,武功最低的那个,如果不是因为大长老的缘故,压根就没人看得起他。如今连人品都如此恶劣,更是让这些曾经跟随大长老的人们觉得不齿。尽管其中许多人都暗暗庆幸脱离了苦海,自从武当派有了神作,他们中很多人都不愿意在为大长老做事,有的人故意躲避远离,有的人勉强的帮忙,心里却百般不乐意,但他们至少没有出卖大长老。

    望山拂动长袍下摆,跪地,毕恭毕敬的朝昔有率歌大长老磕了个头,抬起头的时候,已经红了眼眶。一时间,周围看着的人都有些错愕。“大哥,你永远是我的大哥。就算你恨我,那也理所当然。你可以认为我是卖友求荣,但我还是要说,大哥你真的做错了。从开始我就想劝你,可是我知道自己劝不了。一直以来,我帮大哥不是因为我想投靠杀道圣地,是因为大哥你对我的恩情。但是,大哥你从来没有想过,很多人都不愿意这么做!很多都想抽身,很多人都知道当jiān细出卖武当派的结果!很多人都喜欢武当派所以加入武当派,都不想去杀道圣地啊!大哥你不让任何人走,谁走,你就不放过谁。我今天出卖大哥,于心有愧,但我不仅仅是为我自己能脱离漩涡——”

    望山泪流满面的望着周围过去跟随大长老的那些熟悉的面孔,语气动情的道“是,大家有很多人都看不起我。可是,我不仅仅是为自己,还是为了大家伙!你们可以看不起我,但我这么做,是为了让大家都脱离漩涡!”他说罢,又面向不存,跪地请命道“掌门夫人,大长老因为开启了杀气特效,即使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回头,可是他们几位,并没有开启杀气特效,他们也想走,但他们太重情义而忽视公理,不忍心离开大长老。其实他们心里都希望一心一意的为武当派做事,请求掌门夫人开恩,给他们将功赎罪的机会!如果夫人愿意开恩,我愿意用所有的功劳和奖励来交换!”

    望山说罢,磕头着地,接连不断,直到头破血流,仍然不肯停止……

    “卑鄙之徒!惺惺作态!”昔有率歌愤怒的大骂狂吼不止,但周围看着的很多人,却忍不住改变了想法,尤其那几个被大长老连累的人,来以为必死无疑,如今见望山如此求情,甚至不惜用所有奖励交换,全然印证了他表态的心意理由,一个个都暗暗感动,再也说不出骂他的话。

    “准你所请,他们几个暂且饶过,罚一年门派俸禄,将来再观察表现如何,望山,大长老的人以后就由你负责率领。”不存淡淡然做出决断的同时,轻轻挥手,立即有人上前,一剑刺穿了昔有率歌的心脏,就地阵法。不存看着渐渐没了声息的昔有率歌。“背叛门派,是背叛了整个武当派的所有人,伤害的是所有人。昔有率歌身为人如何,姑且不论。一个伤害了全门派所有人信任的人,根不值得敬重,因为他的做法身就是为了一己之私而宁愿损害许许多多的人。望山有情有义,更有大义、大情。何谓大情?以武当派所有人为重那就是大情,相较之下,昔有率歌自然就不值一提。很多人为了眼前一时利益舍弃自己的自尊,舍弃了无数同门,但我要提醒你们,这是未来没有方向的人做的事情,这样的人,不会有坦荡光明的未来。”

    一众人连连应声,随着不存的示意,都退了出去,只剩下望山一个人留下了。

    “流浪剑客举荐了你,说你很有能力,虽然武功比较弱,但有团结领导别人的jing神,也有细心机变的能力。唯独缺少方向感,大长老的人安排让你带领就是为了看看你的能力到什么程度,一个有方向感的人,会让身边的人也建立起明确的方向,会带领身边的人朝着一样的方向永不言退的前进。”不存缓缓站了起来,信步走到望山面前,望山不由自主的低垂下头脸。“看着我。”

    望山连忙抬起头脸,努力控制着内心的紧张不安,迎着不存的目光。“白sè黄昏的方向用通俗的话说,是建立尽可能和平共发展的江湖环境。这是白sè黄昏稳定江湖争斗的中心,一统江湖,拥有多少力量,享用多少权力财富只是这个方向上的附属品,必然存在的附属品,而不是目的。正是这样的方向能够让白sè黄昏在江湖中走到现在,而且还会走下去。正义联盟有自己的方向,灵鹫宫也有自己的方向,尽管他们的方向跟白sè黄昏有所区别。但有方向,和没有方向的区别你可以看到,江湖中起起伏伏,有很多崛起时间或长或短的门派,可是最终都消亡了。因为他们没有方向,白sè黄昏从来希望更多有方向的人一起为未来努力,武功低可以练,能力弱可以学,没有方向可以确定方向。我希望看到你未来,成为一个有方向的人,即使你的方向未必跟白sè黄昏并不一致。”

    望山听了这些话,怔怔失神……很受冲击。这是跟昔有率歌过去带来的,完全不一样的冲击。那区别就是,昔有率歌是在教他成为一个得力助手,一个可靠的心腹。但不存的这番话,却仿佛是在帮助他成为一个更强,能够走更远的人,即使他变强后的自己,未必会成为白sè黄昏的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