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六十二章 杀道江湖中的情义

第六十二章 杀道江湖中的情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错,这两个人本来就是依韵和喜儿。

    他们没有急于杀死泪痕之剑这群人,因为依韵忙着收拾战场,泪痕之剑他们装不下的那些装备武器,依韵装的下,他有真空袋。

    收拾完了之后,他才来跟喜儿汇合。

    喜儿没有独吞这群人的杀气值,因为他们一起行动的习惯从来是,比谁更快,靠杀人速度决定,谁能抢到的杀气值更多。

    但长期以来的胜负结果,都只有些许微差。

    那场战斗的结果,出人意料。

    依韵相信,那些人的异变一定跟那道冲天而起的黑红sè光柱有关。

    光柱的方位一定要去查看,但不急于一时,在此之前,这种难得遇到的杀气值,当然也要顺便收割。

    依韵本没有想着急切处理泪痕之剑这群背叛者,因为这样的背叛者太多,没有这种急切的必要。但如今,却有了必须处理的足够理由。

    依韵没有拔剑,喜儿在他身旁,一句话都没有说。

    泪痕之剑问话的时候,他的同伴们,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没什么意思,很不凑巧,你们不是那种人,但我们是。”

    “靠!狂妄之徒!”不等泪痕之剑发话,周围的人,全都一起朝在zhongyāng的依韵和喜儿冲了过去!

    泪痕之剑冲的最慢,因为,他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恐惧情绪。他出了很多汗,不由自主的,因为他一直在怀疑这两个人是谁。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必定是意境级高手,只有意境级高手才能如此张狂的不把他们一群明显属于超一流高手的人放在眼里,才会有这种绝对的自信。

    泪痕之剑还是冲了上去,尽管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们……几乎不存在胜算。

    但眼前,除了求生的拼命,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剑光,环绕依韵和喜儿周围,刹那,闪动。

    依韵和喜儿,一动不动,都没有使用天地杀神特效。

    一个人,冲到他们面前,依韵的手指,刺穿了那个人的咽喉,喜儿的手抓,掏进了那个人的心脏……

    有一个人,软倒在他们面前,捂着咽喉,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全身没有任何力量……

    一个,又一个。

    看起来,明明是围攻。

    但是,他们在靠近的时候,却先后有序的,总是被没有移动过的两个人,同时攻击了两处致命的要害!

    实力,存在很大的差距……

    有人跌倒在地上的时候,却笑了,奇迹……他突然发现,不是他们的奇迹,他们的奇迹,原来只是成就了这两个人。

    周围的剑光,刹那飞闪。

    却又很快,停顿,一个个身躯,接连不断的,倒下。

    泪痕之剑看着掏进胸膛的那只手,感觉到咽喉上的凉意。

    他的喉咙也被刺穿了,被手指刺穿的,但手指还没有拔出来。

    “是,盟主和夫人吧?”他笑了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笑。“我记得夫人身上的清香……是飘渺无痕的酒香,我以前爱的那个女孩,也常有机会从容儿魔女那得到飘渺无痕喝。”

    喜儿没有收回那只,抓紧泪痕之剑胸膛的手,否则,泪痕之剑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

    依韵缓缓抬手,取下袍帽,露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袁朝年常说,新一代超一流高手里,智勇双全者,以风吹微冷和你推首。”

    泪痕之剑知道,袁朝年一直很欣赏他,他能够当上大长老,可以说是靠袁朝年的提携,否则,他没有机会在妖瞳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当然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都是为了变强,杀道江湖,弱肉强食,不变强只能被强者吞噬。我很感激联盟,但只能为了变强把感激放在一边,背叛违心,可是,只能这么做。”

    “小剑没有修炼杀气,但他仍然是小剑。可惜,你也被表象蒙蔽,忘却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依韵收回了手,鲜血,喷溅了出来的时候,被依韵抛出的手巾,完全挡住,没有一滴溅落在他身上。

    泪痕之剑的心脏,粉碎。

    喜儿甩了甩手套上的血迹,从披袍下取出酒壶,到了一滴,滴落在泪痕之剑的嘴里……

    “呵呵呵呵……你为什么,不早说。”

    依韵晒然一笑。“早说了,还怎么能吸收他们的杀气值?”

    系统提示‘终极杀气熟练度七千八百三十四万六千一百三十二。千万级终极杀意熟练度特效力量封闭状态,不可使用。’

    千万级的终极杀意熟练度在恨天洞的大战之后,依韵就已经跨过,但无论终极属xing值的加成还是杀气特效,都处于封闭状态,不是没有开启条件,当初就有明确的系统提示说明,未曾开放。这基于什么理由依韵不清楚,何时会开放依韵也不清楚。但他推测,是主脑在通过这种方式,限制他这类领先太多的人的杀气力量,为的仍然是杀道江湖的全面推动。不过依韵不急,仍然不会放过值得积累杀气值的机会,因为迟早会开放,但积累杀气值的机会却不是想就能够遇到。

    收拾了泪痕之剑一众人的尸体遗物,依韵望向不久前光柱shè向天空的方向。“走,看看还有什么惊喜。”

    那是必须调查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黑sè晶石的埋藏地点之一……

    重生点。

    泪痕之剑重生的时候,一群伙伴,都在等着他了。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木然,是的,经历那种大喜大悲的失落,谁还笑的出来?

    上一刻还才憧憬光辉的未来,下一刻,就迎接了一无所有的地狱。

    “大哥,这下我们去杀道圣地容易了……”

    重生了,能够重新选择门派了。

    只是,是一无所有,重头开始了。

    泪痕之剑静静的坐着,他在想临死前依韵说过的那句话……

    他已经听懂了,他本来就是很有悟xing的人,否则又如何会被袁朝年所器重,称赞他是智勇双全的人?

    不败传说没有修炼杀气,也没有杀气特效的力量,但他还是传说。

    这是一句多么简单的话……

    江湖却忘了,他也忘了。

    杀气值的力量固然强大,可是,那就是决定一切实力的力量了?

    拥有这个秘密的依韵和喜儿几百年来,又何曾骑在了白sè黄昏的头顶上?

    直至今ri,武当派虽然声势已经远不如正义联盟,不败传说虽然重生过,可是,仍然没有江湖中人能够理直气壮的说,正义传说比不败传说更强这句话。

    杀道的力量公开了,江湖都在追求,人人如此,很多人都忘记了,连很多高手都忘记了,曾经都明白一个简单道理。

    每个人适合的武功路线都不一定相同,同样的战斗属xing,不同的xing格,不同的胆识也决定了运用武功不同的方式。

    只有这些都找到了正确的路,才能够成为超一流高手里的佼佼者,才能够真正成为超一流高手。

    门派学道,又何尝不是如此?

    明明无法自行开启杀气特效,却都一窝蜂的在追求。

    是他们忘了,是他们被这种氛围蒙蔽了理智,失去了清醒。

    袁朝年至今没有修炼杀道,一直在修炼战场剑意。

    可是,袁朝年仍然是袁朝年……

    那样一个恩师一样的活生生例子就在他的眼前,他却一直没有思考……

    泪痕之剑对自己很失望,对重生前的自己,很失望。

    现在还不晚。

    泪痕之剑的眸子里,亮放着炙热的,充满了希望的光芒。

    是的,还不晚,他已经醒悟了,那就意味着,比许多人都能走的更快,更先跨过了迷障。

    “大哥?我们现在就去加入杀道圣地吗?”

    泪痕之剑被旁边催促的声音唤醒,微微一笑。“不,我回紫霄剑派。”

    “……这,为什么?别的弟兄也早晚要去杀道圣地,咱们回去干嘛?”一群人,迷惑难解,不知道泪痕之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想通了,既然自己的力量无法开启杀气特效,还不如修炼别的学道,不练杀气值了。”泪痕之剑微笑说出来的话,让周围的人,全都愕然以对……

    一个女孩站了起来,无奈的摊手。“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只能分道扬镳了。不知道你想什么,也不想多问,以后再见面就是敌人了,我不会手下留情,你也不必。过去我们是志同道合在一起,现在既然道不同,也就不必再提过去的交情。杀道江湖,太强**义是矫情,情义为次,都是为了彼此可靠能够互助的理由走在一起。”

    泪痕之剑微笑,点头。他没打算劝服别人一起做出这样的选择,他知道,既没有必要,也办不到。杀道江湖本就如此,过去他是修为最高的,而且遇到事情最有主意,总让身边人信服的,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大哥。其中或许有情义,但绝对不是根本。根本是他有这种能力,而这种能力,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对他们而言都有价值,都有帮助。杀道江湖,同伴本来就是为了能够彼此互助而聚集,不是为了情义,单纯为了情义,那是还不理解杀道江湖残酷的新人的做法。

    他们早就不是新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