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六章 醒来的人

第六十六章 醒来的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些都是依韵需要的效果,但这些,还不足以决定胜负,扭转形势。

    决定xing的一击仍然在毁灭黑sè水晶上,但可惜的是,这件事情,明摆在眼前,如今没有办法。

    山林中,湖水边。

    依韵在烤鱼。

    喜儿已经吃过了,喜儿在距离湖边一百丈外的小木屋里融汇武功。

    依韵倒满了一杯酒,递了出去。

    他请的,是大ri如来道尊。

    大ri如来道尊找过他很多次,但每一次,依韵都没有空闲。

    恨天洞为中心的战斗结束之后,至今为止,事情一直很多,依韵百级武典之后一直忙于重新融汇修正紫霄剑典,不是必要的事情,根就没有心情理会。

    但这一次,大ri如来道尊又一次找到他的时候,他不但理会了,而且还顺便请大ri如来道尊吃烤鱼,喝酒。

    “和尚不吃肉,道士吃。”大ri如来道尊很高兴的笑纳了,他吃的很有滋味,吃完了,还把手指头上的油也吸允了一口。“还有没有?”

    “这三条,是吃剩的。”依韵淡淡然回应,大ri如来道尊脸上顿时流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正义传说让人爱不起来,恨不起来。就不能在帮道士烤个十条八条?”

    “你只是为了吃鱼?”依韵熄灭了火,淡淡然反问。

    “道士当然不止是为了吃鱼。道士跟你说过白sè黄昏的决定了。这么好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一直不答应呢?你看,你跟白sè黄昏一起当盟主。互不干涉对方的事情,又能齐心协力的共同维持江湖。没有人再能够sāo扰你们,你能够静静的练功,不必在到处奔波。不必在一次次的经历江湖斗争中始终分不出真正胜负的起起落落。江湖也能够安生的得到长远的发展,大家的力量都提升了,对于未来不是很有好处?道士不必多说,你也见过未来的危机。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就不愿意答应?”该说的话,过去每一次见到依韵的时候大ri如来道尊都说过了,但每一次依韵都不言不语,当听不到,大ri如来道尊一直没有放弃,好不容易白sè黄昏表态了,只剩依韵这方面的工作需要做,只要成功,一切就圆满了。

    不管依韵冷处理多少次。他都会不停的尝试说服。

    “白sè说。你信。我不信。”依韵淡淡然的回应,让大ri如来道尊喜出望外,他不怕依韵说泼冷水的话。因为只要依韵肯开口,那就有得谈。过去依韵不言不语。而今天还愿意谈,那分明表示,依韵的想法也有了转变。

    “武当山的情形摆在眼前,白sè黄昏跟霄云喜争斗了几百年,胜负未分,紫霄剑派插足其中,几经起落,现在正义联盟跟灵鹫宫合二为一,力量更强大,白sè黄昏能维持不倒就已经了不起,再说东山再起的话,坦白说,道士我也不相信。何况,白sè来希望的也不是这样的结果,联手一直是她过去没有放弃过的希望,这话,你怎么就不信?”大ri如来道尊摆明形势,等着听依韵如何回答,知道了理由,他才能够有针对xing的做出回复。

    “即使是一统江湖的门派和势力,也有衰败分裂的时候。强大的敌人不能力敌,自然智取。如果我是白sè,会很愿意合作。从内部分裂敌人,顺理成章的收敌人的力量为自己的助力,不但逃过了被灭亡的结果,东山再起也不是空谈。白sè的提议,我来就可以视为一个深谋远虑的诡计。”依韵淡淡然叙说着过去沉默的理由。

    “白sè不会对你使这种手段……”大ri如来道尊无奈摊手苦笑。

    “你错了,白sè会,不会的人是紫衫。”

    大ri如来道尊闻言,眼睛一亮。“白sè已死,紫衫很快就会苏醒!”

    “所以,我们在谈。”依韵又替大ri如来道尊斟满了一杯酒,后者毫不掩饰此刻愉快的心情。“别怪道士我多心啊,既然这样,你答应就是了,怎么还说这么多?道士知道你这人,既然说了这么多,多少该有些要求,理由什么的。其实啊,白sè说了,她出现的地方霄云喜别出现不算理由,只是她的一定会这么做的决心。这种私事其实说白了也没什么,她们两个斗几百年了,还在乎再斗几千年?哪天累了就罢休了,是不是?你不该拿这个当要求?”

    “杀道圣地破绽已现,小杀戮很清楚自身的致命要害何在,也很清楚,过不了几年,魔煞守卫的力量就未必能够如现在这样拥有绝对威慑力。如果你是她,会怎么做?”

    大ri如来道尊嬉皮笑脸的道“道士如果是她,嘿嘿,尽快灭派,东灭武当,南灭正义联盟,让你们等不到那时候就一无所有成为孤家寡人天天被人追杀,不停的流浪,累不死也烦死你们。”

    “小杀戮是实用流高手,生死胜负,速度为要。她当然会这么做,以我们的力量,短期内不能给她致命一击,但你,可以。”

    大ri如来道尊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道士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这是想让道士送死。杀道圣地那么多的魔煞守卫,你让道士我一个人去找死?”

    “你有机会办到,但再过几年,你也办不到了。危险当然有,机会也很大。魔煞守卫别人没有办法,你总会应付的办法。你不去,等待的还是武当山被灭派的结果,情况你可以想象,敌人在外面打,家里头一大堆蒙头遮面的叛徒成群结队的杀同门。人都死完了,你这个道教守护道尊也是被人海战术消耗致死的下场。你不是为了合作冒险,是为你自己冒险。我如果是你,一定会这么做。”依韵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大ri如来道尊。这就是条件。

    大ri如来道尊叹了口气。“正义传说啊,你就是不安好心。道士我成功了,你好我好大家好,道士我失败了。你还是很好。武当山没了道士这个守护道尊,正义联盟就没了心腹大患,说灭亡,就能把武当山灭亡了。道士我是守护道尊。哪里能主动去攻击杀道圣地?那就成攻击道尊了。”

    “你答应,我答应,就这么简单。”依韵没兴趣跟大ri如来道尊纠缠这些,干脆了当的一句话,让大ri如来道尊陷入选择之中。

    大ri如来道尊抓了抓脑袋,思索了半晌,一副计较思索着的模样。

    “你施展,飞到杀道圣地圣主密室上方,魔煞守卫只能干瞪眼。然后入驻金身。一脚下去踏碎掌门人密室周围一大片地。一掌按下去山塌一片,随手一抓,把那些黑sè的水晶捏成粉碎。走人。就这么简单。”

    大ri如来道尊嘿嘿一笑。“正义传说说的简单,尽往简单了说。谁知道那杀道圣主有什么神通手段?道士我的金身一时半刻是不怕那些魔煞守卫。但道士我可吃不准杀道圣主有啥厉害的事。邪气源的力量那可不是说着玩的,天道自然,一化二,成正邪两气源力量,道士我的力量可比不得天道自然直接化出来的两股力量。你是不怕,道士成功了你呵呵笑,道士回不来了你还是呵呵笑。你是一手好算盘。”

    依韵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用忘我意境力量cāo纵湖里的水,卷带着一条条鲜活的鱼飞上岸,摔落在手边。

    开膛,破腹,刮去鳞甲,塞上青草。一连串动作熟练麻利,十分迅快。

    大ri如来道尊思索半晌,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谁叫道士怕死。这不答应,早晚道士还是个死,真要亡了杀道圣地,让你们携手合作,道士我倒能活。你拿住道士我的死穴,道士还能说不答应?”

    “这七尾鱼,为你壮行。”依韵将七条鱼放上重新燃起的火堆。

    大ri如来道尊嬉皮笑脸的道“不吉利不吉利,鱼肉鱼肉,任人鱼肉,这算什么壮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依韵淡淡然一笑。

    大ri如来道尊连连呸道“呸呸呸!道士一去兮必复还!”

    鱼,很快熟了。

    大ri如来道尊很快吃完了七条鱼,告辞的时候,他嬉皮笑脸的问了句。“正义传说壮行的鱼为什么是七条?”

    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大ri如来道尊就走了,他只是问,根没打算等依韵回答,又或者说,他根不认为依韵会回答。

    依韵熄灭了火堆,进了木屋里。

    木屋里,没有什么多的陈设,简单的很,一张桌子两张凳子,一张床,一面镜子。

    “他答应了。”

    “他当然只能答应,他怕死,自然会为生死厉害算计,自然也会被生死厉害所牵动。”依韵双手,穿过喜儿的长发,发上,还有水气的清新。

    “呵呵呵呵……他,会成功?”

    “照理说,是这样。我当然也不希望他失败。”依韵淡淡然望着窗外,没有再说下去。

    来就没有必要说,大ri如来道尊失败了,其实并非完全没有影响。

    大ri如来道尊失败,不可怕,如果无法活着离开杀道圣地,武当山再没有了任何让小杀戮顾忌的理由,就会变的很脆弱,别说杀道圣地能够灭亡武当山,即使是正义联盟也能办到。

    那意味着,小杀戮会提前发动灭派战斗,大ri如来的行动毫无疑问会让小杀戮的危机感更深。

    “我们是不是该请月儿吃鱼?”半晌,依韵收回眺望窗外的视线时,一条身影从天而降,进了木屋。

    “呀,姐夫请我吃烤鱼?真的吗?太好了,上回喜儿给我留了几条,吃的我嘴馋死了呢!姐夫真好,姐夫最好了!”月儿笑容灿烂的卖乖说着,依韵笑了。“我听说,有个地方的鱼特别好吃,就是地方有点远。”

    月儿的脸sè立即冷了下来。“依韵,你不就是想让我用逍遥天地带你去杀道圣地嘛!就知道你的烤鱼没那么好吃!哼,一点都不够朋友。”

    “聪慧美丽,聪慧美丽。”依韵脸不红心不跳的,煞有介事的称道着。

    月儿却没有被高帽子压晕。“少来,不让我吃饱吃满意,想也别想!就算那真有什么好鱼,那也是下下下下下……一顿的事情了!”

    “你尽兴。”依韵晒然一笑。

    然后,他看着月儿冲了出去,落在湖边,一张击落湖面。

    片刻后,一条条鱼,翻着肚子,浮在水面,几乎把湖面完全填满,月儿嘻嘻笑着回头,望着木屋里,默然的依韵,她捂着肚子,笑的十分高兴……

    武当山。

    冰窖。

    寒冰,在融化,速度非常快。

    水混杂着冰。

    冰,浮在水面。

    冰窖里,明明只有冰。

    冰却融化的迅快。

    因为冰窖里,有一副寒冰的棺材。

    棺材里,睡躺着一个女人。

    而现在,里面睡躺着的女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醒了,比预料中沉睡的时间,稍微了长了一点,但她终于醒了。

    不存在冰窖外,她没有进去,因为冰窖里,只有水。

    也没有必要进去,因为里面的人,总要出来。

    冰窖的门,打开了。

    冰窖外面,只有不存一个人。

    不存微微一怔,旋即,无奈的苦笑。

    走出来的不是个女人,是一个身穿蓑衣,身材不胖不瘦,十分标准的男人体形的人。

    这个人,带着斗笠,斗笠压的很低,只有下巴让人能够勉强看见,但其实也看不见下巴,因为看见的,只有浓密的胡须。

    蓑衣,斗笠,草鞋,粗布裤袜。

    腰间,还挂了一把剑,锈迹斑斑的破铁剑,丢到路边连新人都未必愿意弯腰捡的破铁剑,当废铁卖,或许能卖两钱。只够买一个馒头。

    “看来,你很jing神。”不存无奈的轻叹。

    斗笠下,传出一把冷漠的声音,听起来,很像小剑,但不存知道,面前这人当然不是小剑。

    “江湖险恶,jing神就是行走江湖必须的状态。你很美,看起来,也不是一般人,等我这样的流浪剑客,一定有事。”

    …………………………………………………………………………

    今天的第三章,补月第260张月票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