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五十章 不笑的花后

第五十章 不笑的花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白影在桌前坐下,看着对面的人,冷笑。“没想到你有这种爱好。”她没有说出对面的男人的名字和名号,因为她清楚,对方绝对不会希望别人知道。否则也不必穿着披袍,分明还携带了几种能够加强气息隐匿的宝物。

    就连手上用的筷子都是自备的,一种不算特别名贵,但也有隐藏能量波动效果的黑玉所制。筷子上有漂亮的刻纹,白影知道那产自江湖中哪个技能师之手,绝对不是百花楼有的东西,因为那个技能师虽然给不少人制作过这样的筷子,但总共流出的数量没有太多,而得到筷子的人不可能会出售到这种地方。

    “说吧,为什么你当初放过我?”对面的男人仍然在喝酒,吃菜,白影受不了这种沉默,她估计,是她说了一句对方没兴趣理会的废话,所以,她改而单刀直入。

    “我懂你这种人的骄傲,所以我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对面的男人抬起头,披袍下,隐约可见他鼻子以下的部位,白影虽然见过这个人没有几次,但她能够肯定,他的确就是正义传说。

    是的,这个人本来就是依韵。

    “你想招揽我?”白影嘲讽的冷笑,她受不了这句话,受不了一种被人预言了自己未来的处境。更受不了心里的伤疤被揭开,鲜血淋淋的痛楚。

    “你不可能被我招揽。”依韵淡淡然喝着酒,这里的酒不错。

    “那你到底为什么让我来?”白影激荡的情绪稍稍平复,这句话让她觉得首创的骄傲稍稍恢复,也觉得对面那句充满自信的话,多少有一点底气。倘若对方抱着这样的目的,她会觉得对方说懂她骄傲的话就是一个荒谬的笑话,等同于在打自己的嘴巴。

    “得到地杀特效力量自己放弃,是一种可惜。你需要方向,我给你,杀道圣地就是你的方向。”

    “杀道圣地?”白影一时有些愣了,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方向。但又不知道她自己能够做什么,不存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不会接受她反过来继续当杀道圣地的jiān细的做法,不存需要她如何找回自己,如何挽救自己,她明白,却又不知道如何做。“杀道圣地能做什么?”

    “至少能够找到靠自己的力量对抗杀气特效反噬的答案。别的,你自己决定。”

    白影怔怔思索半晌,原本激荡的情绪,消散无踪。这是她思考过的,唯一找回自我的办法。如果不重生,不舍弃杀气值和地杀特效的力量,她哪里存在找回自我的可能呢?但不存批评了她这种念想,那只有一条路,设法靠自己的力量去对抗杀气特效的反噬。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做。

    “杀道圣地……真的有答案?”

    “你喝酒,吃菜吗?”依韵淡淡然询问。

    “不必,我来只是想知道你的目的,来之前已经吃饱喝足。”白影生冷的拒绝,她本来就没有跟依韵多会的打算。

    “你可以走了,走快,走远。”依韵淡淡然说罢,自顾喝酒,吃菜。他吃的很快,白影从没有听说过依韵如此能吃,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除非他有意消耗内力加速消化食物,但这么做,跟浪费食物又有什么区别?这一桌的菜,有许多的大补之物,通过内力加速消化,会让身体气血沸腾的厉害,还必须通过内力保护身体机能,完全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即使以依韵的功力,白影相信,他办到这样的事情也绝对不容易。

    白影有些气结,但对于依韵的xing格为人,一向有所了解,知道他已经没兴趣跟自己再说更多,她最后的问题在依韵看来纯属多余。

    白影站了起来,临出门的时候,冷笑道“我的确很好奇,是什么人值得让你不远千里的在这里等着见面。江湖中大约也没有多少人有这种资格。”

    依韵没有理会,白影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走了,如依韵说的一样,走的很快,也走的很远。因为依韵的那句话本来就是明确的要求,一个jing告,绝对不允许她试图打探他在这里见的人到底是谁的明确jing告。

    依韵在这里,很显然不是为了见她的,她,只是一个插曲,或者说是顺便。

    倘若要求隐秘,随便找个地方也比在这种招摇的地方好,为什么偏偏是这里?

    白影相信,如果她想明白了这一点,大约就能够推测到依韵所见的人的,更jing确的范围。

    花后间里,一个身穿锦长裙的女人走了进来,她就是花后。

    江湖中人都说,这个女人顾盼生辉,眉目自有风情,给人的感觉永远那么抚媚,迷人,她总挂着笑容,她笑容的温柔能够让男人醉死在里面仍然不愿意出来。

    但现在,她脸上根本没有笑容。

    甚至有些冷淡。

    依韵这样的客人,而且还来了不止一天,连续三天三夜都没有离开过,最重要的是,还不需要她亲自侍候,这样的客人,本来应该让她笑开了颜,殷切侍候才对。

    可是她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

    “您的客人走了?”

    “她不是我等的客人。”依韵淡淡然说罢,放下筷子。

    花后什么都没说,微微躬身,就准备退出去的时候。

    依韵却又开口了。“两个时辰后,包船十天十夜,价钱你随便开。”

    花后木着脸,全然没有赚钱的欣喜。“花后船不包场。”

    “必须包场,并且船上只留你一个非npc,花王船周围二十里水域范围内不允许出现第二艘船。”依韵不容商量的淡淡然说罢,又喝了一杯酒。

    “朋友,你真不是跟我有仇,故意来耍我的吗?”花后一副隐忍着怒气的模样,桌子下面的拳头,紧紧握着。“如果你是要敲诈,请你开口说价。”花后说着,抬脸,直直的望着依韵披袍隐藏的脸。“如果你是为了隐秘,完全可以找个别的地方,为什么还要来百花船,还偏偏来最引人注目的花后船?你来三天了,朋友,开玩笑也该有个极限,兔子急了还咬人。”

    “我很认真,选择这里只是因为有个王八蛋非要我出血。”

    “我不想在陪你折腾下去了,请你立即离开!否则,我宁愿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我在这里十年,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戏弄!你,太过份了!花后船从不包场,除非是江湖中五大门派的掌门人来了!你觉得自己,够格吗?朋友,我看得出来你是江湖中的高手,但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以我的人脉,江湖中我惹不起的人除了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外,还真没有多少。我只是个买卖人,已经给足你面子,让你戏弄了三天,也够了,这事情不管说到哪里,不管我要找谁帮忙,别人都会答应,因为我有理。这道理,你该懂得。”

    “我很认真,何必非要逼我撕破脸。”依韵淡淡然说着,自顾缓缓为面前的碗斟满了酒。“我知道你修炼的是魔yu经,而且是修炼出真意境的前中魔圣地的高手,你经过修改,让佛求欢印的效果发挥的很巧妙,隐藏的很高明。意境力量被封印,即使意境级高手也无法察觉。这个消息,够不够包下花后船?”

    花后神情巨震!

    这个秘密,的确是她的死穴,甚至能够让她俯首听命,完全没有反击之力!

    倘若这个消息传开了出去,别说花后船的生意做不下去,她已经赚够钱了,并不在乎生意。她恐惧的是,江湖中人对魔yu门具备佛求欢印能力的高手的压迫和折磨……魔君霸天多少年游遍江湖,遭受无数虐待折磨的例子,就是足以让任何人恐惧发抖的理由。江湖中很多年没有过魔君霸天的消息了,但是,陆陆续续这些年里,那些极少数修炼出魔yu经真意境的人被发现后的雷同遭遇,足以让每一个花后这样的人为之心惊胆颤。

    她当初重生后,淡出了江湖很多年,知道相出办法隐藏之后,才敢走进江湖,接手了花后船,通过修改后的佛求欢印力量,十年来,她一直担当者花后的名头,经久不衰。

    花后什么都没说,脸sè看起来,有些惨白。她仍然不知道这个客人是谁,她有些失魂落魄,过去最恐惧的一天终于来了,此刻,她甚至可以说是扯线木偶,不管这个客人要求什么,她都只有答应一条路可走。

    她只是想不通,对方是怎么知道的,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过去在魔yu门,中魔圣地的时候,身边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修为深浅,而那些人如今的情况她一直很关注,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就是花后。

    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天也就亮了,本来也是这个夜晚的买卖做到尽头的时候。要清场,很容易,对她来说,本就不是问题。

    ‘神秘豪客包场花后船,只求花后一人,花后船周围二十里水域范围内,十天之内不允许有第二艘船靠近!’

    这个消息,在天亮的时候,已经传遍了扬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