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高手寂寞2 > 第二十七章 问鼎之战

第二十七章 问鼎之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雷厉风行就是我冷冷一笑,他没有急于开口。

    因为他身边的人已经大笑道“真他吗的笑话!杀道圣地不讲规矩,到我们正义联盟的练功洞打学点,还敢让我们叫人了事?”

    “放屁!我们杀道圣地给你们面子,打了招呼,你们二话不说就杀人!简直给脸不要脸,简直不知道现在的江湖谁为尊!”杀道圣地的人叫喊着回敬,直到,雷厉风行就是我缓缓拔出剑。

    他脸上挂着不屑一顾的冷笑,剑,已经出鞘。“那就是不需要用嘴谈了,用剑谈。”

    落花的泪痕不甘示弱的拔剑出鞘。“那就用剑。”

    一时间,双方的人,纷纷出鞘,高举手中的长剑,晴空下,两大片寒光闪闪的长剑,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恨天洞里,两派的人纷纷拔剑,知道了外面状况的他们,早已做好了厮杀的心理准备,彼此,都不畏惧对方。

    一时间,恨天洞内外,剑拔弓张,战斗,一触即发。

    “不知死活。”雷厉风行就是我扫了眼落花的泪痕带来的那些人,人数的巨大差距,杀道圣地根本没有一战的本钱,双方来的都是武典可消点级别满的人,人数的差距,让胜负结果不存在任何质疑。

    落花的泪痕不屑一笑。“想人多欺负人少,我们杀道圣地也不怕。紫霄剑派的垃圾武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按江湖规矩带来一万人,你们正义联盟胆怯怕死,来了这么多。有本事,我们单挑决胜负,不敢的话也没关系,我们记得了,雷厉风行就是我是个没本事的垃圾,就会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浪得虚名之辈,贻笑大方!”

    杀道圣地的人纷纷起哄,紫霄剑派的人自然高呼反驳的话以壮声势。

    一阵,雷厉风行就是我抬手,紫霄剑派的人立时安静了下来,杀道圣地的人见状也都不再叫嚷。

    “你想送我杀气值,我求之不得,单挑,正义联盟从不怕任何人!”

    “看看是谁送谁杀气值。”落花的泪痕挥手示意,背后的人全都后退,让出更多的空地,紫霄剑派的人也同样如此。

    这种谈判,最后以单挑决胜负是经常有的事情,一旦单挑有了结果,事情也就算有了结局。输的一方按赢的那方提出的解决办法了断事情,群战极少还会再打起来,除非决斗中有一方赢的不光彩,手段让输的人不服。但这种情况十分罕见,此刻双方单挑决斗者就等若是代表了来的所有人。

    他们的胜负,就是最终的结果。

    落花的泪痕,施展开杀道圣地的杀主剑典,黑红的护体真气,覆盖了她的身体。她当然不敢小看雷厉风行就是我,他们的武功级别相仿,声名威望相仿,本来在江湖中人眼里就是实力相当的超一流高手。

    这样的两个人单挑决斗,当然谁也不敢大意。

    相较于她的凝重,雷厉风行就是我看起来却很随意,或许因为他本就是冷沉的人,又或许因为,他本就如许多跟随厉的人一样,自然而然的学习了厉的为人作风,根本看不出特别的凝重,因为原本就给人充满凌厉杀气和战意的感觉。

    他的硬剑,平举面前,语气冷沉的道“来吧。”

    落花的泪痕修炼的杀主剑典也是速度流路线,但是比起紫霄剑派拥有神速的内功心法特效而言,自然慢的不少。

    落花的泪痕却并不畏惧,她骤然发动地杀特效,刹那出现在雷厉风行就是我的头顶上方——

    剑落!

    刹那,雷厉风行就是我冷冷一笑,根本没有对于落花的泪痕的现身方位有意外之感,地杀特效的使用,对于他们而言,存在间隔时间,因此,向来是决定胜负,有十足把握的时候才敢使用,否则先用的人,必然落入十分不利的被动局面,而出现在敌人头顶上方,并且首先使用地杀特效,更是充满危险,一旦不能得手,就等同于自杀。落花的泪痕是个胆识过人的女人,正因为如此,她选择了这种看起来不可能的做法,为的就是迅速结束战斗,让敌人出乎意料。

    可是,这一次她的胆大,是一个错误!

    雷厉风行就是我根本没有意外,他挥剑头顶上方,神速的作用,让他的剑更快!

    他的初生终极属xing值的优势本来就是速度!

    两剑,刹那对撞。

    落花的泪痕的身体,骤然被这一剑之力震的后飞,这一刻,落花的泪痕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她的出手没有得手,本就意味着自己难逃一死。

    对手没有立即使用地杀特效,而是狡猾的先一剑对撞,让她丧**在虚空改变姿态的可能。

    雷厉风行就是我的地杀特效发动,刹那,出现在离地一丈的落花的泪痕的后背上方,手中的长剑,毫不留情的下刺,眨眼,洞穿了落花的泪痕的心脏!

    胜负已分。

    紫霄剑派的人振奋高呼喝彩不断。“垃圾杀道圣地!不堪一击!什么狗屁落花的泪痕,浪得虚名,在我们紫霄剑派的武功面前一个照面就跪了!我看这女人就靠张大腿闻名江湖的吧!”

    “哈哈哈哈……杀道圣地本来就是一群垃圾,女人就会张大腿,男人就会当小杀戮的面首!别的本事没有——”

    杀道圣地的人,满腔屈辱和愤怒,却只有寥寥的声音叫骂反击,单挑决斗输的如此可耻,他们中大多数人都说不出话来。

    雷厉风行就是我落地,对于落花的泪痕坠落的尸体看也不看一眼,冷沉的目光,注视着对面杀道圣地的人。“道错吧。”

    这向来是决斗的规矩,输的一方,如果是本来就是损失吃亏的,那还的给赢的一方倒错。

    杀道圣地的人满腹屈辱,没有人愿意,一个个,咬牙切齿。他们今天来,不是一般的谈判,是为了打出第一场象征杀道圣地强过正义联盟的胜仗!

    “道你吗!垃圾联盟也配让本盟认错?”

    正义联盟的人愤然拔剑。“输不起啊?不道错,让你们全去重生点报道!”

    众人正要动动手的时候,远处,一大群马车载来了许多杀道圣地的人,为首的,正是落花的泪痕的男人,问江湖杀到谁为尊,他面若寒霜,把剑在手,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但他走的飞快,一双愤怒的眸子,紧紧盯着雷厉风行就是我。

    任何人都看出来了,他要杀人,而且是跟雷厉风行就是我单挑决胜负。

    这很理所当然,但也毫不讲规矩。

    落花的泪痕已经输了,纵然他要报仇,那也应该是杀道圣地的人道歉,了解了前事之后。

    如此一言不发的握剑冲过来,还是在雷厉风行就是我刚决斗完的时候。

    “杀道圣地的人真是垃圾,输不起的杂碎!”

    雷厉风行就是我拔剑在手,他不在乎在打一场,问江湖杀到谁为尊飞快的冲向他,他也提着剑,在双方人群中间,奔向问江湖杀到谁为尊。“女人死了,你也想死,那我成全你!”

    两个男人,两把剑,缠斗在一起!

    问江湖杀到谁为尊是杀道圣地的高手,但他修炼的是武当山的独孤剑典,杀道圣地里有不少用剑的人修炼的也是独孤剑典,因为独孤剑典很强大,但也有很多人没有这么选择,落花的泪痕那样,认为修炼杀道圣地的武功更能够得到同门认可,得到小杀戮器重的人,为数同样不少。

    剑与剑,在交错飞闪,奔走挪动的迅快身影,带起一地飞尘,弥漫了一片,包围了两条激战的身影。

    剑光,混杂着鲜血,在尘土中飞溅,抛洒……

    双方的人,都安静而紧张的看着飞尘的弥漫,猜测着那些飞溅出来的鲜血,是谁的。

    六十三招后。

    飞尘,渐渐平缓。

    尘埃中,两条握剑的身影,背对而立,他们的后背之间,距离仅仅能够容下一个人。

    两个人的剑上,都有鲜血。

    两个人的身上,也都有鲜血。

    尘埃渐渐落定。

    双方的人,都看出了胜负。

    问江湖杀到谁为尊的目光,仍然冰冷;而雷厉风行就是我的眸子里,已经黯淡,因为他已经死了,他的胸口中了三剑,虽然都不是致命要害,但也都是重伤的伤势,三剑都是重伤,已经要了他的命。

    雷厉风行就是我的身体,颓然倒地。

    杀道圣地的人,振奋的炸响扬眉吐气的欢呼声!

    “什么狗屁紫霄剑派!不过如此,不堪一击啊!”

    “杀人偿命,紫霄剑派交人!”

    ……

    愤怒的紫霄剑派的人,哪里能够认输?明明落花的泪痕已经落败,一事归一事,杀道圣地输了不认,问江湖杀到谁为尊不符合规矩的闯来挑战,纵然落败,也无法改变前事该先了的事实。

    “交个屁!杀道圣地输不起,还偷袭!道了歉再说第二场决斗的事情!”

    “什么问江湖杀到谁为尊!就是个拍马屁的垃圾,起个名字都在拍小杀戮的马屁!就会偷袭,乘虚而入,有本事为什么不另外越战等我们长老恢复内力的时候再打!”

    ……

    问江湖杀到谁为尊冷冷然注视着紫霄剑派的人,他带来了两万多人,还有更多的人在路上,他根本不想跟紫霄剑派的人啰嗦,紫霄剑派来了五万人,本就坏规矩,何况他很清楚这件事情的起因,杀道圣地的人本来就想让让正义联盟知道,如今的江湖该敬服谁,今天,本就无论如何要给正义联盟颜sè。他的女人输了,让事情不能漂亮收场,但他既然来了,不够漂亮也得以胜利收场!

    “不必跟正义联盟的垃圾们废话!杀道圣地就是现在江湖的至尊!用剑告诉正义联盟,现在的江湖谁最强!把正义联盟赶出恨天洞——杀!”问江湖杀到谁为尊一声高喊,带头冲向紫霄剑派的人,杀道圣地的人无不士气振奋的拔剑飞冲,紧随在后。

    一场双方都杀气腾腾的惨烈厮杀,正式展开……

    茗得到消息,走到喜儿和依韵身旁,低声说了恨天洞的大致情况。“……杀道圣地的落花的泪痕死了,雷厉风行就是我紧跟着死在问江湖杀到的剑下,杀道圣地看来有意挑事,我们的人义愤填膺,也不甘示弱,陆陆续续赶过去恨天洞的人越来越多,杀道圣地方面也在不断的增加支援力量,恨天洞里的厮杀很惨烈,双方在练功洞里的人拼杀的七七八八了,现在恨天洞外的战斗规模已经超过千万,战场扩大到了恨天洞周围三千里范围。看来已经演变成联盟跟杀道圣地之间明争的导火索,盟主,盟主夫人,我是否该过去一趟?”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开始的问题已经无关紧要,杀道圣地不会愿意输,正义联盟也不能输。这不再是私怨,这场厮杀的结果,毫无疑问会让在江湖中决定,双方强弱的声威问题。即使厮杀有了结果,双方撕破脸,打破过去相对平衡的短暂和平,也已经成为必然之事。

    正义联盟的许多高手在赶过去,杀道圣地也一样,茗当然应该带领一品堂前往参战。

    “让妖瞳也去一趟。”依韵淡淡然点头,茗二话不说,领命而去。

    喜儿叫来铭儿,低声交待了几句,铭儿微微点头,去了叫乐儿和残忍温柔一并,带上灵鹫宫的高手赶往恨天洞的战场。

    容儿见状,也主动请命,离开了地底大殿,去安排后续支援,参战接应的事情。

    一时间,正义联盟积极调动,所有的高手几乎都忙碌了起来。

    不战则已,战则必须求胜。

    正义联盟要用这一战打压杀道圣地的嚣张气焰,而杀道圣地则渴望用这一战证明如今江湖最强的门派是他们!

    厉带人跟随茗一起出发,他的得意弟子被杀,他当然应该尽快赶过去。

    厉冷沉着脸,他也早就想让杀道圣地,知道点厉害。

    如今既然杀道圣地主动挑起战端,正义联盟求之不得!

    倘若他去的时候问江湖杀到谁为尊还活着,他一定会杀进人群,要了他的命。

    ……………………………………………………

    今天的第三章,补本月第20张月票的章节。(未完待续。)