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九章 黑暗中的抉择

第五十九章 黑暗中的抉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人群中,有许多被拦道过不去的愤然大骂。

    时不时演化成双方的对阵叫骂,但动手者寥寥者,拦道的杀道圣地的弟子虽然人不少,但被拦截的人更多,他们只求财,当然也不想演变成动手,更恐怕到时候会受到处罚,便也只是一味的骂咧,但纵然如此,真正因此掉头离开回去的人,仍然不多。

    依韵拉着喜儿穿过人群,往回走,沿途的人许多都看着,有人禁不住好心的劝说道“忍一时风平浪静,何必那么冲动,好不容易来了这里,等一等吧?”

    依韵煞有介事的道“杀气特效虽然重要,但骨气更重要,我们来投,杀道圣地却不把我们当人看,宁可不要这杀气特效也不想被人当猪狗对待!”

    一番话,说的不少人都暗暗羞愧,零星有些脾气急的人听了,忍不住叫嚷道“说的好!我他吗的也受够鸟气了,走了,各位兄弟姐妹,你们慢慢等。”

    响应者比起留下的人而言,仍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依韵牵着喜儿回头走了一段,到远离等候的人群后,走出了大道,行进了山林地带。

    喜儿一手扶着树,一手抱着依韵的肩头,低声吃吃失笑。“还真的,骗了些人回头。”

    “那是,人心就是如此,没有人,没人做,有人说,就总有人做。”依韵眺望山林地带,淡淡然一笑。“大道不通,自然有许多人走山林绕过大道,有人绕路,自然也有人在山林拦道,比起走大道,山林之路惊喜更多。”

    “呵呵呵呵……惊喜,会有的。”喜儿任由依韵牵着,两人施展轻功,在山林中飞驰疾走……

    天黑的时候。

    两个人驻足在一座山头,看见山林中,燃烧的一大片火把,他们早捕捉到这里的大量灵魂波动,所谓的惊喜,此刻就遇到了……

    泪痕之剑一行人一路小心翼翼的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终于距离杀道大殿越来越近。

    一众人奔走在山林中,不时回到三两个在山林中练功切磋的杀道圣地的弟子,如此一路过去,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

    白枫在座突然叫停。“诸位,我发现一路上遇到的那些练功切磋的人,都在山地高处,而且一次又一次遇到的人之间的距离相差不大,很像是放哨的。至今为止我们都没有遇到山林拦阻的杀道圣地的人,会不会有诈?”

    一句话,说的许多本来以为运气很好的人全都心里发慌。

    泪痕之剑也点头道“此事的确有些蹊跷,兄弟不说,我本也打算说。照我看,还是再绕一段路,如果那些遇到的切磋练功的都是杀道圣地的山林拦道的人的岗哨,一定预测我们的路线是直接朝杀道大殿的方向,如果现在改往东或西绕一段路,或许就能回避过去。”

    众人都觉得言之有理,为了安全起见,即使多走些路,谁也没有意见。

    一众人改道东面,走了不到半个时辰,突然,周围亮起了许多的火光……

    一圈山林地带,地势较高的地方,全都是拿着火把的,穿着披袍,佩戴了杀道圣地门派徽章的弟子,火把照耀下,被包围的泪痕之剑一众人,明显人数少了太多。

    毫无疑问,他们现在才该向奔走已经来不及了,杀道圣地山林里拦道的人已经完成了包围,此刻,他们前进无路,后退被阻。

    一众人此刻全都紧张恐慌,对方有备而来,人数占据绝大优势,情况对他们,十分不利……

    泪痕之剑见状,抱拳喊话道“我们都是投奔杀道圣地而来,还请诸位未来的同门高抬贵手,让一条路过去,相助之情,他ri必有答谢。”

    火把光芒照亮下,一个人哈的大笑。“将来就不必了,要答谢就现在!想过去,也容易,买路钱一人一百万。”

    “放屁!一百万?不如去抢!”那个脾气最冲的人愤然骂咧。

    泪痕之剑连忙拦住,劝了他安静,改而抱拳作礼道“诸位在山林中辛苦,买路钱要比大道上贵些,原本无可厚非,只是,大家都是同时期的江湖中人,咱们兜里能有多少钱也不必在下细说,诸位也都明白。一百万一个人的买路钱,那实在是支付不起,还请诸位说个咱们能承受的价钱。”

    “少废话!没钱,那就留命!”先前说话的人冷冷威胁,他身边的一个人接话道“你也知道我们辛苦,一百万不多!现在没有那条大道的关卡低于十五个。你们过了这里,保证你们通往杀道大殿再没有拦阻。想想清楚,一百万买的不仅是路,还是命,不贵!钱不够,拿兵器来补价差就是了。咱们也不占你们便宜,像样的兵器装备全按拍卖行的市价计算,够公道了吧!”

    一时间,许多人都在议论商量,对方人多势众,真动上手,不必说,指望取胜几乎没有可能。就算有人能够突围,也必然是伤亡惨重的结果。

    许多人就想拿了装备和银票买了路过去算了。

    但他们都听各自带队的人,山泉遇到的那群人里带头的,便跟泪痕之剑和白枫在座商量,彼此交换意见。

    白枫在座虽然不太甘心,但眼前杀道大殿就快到了,对方人多势众又明显打不过,就主张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看大家伙凑凑,就出了这买路钱罢了。拿些装备去抵,将来总还能在赚钱弄回来。”

    山泉遇到的那人的人综合的意见也是买路。

    泪痕之剑迟疑着到“不是在下泼冷水,也不是在下不懂形式。但照我看,他们拿了钱和装备还是不会放我们过去,你看他们个个穿着披袍,只是为了避免被发现不好埋伏,现在本该都露出脸面,偏偏一个也没有这么做。再听那人喊话的态度,原本根本不在乎我们拿不拿钱,分明是打定主意要杀人的。杀了我们,兵器装备还是他们的,我看那人补充的公道条件,就是想骗我们每个人都多多少少脱下几件装备乖乖交出去,让我们进一步减少战斗力,根本不会放我们走。”

    这番话得到不少人的认可,让本来以为事情能够和平解决的人都心头蒙上了yin云。

    白枫在座和山泉遇到的那群人,仍然犹豫的道“但是眼前硬来也不是对手,不接受他们的条件又能怎么办?”

    泪痕之剑知道,如果继续坚持己见,很可能就会分道扬镳,到时候反而被各个击破,情况更糟。何况如今众人都没有战意,强行战斗的结果也难以讨好,他考虑片刻,提出个折中之法。“不如这样,我们分成三批。一批人先交买路钱,看他们是否真的放了过去,诸位以为如何?”

    这主意很好,众人都很满意的点头同意。

    泪痕之剑统合了三路人的意见,便喊话到“诸位,能否让咱们上山头,逐批交买路钱过去?咱们人少力弱,但求有个保障而已,诸位该能体谅。”

    “真多啰嗦!”一个人不耐烦的骂咧,那人身边的人却客气的笑道“行!就这么办。”

    白枫在座恐怕山泉遇到的人过去就不会回头接应他们,便默契的提出先去冒险,山泉的人也恐怕先交买路钱的先倒霉,也知道泪痕之剑等人的心思,也就同意了。

    杀道圣地的人让开了路,戒备的看着泪痕之剑一行人走上山头高处,接受者白枫在座带的那群人交的买路钱,一个个的放过去。

    泪痕之剑看着周围的山头还有更高的,心里十分忧虑,原本琢磨着在高地应该能看到周围是否有埋伏,但周围山头更高,仍然难保包围圈外面还有接应。但事已至此,已经无法可想,他们只能够被动的等着杀道圣地的人信守诺言。

    白枫在座的人交了买路钱,一路下了山,都没有遇到留难,下山时候,白枫在座高呼喊叫“平安!”

    山泉的那群人放下了心,忙不迭的也过去依次脱下装备取出银票,凑足一百万交过去,那些杀道圣地的人倒也痛快,全都按拍卖行价格算,纵然有些稍微破损需要花钱修补的,也不说折价的话。但这种痛快,却让泪痕之剑更觉得不安。

    不远处的山头上,依韵和喜儿立身林中,他们不需要过去,通过捕捉灵魂波动就能够猜到大概的情况。

    第二群人也交了装备,各自身上或者没了战衣,或者拖了护手腰带,还有钱拮据的无可奈何的把兵器和战衣一起交上去,只剩下双战靴穿着,几乎被脱了个jing光。

    依韵晒然一笑,灵魂波动的把握已经让他和喜儿很清楚这个事件的最后结果,对他们来说,这不算是太好的结果。双方厮杀的惨烈一些,他们回头收拾残局的时候才更容易,倘若杀道圣地的人占据更大优势,稍后的战斗,毫无疑问会一面倒。依韵本该喊话提醒,让战斗立即展开,但如此暴露了他和喜儿的存在,免不了会有些麻烦。索xing还是继续看着形势发展,暗暗却已经估算着最应该收拾的人会有哪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