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三十章 云雾中的红影

第三十章 云雾中的红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没有太上忘情,扭转乾坤不可能继续。”小剑语气冷漠,对于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再做别的考虑。

    “太上忘情的奥秘既然知道了,失去雕像难道就不能自行重修?”不存十分不理解,以紫衫的能力,知道了修炼的奥秘又有什么可能办不到?

    “五百年。”

    不存愣在当场……五百年?

    即使知道了奥秘,也还需要五百年的时间才有可能修成?

    冰窖,寒气阵阵。

    冰窖之中,一袭白衣的白sè,静静的睡躺在寒冰之中。

    一条身影,在冰窖外的林子中眺望。

    但他不敢接近。

    他是白sè的心腹之一,如许多白sè的心腹一样,暗恋着白sè,但不同的是,他是其中极少数的那类,迷恋的十分深的男人。

    夜,已经深了。

    月上枝头。

    当换班的人来了冰窖的时候,他才终于绝望的离开。

    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进去,他虽然对自己的武功很自信,但从影子里的眼皮底下闯进地窖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还办不到。

    白sè到底怎么了?

    他穿过密林的时候,树后,闪出来一条身影。

    一个抱剑的男人——剑倾天下。

    “不鸣,你还没放弃?”剑倾天下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刚从冰窖旁边树林离开的男人,一脸懒得言语的神情,迳自要过去。

    剑,飞出剑鞘,雪亮的剑身,横档在不鸣面前。剑倾天下斜眼盯着不鸣。“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比我强?”

    “我不能这么想?”不鸣语气冷淡。他们本来是朋友,从进入江湖开始,一直切磋着成长到今天。从来分不出明确的强弱,原本他们不该如此,让他们如此的,只是因为一个女人——白sè。他们都暗恋白sè,彼此心知肚明,不知觉的,有时候有些事情白sè让这个人做的时候,那个人就觉得,仿佛白sè更欣赏的不是自己;长期以往,渐渐的,他们的话少了,来往的也少了,到了有一天,终于相见无语,形同陌路。

    “那你为什么不拔剑,试试——”剑倾天下最后两个,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因为我还有情,不像你,已经无情。”不鸣冷淡的态度,激怒了剑倾天下,他手里飞出剑鞘半截的剑,不由前抵,几乎压到了不鸣的脖子上。不鸣一动不动,因为他知道,剑倾天下绝对不会杀死不还手的他,因为他要证明的是自己比他不鸣更强,而不是要杀死他。“你说什么?你以为只有你自己对圣主是真爱!你错了,我比你更爱她!为了她,我可以随时去死!”

    “你以为只有你愿意为了她随时去死?”不鸣不屑一顾的冷笑。

    “所以,我们两个,总有一个应该放弃。用剑决定!”剑倾天下冷冷然的声音里,显然流露出迫切求战的渴望。

    但不鸣不渴望,因为他比剑倾天下多一分清醒。“就算赢了你,又有什么用?”

    “你赢,我滚;我赢,你滚。”剑倾天下仍然坚持,不鸣晒然一笑。“我不想你你,也不想你消失,因为我想要的是,她的爱。”

    剑倾天下微微一震,不鸣推开他的剑,迳自过去……

    “你就是个傻瓜!要得到,就得竭尽全力争取,击败所有情敌的时候,赢的就是我!你这种懦弱愚蠢的人根本不配痴心妄想——”剑倾天下的声音,在不鸣背后叫响着……

    林中,鸟飞。

    逍遥山上有鸟,而且有很多。

    逍遥山很大,还有很多湖泊。

    逍遥山,一直很清静。

    多年以来,逍遥山都是清静之地。

    三界开启前如此,仙界时代如此,至今,仍然如此。

    但如今却清静的有些,近乎于冷清。

    逍遥山上一直有人。

    笑仙子一直都在。

    除了她,就只有一个无所事事的狂过。

    狂过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在等蓦然,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蓦然仍然音讯全无,他无数次希望从笑仙子嘴里问到什么,但他什么都没问到。

    他不敢离开,他恐怕一旦离开,诚意就没了,蓦然就真的再也不会见他了。

    于是,逍遥山上,唯一能够跟狂过说话的人就只有笑仙子。

    可是笑仙子总有自己的很多事情做,狂过就只能在旁边看着,看着笑仙子配置丹药,看着笑仙子看书,翻阅资料,看着她制作武功恢复卷轴……

    这些事情,狂过一件都无法插手。

    笑仙子在配置丹药,很认真投入的计算各种药材的重量,比例,长长的睫毛下,那双全神贯注的眸子,流动着盈盈的泛光。

    狂过喝了口酒,嘿的一笑。“其实你很漂亮。”

    “谢谢。”笑仙子觉得这是一句废话。

    “不如你当我女人吧?你看,这逍遥山多孤单,只有我们彼此陪伴……”狂过凑近过去,一脸认真的模样。

    笑仙子抬头,没好气的盯着狂过那张英俊又认真的脸。“师姐夫,你快走吧,其实我觉得你很吵。”

    狂过讪讪的摸了把鼻子,又退开坐了回去,喝了几口酒,觉得十分无趣,索xing站起来,在周围随意走动,走没多远,看见崖边占了一条身影,只看那背影狂过就知道这个女人的身材比例,十分不错。他凑近过去,站在那女人身边的时候,微微一怔,旋即,笑着道“你来找我?”

    “你认识我?”那个女人带着翠绿sè的面纱,声音里,带着惊奇。

    “我当然认识你,你是来找我的。你以为我忘记你了,但是你错了,我狂过记得你,而且记得很清楚,闭上眼睛就能够想起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狂过说着,仰面朝天,深深的,迷醉的吸了一口气。

    面纱下的女人,笑了。“真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我。早就听说你在这里,可是总没有时间来,今天正巧路过,就想来找你了。逍遥山挺美的……”

    “走,我带你到处逛逛。”狂过拉着女人的手,十分热情。

    “我的时间不多。”那女人被拉着走,没有拒绝,也没有驻足。

    “你现在在正义联盟?这是要去恨天洞吧?”狂过没有停下来,而是一把把女人拦腰抱起来在怀里,一跃,跳下山坡。

    “你真聪明。”女人破觉得惊奇的由衷称赞。

    “这不难猜,你本来就当然该在扮演某个角sè,现在才有空,说明过去活动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当然是正义联盟的人。你总让人惊奇,我实在猜不到现在你面纱下的,是怎样的脸。”狂过抱着女人,走进了逍遥山上一片雾气朦胧的湖里,他脱下了女人的衣服,轻轻的,温柔的抚摸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女人发出一声动情的呻吟,她摘下了面纱,露出一张,绝对算上得上很美丽的面容。“喜欢这张脸吗?”

    “我喜欢你变的这张脸,因为我觉得,那是你神气魔力带来的无穷惊喜和神奇。”狂过抱着女人,激烈的亲吻,抚摸。很久了,在逍遥山这些年,他一直没有碰过女人,因为逍遥山上唯一的女人根本不让她碰。而他,也的确很喜欢此刻抱着的女人,这个女人本身不漂亮,正因为如此,她修炼了千面神功,从此拥有了无数美丽的面孔。当年西夏城,就是这个女人配合她,在霸天面前演了一场戏,一别多年,她还记得他,狂过很高兴。

    “谢谢,这么多年了,只有你一直让我记着,你很温柔,很贴心,真的,真的很好……噢,轻一点。”

    湖水,水波荡漾,一阵阵,渐渐激烈……

    逍遥山,淡淡的薄雾环绕,白雾中,一条红sè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笑仙子没有回头。

    逍遥山很少有人来。

    因为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得了主山。

    过去有逍遥子在,但逍遥子却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笑仙子也不知道,当年逍遥子本来是去武当圣地,但武当圣地的道家高人说他早已经离开了,而且,说是要回逍遥山。

    可是,几年过去了,逍遥子一直音讯全无,也从没有回来过。

    笑仙子知道,这很不正常,逍遥子即使要去远的地方采药,最长也不会超过一年,如果会更久,那一定会先回逍遥山带上她这个徒弟一起去。

    可是,笑仙子无法知道逍遥子到底遭遇了什么,更绝想不到自己的师父早就在几年前死在了雪原,死在了天下第一魔头天意的剑下。

    尽管逍遥山变的冷清了,但笑仙子也不在意,因为她本来就喜欢这种清静。

    红sè的身影,驻足在她背后的时候,她仍然没有回头。因为不需要看,她就知道背后来的人是谁。“我们可没有交情。”

    “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云雾,一时飘散,小杀戮的脸,更清晰了。

    “我一个不问江湖事的人,你这位杀道圣主来找我做什么?”当年在灵鹫宫的时候,笑仙子跟小杀戮就没有什么交情,只有很平常的来往,很平常的客气。她们不合拍,也不是一路人,唯一的共同点是,当时她们都是灵鹫宫里有许多追随者的高手,被许多人称呼为师姐的高手。

    “请你去杀道圣地做客。”

    笑仙子微微一笑,放下了手里的药材,站了起来,缓缓转身,面对着小杀戮。“既然没有交情,你为什么请我做客,我又为什么要去?”

    “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这个理由就够了。”小杀戮没什么特别表情的注视着笑仙子,有很多人都不会承认这样的话。但笑仙子承认。“是,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不会离开逍遥山。”

    “那也容易,从今以后,别在为正义联盟提供武功恢复卷轴。”小杀戮的语气带着居高临下的冷傲。

    笑仙子轻轻一笑。“我没有为正义联盟提供过武功恢复卷轴。”

    小杀戮的脸sè,变的更冷。“看来你是要拒绝?”

    “我为曾经被我伤害的人提供理所应当的补偿,跟正义联盟无关。”笑仙子依然不惧的注视着面前的小杀戮,她很清楚,小杀戮不是善类,过去就不是,她对待敌人的手段,完完全全是灵鹫宫的那一套。她本身就认可那一套,也追求那一套。

    拒绝意味着什么?

    风,一阵阵吹动。

    轻柔的风。

    笑仙子面对着小杀戮,眼也不眨,而后者,取下腰上的扁平酒壶,缓缓扭开了盖子,举起……

    风,突然烈了!

    小杀戮突然动了!

    速度,迅快如电。

    酒壶的酒水,抛洒了出来,一滴滴清澈的酒液,如同被神秘的力量推动,刹那,同时shè向笑仙子身上三百三十处穴道!

    长袖挥动,酒液,滴滴尽收。

    舞动的长袖后,笑仙子的脸上写满了凝重,因为她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江湖中人都知道,杀道圣地的武典里面没有神速内功心法效果,但是,小杀戮的武功里有!

    是杀道圣地的武典并不完整,还是小杀戮的故意修改了杀主武典?

    小杀戮很强悍,昔ri灵鹫宫里,小杀戮本来就被人视为魔女之下的第一人。

    纵然是莫,许多灵鹫宫弟子都认为,论功力深厚自然是莫,但若功力接近的时候,生死拼斗,胜的人应该是小杀戮。

    因此,纵然是笑仙子曾经领悟唯恨意境,最自信的时候也不敢认为自己有赢小杀戮的把握,此刻,更没有。

    退隐江湖多年,一直在逍遥山的她,武功固然不算放下,但已经离开江湖中的生死拼杀和血腥争斗太久。

    本就不如小杀戮的她,此刻又如何是对手?

    酒液,尽收。

    长袖挥动。

    笑仙子的眼前,小杀戮已经不见了。

    小杀戮在笑仙子背后。

    ‘杀气特效——’笑仙子暗暗一惊,也不等转身,人就那么扑出的时候,就势朝后一脚踢出!

    但这一脚,仍然落空……

    然后,她的头撞在小杀戮的胸口。

    如果可以,她一定愿意让这一撞撞碎小杀戮的心脏。

    可惜,她不能。因为她的脖子,已经被小杀戮一把抓住,她已经连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

    ……………………………………………………………………

    今天的第三章,补本月第4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